第八章 这是偷吃的结果

几乎等了一个时辰,就在凤长卿准备将齐琳抓过來严刑拷打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伴随着微风进來的是一阵淡淡的清香。

几个宫女有条不紊的抬着菜肴走进來,小心翼翼的摆好,然后退下。

齐琳是最后一个进來的,她的手中是一盘排骨。

“这就是你的分忧?”看着桌上平平淡淡的菜色,还有一锅混着菜叶的粥,凤长卿有些不敢相信,方才宫人拿下去的那些菜色的华丽程度远远超过了这个,“朕有沒有告诉你,朕的胃是很挑的?”

“帝王之家的人自然如此。”齐琳也不在意凤长卿的反应,盛了一碗粥递给凤长卿,她匆忙之下只准备了一锅青菜粥,而且还是带有苦味的青菜,随意凉拌的两根大葱,以及心血來潮做的几个蛋卷,而且还是形状极丑,有些还糊了的。唯一的荤菜就是她今天突发奇想,也是第一次动手尝试做的正宗的糖醋排骨。

“你打算给朕吃这个?”有些无语的接过齐琳的碗,但是齐琳根本沒有停下的趋势。

将筷子递给凤长卿,她自己也不含糊,端起碗就开始吃,青菜的苦味蔓延在空中驱散了那些甜腻,感觉舒服极了,再夹一筷子葱,感觉真是美极了。

“你怎么不吃?”吃了半天才发现凤长卿沒有动筷子,齐琳有些不解,忽然想到凤长卿是九五之尊,于是放下碗筷,微微一笑道“皇上,粗茶淡饭未免不是幸福小餐,试试看,或许你会有不错的收获。”

说着齐琳亲自用汤匙盛了一点清粥,让凤长卿在她圣母般的微笑下微微张开嘴唇,喝了下去。

齐琳仔细的看着凤长卿的反应,先是微微皱眉,然后慢慢舒展开來,接着齐琳夹了一筷子葱丝放进凤长卿的口中,轻声道“皇上日理万机,美味佳肴是好,但是油腻程度相当高,对皇上的身体不好,清粥小菜刚好能够缓解皇上的胃的压力,臣妾又选择了带着苦味的青菜,虽然味苦,却能够清火解毒之功效,皇上一定能够神清气爽,而这凉拌葱丝,有排毒的功效。味道刚好搭配清粥。”

说到这里,齐琳一愣,放下筷子,解释道“臣妾所说的毒素是指人体在疲劳的情况下产生的垃圾,有时候积累的多了,就会让人感觉混混沌沌,但是只要稍微调理一下就无大碍。”

生怕凤长卿小題大做误会了什么,齐琳赶紧解释,却发现凤长卿紧闭嘴唇,眉头紧凑的看着她,难道是在思考她刚才的话?不会吧?当真了?

就在齐琳在心中挣扎了一番后,准备解释清楚的时候,却发现凤长卿的脸慢慢变红,就连眼睛都开始泛红了,似乎还能看见眼眸中的火焰。

不会吧?竟然发火了?齐琳一刻也不敢怠慢,赶紧跪下,说道“皇上,臣妾刚才所言全是胡说八道,还请皇上不要记在心上。”

说完就等待着凤长卿严肃的批评,可是等了很久才慢悠悠的从耳边传來陶瓷碰响的声音,齐琳悄悄的抬眸,发现凤长卿略显慌乱的摩挲着茶壶,可惜茶杯还沒來得及换新的,而凤长卿此时对茶水好像很渴望。

难道说???齐琳两眼一亮,也不等凤长卿说话,齐琳连忙跑进里屋拿过茶壶,然后冲出來递给凤长卿。

“咕咚,咕咚。”

几口凉茶下肚,终于缓解了一下口中的辛辣,沒想到他当初身中剧毒也沒有如此慌乱,沒想到小小的葱就让他额头冒虚汗,罪魁祸首还是齐琳。

然而此时齐琳就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低着头,时不时的摸着耳朵,这样的反应让他的怒火一下子消减了不少。

“这就是你给朕的分忧?”特意在分忧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凤长卿的视线却落在了焦黄的蛋卷上,形状怪异从未见过。

“臣妾???臣妾??不知道皇上不会吃辣椒???不过。”齐琳小心翼翼的抬眸看着凤长卿,发现他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这里,顺着看去,齐琳拿起筷子加一块放在凤长卿的面前,微笑道“这是我家乡的特产,香脆可口。”

齐琳努力的想用蛋卷吸引凤长卿的注意力,但是她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样子在凤长卿看來,是对一个男人的诱惑。

但是更让凤长卿不解的是,他竟然听话的张开了嘴巴。

清脆的声音回响在口中,随之而來的是凤长卿的皱眉???

“咕咚。”

艰难的咽下去,狠狠的喝下茶壶中所有的茶水。今天是他有史以來最倒霉最狼狈的日子。

人生第一次等一个妃子回來用膳,好不容易等回來了可以用膳了结果被奇怪的东西辣的狼狈不堪,还以为新奇的东西很不错,结果甜的他想杀人,饭沒吃到,茶水倒是喝了不少。

难道说这么久了这个女人连他的喜好都沒弄清楚吗?!

而且,该生气的明明是他,为什么此时陷入思考的会是她?!

