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又是一人行

得到入选资格是齐琳预料之中的事情,可是也有太多的意想不到。

比如步瑶的那首“烟花易冷”。

比如木清风的身份。

比如??眼前这些恭恭敬敬的婢女们。

“你们这是做什么?”洗个澡出來就被满院子的人吓了一跳,从人群中看过去,榆木那家伙竟然还什么事情都沒发生一样在那里喝茶,齐琳也只好尬尴的扯扯嘴角,寻了个看上去是领头的姑娘问道“你们???。”

“奴婢是奉命前來伺候红雪小姐的。”先是行了个礼,女子抬眸笑道“奴婢绿竹,从今以后便是红雪小姐的贴身婢女了。”

“我的贴身婢女?”齐琳反指着自己,眨眨眼睛,这才瞧见流桑身后的那些婢女手中拿着的东西很眼熟,仔细一看,那正是自己的东西,齐琳快步走过去,打开其中一个婢女手中的木匣子一看,里面正是玉笛和锦盒,齐琳一下子拿过來抱在怀中道“那你们拿我东西作甚?”

总不至于要拿去洗洗吧?

“现在你的身份不一样,已经是玉女人选之一,自然不能住在这里了。”

听着麦冬略带幽怨的声音,齐琳疑惑的啊了一声,然后仔细想了想也对,毕竟和一个男人住在一起不妥,要是外面的人还知道他们同床共枕那不是更奇怪了?

可是现在突然说要搬走,心里竟然感觉有点失落,她知道,今天要是踏出这个门,就代表着她完全步入了一条充满荆棘的路,回不了头了,而且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有什么事情就问万能的榆木,也喝不了那么香的茶了。

微叹一口气,对着流桑说道“既然如此,你们先出去等我吧。我有些话要对榆木公子说。”

绿竹福了福身子,道“小姐若是有什么东西忘了,或者有什么吩咐,尽管传唤奴婢。”

齐琳点点头,等到绿竹她们退下后,麦冬也被忍冬拉着离开,院子里也就只有她和榆木两人了,一下子静下來,仿佛什么都沒有发生,还是和以前一样,榆木坐在那里,夕阳的余辉打在身上,还是那样的干净,而她这时候也会跑过去,毫不客气的拿起茶杯一口喝掉。

可是今天人是走过去了,却迟迟拿不起茶杯。

榆木也不问,将泡好的茶递给齐琳,温柔道“现在后悔还來得及。”

齐琳诧异的看着榆木,不理解其中的意思,接过榆木的茶杯,放在手心握着,开口道“什么意思?是紫胤王爷让你说的?”

“与王爷无关。”

看着榆木嘴角淡淡的笑意,齐琳才想起这么久以來,她似乎沒有看见过榆木第二种表情,就连说话的情绪波动都很少听到。

小酌一口茶,将茶杯放下,笑道“多谢公子关心,可惜,这个世界上沒有后悔药,而我,还不想死。”

只是有点舍不得这安逸的宁静。

她比谁都清楚,从今以后会面对什么样的生活。

自己斟茶,举起茶杯道“不过还是谢谢你,给我这片安逸的净土,以后我不在???。”

就算自己不在,他也会过得很好吧,想到这里,齐琳倒是觉得自己想多了,峰回一转继续道“以后我不在,你会更清净吧,呵呵??这茶真好喝。”

“齐琳。”

不是叫阿雪,也不是红雪,而是齐琳,她的真名,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别人这么称呼自己,竟然湿了眼眶,努力的吸吸鼻子,轻轻应了一声。

从轮椅旁边取出一个木匣子,道“这是我研制的金疮药,还有一些治疗风寒的良药,以及一些虽然不能解百毒,但是也能解一般的毒药的药丸,你留着日后用。”

接着又从怀中出去一个绣着茶花的香囊,这一次他直接凭着感觉准确的抓过齐琳的手,将香囊放在齐琳的手中,大手轻轻地覆上去,温柔道“这个香囊算不上什么宝物,也算是我给你的饯别礼吧。”

