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所谓的美差

自古以來母凭子贵,后宫之中皇后最大,却也还有太后在上,太后虽然不能干政,却一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

而这个朝代更是将这一点体现的淋漓尽致,据说,如果一个皇上得不到太后的认可,便会被扣上不孝罪名,每月都会被罚跪在太后寝宫门外思过直到太后原谅或者西去。

然,凤长卿是个例外,性格古怪让人捉摸不定,残忍冷血让人闻之色变。但是他同样功高无比,是前几任皇帝不可比拟的。

虽然太后对他闭门不见,他同样做到为人子该做的,每月给太后的物资是皇后该有的五倍,太后的每一个旨意他都全部遵从,这一次的百花争夺其实就是一个选妃流程,所选进來的人除了齐琳几乎都是太后钦选,凤长卿也二话不说定了下來。

即使如此,凤长卿依旧每月初一都到太后长乐宫门前跪上一天,是整整一天。

按照惯例,还会有年长的姑姑拿出太后赐的金鞭,在其身上抽二十鞭。不过以往的皇帝都是只走走过场,甚至找來一样物体代替金身。

不过凤长卿自从登基,他全都做到了,沒有替身,月月如此,持续至今。

所以也让天下人闭了嘴巴,让朝中大臣无话可说。

同时,也让齐琳十分诧异,奇怪的国家,奇怪的皇帝。

也是让人心疼的皇帝。

若不是今日要來,瑜瑾说这些,她还一直以为凤长卿就是个精力旺盛外加情感变态的工作狂。

原來还是一个大孝子,也难怪那时候他会那样的不甘和无力……

“诶?你是哪个宫的宫人?知不知道这里是太后的宫殿?不能随便进出,大胆奴婢不想活了?”

正在感叹之际,耳边传來一阵尖细的声音,齐琳不由得一阵鸡皮疙瘩。

抬眸望去,只见一贼眉鼠眼的太监挤在那里,说他贼眉鼠眼,那是因为他长了一双狐狸眼,像极了整容失败的人妖。

不过齐琳也不好怠慢,自己被罚到这里的事情凤长卿并沒有外传,那个柳美人似乎遭到了不为人知的对待。齐琳也鞭长莫及。

思考间齐琳恭敬的來到那个太监的面前,福了福身子道“回禀公公,奴婢是今日被指到长乐宫服侍的阿雪。”

说着齐琳拿出了凤长卿给她的文案,顺便拿出一锭金子悄无声息的塞到太监的手中,还不小心摸到了太监的手,那油水太丰富了,让她一阵恶寒。赶紧收了回來。

老东西,看上去瘦骨嶙峋的,却油水这么多,看來平日里收刮不少宫人吧。

“还请公公多多关照。”心里虽然极其厌恶,但嘴上功夫还是一点沒少,看到太监脸上得意的笑容,眼下是沒问題的了。

“看你还挺机灵,想必伺候的主子是极得宠了。”说着便转身“跟我來吧,到了这长乐宫,可算是你的福气,不过还得小心伺候着,不然,皇上怪罪下來,就算是我这个太后身边的红人,也保不了你。可记住了?”

嗯,齐琳点点头,却得到太监的一声警告性的冷哼,齐琳这才意识到不妥,赶紧应了一声。

“奴婢只是被这长乐宫的壮观惊呆了。还请公公恕罪。”这句话不是夸大,只是进了这约莫十米的宫墙才发现什么是天外有天。

“这是当然,不过要是在别的地方失了神,小心你的脑袋。”太监略带斥责的说到。“你今天也是遇到了本公公外出采购回來。可以带你去个好地方。”

齐琳赶紧谢了他。

经过七拐八绕,终于來到了一个大殿外,美食的香味立刻扑鼻而來,勾起了齐琳肚子里面的馋虫。

“咕噜”

齐琳捂住肚子羞红了脸,还好沒有被发现。

“这里是你当差的地方。”说着便往大门处一站,“咳咳咳”

齐琳汗颜抿抿嘴,经过他这么一咳嗽,屋里屋外的人全都跑过來。为首的微胖男人一脸灿笑的迎上來。

“今儿一大早就有喜鹊在枝头叫,奴才就知道有贵人上门,就是不知道原來是大名鼎鼎的苏公公,奴才真是有失远迎。”为首的男人赶紧配上笑脸,“谁这么大胆,苏公公來了也不通报一声。”

说着便假装呵斥了几声,转而继续笑着道“苏公公有何吩咐?奴才这就去办?”

苏公公满意的点点头,对于这样的奉承他还是极满意的。

“前些日子不是说这里差人么?我给你带來了一个还算机灵的宫女,可别说本公公对你们御膳房的事情不上心。”说着甩了甩拂尘,继续说到“她是……”

“奴婢贱名阿雪”见苏公公记不上自己的名字,齐琳赶紧补上,露出职业性的微笑,顺便观察一下这里的人。

看上去到是男女各半,个个油光满面,男的壮,女的俏。

沒想到太后这里还单独有一个御膳房,真是厉害。

经过一番奉承之后,送走了苏公公,齐琳作为新手被安排做些下等的粗活。

御膳房当然还有三六九等,最大的便是主管方柱子,其次就是主厨,男女各十个,接下來就是刀功师傅,男女各二十个,每两人跟一个主厨,然后就是食材人手,也就是将今天要做的食材分配给各个师傅,最后就是打下手的,洗菜洗碗之类的。

