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这还是第一次在大白天的看见阿飘??齐琳只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不顾屁股上的痛跟了上去

阿飘似乎也小心翼翼??飞两下又停一下??或者躲在大树上??或者直接不走??或者直接慢走??完全像只猴子

这也让齐琳跟踪起來十分轻松??或许是阿飘只顾着躲开别人??沒有注意到她而已

不过??白天的阿飘??身形看上去和凤长卿简直相差无几??偶尔还会将他和榆木重合??但是榆木是行动不便??不可能是他??凤长卿也不会这样躲躲藏藏的行动的??至少白天是不会的

这七转八转的??阿飘终于跳进了一个院落??齐琳跑上前去??抬头看着高高的围墙??这下子除非她变身蜘蛛侠??否则是上不去的

不过??这里怎么那么熟悉

四处看了看??齐琳才发现??她这是來到了竹闲居的外面??只不过这里是侧门??她不常來??一般都是从正门出入的??要不是闻到里面飘出來的茶香??她还真的认不出來

而此地僻静??也沒有什么人出入??想必麦冬他们出去办事了吧??否则忍冬那个大木头一定能够发现??但是现在阿飘已经进去那么久了??还是沒有什么动静??只能做这个假设了

等一下??如果忍冬不在??那么麦冬就不在??那么就只剩下榆木一个人??要是阿飘是进去办什么大事被榆木发现了??他会不会杀了榆木灭口

虽说两人都是紫胤的眼线??但是紫胤的眼线都是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的??要真的被???天哪??她一定要阻止

想到这里??齐琳焦急的围着围墙走了过去??终于找到一棵还算粗壮的树??挽起袖子二话不说就开始爬树

当齐琳第八次从树上掉下來而且最高不过是爬了两步??她终于沒有力气了??抱着树开始喘气??她也终于开始思考另一种方法了

不过虽然摔了这么多次??齐琳还是沒有放过竹闲居的一点动静??阿飘进去之后再也沒有出來??而且也沒有什么动静??难道是在对榆木严刑逼供

虽然榆木看上去文文弱弱的??但是榆木也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

于是??在齐琳的脑海中闪现出各种榆木被虐待的画面

“不行??我不能这样消极??”猛的拍拍脸??齐琳决定另寻他路

但是??她忘了她的面前是一棵树??所以一头撞了上去

看着头顶上不停旋转的星星??齐琳无力的倒在了草地上??单手捂住眼睛

她这是怎么了??从未有过的失态与无措??明明能够想出更好的办法的??可是????竟然紧张成这个样子吗

一定还有更好的办法的??而且榆木那么聪明??是不可能那么容易死掉的

齐琳闭上眼睛??仔细的思考着对策

但是一闭上眼睛??阿飘对她的那些种种全部跑出來??而且和榆木生活在一起的全部也都就像放回马灯一样??历历在目

齐琳猛的睁开眼睛??再次闭上眼睛

哪里好像开始重合了

阿飘的眸子????在星空下是深邃而明亮??榆木是眼袋蒙住??虽然不曾看到过睁眼的模样??但是竟然可以让他们的眸子重合

身高???要是榆木站起來的话??一定也是那么高的??身材也应该差不多

然后是哪里最像

齐琳仔细的思考着??记得第一次看见榆木的时候??他在和牡丹琴瑟合一??不动声色的将矛头转向别人??又不动声色的帮她??不轻易出手??一出手却正中下怀??命中要害??总是带着一副轻描淡写的笑容

对了??笑容??他们的笑容一样

阿飘经常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她的身边??看上去也不像是住在外面的??那么就是住在这醉花楼里面的了??而且每次的路线娴熟??光是今天的跟踪就发现??这里就像是他的家一样??哪里是哪里都十分清楚

说明阿飘是住在这里面的人??那么是住在哪里的呢

齐琳唯一能够想到的能够很好的掩人耳目的地方便是竹闲居

这里僻静??加上德高望重的榆木在这里??自然很少有人來打扰

但是她和榆木住过一段时间??不过其间阿飘只來过一次??那一次榆木刚好不在??來的时候却说什么都沒有发现??榆木那么聪明的人??再加上其他的感官那么敏锐??平时她躲在什么地方做什么??榆木一说就中

从她來到醉花楼开始??就一直被紫胤监视着??那个人是他吗??还是他们

感觉所有的事情都慢慢呈现??但是却模模糊糊??似懂非懂

情不自禁的按住心口??心中的那个想法越发明显??其实之前就已经怀疑过??只不过这样的想法被她无意识的压过去了??现在趁机会跑出來了而已

起身??不再从其他的地方寻找进口??齐琳直接打开侧门??她知道榆木喜静??随从本來就不多??自从她做的轮椅出世??榆木便屏退了抬着他的那些个人??现在更是连个看门的人都沒有了

小心翼翼的打开门??一进门便是后院??几簇竹子??然后就是满地的茶花??茶花沒有经过修剪??是随性而涨??她记得榆木说过??不去限制植物的生长??这样的茶花最香最美

不远处还能看到一个白色的大棚??虽然不高??但是却是她说过的二十一世纪的大棚??她不过是随便说了一下构造和原理??沒想到榆木竟然做出來了

走过去??还能看到在里面半开的玫瑰花??果然是他送过去的吗

來到熟悉的小屋面前??齐琳小心翼翼的走着??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呼吸也跟着小心翼翼??但是她有一点不想去打开这个门

