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皇宫奇葩特别多

“她果然是个奇女子。”放下手中的东西,凤长卿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喝一口热茶。

宁福见凤长卿心情好,便继续道“那皇上,贤妃娘娘那儿???。”

“目光短浅,心胸狭隘,朕还能对她有什么好说的?”口吻中显得极不耐烦,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題了。挥手道“朕一个月内不想看见她。”

明白凤长卿的想法,心中也盘算着那位红雪良人,虽然从來沒有被传唤过,但是竟然能被皇上如此关注,真是不可小觑。

“是,奴才告退。”

等到宁福退下,凤长卿才松开紧皱的眉头,早知道就让她住的离自己更近一点了。

然而,齐琳正在苦恼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接近太后。

好在沒有皇后主位,按照这里的规矩,她们只需每隔三天才给肖然请安,其余的便待在自己的宫里,或者是伺候皇上。

当然,她知道凤长卿不会宠幸她的。

“小主,抱个汤婆子吧,当心冻坏了手。”绿竹将一个汤婆子交给齐琳,然后蹲坐在她的旁边,轻声道“瑾瑜她们倒是安分了很多,但是也对小主不太照顾。”

齐琳拍拍裙角染上的尘埃,看了看正在打扫的冰儿和芯儿,满不在乎的说道“以前的时候,雏菊她们不也一样沒有近身伺候吗?现在虽然地方变大了一点,你也一样是我的贴身宫女,这样也就够了。”

绿竹张了张口,却说不出心中所想,只得埋下头去。

岂料齐琳握住她的手,给她一个安心的微笑,她微微一愣,有些激动,刚想说话,却被齐琳按住肩膀,看着齐琳微笑着摇头,她有些诧异。

“瑾瑜姑姑。”瞧见瑾瑜往这边过來,一脸的笑意,齐琳便叫住了她。

瑾瑜一顿,收敛了笑容,走过來福了福身子,道“小主,有何吩咐?”

“吩咐倒是沒有,今儿个天气不错,去屋里帮我取那只白玉步摇來给我戴上,本宫打算去走走。”说话间齐琳正玩弄着丝巾,却小心的观察着瑾瑜的神色,果然,瞧见她有些惊慌,微微一笑“怎么了?”

瑾瑜紧紧的拽住袖口,尴尬的扯扯嘴角,吞吞吐吐道“小主,你有白玉步摇么?奴婢??奴婢怎么不知道?”

“怎么沒有?!”绿竹猛的起身,太高音量,居高临下的看着瑾瑜,说道“那可是皇上赏赐的,你是在质疑皇上吗?”

一听到是皇上赏赐,瑾瑜的脸刷的一下白了,她怎么会不知道那个步摇?只是那只步摇不在屋里,而在她的身上,因为齐琳平日里不会装扮自己,所以她也想着不会在意这些,谁知道???那竟让是皇上赏赐的。

“怎么?还不快去给小主取來。”

被绿竹这么一说,她更加心虚了,竟然低下了头,手心里全都是汗水。

齐琳知道那不过是一只普通的白玉步摇,根本就不是凤长卿送的,就是前些日子她的身边人好像对她有些误会,长了手,取了些去。

“罢了,就当我记错了吧。”放下汤婆子,起身转去玩弄一旁的盆栽,见瑾瑜稍微松了口气,却忽然太高音量道“不过你们都给本宫听好了。”

所有的人都赶紧跪下,心虚的人自然逃不过齐琳的眼睛。

“我这沁泉轩虽然小,但是却滋生了老鼠,本宫自幼在穷人家长大,别的不会,倒是学会了收拾老鼠的办法。”目光扫过跪下的人,继续道“你们可知道当本宫知道仓库有老鼠的时候怎么做的吗?”

众人一片安静,心里却不安。

“本宫一把火烧了那里。”说完稍微停顿一下,继续道“逃出來的老鼠,本宫抓到它们,便将它们拴住,让它们活活的饿死。”

说到这里,齐琳的胃里一阵难受,她最害怕的就是老鼠了,平时看见一只都会尖叫到不敢回去,但是她却掩饰得很好。

采用武则天驯马的技巧,先是哄它,要是不听,就打,再不听,就杀了。

可惜,她不杀人。

但是,她会吓人。

“你们说,本宫这么做,可否满意?”微笑着看着众人,除了绿竹,其他人都有些蠢蠢欲动,于是她继续道“不过本宫也不是不给老鼠机会,若是老鼠安分守己,本宫也还能放过它们。”

“小主仁厚。”听见这句话的人赶紧跪下磕头谢恩。

瑾瑜悄悄的看了看齐琳,正好撞上齐琳的眸子,这一次她沒有低头,心中倒是滋生了些许敬意。

“本宫乏了,你们都下去吧。”随便找了个借口,在绿竹的搀扶下走近里屋。

“小主,你这招可真厉害。”以前就知道齐琳心思缜密,语出惊人,进宫后几乎都看见了,她倒是越來越佩服了。

“好了,你也下去休息吧,我想看会儿书。”

绿竹也不多说什么,福了福身子便下去了。

支走了绿竹,屋外的人便走了进來,缓缓跪下。

“奴婢参见小主。”

看了看瑾瑜,随意说了声平身,便自己看着书。

见齐琳并沒有询问的意思,瑾瑜再也安奈不住,从袖口中拿出了步摇,将头埋得更低。

“不是说了不要了吗?”

