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王爷重口味

“皇上有旨,致钦选玉女步瑶,柔嘉淑顺,风姿雅悦,端庄淑容,克令克柔,今特赐婚于皇室,无忧王爷龙烨,皇恩浩荡,为念在心,钦此。”红衣太监细声细语的喧完圣旨,居高临下的看着步瑶,继续道“恭喜步瑶姑娘,飞上枝头变凤凰,快谢恩吧。”

步瑶冷冷一笑,冷冷的抬眸,看着满是不屑的公公,双手举过头顶,轻声道“民女步瑶谢主隆恩。”

太监鄙夷一笑,这样的女子在皇室中要多少有多少,但是从他的经验來看,长不了。

将圣旨放到步瑶的手中,拍了拍衣袖,继续道“步瑶姑娘好福气,以后就是无忧王妃了,你要知道,当今的无忧王是皇上最疼惜的皇弟,七年前皇上登基,便许诺王爷一世无忧。封地玄凌,那可是凤凰国的一块风水宝地,王爷还???。”

“公公。”步瑶微微扬眉,上下打量着太监,福了福身子道“不知公公贵姓?”

太监微微扬起嘴角,说道“奴才惶恐,承蒙皇上厚爱,奴才正是皇上身前伺候的总管姜远程。”

说话间他已经作势对天感谢皇上不下三次了,看得步瑶觉得手臂酸痛,得体的一笑,拿起圣旨递给身边的巧儿。

“那真是有劳姜公公了。”这一次步瑶一点也沒行李,看着姜远程等着要银子的样子,她也沒有有所行动,从自己的头上拔下一支凤囚凰,她记得她不过是在龙烨的面前说了一下凤囚凰的经典,沒想到龙烨竟然找到凤凰国最好的工匠打造了它,虽然和传说中的有所偏差,但是还算是不错的。

打量凤囚凰的时候步瑶时刻观察着姜远程的反应,他那双眼珠子在眼眶里随着凤囚凰晃动,几乎快要掉出來,得意的扬起嘴角,将凤囚凰放到姜远程的手中,微笑道“姜公公既是皇上眼前的红人,自然是身份尊贵,虽然我只是一个王妃,但是还望姜公公多加关照。”

得到价值连城的凤囚凰,拿到手中,仔细的打量着,模样倒是从來沒有见过,但是却能从某种程度上触动人心,看着看着就移不开视线了。

“王妃是识得大体的人,难怪王爷特意向皇上请旨。”将凤囚凰收好,笑眯眯道“奴才这就回去复命,王妃好生休息。”

“有劳姜公公了。”目送姜远程离开,步瑶眼中浮现出一丝鄙夷,冷冷扬起嘴角,对着巧儿说道“巧儿,待会儿告诉王爷,我心情沉闷,茶不思饭不想。”

巧儿一愣,不解的看着步瑶,忽然想到方才的凤囚凰,会意的一笑“奴婢知道了。”

回到房里,看着满屋子的彩礼,倒是一样都不少,金碧辉煌,就差将这里用金子装饰了,金屋藏娇,改天说说这个典故,看看他能不能造出一个金屋把她藏起來。

不过,一边是被满屋子的彩礼花了眼的步瑶,另一边是装睡装得腰酸背痛的齐琳。

当时不过是一时大胆赌一把,从上面跳下來,虽然受了点惊吓,是昏昏欲睡了一下,但是她也沒想到会睡这么久啊,而且该死的是,凤长卿一直坐在她的床边,寸步不离,她这都已经睡了一个白天了,马上就黄昏了,她的肚子都已经开始咕咕叫了。

“皇上,奴才已经完成圣恩,步瑶姑娘接旨谢恩了。”姜远程恭敬的弯着身子,小心翼翼的看着凤长卿的鞋尖。

凤长卿玩弄着一缕头发,另一只手转动着一把明黄色的扇子,眸中满是笑意,时不时的放在齐琳的身上。

挥挥手屏退了所有的人,凤长卿也不离开。

该死的,她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救命啊。更糟糕的是她想上厕所啊。

憋了一天了,不行了,装不下去了。

学着电视上的人呜咽了一声,皱皱眉头,动动手指,然后缓缓睁开眼睛,假装说了一句“我在哪儿?”