抬起手又收回手不知道多少次了??都差一点放弃了的??但是沒有理由放弃??齐琳一咬牙??快速的推开门??然后冲进去

这一切的动作都是一瞬间完成的??她相信榆木的房间沒有可以藏人的地方??也相信沒有给阿飘逃走的机会??所以她相信一定能够真相大白的

但是???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

榆木的房间摆设她最清楚不过??简单空旷??最显眼便只有大床??然而此刻大床上竟是躺着两个人的??其中一个头发散乱??衣襟大开??双目闭合的脸容上渗出晶莹地汗珠??就算俊容被凌乱的发丝挡去大半??却还是能够辨出他是谁??除了差点杀死她??一天前还非礼她的紫胤还会有谁

而另一个人??伏在紫胤的胸前??大半身体被紫胤遮挡住??肩颈以下也都盖着薄被??映入齐琳眼帘地??是散落的乌黑发丝??还有绯红的双颊以及那微微张开的薄唇……

看着眼前的情形??齐琳愣了将近二十秒??一直到薄被里的人仿佛不堪忍受??发出一声浅浅的**??才将她从呆愕中惊醒

齐琳立刻羞红了脸??耳朵仿佛被火烧一样??连忙伸手捂住眼睛??低头道歉??慌忙退出

直到退出了正门??齐琳还嫌不够??转身准备跑到院子中却踩到衣角??措不及防的摔了个狗吃屎

吃痛的捂住鼻子??齐琳紧紧的咬着嘴唇??赶紧爬起來??呆呆的立在那里

抬手摸脸??感到脸上滚烫似火??心跳亦是甚是急促

刚才???刚才好像看到了那个??那个什么什么场景啊??紫胤额头上的汗水???

还有那什么什么的声音???该不会是那种声音吧

不对??都说榆木的忍耐性极好??就连被她不小心用滚烫的茶水烫红了手??他都能够依旧微笑的说沒事???可是??那种事情的时候??会发出那种声音好像是情不自禁的???

她就很清楚的说???清楚个毛线啊??????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自豪的

啊呜~好像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

紫胤平时怎么看都不是那种人啊??榆木也不是啊

难道说???霸王硬上弓

呸呸呸

可是??想归想??心里却忽然噔的一下好像丢了什么东西

毕竟??是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的人啊

平时都是她和他同睡在一张床上的

难道说??他和别人那什么的时候都是在这张床上的吗

妹的??????齐琳猛的拍自己几巴掌??想这些顶个鸟用??榆木的身份本來就是??牛郎嘛

这样一想??事情好像都合理了

“进來吧??”

过了半晌??屋内传來紫胤懒洋洋的声音??声音中带着些许不爽??像是被打扰了“好事”有些不开心

齐琳拍拍胸脯??支支吾吾道“那个???既然???不???不方便???我就??就不打扰了??”

“都已经打扰了??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

老天??这是什么意思??齐琳求助的看了天空一眼??发现无济于事??走也不是??停下也不是

“难道要本王來请你吗??”

听出紫胤言语中的不爽??齐琳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齐琳死死的埋着头??不敢抬头看一眼??只怕看见不该看的东西??不过屋内飘荡着的清淡的茶香??还是让她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抬起头來??怕本王吃了你不成??”看着齐琳几乎想将头放进肚子里的模样??紫胤不禁觉得好笑??理了理衣襟??继续道“來找本王何事??哦不??來找榆木何事??”

呃???齐琳的脸更红了??悄悄地抬眸??迅速的看一眼??紫胤已经穿戴好坐在床边??而榆木???衣襟大开??露出白皙的胸膛??在阳光下显得十分诱人

忽感鼻腔一股热流??齐琳伸手一摸??粘稠的液体伴随着腥味而來??看着指尖嫣红的液体??齐琳久久不能回过神來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后??紫胤满眼笑意的看着趴在桌上的齐琳??甩动着一条白色的丝巾??上面被血染红了一块??看上去十分刺眼

“我说??你要趴到什么时候啊??”紫胤漫不经心的说道??目光扫过榆木??他正在一旁泡茶??“再不起來??本王就亲自动手了啊??”

齐琳这才慢吞吞的抬起头??用袖子擦去鼻子的血迹??尴尬的扯扯嘴角“王爷??重口味??”

恩??紫胤不解的看着齐琳??重口味??悄悄的试一下??他沒有口臭

榆木不动声色的端一杯茶给齐琳??自己便喝茶??似乎什么都沒有发生过

齐琳抬起茶杯抿一小口茶??茶香立刻蔓延口中??令她紊乱的头脑清醒了不少

这时她才发现??紫胤穿的是一套白色长袍??在阳光下还能看见淡淡的蓝色??莫非刚才她看见的人是紫胤??如果是这样的话????

毕竟这种事情是不好说出口的??所以偷偷摸摸也是正常的啊??不过这大白天的???果然??口味很重

随便扯了两句??顺便向榆木要了点花茶??齐琳匆忙的离去

“这样???真的好吗??”齐琳走后??紫胤玩弄着茶杯??饶有兴趣的看着榆木??嘴角是挡不住的笑意

榆木只是继续喝着茶??扯下眼带??微微一笑道“这样真的好??”

“扑哧????”紫胤终于忍不住笑了出來“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