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猎妖女

“果真有此事?”菊花遍野的花园中,宽敞的亭子内,身穿玄色衣袍的男子靠在桌案边,狭长的眼睛闪烁着玩味的戾气,令他看起来有几分懒散,可尽管这样,他的面貌却是出乎人意料的俊秀。冰@火!中文不是所有小说网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151+看书网你就知道了。

男子侧躺在桌案旁,身旁被各种颜色的菊花铺满,一个身穿桃色纱衣的女子坐在菊花丛中,粉嫩娇柔的手指轻轻的剥去紫色葡萄的外衣,露出晶莹剔透的绿色果肉。

等到果肉尽出,再全数放进男子的口中,此时男子会借机在女子的指尖小小的咬上一口,女子再娇羞的低下头,眼中竟是备受宠爱的幸福,于是再继续剥下一颗。

另一名青衣女子嘴角含笑,一头青丝散散披在双肩上,略显柔美,一朵碧色菊花插于发间,十分美艳。青衣女子坐于一把素琴前,修长的手指正拨动着琴弦,手到之处必定响起美妙旋律。

秦潇对于这样的场景已经见怪不怪,依旧低着头抱拳禀告要事。他知道,他们的皇上,表面上荒淫无道,沉迷美色,可是只有他知道,这个皇上的手段才智有多高明。

“白虎山出现妖女??还真是新鲜。”男子咽下果肉,顺手拉过女子的手,轻轻地落下一吻,趁女子娇羞之际稍一用力,女子便软软的倒在怀里,伸手划过女子光滑娇嫩的脸颊,取过一只白色菊花,轻轻的插于女子耳鬓,正好衬托出女子粉色的脸颊,男子很是满意,眼露笑意。这才将视线转移到秦潇身上,开口道“秦将军,你说说自从朕登机以来,这样的事情出现过多少次了?”

“回皇上,凤凰一年,便有天降煞星之说,凤凰三年,便有玄女降世,凤凰四年,繁星陨落,凤凰六年,桃花雪天开,加上民间造谣者,大大小小一共过百。”秦潇知道皇上不相信,但是说出这些的时候任然面不改色。他宁愿相信这一次是真的,所以宁愿冒死启奏。

看着秦潇大义凛然的样子,男子倒是有两分相信了。秦潇在他还未登机之时已是他的贴身侍卫,现在虽然是护国将军,却也是他的心腹,秦潇不会骗他。

男子起身,手中拿着一朵血色菊花,一步一步接近秦潇,开口道“秦潇。”

不是将军,而是秦潇。

“臣在。”

“你称呼我为什么?”

“皇上”

“什么?”

“皇???。”秦潇顿了顿,随即放缓了口气,道“长卿。”

长卿,凤长卿,是眼前这个凤凰国的皇上之名,普天之下,能够直呼其名的也就只有他秦潇,和远征在外的安邦王,紫胤。

凤长卿居高临下的看着秦潇,秦潇在军中颇得人心,他身边的御林军都是秦潇亲手**出来的。对属下训练严格,同时又是对他们关怀备至,冷面无私之下是同情泛滥。却又对他背叛者心狠手辣。这次的失败算是他秦潇这辈子唯一的败笔,失去视如兄弟的属下的痛心和失败的不甘,他怎会看不出。

但是竟敢用这种烂借口来启奏,只是想要扫平白虎山为属下报仇,抹去那污点,就可以拿这些还哄骗他了?

亭子里的气氛瞬间冷却,就算阳光普照,竟然让人不寒而栗。只剩一首欢快的曲子在空中尴尬飘扬。

“十天,给朕把那个妖女带过来,否则,休怪朕无情。”极为不满的说出这句话,手中的菊花早已捏碎。如同鲜血的花汁顺着指缝滑下,显得十分刺眼。松开手,残破的菊花无力的落在地上,映入秦潇的眼帘。

不再去理会秦潇,凤长卿抬步离开,留下亭中两位妃子和秦潇。

“谢皇上。”秦潇感激的谢恩,起身看着凤长卿的背影,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抓到林中的妖女,否则什么惩罚都愿意。

当日午后,秦潇便命人在凤凰城中四处张贴告示,告示的内容全都一样。

招揽全国有胆识猎户,入白虎山,猎妖女。参与者,赏白银十两,凡是有妖女消息者,经查实,赏白银五十两,猎得妖女者,赏黄金百两,宅院一所,良田十亩。免交三年赋税

秦潇没有带着部队亲自上阵,而是利用这种方法,先让人进去探个虚实。他知道皇上目前是不会相信这个传闻的,所以只给他十天时间,却不给他下达围剿指令,便是让他寻找证据,让皇上本人相信,否则一切都是虚无。

此时,白虎山阳光普照,鸟声不断,一片祥和。齐琳懒懒的坐在树枝上,手中拿着采摘的果子,虽然奇酸无比,齐琳却不放弃,硬要吃完才肯罢休。

她并不知道外面已经因为她天翻地覆。三个时辰之内,已有五十多名猎户慕名而来,都要拿到那诱人的奖赏。就算没有成功猎的妖女,也能得到十两银子,猎几匹狼回去,也能卖个好价钱。

一天之内聚集的猎人已有百来名,全都聚集在凤来客栈,饮酒畅谈自己的打猎经历。秦潇冷眼看着楼下粗枝大叶的猎人,手中的酒杯空了又满上,他已经不记得喝了多少酒了。

天边已经出现点点星辰,齐琳在自己的洞穴中升起一堆火,用她找到的打火石,和在林中搜集的松脂。火光温暖的映射在脸上,小白体贴的躺在齐琳的身后给她做软床,其余的狼因惧怕火光而全部在外,齐琳拿着小石头在地上不停的写着自己都看不懂的句子。

