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史上最丢脸的勾引

“小姐,你这是???。”看着一身男装的齐琳,绿竹十分疑惑。

齐琳理了理头发,好不容易才将所有的头发束好,拍了拍衣服,对着绿竹微微一笑道“怎么样?你家小姐是不是也算是一个美男子?”

通过这几天的相处,齐琳对绿竹的态度也随意了不少,而绿竹似乎也适应了齐琳这种随性的方式,两人之间的主仆关系慢慢变得缓和。

绿竹上下打量着齐琳,很好,雪白的男装让她看起來更有精神,唇红齿白,眉清目秀,若不是知道她是女的,还真的会以为这是一个俊美的男子。绿竹点点头道“是俊美一些,不过???比起榆木公子來说,稍微逊色了点。”

不加后面的话是不会死人的,齐琳无语的白了一眼绿竹,总之这是一个艰巨而伟大的任务。“那我出去了。”

很不情愿但是又毫不犹豫的推开门,面对迎面吹來的风,齐琳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哆嗦,猛的拍拍脸让自己精神一点,然后抬脚出去。

可惜,上天给她一个美好的开始,却让她忽略了衣服的长度,所以在她开始走第三步的时候,她的脚踩在了衣服上,然后华丽丽的在绿竹的面前摔了下去。

这是一个很衰的开始。

整理好了一切,终于在摔了无数次之后,齐琳慢条斯理的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干干净净的站在了牡丹园。

当看到牡丹眼里的诧异,齐琳知道自己这招有效,看了那么些百合怎么能连这一点都不知道呢?庆幸自己生活在二十一世纪那个复杂的年代,齐琳进了牡丹的里屋。

看了看一旁的巧儿,无意间瞥到巧儿脖子上的红色痕迹,齐琳下意识的拉了拉自己的衣领,开口道“牡丹小姐,不知道我给你的药有沒有效。”

说着便摸了摸牡丹的脚踝,却发现牡丹一愣,双颊微红,齐琳微微一笑“脚上的伤不能小看,一定要小心。”

“谢谢。”面对女生的齐琳,牡丹是温柔,但是看见男装打扮的齐琳,那般清秀可人,牡丹竟然感觉到了羞涩,微扬嘴角,点头道“只是还是会痛,不知道是不是最近???。”

见牡丹低头,似乎有些忧伤,齐琳稍露担心问道“怎么了?”

“沒什么。”

“牡丹小姐近日总是脚疼,怕是旧疾复发。”轻抚牡丹的脚踝,巧儿露出一脸担心“不过还好红雪小姐的药,已经沒那么严重了。”

呃??齐琳一愣,这是唱的哪一出。

“既然这样,我來帮你按摩一下。”

“按摩?”

牡丹和巧儿疑惑的看着齐琳,齐琳才想到这个词对于这个年代來说是陌生的,尴尬的笑笑,“咳咳,绿竹,还不快扶牡丹小姐到床上去。”

虽然很想叫巧儿的,但是齐琳还是放弃了。

等到牡丹躺在了床上,齐琳温柔的帮她脱下袜子,细心的从怀中取出一块丝巾放在牡丹的玉足上,然后轻轻的按摩,心里盘算着要怎样让牡丹完全败下去又不伤及巧儿。

见齐琳这么细心温柔,巧儿也不懂她想做什么,但是看见牡丹的眼神,巧儿拉了拉绿竹的手轻声道“我让厨房准备了写点心,绿竹姐姐和我一起去取來可好?”

绿竹迟疑了一下,想來这样沒事的,也便跟着去了。

等到她们走后,齐琳的心脏便开始不安的跳起來,虽然表面平静,但是她知道危险正在靠近。想要找些话題聊聊,却发现想到的话題都是二十一世纪的。

手上忽然一暖,抬眸正撞见牡丹羞涩的眸子,再看看覆在自己手上來回摩挲的玉手,齐琳猛的缩回手,一下子站起來,转身离开。

匆匆走出牡丹园,刚好看到不远处的步瑶和龙烨,而步瑶也正好看见她,那个眼神就像是在问她成功了沒,齐琳心虚的低下头。

再次抬眸的时候不要已经带着龙烨走远了,想來步瑶一定是刻意带着龙烨來的,但是沒想到正好见到跑出來的自己,这是丢人。

刚想要怎么回去的时候,就看见端着点心过來的巧儿和绿竹,齐琳跑过去接过点心道“绿竹,你不是还沒熟悉环境吗?正好让巧儿带你去。”

绿竹诧异的看着齐琳,她对这里的环境很熟悉,倒是齐琳,经常迷路,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巧儿却拉着她。

“绿竹姐姐,不用客气。”匆忙拉着绿竹离开,她当然知道要做什么,但是沒有想到齐琳竟然会这样,巧儿的心中对齐琳的鄙视也增加了几分。

整理了一下心情,齐琳转身租到牡丹的房前,刚想伸手打开门,门却自动开了,牡丹略显憔悴的面容一目了然,齐琳微微皱眉,不就是离开了一会儿吗?

看见齐琳似乎有些诧异,牡丹向后退一步,不解的看着齐琳道“我以为??你走了。”

“我只不过觉得巧儿她们太慢了,出來看看而已。”齐琳温柔一笑,拉过牡丹的手,微微皱眉“怎么这么冰冷?着凉了?”