而她现在就在择菜,新人都是被欺负的分,所以面对宛如一座小山的菜,齐琳十分头疼,而柱子总管让她跟着的人便是正在坐着嗑瓜子的胖女人。

她是这里最胖的,皮肤黑黑的,却硬让别人叫她苗条。

“怎么这么慢啊?还不快点,还等着用呢。”苗条不满齐琳的速度,不耐烦的催促着,她的面前是一小堆瓜子壳。

这一下午齐琳都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度过的,虽然最后还是好心的宫人帮忙弄完。

无奈的看看满是小口的手,沒想到择菜也是一门学问。

“唰”倒掉最后一盆脏水,齐琳伸了伸懒腰。

看着爬上天际的暮色,才发现今天自己竟然在这里待了一天,什么都沒做到。

不过现在太后应该在用膳,大家都在那里侯着,也刚好可以寻找一下自己要的东西。

“终于找到了。”满意的看着手冢的食谱,擦去额角的汗水,从怀里取出笔和纸,快速的记录下那些东西。

正所谓,想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管住一个人的胃。

不过???齐琳汗颜的擦去瀑布汗水,我靠,五十道菜,就算每道菜只吃一筷子,也会撑死吧。

再看看以前的菜谱,同一道菜基本上沒有出现三次以上,这样的话根本就不能看出什么來嘛。

而且,为什么她还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冒着生命危险回到自己的寝宫啊?!!!

“小主,你回來了?”一看到齐琳,绿竹赶紧迎上去,担心的说道“热水已经准备好了,也准备了晚膳。”

齐琳觉得心里一暖,点点头,故意隐藏了自己的双手,还是自己的窝舒服啊。

不过???

“你为什么还不走啊?”原以为不会出现了的阿飘,此刻正悠哉的坐在自己的床上,明明刚才绿竹在的时候都沒在的,这家伙难道真的是幽灵吗?

阿飘得意一笑,看着齐琳扬了扬手中的酒葫芦,开口道“过來。”

齐琳狠狠的摇头,鬼才过去。

“过來。”

摇头,死都不过去。

“过來。”

摇头,绝对不过去。

如果可以,真的可以用一只大灰狼正在对着一只可爱的小羊羔招手,超级有爱~

“看來你喜欢这种方式。”

“是你喜欢这种方式吧。”要是可以的话,齐琳真的非常想一巴掌拍死眼前这个该死的阿飘。

因为就在刚才,她正摇头的时候阿飘突然风一样的飞过來,点了她的穴道,然后将她带到了床上,现在她就正在以一个极度僵硬难看的姿势和阿飘对视着。

“丝~好痛。”指尖传过來的刺痛让齐琳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声音,随即脸上一热,低下头不去看阿飘,继续道“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是这副模样?”

还以为会被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沒想到这家伙原來是为自己擦伤口的,难道说他是特地过來??帮自己的?齐琳猛的摇头,这样的话不是很奇怪吗?感觉???感觉好像男女朋友。

等一下,她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脸好红,发烧了?”说着便体贴的摸了摸齐琳的额头,却发现那里是慢慢的汗水,再看看齐琳把头摇的跟铃铛一样。心里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嘴角露出一丝不一发现的微笑,凑近齐琳说道“长乐宫虽然是太后的寝宫,但是待遇是极好的,那里的宫人各个都是心高气傲,能够在那里住上三年的全都是老狐狸,像你这样沒有后台也沒有经验的,当然是这样的待遇。”

沒有经验?这一点他说错了,不过齐琳不想辩解,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就算神通广大,未免也知道的太多了吧,虽然疑问,但是想着他是紫胤的人,紫胤也应该对他全面讲解了这里的情况吧。

这样就能解释了。

接下來的十天,齐琳一直在研究太后的菜色,但是都找不出什么规律,而她的手也一直一直被不停的摧残着,要不是阿飘每晚上都帮她处理的话,恐怕都长茧了吧。

“阿雪,死丫头,你又死到哪里去了?”

正在发呆的时候却听见门外一阵怒吼,苗条她们回來了。

“來了。”快速的跑过去,迎面而來的是苗条庞大的身躯,齐琳险些摔倒在地,努力的承受着苗条肥胖的身体,将她扶到榻榻米上,递上一杯茶,这可是阿飘从榆木那里带过來的。“请用茶。”

苗条接过茶一饮而尽,完全沒有理会茶香,抬眼示意让齐琳帮忙捶肩膀。

齐琳连忙过去,却沒有用手,而是从怀里拿出自己设计的木槌,轻轻的敲打着阿飘提到的穴位。

苗条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别以为在这里当差就是美差,要知道,我们要管的是太后的胃,只有满足了太后的胃,我们这些做奴才的才会好过。这是要靠努力的。”

“是的。”齐琳点点头,看着被端进來的碗,随之是一道道美食的香味。

正所谓主子吃剩的便是奴才的美味,就算是剩菜,也算是极好的美食,所以就算很辛苦,也不会亏待自己的胃的。

这就是所谓的美差吧。

不过,每一道菜看上去都沒有动过太多的样子,至少也有一样要有动过很多才算正常吧,不然剩下的怎么能养活整个御膳房的人呢?

难道说????太后根本就不喜欢这些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