“在你的别院。”凤长卿嗖的一下打开扇子,转向齐琳,眯起双眸说道“你不认识吗?”

微微一愣,齐琳脸色微微一变,故作诧异的翻身下床,规规矩矩的跪下“民女不知皇上在此,多有得罪,还请皇上恕罪。”

凤长卿微微眯起双眸,长手一伸便抓住齐琳清瘦的手臂,剑眉微皱道“你在发抖?你在害怕朕?”

“不是。”齐琳赶紧否定,忽然觉得自己用词不当,赶紧低了头,只有她知道自己发抖全是给憋的,缓缓口吻,继续说道“回皇上,民女只是穿得单薄,难免有些发冷。”

发冷?看着齐琳身着单薄的衣服,抬手让她起來,开口道“你口口声声民女,那你可知道,今天早上,你是第一个到达朕的面前,朕可是许诺,第一个到达者,是皇后。”

皇后?早就听过凤长卿登基七年,沒有立后,简直就是在效仿秦始皇,不过忽然听到皇后这个词,还是被吓了一跳。

“民女???。”

“诶,你是不是应该换一个自称了?”打断齐琳,却也抓住了齐琳眸中诧异的光芒,心中微微不爽,继续道“你这是要抗旨吗?”

齐琳低头磕了一个头,强壮镇定的说道“回皇上,民女出自醉花楼,门第出生不及几位玉女,才疏学浅,更是担当不起皇后尊名,更何况???。”

见齐琳不语,凤长卿问道“更何况什么?”

“我说了,你可不可以???。”无辜的看着凤长卿,眨眨眼,干笑两声。

“好,朕恕你无罪。”

得到特赦令,齐琳这才放宽了心,却也不敢造次,说道“回皇上,民女斗胆,根据现在门前门后平静无声,民女推测,皇上还沒有下旨封后,所以民女并沒有抗旨。”

说完,齐琳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凤长卿,见他剑眉微皱,额头上不满细细的汗水,真不知道这么冷的天他是怎么流出汗水的。

等了半天,凤长卿还是什么都沒说,可是她超级想上厕所,已经快到极限了,这样忍着头上也布满了细细的汗水。

就在齐琳以为凤长卿睡着了的时候,凤长卿忽然站起來,扬长而去。

呼~

终于走了,虽然走的不声不响,齐琳再也忍不住起身拿了件外衣急急忙忙的披上冲出门外。

可是,当她冲出门外的时候,才看见整整齐齐的站在庭院中的太监宫女,紫胤龙烨也恭恭敬敬的站着,在他们的身后是所有的玉女人选,而凤长卿身着玄色长袍,正摇着扇子看着她。

眼珠子转了一圈,踱步走过去,正要弯腰跪下却被凤长卿拦住。

“你不是说朕沒有下旨吗?”凤长卿抬手,姜远程便恭恭敬敬的拿出一道圣旨,其他的宫女便笔墨伺候,“朕这就下旨。”

齐琳诧异的看着凤长卿,刚想张口阻止,却被紫胤一个眼神阻止。她也只好闭嘴随机应变。

凤长卿大笔挥舞几下,拿出玺印爽快的盖上几个章,开口道“皇兄,劳烦你宣读一下圣旨。”

紫胤一愣,随即接过圣旨,恭敬的展开,看到上面的内容的时候,稍微一愣,却很好的掩饰过去了,走向前,严声道“众玉女听旨。”

所有的人纷纷跪下,等着心知肚明的结果。

“朕恭奉皇太后慈谕。 自古帝王、慎简淑德 备秩宫闱、以襄内政。 历稽往制、典礼攸隆。 相女肖氏, 温惠端良。 壸仪懋著。 今进封为皇后。进杜若欢为萧妃,白鹭为庄妃,君紫为惠妃,玉女红雪,封为良人。择日册命。钦此。”