“小主。”瑾瑜自知心里惭愧,索性磕了几个头,继续道“禀小主,前些日子,奴婢的姐妹染了风寒,久治不愈,奴婢得知民间有古方,却千金难求,不得已就???小主,请您责罚奴婢吧。”

双眸一眯,原以为瑾瑜是因为前些日子被自己说了几句,怀恨在心,沒想到还有这样的内情,但是她并不打算完全相信。

在皇宫里面,谁都不要相信。

这是榆木在信中说的最后一句话。

看着瑾瑜,齐琳合上书,轻声道“如果那步摇能够救人一命,本宫也算是积德了,算起來,你算是帮本宫做了一件好事。”

瑾瑜微微抬头,只见齐琳正平静的看着她,一脸的微笑,她再次将头埋在地上。

“这下,总该起來了吧。”

微微一愣,想着跪下去也不是办法,只得起來“多谢小主。”

“下去吧,本宫要休息一会儿。”不想再说下去,随便找了个理由,不过瑾瑜握着步摇左右不是,她微微一笑,说道“那个不值钱的,就赏给你了。还有,去库房取些银子拿去吧,也算是我这个不得宠的主子对你们的一点心意。”

说完不等瑾瑜反应,她便已经躺下,闭上眼睛假寐。

感觉到瑾瑜跪谢离开,她才慢慢睁开眼睛,周围安静得只能听到她自己的呼吸声,这才肆意的抬起双脚,不停的摆动着,然后在足够大的床上不停的翻滚。

紧绷了一天的身体终于得到好好的舒展了,真是太舒服了。

“咳咳。”

齐琳一愣,双脚还在空中挥动,木讷的回头。

“看來,朕來得不是时候啊。”尽管他忍住想要笑的冲动,也还是阻止不了微微上扬的嘴角,看着齐琳石化的身影,他只是斜靠在一旁的柱子上。

终于,在石化了十几秒之后,齐琳以一个华丽丽的姿势从床上翻滚了下來。惊得门外守候的众人,但是碍于凤长卿说过不许进去,也只好作罢。

蹲下伸手戳戳齐琳的后背,开口道“要趴到什么时候?”

听到这句话,齐琳猛的爬起來,正跪在地上,胡乱的抓抓头发,说道“臣妾不知皇上驾到,沒有出宫门迎接圣驾,有失远迎,还请皇上降罪。”

过了几秒,还是沒有得到凤长卿的回答,齐琳有些好奇,却在抬眸的时候听到了凤长卿的大笑。

“噗,哈哈哈??哈哈。”凤长卿夸张的笑起來,甚至捂住了肚子。

齐琳很好奇凤长卿笑什么,难道是要杀她的前奏?

“爱妃啊,你这是在邀请朕吗?”说着将视线移到齐琳的领口,那里衣领打开,若隐若现的景色还真是有想看下去的想法。

齐琳先是一愣,才将视线移到自己的领口,当发现的时候,赶紧双手环胸,羞红了脸,不顾礼仪,转过身赶紧穿好衣服。

凤长卿的笑声已经止住,但是她知道,凤长卿一定忍住笑意,穿好之后转身,凤长卿竟然若无其事的坐在桌案那里,悠闲的喝茶。

“皇上怎么有兴致來到臣妾这里了?”知道凤长卿并沒有生气,她倒是一肚子的火,走过去坐下道“也不让人知会一声。”

“朕來朕的后宫,还要告诉谁吗?”毫不介意齐琳的不规矩,自顾自的喝着茶“你这里的茶,和醉花楼的一样,看來,你和那个榆木关系不错。”

呃???他知道榆木?也对,他喝过榆木的茶,自然能够记住了。

“皇上这次來,是为了什么呢?”她自然不会以为凤长卿是來那什么她的,也不会以为他是路过。抬眸之际刚好看到凤长卿领口处可以的红色,好像是某个女人留下的。

汗颜的移开视线,呵呵??皇上的生活还真是???丰富。

若无其事的喝茶,等着凤长卿的话语。

然凤长卿只是静静的喝茶,他好像越來越享受这种自在的感觉了,也只有在齐琳这里能够做到这样吧。

“这是长乐宫的图纸,我将你可以自由行动,至少不会被其他人干扰的路线标注出來了。”从怀中拿出准备好的图纸,继续道“虽然给了你这个,但是你必须记住,这几条路都是机关重重,你要是稍有不慎,便会葬身其中。”

机关?齐琳一顿,这里面有机关?也对,她从进來到现在觉得最奇怪的事情也得到了解释,到了第九层,似乎很少看见御林军,只有凤长卿的身边会跟着秦潇和极少的几个人,看上去都是高手级别的。

原來是有机关。

特么的,这不就是脑袋随时都挂在肩膀上摇摇欲坠么?而且她并不知道机关所在,赶紧看看图纸上有什么标注沒,但是什么都沒有。

“那么重要的东西,你觉得朕会告诉你吗?”看出齐琳的心思,凤长卿开口道“不过,放心吧,你只要照着这些路走,绝对平安无事。”

哈?为什么有一种被耍的感觉?

“朕有一个想法。”

“请说。”

“调戏你真有趣。”

“去死。”

“哈哈哈???你是第一个敢对朕说去死的女子。”

皇宫里面都是些什么人啊。

这个凤长卿,绝对的奇葩一个。

“小主,还在想今天的事情啊?绿竹也是沒办法,是皇上他???。”

“沒事,我并沒有生气。”只是那张图纸,看來从明天开始就要开始准备行动了。“绿竹,这几天稍微注意一下瑾瑜,她???。”

“她还算是个忠心的奴才,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呃???齐琳猛的合上外衣,抓起床上的枕头猛的向后丢过去。

不过,还是被那人很好的接住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这里机关重重吗?

对着齐琳微微一笑,男子开口道“我对机关略懂一二。”

骗人!

这一点倒是跟凤长卿有一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