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亲身教授

被带着飞了那么久,终于停下來了。

男子解开齐琳的穴道,便随意的坐下。

发现自己可以自由活动,齐琳第一想法就是活动一下脚,可是才刚刚动了一下,脚下一滑,她便倾斜着倒了下去。

可是她一点都不担心,为什么?因为这是电视上都会演的。

可是!

“咚”

当齐琳重重的摔下去,而且身体还沒有停下來,便呈三百六十度的滚着,当最后一圈落了空,受到重力的牵引,齐琳的身体在黑暗中往下掉。

“啊”

情不自禁的尖叫一声,该死的,怎么和电视上不一样?

不过还是在千钧一发之际被人拉住了手腕,只可惜,手腕上的生疼加上刚才的摔跤她一点都不好受。

一把扯掉眼睛上的丝巾,抬眸正对上男子冰冷的目光,虽然夜幕降临,但是还是能依稀看清男子的俊脸,尤其是那双在黑暗中依然散发着冰冷的眸子。

男子一用力便将齐琳拉了上去,为了防止齐琳再次摔跤,他索性搂住齐琳的腰,那股属于齐琳特有的甜美的味道便随之而來,微微皱眉,不再去看齐琳。

这是第一次这么看着他,齐琳竟然有些紧张,男子的侧脸在灰色的天空下显得无比干净,不过齐琳竟然能在那高挺的鼻梁上找到一些细汗,难道是自己太重?毕竟飞了那么久。

继续打量着男子,虽然有着比自己还长的青丝,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发质竟然比她的还要好,而且也沒有男生特有的古铜色的皮肤,而是女生看了都会嫉妒的白皙的肌肤,好想捏捏看。

“你要是继续这样看下去,说不定还会掉下去的。”注意到齐琳的目光,男子回头,微微一笑。

呃??本來想收回目光的,可是当看见男子干净而俊美的脸庞,齐琳忽然移不开视线了。

这是怎样的男子?怎样的美?

高挑的剑眉下面是一双深邃的黑瞳,额前的刘海被风吹得一下一下的上下浮动,几缕青丝时不时的滑过干净的脸庞,性感的薄唇上的浅浅笑意和眸中那股冰冷完全不协调,却也能让齐琳收不回视线。

感觉???好像是榆木的干净和凤长卿的妖媚的结合体,这简直就是一个纠结体。

看得如此出神还是第一次,就连腰间的那只手离开她也不曾发现,最后当身体往外倾斜,寒风自下而上的灌入身体,齐琳才看到了脚下望不到底的漆黑。

就在她快要离地的时候,男子抓住了她的手,齐琳的上半身向外倒,脚却还在里面,这样她和男子便组成了一个三角形,姿势极为诡异。

头发被风吹得到处飞,齐琳巴不得找一个帽子,至少不要这么狼狈。

“我说的对吧,要是继续看我,说不定会掉下去。”男子微微一笑,捕捉到齐琳眼里的羞涩,看了看下面,继续说道“这里是百花楼的最高处,也是醉花楼最高的地方,若是摔下去,说不定面目全非。”

什么?!齐琳诧异的看了看下面,果然,醉花楼的繁华透过明亮的烛火尽收眼底,同时还能看到外面世界的热闹。

“要我放手吗?”

“不要!!!”想都沒想就回答,齐琳的目光坚定,完全沒有方才的羞涩。“拉我回去。我还不想死”

本以为男子会借机调侃她,可是男子不仅沒有,而是乖乖的将她拉回去。

回到安全的位置,齐琳不放心的往最里面小心的走了几步,抱住百花阁高高扬起的一角,这才稍微放心了点。

“你带我來这里做什么?”让自己不再受美色的吸引,齐琳就沒了一丝犹豫,看着站在边缘的男子,齐琳总有一个错觉,那便是风要是稍微大一点,他会不会被吹下去?倒是后她该开心还是什么?“该不会是带我來这里看风景的吧。”

“不是说了吗?教你怎么勾引牡丹。”简单的两句话,却说得齐琳的脸刷的一下子红了,再加上齐琳此时双手紧紧的抱着屋角,样子十分滑稽,就连他也情不自禁的扬起嘴角。

齐琳微眯双眼,自上而下的打量着男子,淡淡的开口道“你是紫胤派过來的?”

男子也不避讳的点点头。

“你功夫很好?尤其是轻功?”

男子继续点点头。

“也对,能够轻而易举的來到这里,是很厉害。”至少摔下去不会死。

问清楚了全部,齐琳再也不花痴,将在眼前胡乱飞舞的长发弄到耳后,继续开口道“我明白了,既然如此,也算是同行,你过來。”

同行?看着齐琳一脸无害的样子,男子微微有些诧异,刚刚还对自己流口水的女人现在在她的脸上竟然找不到一点爱慕。

不过男子还是走了过去。

齐琳微微一笑,等男子走近后,毫无预兆的抬起脚猛的一踢。而男子似乎也沒料到这样,下体正中目标,瞬间剑眉紧皱,薄唇紧闭。

“不好意思,就算你是紫胤的人。”收回脚,看见男子脸上瞬间闪过的痛苦之色,齐琳得意的笑笑“本姑娘也沒有允许你将本姑娘一次两次的吃干抹净,然后一声不响的离开,你知不知道本姑娘多想将你碎尸万段,鞭尸挂城头,让所有的人都看清楚你这个人面兽心的混蛋,去死吧。”

话到激动处,齐琳再次抬起脚在男子的脚上猛的踩了几下,本來想伸手打的,可是碍于安全问題,齐琳还是作罢。

而男子也任由她肆意妄为,不做反抗,等到齐琳累了,气喘吁吁的看着他,他才淡淡开口道“气消了?”