听完这样的圣旨,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原以为被封为皇后的会是齐琳,为此大家都不得不看了看齐琳。

虽然也稍微有些诧异,齐琳还是比较满意这样的结果,毕竟树大招风。

“谢主隆恩。”

凤长卿走到齐琳面前,用扇子抬起齐琳的下颚,强迫她看着自己,注意到齐琳眸中的隐忍,凤长卿一脸鄙夷,冷笑道“怎么?对朕的安排不满意?”

“民???。”见凤长卿微微皱眉,齐琳赶紧换了个称呼“臣妾不敢妄自菲薄。谢主隆恩。”

可是,凤长卿却忽然不爽了,不是齐琳的话,而是齐琳眼中沒了那一股隐忍,只是不在乎。冷哼一声,什么也不说就离开。

等到所有的人都离开了,齐琳这才抬起头,只见紫胤一人静静的站在面前,齐琳再也忍不住起身冲向厕所。

“这样的结果,是你自己求來的?”紫胤玩弄着旁边的树枝,忽然看见缠绕着树枝的蔷薇藤蔓,枯枝那边正是一个小小的花苞,抬头看了看暮色的天空,空气已经沒有那么冰冷了,沒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

齐琳解决好生理需求,齐琳走出茅厕,踱步走到溪边洗洗手,顺便掏出手帕擦擦脸,终于觉得一身轻松,差点就被憋死了,不过解决好了,肚子就饿了。

伸伸懒腰,忽然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回头一看,正是紫胤,此时他正一脸笑意的盯着自己,但是全身却散发着冰冷的杀气,吓得齐琳赶紧收了笑脸。

紫胤一步一步的走近齐琳,齐琳也一步一步的后退,当齐琳退到小溪的边缘,脚下的泥土一松,她重心不稳一下子向溪中倒去。

还好紫胤眼疾手快,长手一伸搂住齐琳的柳腰往怀里一带,一个转身來到安全的地方,却沒有急着放开齐琳,而是低头凑近齐琳的颈间,深深的吸一口气,除了发间散发出來的玫瑰精油,并沒有闻到那人口中说的那种奇特的香味。

“紫胤,你这是干什么?”被紫胤的呼吸弄得痒痒的,齐琳侧了侧头,轻声道“现在是不是应该放开我了。”

紫胤抬头,看着齐琳平静的双眸,在他的心中,齐琳总是一副很理智的样子,就算这样被搂在男人的怀里也不会拒绝或者其他的,不过,从别人的口中说出來的,似乎是另一个齐琳,为什么呢?他也想看看齐琳的另一面。

“我说??唔。”

齐琳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沒了意识,唇上的那片柔软不像那谁的温柔,倒像是有点尝试性的接触,最后当湿湿的软舌准备撬开自己的贝齿的时候,齐琳忽然想到了那个男人。

“唔”猛的推开紫胤,擦去嘴角的血渍,瞪着一旁带着笑意的紫胤,沒想到那一抹淡淡的殷红竟然让他增加了几分邪魅,从这个光线和这个角度看,总觉得他和那个男人眉眼有些相似。

“哼,还挺烈性的啊。”随意的舔舔嘴角的血渍,一股若有若无的香甜味缠绕在舌尖,蔓延在口中,原來是真的,微微扬起嘴角,看着齐琳,这样的眼神是羞愤?似乎更多的是委屈。道“本王亲你一下,你就觉得委屈?”

听见这句话,齐琳便抬起手狠狠的擦去嘴唇上残留的紫胤的味道,咬唇道“王爷你身份高贵,含着金汤匙生活,自然重口味,齐琳承受不起。”

重口味?紫胤唯一想得到的就是他有口臭。

狠狠的白了一眼齐琳,甩甩袖子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