“这就是你为朕分忧的方法?”强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凤长卿从腰间抽出扇子,冷冷的 说道。

“是的。”齐琳扬起下巴,说的不卑不亢,忽略掉凤长卿扬起的眉毛,继续说道“臣妾总算是弄清楚皇上的口味了。”

恩?凤长卿微微一愣,再看看桌上的菜肴,继续看着齐琳。

“皇上不喜欢辛辣和甜腻,相反的喜欢清淡口味,不过也会稍微用浓茶提神。不过浓茶对身体不太好,所以臣妾准备了带有苦味的青菜粥,虽然朴素了些,但是对身体是很好的呢。”说着齐琳夹起一块糖醋排骨,放在凤长卿的面前,凤长卿却下意识的向后避开,齐琳看看糖醋排骨,这可是她最拿手的一道菜,毫不客气的放进口中,淡淡的甜味里面泛着淡淡的酸味,恰到好处的火候让肉质十分香嫩,入口油而不腻“真是太好吃了。”

剑眉一皱,这女人真的有在为自己分忧吗?为什么吃得很开心的人是她?!

于是长手一伸,夺过齐琳正要放进口中的糖醋排骨,放进口中,味道出乎预料的不错。

两盏茶的时间,一盘糖醋排骨和一锅清粥被齐琳和凤长卿吃得干干净净。

“那个甜甜的蛋卷和奇怪的葱,是为了找出朕的口味而准备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他会觉得有点开心呢?

齐琳稍微一愣,心虚的擦擦嘴,开口道“呃???是的。”

其实只是为了证明凤长卿不喜欢甜食,正所谓亲子之间的口味是差不多的吧,所以太后也不喜欢吃甜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貌似达官贵人和皇室的人的食物都会放糖,也许年轻人喜欢,但是人老了口味也会变。

“不过,太后是不会喜欢这个的。”他怎么会不知道齐琳这几天都在忙些什么,他可是天天都在注视着她的啊,只是今晚有些蹊跷而已。

但是看着这一桌的菜色,他便以为齐琳是为了太后做出这些所以才会努力的。

“说什么呢,我只是想你可能会喜欢呢。”双手托着下巴,轻声道“因为平时吃的食物里面都会有淡淡的甜味,我还以为是你喜欢的呢。”

说起來也是齐琳不受宠获得的好处,深宫四海,若不得宠,就什么都不是,所以她的食材都是最差的,当然,糖也少的可怜,所以她的食物里面就沒有糖,也许是厨子们见她不抱怨,所以才会完全克扣了那些糖自己用了吧。

呃???等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齐琳思考的时候,就被一股强劲的力道拉了过去,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嗅着淡淡的龙涎香,听着强有劲的心跳,她的心脏也跟着加快了速度。

不知道阿飘有沒有在看???

阿飘???齐琳的意识仿佛长了翅膀,一下子飞到外面,穿过重重的宫墙,來到熟悉的白虎山,熟悉的小溪旁,仿佛还能看见白石上的红色。

她记得阿飘的怀抱也很温暖,他的身上也有淡淡的香味,她还记得???还记得他带着她穿梭在假山树木之间,仿佛他是天上的神,來到人间走一遭。

“咚”

齐琳猛的睁大眼睛,这才反应过來自己已经被凤长卿推倒在地,而凤长卿那双充满**的眸子正盯着她的双唇,修长的手指也不停的在她的双唇间摩擦,这简直就是那什么什么的节奏啊。

齐琳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反倒是让凤长卿心中的**更加强烈,他已经完全省掉说服自己的环节,朝着齐琳红润的双唇前进???

“不???。”

“启禀皇上,秦将军有要事禀报。”

屋外小宁子的声音略带急促,想必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不过????对于凤长卿來说,这是找死的节奏。

对于齐琳來说,却是救命的天使,趁这个机会赶紧逃出凤长卿的禁锢。

凤长卿却眼疾手快的抓住齐琳的脚踝,微微一笑说道“朕乏了,让秦将军明日再來。”

这句话就像一阵晴天霹雳,齐琳强壮镇定的说道“皇上,国事重要,还是??还是不要耽搁了的好。”

“可是???。”凤长卿用力一拉,齐琳再一次回到凤长卿的怀中,将头埋在齐琳的颈间,嗅着她的体香,却忽然闻到了一股香甜的味道,让他的**一下子抬高到极点,忍住炽热的**继续道“朕忽然想要弄一个孩子出來玩玩。这也是国家大事。爱妃,要不要当头号功臣呢?”

绝对不要!可是齐琳说不出口,说出來绝对会死。

怎么办?阿飘???

等一下,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想到阿飘?明明最讨厌的人就是他了。

“皇上,秦将军说和白虎山有关,事关重大。”说着话的时候小宁子已经等同于把脑袋放在腰间了,擦擦额头的汗水,估计他会是第一个因为打扰皇上好事而死的总管了吧。

白虎山这个词就像一记惊雷,让齐琳和凤长卿同时已经,凤长卿快速的起身,整理好衣衫。

“朕就且将这个立功的机会寄放在你这里了。”说完便走到门口,打开门看见跪在地上埋着头的小宁子,开口道“让秦将军在御书房候着,朕这就过去。”

小宁子一愣,悄悄抬头,却看见凤长卿嘴角淡淡的笑意,心头一惊,他从來沒有看过此番表情的凤长卿,赶紧遵命退下。

直到凤长卿离开,齐琳这才完全松了一口气,终于得救了???

“你好像很失望的样子。”

啊!!齐琳猛的坐起來,四处看了看,只看到关好门的阿飘,齐琳却觉得心口一暖,随即换上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是啊,这可是我得宠的???呃??。”

话还沒有说完,就觉得眼前一黑,阿飘的那张百年难得一见的俊荣便出现在了眼前。

“听好了。”

齐琳一愣,这是什么眼神?就像寒冬的夜晚出现的月亮,散发着刺骨的寒冷,同时还带着一点属于人类的愤怒。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么严肃认真的眼神。

“不要让他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