牡丹微垂眼睑,温柔道“沒???我向來是这样,快些进來吧,你也别着凉了。”

跟着牡丹进去,忽然觉得來到了地狱,却还是努力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笑了笑说“牡丹小姐,原來你爱吃花糕。”

“花糕清淡,我本不喜油腻。”牡丹微微一笑,拿起一个花糕,却被齐琳的柔荑握住。

不喜油腻还这么重口味?!虽然这么想,但是齐琳却沒有这么说“怎么可以让受伤的人动手呢?虽然我是女子,但也懂得怜香惜玉。”

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听着恶心,可是看看眼前的人,竟然脸红了,而且也似乎很乐意自己的这个举动。

很好,就这样把自己当成一个男人,对着一个美女耍流氓,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想到这里,齐琳小心翼翼的将花糕分成一小块,送到牡丹的口中,看着那张粉嫩的唇瓣微微张开,齐琳淘气的收回手,将花糕快速的放进口中,淡淡的花香立刻在口中蔓延开來,齐琳舔了舔手指上的残渣。

“牡丹花。”虽然不知道牡丹花能不能做成花糕,齐琳还是乱说一通,因为听话人的心思根本就不在糕点身上“不好,我吃了牡丹。”

“噗。”牡丹掩面而笑道“讨厌,牡丹还好好的坐在这里呢,这个是醉花楼的招牌糕点,是用榆木公子竹闲居的茶花做成,也不是什么牡丹花啊。”

果然,仔细尝尝,还真能尝出一点淡淡的茶味,齐琳点点头。思考着接下來该怎么做,却见一块糕点的特写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齐琳一愣,正好看见牡丹俏皮的目光。

好,舍命陪君子??不对,舍命陪美人。

微微张嘴,却在牡丹将手缩回去的时候一把握住牡丹的柔荑,张口含住那两指尖的花糕,齐琳并沒有立刻松开,反倒是伸出舌头在牡丹的指尖上打转。

“别??。”牡丹从來沒有遇到过这样大胆的人,指尖传來的柔软之感让她瞬间羞红了脸,却也不挣扎着拿出來“阿雪你??这是做什么?”

“唔??”松开牡丹的手,舔了舔嘴唇边上的花糕,齐琳故作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只是情不自禁,冒犯了牡丹小姐,阿雪真是罪该万??。”

死字还沒有说出來,齐琳的嘴巴就已经被牡丹香甜的手指封住,对上牡丹几乎挤出水來的眸子,齐琳微微一笑,握住牡丹的手开口道“既然牡丹小姐不喜欢,阿雪以后不会了,抱歉,我回去了。”

还沒有等牡丹反应过來,齐琳便转身快步走向门口,可是还沒有等她打开房门,忽觉腰间一紧,齐琳万万沒想到,牡丹会这样从身后抱住她。

被人从身后紧紧抱住是极少的,但是被一个女子从身后抱住就是第一次,强忍住快要跳出來的心脏以及那一身的鸡皮疙瘩,齐琳轻声道“怎么了?”

“我??牡丹??牡丹喜欢阿雪。”

这句话就像深冬里的一阵寒风,从齐琳的脚底窜到脑门,让她寒颤止不住的冒出來。

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牡丹已经跑到齐琳的面前,快速的在齐琳的嘴角印上一吻,然后打开门将还沒有反应过來的齐琳推了出去猛的关上门,按住扑通扑通的心脏。

当真正的冷风从领口灌进去的时候,齐琳真的打了一个寒颤,这才反应过來,瞳孔瞪得跟铃铛一样,紧紧的捂住嘴巴。

她被一个人亲了,还是一个女人!

“明日日落之时,牡丹在这里摆宴等你。”

牡丹温柔的声音透过门缝缓缓传來,齐琳一愣,看了看后面的门,尴尬的扯扯嘴角,谁说古代人低调内敛的?

怀着郁闷的心情走到回去的路上,抬眸看着天边的夕阳红,几只鸟儿振翅飞翔,她也好想变成一只鸟儿飞向自由的天空,不受任何人支配,或者???能够不去做这些自己讨厌的事情。

“叽叽??”

忽然听见鸟儿惊慌的叫声,齐琳再次抬眸,便看见一只鸟儿从天空直直地落到树梢,然后掉下,齐琳快步走过去,拾起死掉的鸟儿,小小的身子还有余温,却找不到一点伤口。

无奈的叹叹气,这年头,飞着也会被人暗算。

忽然眼前黑了一片,齐琳刚起身想看看是谁却被人从身后点了穴道,只闻到一股淡淡的茶香味。

男子微微一笑,从齐琳的怀中掏出一条丝巾双折然后温柔的蒙住齐琳的双眼,轻轻地在齐琳的腹部点两下,拉过齐琳冰凉的手。

“夕阳如此美艳,怎能辜负了呢?”说着便牵着齐琳寻了条小径走去。

而齐琳虽然能够行走,却挣扎不了,可是好像可以说话的,要不要求救?

“姑娘还是放弃吧,只要你说话,我便杀了你。”虽然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可是言语中却也能透着淡淡的杀意。“就像刚才那只鸟儿,就算在天空,我也能杀了它。”

原來是这样。齐琳扬起嘴角,说道“我从來不认为一个不敢让我看见他真面目的人有多厉害。”

原以为这人听了之后会辩解或者有什么行动,可是齐琳等了半天都沒有得到什么回应。就在她以为神秘人离开了的时候,忽然觉得腰间一紧,整个人一轻,便被打横了抱着。

“看你一点都不会勾引人,我來教你好了。”在齐琳耳边轻声说着,便看见齐琳的耳朵一下子变得红红的,他早就知道齐琳最敏感的还是耳朵,便忍不住调戏了一下。

呃??什么意思?齐琳刚想问清楚便被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打住。

该死的轻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