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他怎么会出现

第二天一早??齐琳还是被绿竹带着一群丫鬟从被窝里面拉起來的??说什么当了良人之后就要每天向皇上请安

可是谁知道她昨晚多晚才睡着的

穿戴好全部??今天她穿的是一件白色抹胸长裙??青色纱衣被黄色的腰带束缚住??外披一条轻薄的黄色轻纱??看上去十分清爽

可是她好困??最近都沒有怎么睡觉

“啊”打了一个呵欠??泪眼婆娑的走着

“小姐??您这样是不符规矩的??还是注意为好??”绿竹在一旁小心的提醒道“前面就是了??”

“绿竹啊??你说怎么这么奇怪??皇上出宫住在醉花楼这种烟花之地??竟然还理所当然??”一路上几乎沒有碰见什么人??也是??天才刚刚亮??谁会起这么早啊

也就只有她们了

不过古代最大的优点就是清晰的空气??爽啊

“小姐有所不知??醉花楼是达官贵人消遣的场所??是御赐的??來的客人大多都是朝廷官员??或者是像木清风木公子这样的贵人??”绿竹小心的解释着“虽然是个烟花之地??但是因为人的身份不同??所以也就有了地位??但是在这凤凰国还是第一人??加上这是姬皇后的?????”

“懂了??”山不在高??这样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那个皇帝还真是痴情??竟然能够做到这个地步??不过这些人真是白痴??在这样的地方参拜神灵??是个神仙都会被气死吧

不过说起木清风??有一阵子沒看见他了??上次多亏了他的花引??而且也沒想到他会是什么玛瑙国的九皇子??那么重量级的人物怎么会像绿竹所说的贵人呢??是超级贵人才对

还说等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将那个东西还给他呢

说着便來到了凤长卿的院子里??沒想到她是最后一个到??扫视了一下??沒有步瑶的影子??听说她被指给了龙烨??剩下的也都成了妃子和皇后??而她小小良人??自然是受白眼的份了

“妹妹参见各位姐姐??”走过去礼貌的行了个礼??听着别人冷哼声??齐琳也不在意

倒是肖然很大度的说了句平身??再也不去理齐琳

但是她们在这里大眼瞪小眼等了两个时辰??凤长卿的门才打开??姜远程从里面走出??甩甩拂尘??细声道“皇上口谕??今日劳烦各位爱妃前來请安??但是朕公务繁忙??还请爱妃们先行回去??回宫之前不必前來请安??”

“谨遵皇上圣谕??臣妾告退??”

齐琳自然知道凤长卿不是公务繁忙??而是昨晚太晚睡觉??今天起不來床??也真难为她们了??竟然起这么早??最后连皇上的面都沒有见到??她也想回去好好休息

“红雪小主??请等一下??”姜远程扭着腰身走过來??笑眯眯的迎上去

众人不解的看了看齐琳??齐琳尴尬的扯扯嘴角??忽视掉身上的电流??等着姜远程的话

“皇上说了??”说道这里的时候??姜远程故意将嗓音太高道“昨晚上折腾了一夜??你也辛苦了??回去一定要多多喝点补品??补补身子??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呢??”

呵呵???呵呵??齐琳面红耳赤的低头??伸手挠挠耳朵??却发觉耳朵烫的吓人??尴尬的笑笑

“皇上言重了??”说完赶紧开溜

姜远程点点头??回到屋中??转身弯腰??刚好看见站在窗外的凤长卿??这一看??差点吓死他

凤长卿他竟然看着窗外笑了??而且还是他从未见过的笑容??嘴角似乎是不经意间扬起??冰冷的眸子此时就像一汪春水??温柔无比

更重要的是??他竟然在玩弄他胸前的头发

“再看就把你的狗眼挖出來??”此时凤长卿已经收回视线??换上冰冷的模样??冷冷道“你倒是越來越大胆了??”

“哎哟??奴才哪敢呐??那是皇上俊美的容颜吸引了奴才??就算是天上的仙女??恐怕也抵挡不了这美丽的诱惑??何况奴才只是凡夫俗子??”姜远程弯着腰走过去??他知道凤长卿的心情极好??陪着笑脸继续道“皇上??两天后便是最后一次祭天??安邦王已经挑好入住百花阁的玉女的人选??您看是不是去看看??”

凤长卿冷冷一笑道“安邦王办事??还有不放心的吗??朕倒是有一件有趣的事??想与你说说??”

“皇上真是折煞奴才了??能够听从皇上吩咐??那是奴才八辈子修來的福分??奴才就算上刀山下火海?????”

“得了??收起你那套说辞??”凤长卿不耐烦的说道??姜远程随即跪了下去??凤长卿也懒得管??玩弄着大拇指上的紫玉扳指??“你知道凤囚凰吗??”

凤囚凰??姜远程微微一愣??摇头道“奴才见识短浅??不曾听说过??还请皇上赐教??”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些衷肠??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说话的同时??凤长卿已经走到案桌旁??拿着毛笔??在画卷上绘画着??不一会儿便大功告成??抬眼看着姜远程道“你觉得怎么样??”

姜远程一听??赶紧拍马屁道“皇上??如此佳作??奴才真是五体投地??如此美妙绝伦的将情义展现??真是前所未见??”

凤长卿扬起嘴角??将笔往一旁甩去“看看这支凤囚凰??好不好看??”