“你一天不死,我一天不消。你是不是要去死啊?”齐琳毫不犹豫的反驳着,反正现在天色暗,看不到她狰狞的面孔,节操还沒有碎。

“你生气的时候,让我想起了老鸨训斥姑娘们的样子。”

男子不冷不热的一句话就像一颗炸弹,在风中让齐琳自爆。

“果然,你还是应该去死。”

等到齐琳的情绪完全平复下來,男子便悠哉的坐在齐琳的脚边,也不担心齐琳会突然一脚踢过來,因为,他很明智的点了齐琳的穴道。

“所谓男人有龙阳之好,女子中也有人有阴柔之好,牡丹便是其中一人。”

以一个怪异的姿势静静的听着男子的话,齐琳更为诧异的是这个人对牡丹的了解,不仅如此,这个人对醉花楼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很了解。

听他所说,牡丹便是传说中的受,但是因为在这里女子阴柔之好的人极少,几乎沒有人主动过,所以她慢慢的变成了攻,只是她目前只是对自己身边的丫鬟下手,不敢对别人下手。

而今天她的举动恰好打破了牡丹的规矩,让她一下子变成了受。

“呵呵,这么说來,牡丹对我的兴趣更加的大了?”不知道是福还是祸,齐琳无奈的扯扯嘴角。

男子平视着前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又似乎在单纯的看着夜景。

齐琳等得一点都不耐烦,想要踢他一脚,却发现自己不能动。只好在心里面将他踢扁。

感觉到齐琳的不耐烦,男子终于开口“一般來说,只要在醉花楼待的这么长,就应该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更何况是经历过两次人事,你怎么还这么生硬?”

呃???齐琳一愣,敢情这是在数落她白痴吗?果然,这家伙该去死!

对于齐琳无语的表情,男子只是选择无视,继续说道“要不要我教你?”

“不要。”白痴才想要。

可是齐琳才刚刚说完,男子高大的身影就已经遮住了所有的光芒,是她眼前一黑,男子快速的在她身上点两下,齐琳便觉得血液疯狂转动,身体一下子能动了,才想着舒展一下僵硬的身体,却被男子猛的搂住腰肢。

“这是第一点,一定要出其不意。”

什么?齐琳还沒有反应过來,就感觉一阵旋转,回过神來的时候她已经被男子单手悬空搂在怀中,大眼对大眼,齐琳紧紧的抓住男子健硕的手臂。

这是在做什么?!

很满意齐琳的反应,男子毫不犹豫的覆上那熟悉的唇瓣,却不忙着探进她的口中,只是浅浅的吻。

也因为地理位置的限制,以及这样的姿势,齐琳根本就沒有办法拒绝,心里想着难道又要在这里被吃干抹净了吗?男子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她的唇瓣,正在疑惑他会这么简单的放过自己,一片软软的唇再次覆上來。

这一次不比方才,男子灵活的长舌已经不知不觉的探进她的口中与她的舌尖缠绕,仿佛要夺去她口中的空气,又好像是专门给她人工呼吸一样,淡淡的茶香溢满口中,齐琳渐渐迷失了方向。

这样做是不对的,可是她却无法拒绝,好像从第一次开始,她就已经被动的接受了。

难道她的骨子里就是这么一个放荡的女子么?

约莫三分钟的热吻,让齐琳从沉迷到自嘲再到沉迷。

“这是第二点,欲擒故纵。”离开齐琳已经被吻得火热的唇瓣,温柔的说着。

方才他只是想调戏一下齐琳,沒想到只要一接触她就会变得不能控制,一开始以为齐琳身上有什么药,可是这么多次了,他什么都沒发现,唯一能够闻到的便是齐琳独特的香甜的味道,但是这种味道似乎极少人才能闻得到。

“喂,你知不知道。”脸上的温度还沒有退去,齐琳的声音却已经冰冷,紧紧的抓住男子健硕的手臂,长发在风中胡乱飞舞,齐琳知道现在这个样子一定很狼狈,可是有些话不得不说“我最讨厌的就是像你这种自以为是的男人。”

似乎沒有想到齐琳会说这种话,男子有些诧异,刚刚不是还一脸沉醉的样子吗?

“随便拉住一个女生就开始乱吻一通,**來了就吃干抹净,这是你征服女人的方法吗?”说到这里,齐琳不禁想到二十一世纪那些潜规则的人,心里一阵恶寒,眼眸中也闪过一丝鄙视“可是我告诉你,你的吻技是我见过最差的男人。”

说完这句话之后,齐琳就后悔了,她本來不想这么说來着。

“是吗?”第一次被人这样说,他当然有些不爽,扣住齐琳的后脑勺,凑近她的耳旁“那么,你來教我怎么吻才算是最好的吻吧。”

“你是白痴吗?”好想一巴掌拍死他,齐琳强忍住心中的怒火,继续道“你见过有人请教别人怎么接吻的吗?那是天生就会好不好?”

“那你刚才说我的吻技不好,难道你之前和很多人接吻过?”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种可能,他的言语中就多了一丝怒气。捏住齐琳的下颚道“既然这样,那么改天就请你不吝赐教了。”

该死的,每次和他说话都会被带进无厘头,沒头沒脑的像个笨蛋,就像现在这样,什么都还沒反应过來就已经在空中飞來飞去的了。

该死的轻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