看着这些东西,齐琳心里一暖,握住香囊,小心翼翼的系在腰间,抱起木匣子起身,本來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來很干脆,但是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來。

“那??我走了。”最后艰难的吐出这几个不算肉麻的话,然后快步抬脚离开。

走了几步又停下,转身大声道“麦冬你这个笨蛋,不对女孩子温柔点的话是娶不了媳妇的,不过我会帮你物色的,还有忍冬,你这个面瘫男,好好照顾大家。”

说完齐琳便转身飞快的踏出院门。

忍冬满脸黑线的看着院门那,面瘫男是什么意思?但是听起來绝对不是什么好词。

从竹闲居跑出來,齐琳沒有再回头,跟着绿竹的指引來到她所谓的院落。

她也才发现,这里是离竹闲居最近的,而且环境差不多,还沒进院门就已经闻到了浓烈的胭脂水粉味。抬眸看了看牌匾,上面写着“蔷薇园”三个大字,让她一瞬间想到了某个电视剧。

走近蔷薇园,看着满院子的陌生面孔,却也是预料之中的场景,齐琳走到老鸨的面前福了福身子,开口道“红雪见过夫人。”

老鸨快步走过去扶起齐琳,拉着齐琳的手谄媚的笑道“红雪姑娘真是深藏不露,以前就已经觉得你肯定是朵娇艳的花儿,若是你早些出现,指不定能赚不少银子呢。”

“夫人厚爱了。”齐琳职业性的微笑着,悄悄环顾了四周,并沒有见到步瑶的身影。

嘛,这也是情理之中。

接下來听了老鸨的一些奉承的话以及一些交代,大多不过是些洁身自爱的话,不过这话从老鸨的口中说出來要多怪就有多怪。她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其他人的住所,除了那些官家小姐是住在百花阁楼旁边的贵宾阁楼中严加保护着,其他人都不变,想必是已经认为百花仙子的人选是从那几个人中选出來吧,所以他们的生死无关紧要。

然后就是各个小姐的一些奉承套近乎的话,齐琳也都只是习惯性的回应着。

好不容易打发了所有人,除了牡丹,齐琳却已经全身酸痛,嘴角有些僵硬的挂着笑容。

“妹妹,恭喜你了,姐姐好开心。”拉过齐琳的手,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继续道“不过那些蝴蝶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很简单,改天妹妹一定教姐姐。”同样微笑的看着牡丹,反握住牡丹的手,稍露担心道“听说前几日姐姐受伤了,也沒能抽身前來探望,还望姐姐原谅,今日见姐姐气色不错,想來定是回复的不错。”

虚情假意谁不会?!

牡丹欣慰一笑,道“多谢妹妹挂记,姐姐沒事,多亏了榆木公子的良药。改天还要登门道谢呢。”

齐琳点点头,不动声色的抽回手,缩回宽大的袖子中,悄悄的擦掉残留在指尖的感觉。

和牡丹虚情假意的嘘寒问暖了一番,齐琳总算是送走了牡丹,这时候绿竹也都将一切打点好了,领着所有的下人來到厅堂中,齐刷刷的跪下。

知道她们是在给自己行见面礼,齐琳也不阻止,只是这样跪坐得太久,双腿酸痛不已,却还是假装的很好,悄悄的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嘴角,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三女二男。

“红雪小姐,奴婢今后便是红雪小姐的丫鬟,定会竭尽全力伺候好红雪小姐的。”绿竹先客套的说了开场白,接着道“红雪小姐有什么吩咐尽管对奴婢们说,奴婢们一定????。”

“说说各自的名字吧。”懒得听那些套路话,关键是双脚已经达到极限了,只好简单点,先知道名字。

绿竹一愣,显然沒有想到齐琳会这么问。却也很好的示意其他人回话。

“奴婢露珠。”

看了看回话的人,淡黄色衣服着身,约莫十四岁,大大的黑瞳,果然水灵,以前巧儿也是这样的???齐琳垂下眼眸,微微一笑“好名字。”

“多谢红雪小姐。”露珠赶紧跪拜道谢。

“奴婢浣纱。”

同样是淡黄色衣服,却秀气了几分,约莫十四,却已然是个美人胚子,齐琳点点头。

“奴才贱名阿木。”

“奴才贱名阿蛮。”

阿木阿蛮?齐琳眨眨眼睛,这两个名字不是她当日在白虎山随口给狼取的名字吗?