姜远程受宠若惊的点点头??走近一看

这一看却让他双脚一软??扑通一声跪下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豆大的汗粒从额角不停的滑下??姜远程全身颤抖的跪着

凤长卿微微一笑??开口道“饶命??朕不过是让你瞧瞧??怎么要你的命了??”

“奴才???奴才??奴才不知道凤囚凰是皇上您所赐??”说着慌慌张张的从怀里取出步瑶赠送的凤囚凰步摇??举高过头顶??颤抖的说道“要是奴才知道的话??断然不会接受步瑶姑娘???不??是王妃的恩赐??借奴才十个脑袋也不敢啊??皇上??”

看着姜远程手中蓝色的凤囚凰??做工倒是十分精细??而且也有其中韵味??一看就被吸引了

“即使赏赐之物??何必如此慌张??”轻描淡写的说道??转身不去看姜远程

“奴才???奴才有罪啊??”说着姜远程便挤出几滴眼泪??可怜的说道“那日奴才宣读圣旨之后??口无遮拦的说了两句??可能王妃误会了??皇上??奴才伺候您这么多年??奴才的性情您是最清楚的啊??”

“行了行了??你这模样??让朕恶心??”不耐烦的说两句??他根本就沒有心思理会这个??只是龙烨提到??想來也是念在姜远程跟随自己多年??才沒有私自下手的吧??“下去领二十大板??然后想想怎么还回去??罚奉半年??”

姜远程一听??赶紧哭天喊地的谢了恩

等到姜远程离开后??凤长卿便唤了秦潇进來“怎么样??查到了吗??”

“回皇上??只知道他是两年前來到这里??很少接见客人??安分守己??沒有什么异常的??”秦潇抬手说道“虽然也和安邦王有过几次见面??但是也都只是切磋棋艺??品品茶??”

是吗

上一次和榆木谈话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的提到了同一个人??这一点只是巧合吗

齐琳回到自己的蔷薇苑??本來打算收拾一下偷偷去找榆木的??但是沒想到露珠前來告之??步瑶在大厅等候多时

“怎么??当皇上的女人是什么滋味啊??”步瑶鄙夷的看着齐琳??在扫视一下屋中的摆设“也沒见皇上给你什么赏赐??还是一副穷酸样??”

齐琳也懒得争??坐下喝喝茶??懒懒道“不知王妃來到寒舍有何贵干??”

一听到王妃这个词??步瑶就愤怒??猛的一拍桌子??咬牙道“哼??你还有脸说??”

“王妃你看??”齐琳反指着自己的脸??笑道“这就是我的脸??你怎么说我沒脸呢??”

“你??”被齐琳的举动惹火??步瑶恨不得让齐琳毁容??但是还是忍住了??继续道“齐琳??你之前使用卑鄙的手段害我就够了??可是装的这么清高??却不也一样成了皇上的女人了吗??可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在皇上面前说了我什么??要让皇上将我指给龙烨??”

齐琳微微皱眉??看着步瑶眼中的愤怒??原來一切都是龙烨一人单相思??不过之前看到的步瑶眼中的情义是假的吗??不对啊??那明明是喜欢的啊

见齐琳不回答??步瑶以为齐琳是找借口搪塞过去??更是气愤??但是碍于身份??步瑶只是气愤的站起??指着齐琳道“哼??别以为用王妃的身份就能困住我??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踩在脚下??让你哭着求我??”

“步瑶??这件事情我什么都沒有做??倒是你??有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心吗??”齐琳不甘示弱的反驳道“还有??你凭什么觉得我说的话皇上就会听??反正在你心里就已经认定是我??我也多说无益??你要这么认为??那就请自便??”

步瑶指着齐琳??气得有些发抖??却不知道怎么反驳??只好拂袖而去

因为步瑶的 到來??齐琳也十分不爽??郁闷之中换上平日里常穿的男装??走到后院??屏退了所有的人??打算翻墙出去透透气??反正最近凤长卿也沒有特别的命令不让出去

只是男装不好光明正大的走出去

“小主??你小心点??别摔了??”绿竹在一旁担心的看着齐琳??还好她留了个心??回來看看??沒想到正看见齐琳在翻墙??可是也不能怎么样??只能在一旁干着急“哎哎哎??小主??左边左边??别摔了啊??”

齐琳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好不容易爬到了墙上面??擦擦汗水??怎么看绿竹比她还累??额头上的汗水已经浸湿了刘海

挥挥手道“哎哟??别担心了??这种事情???难不倒我的??”

本來想说以前在竹闲居的时候经常做??但是还是改了口“绿竹??你回屋待着??我出去透透气就回來??你不要跟來??帮我准备晚饭??我会回來的??还有??千万别让人知道这件事??”

“可是?????”

“别可是了??你不在的话??被人就会以为我不在??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齐琳不耐烦的挥挥手??转身继续翻墙??却看见不远处一个白色的身影快速的飞走

齐琳脑袋顿时嗡的一声??那家伙不就是那个阿飘吗??对了??阿飘就是齐琳给那个男人的别称??因为他总是神出鬼沒??飞來飞去的

快速的转了转脑袋??记住阿飘的方向??决定追上去??可是一激动便忘了自己是在墙上??重心一倒???

“小主??”绿竹压低身子尖叫一声??听到隔壁传來的重物落地的声音??绿竹担心的 说道“沒事吧??”

过了一会儿??从墙的另一边传來吃痛的一声“沒事??一点都不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