齐琳将石子往后一丢,随即倒在小白毛茸茸的肚子上,小白的尾巴便搭在她的身上,此时的齐琳看上去就像是陷在毛茸茸的大床里。伸手在小白的耳朵那里轻轻地捏着,透过洞口看着外面的星辰。回想曾经的一切一切,只是在这个时候,齐琳都会自嘲,曾经那些自己都厌恶的生活,现如今,却成了自己唯一可以回忆的东西。

“小白,我们在很久之前见过面么?”齐琳回想自己来到这里的那场意外,她很确定自己没有看花眼,小白确实存在的。

小白不解的看着齐琳,见她眼中闪烁着温暖的光亮,侧头伸出柔软的大舌头,在齐琳的脸上舔了一下。齐琳木讷的擦着小白的口水,顺手在小白的脖子上挠了几下,她真的是寂寞了?竟然跟小白说人话。

“嗷呜?”小白疑惑的看着齐琳,以为自己的举动不够亲密,于是再次伸出粉色的大舌头,不停的在齐琳的脸上舔着。

“好了啦,小白。”齐琳避开软软的大舌头,刚刚风干的头发现在又湿嗒嗒的了,但是小白并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倒是越玩越开心了。

齐琳伸手抱住小白的头,不再让它接近自己,然后伸手在小白的腋窝处挠上几把,小白就眯着眼睛,四脚朝天的胡乱摆动着尾巴,弄得地上的灰尘四处飞舞。最后齐琳和小白感觉鼻子内一阵奇痒,纷纷伸出爪子揉着鼻子,但是还是抑制不住这股冲动,人和狼朝着同一边,张大嘴巴。

“啊楸”

打完喷嚏之后,齐琳和小白互相对视一眼。

“扑哧???哈哈哈”齐琳先裂开嘴笑起来,手不停的在小白的鼻子上拍,弄得小白一阵一阵的打喷嚏。

笑够了,齐琳看着正在用爪子挠鼻子的小白,心里一暖,她与小白非亲非故,小白却几次三番的舍命救她,还日夜陪伴左右,为她驱虫赶蛇,还为她跑腿。现在,除了小白可以依靠,她还能依靠谁呢?

这样想着,齐琳一下子扑过去抱住小白的脖子,将脸埋在小白的脸上,这次换做齐琳来蹭小白了。被齐琳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小白竖起耳朵,随即温柔的眯起双眼,侧身躺下,让齐琳躺在他的怀里,头依着头。

这个晚上,齐琳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条俎上之鱼,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没有用,但是奇怪的是,她依然身在水中。

破晓时分,路上却被火把照的通亮,弯弯曲曲像是一条正在前行的火龙。最后停在白虎山山脚。

四周的温度都被烤的火热热的,正如这些慕名而来的猎人,早就想要扫一下白虎山了,这次可是逮着机会了。回去也可以威风威风几下。

“各位好汉。”一个大胡子的男人拿着火把走到最前面,敞开响亮粗犷的嗓门喊道“今天我们聚在这里,目的只为了一个,那就是猎妖女,所以我希望,我们大家能够同心协力,你们说好不好?”

白虎山苍狼凶猛谁都知晓,这个时候虽说是个人利益,却也必须合作,所以大家纷纷响应。

“在下梁虎,是这山下的猎人,虽不曾走遍这座山,却也深入很多次,对此梁某比较熟悉山中的情况,请各位好汉听梁某一言。”梁虎将火把拿给旁边的一人,继续道“这座山的狼啊,其实是有势力范围的,东南西北各一群,但是东边那群狼自从半年前开始,势力似乎变小了,而我们要注意的是北方的狼群,但是北边藤条比较多,身手矫健的人可以通过藤条荡过去,西边和南边的狼群我们可以通过山林中的另一条路避开,但是那里是沼泽地,毒蛇和其他的野兽比较多,就要靠经验了。”

听着梁虎说的头头是道,大家也都对他敬仰三分,梁虎看着大家信任的目光,微微一笑,继续道“我们兵分死路,一定可以找到妖女并且将她抓出。”

这个方法行得通,节约时间,但是,这利益怎么算?

“哼,说得轻巧,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不是支开我们,自己去猎妖女?再说了,每个人都出动,要真猎来妖女,这赏金怎么算?”其中一个人说出自己心中的疑虑,同时也激起了大家心中的疑问,纷纷将怀疑的目光投向梁虎。

“这位兄台说的也不无道理。”梁虎没有否定说话人的观点,倒是一脸笑容,倒是不在乎的模样“赞同梁某的就跟着梁某,赏金大家平分,不赞同的,随意。”

秦潇微微皱眉,看着梁虎胸有成竹的样子,他倒是产生了几分好奇,难道说这个梁虎知道什么?

得到梁虎的决定,反对的人也愣住了,竟然连反驳都不。但是话一说出,怎能反悔?所以还是站出来了。秦潇扮作猎户中的一员,走到梁虎的那边。

兵分两路,一道梁虎,一道各自竞争。秦潇最后还是跟在了梁虎的身边。

当第一缕阳光洒满大地,给白虎山添上一层金边。齐琳缓缓的睁开眼金,小白已经不再洞穴中,想必是去掠食了。伸伸懒腰,走到洞外,看着天空厚厚的云层,齐琳知道快下雨了。

“嗷呜~~”狼群开始来回的走动,发出不安的嚎叫。

齐琳抓过一匹狼,揉揉它的颈毛,以示安慰,想必是暴风雨的前兆吧。

“扑哧。”

林中不停的有鸟儿飞出,齐琳起身看着那些鸟儿,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这不像是暴风雨,而是比暴风雨更可怕的。

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