齐琳一愣,袖口下的柔荑紧紧握着,然后从怀中取出一些银两分给他们,也算是一个见面礼了。

“你们都退下吧,我有些累了。”淡淡的开口,沒有多余的指令。

众人福了福身子,起身离开。

等到众人离开后,齐琳双手放在地上,将身体的中心移到手上,酸痛的脚一下子得到解放,却怎么也动不了。难受的皱起眉头,咬咬唇狠心的一下子站起來,却重心不稳一下子坐在地上,她才好好的动了动脚,轻轻拍打着。

可是她也不得不承认,白虎山的那些光景又重新回到她的脑海里了,就算以前慢慢的试着忘记,可是听到阿木和阿蛮的名字的时候,那些记忆就像是爆发了的火山,一下子冲出來。

靠在身后的柱子上,抬眸盯着屋顶,四周一片死寂,只听得到她的呼吸声。

她有多久沒有看见小白了?它们过得好不好?有沒有新添狼崽子?有沒有想她?

想着想着齐琳鼻子一酸,双手环抱住脚,将头埋进臂弯,却死撑着不让眼泪流出。

原來,她是孤单的。

小白不在了,巧儿不在了,素枫凉夕不在了,现在也要离开榆木了,就连一直欺负她的麦冬也都不在了。

每个人都离她而去。

最后还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好委屈。

委屈?!齐琳猛的抬起头,伸手摸了摸眼角的泪痕,猛的站起來。

“我在做什么啊?”木讷的自言自语道,然后拼命的甩甩头,擦干多余的泪痕,开口道“齐琳,你特么委屈个毛,死后重生外加免费旅游,你是中大奖了,不就是被利用吗?不就是沒有自由吗?不就是身不由己,不就是集万千嫉恨于一身吗?这么多狗血的琼瑶剧白看啊?忍忍就过去了。”

说完后深呼吸几下,然后在原地跳几下,做了几个准备运动,扭扭腰,感觉到全身筋骨得到很好的舒展,终于不再那么僵硬后,齐琳这才倒了一杯茶自己喝掉。

“噗”

冰凉的茶水刚刚进入口中就被重重的喷出來,味道简直就像菊花在冰水里面泡了一整天那种,虽然浓烈却也令人反胃。将茶杯丢在一旁,擦擦嘴角的水渍,走到门那里打开门。

“红雪小姐有什么吩咐吗?”露珠恭敬的福了福身子道。

很好,还算有人,齐琳理了理思绪开口道“恩,晚饭什么时候开始?”

“是,浣纱已经在准备了,约莫一个时辰。”

齐琳点点头,这一个时辰正好可以梳洗一下环境,开口道“恩,绿竹呢?”

“绿竹姐姐??。”露珠忽然停下,她忘了不可以在别人面前这样称呼绿竹的,悄悄瞄了一眼齐琳,看着齐琳似乎不介意的眸子才松了口气,继续道“绿竹姑娘正在吩咐阿木阿蛮打点院子。”

打点院子?看了看四周,齐琳才发现这个院子虽然名为蔷薇园,但是冬天蔷薇是不会开的,而且几乎都是枯枝,看上去荒凉一片,甚是破旧,而且地上是厚厚的落叶,就连旁边用來平日里喝茶的石制案桌都已经长满了枯黄的杂草。

还真是?????久置不用。

“待会儿会有客人來,去告诉绿竹,准备一下,不用太庄重,简单就好。”吩咐了一句,静静的看着暮色的天空,微扬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