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其实他就是一个可怜的娃

“哈哈哈??哈哈??所以说你白痴啊??”齐琳指着凤长卿肆无忌惮的笑起來??但是看着凤长卿煞黑的脸??齐琳还是收敛了一下??努力的抑制住心中的笑意??正色道“这也是你可爱的地方啊??”

呃???完全不懂齐琳在说什么??豆大的汗粒滑下??却沒有生气的感觉??另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底发出??说不出也道不明

“所以说啊??女人就是麻烦??所以才最讨厌”不知道说什么??凤长卿便随便扯了一句??但是视线却沒有离开齐琳

齐琳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学着夫子的模样转着头道“古人云??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可是??女人若是麻烦??那男人岂不是招惹麻烦吗??说起來??男人啊??还是白痴??”

“你??哼??强词夺理??”凤长卿瞪着齐琳却找不到反驳的话??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但是他的这幅模样在齐琳看來滑稽极了??忍住笑意??拍拍凤长卿的肩膀??说道“唉??其实我们谁也别说谁??你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我是从草根里面蹦出來的??咱的世界观不一样??也是情有可原??比起那些富二代官二代??你还算是可以的了??”

“世界观??”凤长卿不解的看着齐琳“官二代??富二代??是什么??”

齐琳一愣??不好了??一兴奋就什么都说出來了??这下子该怎么解释呢??脑袋迅速的转了一圈??犹豫着说道“世界观呢??就是对事物的看法??反正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嘛??对不对??官二代顾名思义??就是官家出生??富二代就是老爹这一辈是个有钱人??吃现成的白食??懂??”

自以为这是最简单的解释了??但是看着凤长卿一脸平静??齐琳以为凤长卿什么都沒有听懂??也想着懒得解释??静静的等着凤长卿恢复

其实安静并不是凤长卿刻意??但是从刚才看齐琳说话來看??他才发现齐琳很有意思??更重要的是??在齐琳的面前??他似乎不是皇帝??只是一个普通的白凤凰??而齐琳也不像其他人一样??拍马屁??就连为自己辩解都懒得去

这样的女子??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就在齐琳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被凤长卿抓住手??齐琳噔的一下睁大眼睛??正视着凤长卿??傻笑道“现在发火??这反应是不是太???慢了点??”

“我封你做皇后??”

凤长卿冷不防的一句话让齐琳愣在原地??正想问为什么的时候凤长卿却开口了

“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抓住齐琳的手慢慢加大力气??凤长卿继续说道“不管你用什么样的办法??都要让太后走出长乐宫??”

太后??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榆木沒有提起过??紫胤沒有??谁都沒有??但是今天却听到凤长卿亲口说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从凤长卿的眸中??齐琳看到了一种叫做渴望的东西??这种东西迫使她点头答应了

见齐琳点头??凤长卿松一口气的一笑??却被齐琳看傻了眼??她见过凤长卿笑??但是那种笑意并沒有到达眸中??可是现在的这个笑容??就像是小孩子一样??纯真

凤长卿找了个舒服的方式靠在齐琳的腿上??抬眸刚好透过窗户直视星空??思绪也似乎透过这无尽的星空回到某个时候

“那是朕还沒有登基之前??”

齐琳心里一惊??这是要说故事的前奏??但是看着凤长卿平静的双眸??她也看到了属于寂寞的光芒??于是静静的听着

“朕和另一个皇子同时被母妃生下來??那时候宫中已经有十多位皇子和公主??但是最为聪明的还是紫胤??现在的安邦王??但是紫胤一直作为兄长保护着我们??虽然不是同一个母妃所生??却也十分和睦??”说到这里??凤长卿就像陷入了当时的幸福中一般??嘴角微微上扬

“虽然皇子众多??但是最为出众的还是我们四个??善于用人??精通兵法的紫胤??足智多谋??几乎沒有缺点的白千烨??也就是我的同胞兄长??还有聪明机智的龙烨??我们四个是父皇最为宠爱的皇子??”

听到白千烨这个人??齐琳心中泛起一丝依莲??很快便消失了??继续听着凤长卿的诉说

“虽然我与白千烨同母而出??可是论才智??武功??谋略??他都在我们之上??甚至超过了我们的父王??而我??注定生活在他的阴影中??”说到这里的时候??凤长卿的眸中发出十分复杂的光芒??是嫉妒不甘??同时还有一点敬佩??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他顺理成章的成了太子??这一切似乎沒有什么不妥??紫胤也沒有拒绝??倒是一脸赞同??龙烨本就沒有当太子的打算??就算其他人不服??却也不敢说??”

“不过为什么现在是皇上的是朕不是他??你一定像这样问吧??”凤长卿冷冷的看着齐琳??说道“因为朕杀了他??不对??是让他生不如死??朕废了他一生最骄傲的武功??挑断了他的手脚筋??让他成为一个废人??将他的自尊踩在地上??夺走他最爱的女人??在他的面前要了他最爱的女人??然后杀了他最爱的女人??”

“看到他眼中那种痛苦和愤怒??朕真的很开心??真是太开心了??一直被踩在脚下然后翻身的感觉原來就是那样畅快??然后朕赐了他毒酒??不是立刻就死的毒酒??而是让他的五脏六腑慢慢的烂掉那种??随后朕还赐了他杖刑??然后丢出宫外??赶出皇室??”

