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们的世界

“我对机关略懂一二。”

这是学霸的台词,永远都不可信。

齐琳不去看阿飘,半躺在床上看着凤长卿给的图纸,忽然想到什么,猛的抬头,刚好对上阿飘清澈的黑瞳,齐琳皱皱眉头。

“你从哪里來的?”这里九重宫殿,重重兵把守,机关重重“还有,你是怎么來的?”

难道说他一开始就混进來了?可是她一点都沒有察觉,好吧,她沒那么大的本事,但是那么多高手在。

思忖间额头遭了一记爆栗,齐琳摸着额头,瞪着阿飘,恨不得将他撕成几大块。

“你是想问凤凰宫苍蝇都难飞进來,我怎么可以进來。”齐琳只要陷入沉思的时候就会很安静,会像现在这样瞪着别人。他早就看出來了“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你还是思考一下怎么接近太后吧。”

说话间视线瞄到齐琳手中的图纸,上面画的路线和他准备给齐琳的相差无几,沒想到凤长卿竟然会做到这一步。

放下图纸,微叹一口气,自己还是不太了解古代人。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呢?”看着齐琳一脸平静的样子,想來定是想出什么來了。

“接近太后是后话,关键是接近后怎么让她心甘情愿的出來。”总不能绑了出來吧,那可是太后,凤长卿似乎十分尊敬的人,除非她想死。“宫里几乎每三年就换一次人,对太后了解的人恐怕除了皇上和紫胤王爷和那个小王爷,沒有人知道了吧。”

可惜这三个人都不是能够告诉她线索的人。

“你想知道太后什么?”

“至少要知道她的心思吧。”躲进那个宫殿,是痛失爱子,还是子嗣相残,她不忍直视。

看着齐琳的样子,想必凤长卿说了一些吧。

“她只是内疚而已。”

齐琳诧异的抬眸,此时阿飘正看着她,深邃的眸子仿佛宇宙的黑洞,一股忧郁凄凉之感蔓延开來,就连屋内闪烁着的烛火似乎都不能融化他眸中的冰冷。

所以说,古代人真的很奇怪。

她真的不明白,也不想刻意去明白。

阿飘走近齐琳,不客气的爬上齐琳的床,吓得齐琳险些滚下床,还好他眼疾手快拉住了她,拉过枕头横在两人中间,他盘腿而坐。

尽管如此,齐琳还是一脸戒备的看着她,明显的不信任。

他只是笑笑,用不紧不慢的口吻说道“我给你说一个故事吧。从前,有一个女人,她有两个聪明的儿子,对他们爱护有加。但是哥哥和弟弟为了争夺同一样东西,开始互相算计仇恨,但是他们都尊敬自己的母亲,所以在母亲的面前他们也掩饰的很好。”

“其实母亲早就知道他们的争斗,实在不忍,中有有一天,两兄弟筹谋已久准备一决高下,母亲知道了,她不忍心爱子互相残杀。”

“所以,她决定牺牲其中一个。”

“可是牺牲谁呢?她很苦恼,挣扎着,最后,将一碗毒酒送给了大儿子。”

“一瞬天堂,一瞬地狱。大儿子被小儿子折磨至死,不,应该是生不如死。”

“从那天开始,母亲便陷入深深的自责中,所以,她把自己关起來了。”

说到这里,阿飘送给齐琳一个微笑,继续说道“亲手将一个孩子送进地狱,这样的滋味不好受吧。”

齐琳静静的看着阿飘,这个故事中的母亲,就是太后,那两个孩子,就是凤长卿和另一个皇子,白千烨。

从凤长卿的口中说出來的故事,她看见了凤长卿眼中的不甘心,还有对白千烨的妒恨,以及一个儿子对母亲的思念。

但是从阿飘的口中说出來,她看见的是一个母亲对孩子深深的自责以及两个孩子对母亲的敬爱。当然,还看到了白千烨的痛苦。

原來是这样????么?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阿飘依旧带着微笑看着齐琳,以为能够从齐琳眼中看到一丝类似于同情的东西,可是,除了平静,还是平静。

不知道是不是烛火的缘故,总觉得齐琳的双眸闪烁着水光。

这或许是一个母亲的悲剧,但是那个被抛弃的孩子呢?

“你说,那个孩子恨母亲么?”也许那个母亲只想知道这样的答案吧。

恨的吧,毕竟是自己敬爱的母亲。

“谁知道呢?”阿飘扬起嘴角,长手一伸,勾起齐琳的下颚,强迫她看着自己,开口道“如果是你,你会觉得不恨吗?”

会不会呢?她不知道,或许知道了,但是不想去评论。看着阿飘深邃的眸子,她忽然觉得,这也许就是白千烨会有的眼神,冰冷,寂寞???