“然后我当上了皇上??可是??我的母妃??却在我登基的那天??发出懿旨??一辈子都不会走出长乐宫??也不允许朕前去探望??”

“我知道她恨我??毕竟白千烨才是她最心疼的皇儿??我什么都不是??”

“谁叫他们都唾弃我的??明明都是一个母妃生的孩子??明明都是同样的才能??为什么最好的永远都是给他??给就给了??为什么还要那样说我??当我听到母妃和父皇为了让白千烨顺利当上皇帝而选择牺牲我的时候??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

“当白千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得意的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然后践踏我的自尊的时候??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

“同样是兄弟??当所有的人都靠拢他??冷落我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痛吗??”

“同样是犯了错误??白千烨却可以什么事都沒有??我却要遭受杖刑然后关在黑屋子里??你知道我有多痛吗??”

“当父皇病重的时候??需要亲子的血做药引??第一个站出來的是我??可是为什么喝着我的血??父皇还是说着感激白千烨的话??甚至将白虎山赐给了他??许他一世快活逍遥??”

“所以??朕要毁了他??朕可是给过他机会的??只要他像一条狗一样??求朕放了他??朕就会给他一条生路??可是??沒想到他的骨头那么硬??至始至终都沒有吭过一声??”

“你知道他是怎么落到朕的手中的吗??就是他太过聪明??所以才会小看身边的人??别忘了??我们可是同一个母妃所生??我自然不比他差??只不过是我被否定了而已??”

“我利用我的母妃??送了他一碗散功粉??趁他中毒的时候??夺走他的一切??不是许他一世逍遥快活吗??所以朕封了他逍遥王??让他在痛苦中逍遥??”

“我说过??我不比他差??”

“可是??从那一天开始??母妃便再也沒有走出长乐宫过??”

“三月前??长乐宫传來消息??母妃病重??命不久矣??”

“呵呵??现在??我只想让她走出來??亲眼看看这个凤凰国??朕已经让它脱胎换骨??强大到这样的地步??这一切都是当初她瞧不起的朕一手做到的??”

“看看朕不是个窝囊废??”

说到这里??凤长卿的眼中完全被愤怒代替??额头上布满了细细的汗水??齐琳细心的帮他擦去

原來??这就是凤长卿

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而走错路的孩子??可是??这些事情不就是经常发生的吗??哪个帝王的手上不是鲜血淋淋

可是??他是痛苦的吧??不然??说这些的时候??为什么会发抖

轻轻地覆上凤长卿握紧的手??此时齐琳的脑海中浮现出另一个人??那就是凤长卿口中的白千烨

他到底是怎样的人??能够让凤长卿恨到这种地步??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落到了这种下场

还有??他死了吗

正在齐琳沉思的时候??手忽然被抓住??低头却发现凤长卿冷冷的盯着自己??齐琳心中一紧

“你好像听到了不该听的话??”冷冷的话语从口中说出??仿佛要将这里的空气冻住“你说??朕应该让你死吗??”

果然是这样??齐琳不紧不慢的说道“说出來之后??是不是舒服多了??”

毕竟忍了这么多年??要是她??早就疯了

凤长卿微微一愣??伸手抚上齐琳的脸颊??说道“三个月后是太后的生辰??朕会在那一天封后??你在三个月之内??要让太后走出长乐宫??否则??三个月后??朕会让你重复白千烨的下场??”

“我尽力而为??”平静的点头??忽然下颚被凤长卿用力的捏住??就想要捏碎一般

“敢说出去??朕会让你后悔你活着??”

齐琳只是笑笑??等到凤长卿松开手后??齐琳揉揉脸??开口道“帝王有帝王的无奈??我今晚只接到一个任务??那就是让太后走出长乐宫??”

凤长卿得意的扬起嘴角??笑道“聪明??说不定??朕会喜欢你”

“那么皇上还是不要喜欢我的好??因为我发过誓??绝对不会和帝王有爱情??”齐琳淡淡的说道“感情的事??强迫不來??杀了我??我也还是这样??”

房间里的空气瞬间凝固??温度降为最低点??只剩下烛火发出尴尬的嗤嗤声

“哈哈哈??哈哈??”凤长卿忽然大笑起來??起身离开齐琳??说道“生命曾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沒有爱情??想要自由??就要先保命??”

看着齐琳??继续道“朕记住了??放心??至少在三个月内??朕会保住你的小命??”

说完便从窗户飞了出去

齐琳傻傻的看着方才凤长卿站的地方??下一秒整个人全部瘫软在地上??抬手抚上额头??汗水啊??吓她一跳

还以为会死掉

“小姐??”绿竹抬着一盆水站在门外小声的喊着

齐琳这才想到绿竹应该是去打热水了??想來定是被凤长卿点了穴道??挥手道“下去吧??我已经洗好了??睡下了??明日再來收拾??”

绿竹应了一声便退下了??齐琳这才走到床上去

一个人格分裂者的养成??必然有一段离谱的狗血经历

凤长卿??高高在上的帝王??其实只是一个想要得到别人认可的孤单的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