“那么,我也给你说一个故事吧。”木讷的开口,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说这些,还是面对一个男人。

阿飘有些诧异齐琳的反应,松开齐琳,静静的听着。

故事大概是这样的。从前,有一个女人,因为爱情嫁给了一个男人,然后有了一个女儿,但是爱情不会永远长久,所以在女儿还沒有满月的时候,男人跑了,留给女人的只有襁褓中的女儿,还有数额不小的赌债。

房子沒了,女人四处借钱,亲戚便见而远之,七拼八凑终于换了钱。

尽管日子过得很辛苦,但是女人还是很爱她的女儿,所以还算快乐。

女儿也渐渐长大,她的印象中沒有父亲的存在,也知道那个男人带來的只是无尽的悲哀,所以她发誓一定要给母亲幸福,当然,她也相信,母亲会一辈子在她的身边守护她的。

一直这样相信着。

直到另一个男人的出现,那个男人很富有,看着母亲脸上的笑容,她知道,阻止也沒有用,所以她跟着母亲进了那个男人的家门。

那个男人有两个儿子,聪明帅气,对女孩却不冷不热,偶尔也会捉弄一下她,应该是???驱逐她,为了母亲的幸福,她忍受了全部。

所以???就算那两兄弟闯进她的浴室,拍下她的耻辱照,她也完全忍受了,被职责勾引自己的哥哥也忍了。

只要是为了母亲的幸福。

但是,母亲和那个男人也有了孩子,可爱俊俏的小男孩,从那时候开始,母亲很少关心她,慢慢的便不过问,母亲所有的心血全部都在那个刚出生的孩子身上。

沒关系,只要,母亲幸福就好,她一直这样想着。

可是,小男孩一天天长大,对女孩却态度恶劣,她便选择离开家住在外面。

母亲的生日,她带着礼物回家,在门外,听到了母亲对小男孩说,要长成优秀的男人,然后继承家业,这样才能变成男子汉。

她才看清楚,这个家,已经沒有她的位置了。

所以???她决定离开这个家,她一直努力着,找着各种借口不回家,日子艰苦却充实。

她长大了,抛弃了自己所爱的专业,转向了热门行业,五年的时间足以让她成为人中龙凤。

可是,在二十五岁那天之前的晚上,她出了意外。

她???从那个世界消失了。

消失了???

故事只说到这里,齐琳就已经昏昏欲睡了,真像个孩子。

帮她盖好被子,轻轻地抚摸她的脸庞,一样是个被遗弃的孩子吗?不过,在她的眼里,看不到恨呢。

只是,他很好奇,齐琳口中的那个世界,和这里是同一个么?

“你的世界,在哪里?”睡着的人会无意识的说出很多事情,这一点他从來不相信的,至少他不会。

“我的世界???”

阿飘一愣,齐琳却在此时睁开了双眸,看着他微微一笑。

“是你触及不到的地方。”

说到最后,齐琳的声音已经完全消失,沉沉睡去。

当天边泛起鱼肚白,晨露甚重,浓雾笼罩,距离十步之外绝对看不真切。

然沁泉轩的人就已经开始上下忙碌起來。

这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这么忙碌的日子。

“快快快,那边。”绿竹不停的指挥着其他的宫女,因为凤长卿來过,所以这些小宫女小太监们也都有了几分精神,虽然平时因为齐琳恩威并施的管教也很听话,但都敢怒不敢言,这下子可好了。

今天一大早齐琳就吩咐宫人要采集晨露,说是给皇上泡茶喝。

“呀。”一个小宫女沒有注意到,刚好撞上绿竹,绿竹拍了拍肩膀,说了句“悠着点,这可是给皇上的,出了事你担当得起吗?”

“奴婢知罪。”小宫女低着头听候发落,刘海早已被水雾打湿,听话的贴在额头上,就连长长的睫毛也跟着沾了几滴露水,看上去十分惹人怜爱。

绿竹刚想说话的时候,却被齐琳打断。

“无心之过,何必计较。”擦擦额头的露水,将手中的瓶子交给绿竹,笑着说道“一大早就让宫人们忙碌,真是难为你们了。”

“能为小主做事,是奴婢的福气。”小宫女福了福身子,说道。

“下去做事吧。”齐琳依旧微笑。

等到小宫女离开后,瑾瑜走上前,轻声道“小主,那个宫女怕是梁美人的人。”

梁美人?齐琳仔细的思忖着,经过这些天的了解,她也终于摸清楚了这个朝代君王后宫的制度,从皇后之后,便是皇贵妃, 贵妃。不过这里好像还沒有皇贵妃和贵妃。

正一品便是妃位,目前妃位的人有四位,萧妃杜若欢,庄妃白鹭,惠妃君紫,贤妃柳潇湘。原本贤妃是以前的兰妃,只可惜,今非昔比。

然后便是从一品:夫人,目前就只有三个,易君如易夫人,听说是将门后裔,生的一副好容貌,还弹了一手好琴。木倾城木夫人,是玛瑙国的三公主,木清风的同父异母的姐姐,一舞倾城,容貌倾城,歌喉倾城,也是凤长卿宠爱的,只是因为庶出,只能当个夫人。第三个夫人名为第二胜雪,凤凰国第一神医之女,性格却异常豪爽。

庶一品,妃,都是别的小国家送來和亲的公主,也是才艺绝佳之人。后宫之中一共有十人。

正二品:贵姬,多数是朝中有地位的官员之女。共为十五人。

从二品:昭仪 昭媛 昭容 昭华,大多是从民间正式选拔上來或者被大祭司预言对国家有帮助的才女,共为二十人。

剩下的加起來便是三十多人,而梁美人似乎是凤长卿出宫前宠幸的一位宫女。

难怪她会这么明目张胆,不过刚好,刚刚出去狩猎,就有猎物出现,就稍微利用一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