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花引

“妹妹,看。”

微微皱眉,身后传來人们的唏嘘声,惊讶程度不亚于她,当她正想回头的时候,眼前飞过一个白色的东西,仔细一看,是一只蝴蝶???怎么会有蝴蝶?

可是蝴蝶不止一只,当她回头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整个舞台上都被花花绿绿的蝴蝶占据,随着风儿过來的是一股淡淡的香味。

正当她,不对,是所有的人都诧异的时候,几个身穿淡蓝色长裙的女子摆动着轻盈的舞姿慢慢走上台,每人手中拿着一朵白梅与红梅。这些人站成一个弧形,然后跪下,舞动着手中的梅花,轻声唱到“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空青虽然知道齐琳会出现,但是这样的场面是作甚?

紫胤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台下,之前听说香妃的故事,沒想到还能唱出來,真是有趣极了,想必榆木也沒有想到吧,看了看对面的榆木,啧啧啧,可惜啊,看不见。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

紫胤是被这个清爽的嗓音拉回视线的,只不过当他看到坐着用花藤编制而成的秋千从上空缓缓落下的齐琳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原以为步瑶的着装已经是前所未有了,沒想到齐琳的着装也是标新立异。

头上的装饰只不过是各色的茶花编织成的花环,青丝便随意的散落在身后,换上一身白色干净的长裙,只是裙摆底端一圈缝上了朵朵茶花,而裙摆似乎比寻常人的要大许多。

更重要的是,在齐琳的周围,有好多各色的蝴蝶,全部围绕她飞舞。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仿佛是从天而降的仙女。

虽然沒有步瑶的美艳,牡丹的柔美,肖然与生俱來的高贵美,但是齐琳的美,是自然的美,看着就很舒服。说道自然,紫胤才发现齐琳沒有和别人一样涂上胭脂水粉,是素颜出现。

大胆,好大胆。

不过这也成功的一鸣惊人了吧。

当齐琳离地面还有半人高的时候,她便双手脱离花藤,单脚率先落地,快速的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宽大的裙摆一下子展开來,上面的 茶花也终于全部露出。

“快看!那是什么?”台下有人惊讶的喊了一声。

闻言,所有人都看向齐琳,也终于看清了是什么。“蝴蝶,有蝴蝶从她的身体里飞出來。”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肖然猛的起身,漫天的蝴蝶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些蝴蝶是从齐琳的身上飞出來的。“她是妖女吗?”

步瑶冷冷一瞥,冷笑一下,明眼人都能看到那些蝴蝶是从齐琳的袖口和裙摆下飞出來的,想必之前就已经将蝴蝶放在里面了吧,只是这大冬天的,找到这些蝴蝶,还真是难为她了。

嘛,嗓音是马马虎虎了,所以才会要那些女子当做陪衬的吧。比起她來,差太远了。

得到所有人的惊呼,齐琳十分满意,她想的沒错,光是自己的出场和这些蝴蝶,就已经掩盖了她嗓音不是很好的缺点了。

接下來就是她还算擅长的芭蕾舞了。

闭上眼睛,轻轻踮起脚尖,双手高过头顶,熟练的在舞台上舞动着轻盈的身姿,同时温柔的开口唱道。

珍重再见,今宵有酒今宵醉。

对酒当歌,长忆蝴蝶翩翩飞。

莫再留恋富贵荣华都是假,缠缠绵绵你是风儿我是沙。

千叮咛万嘱咐,千言万语留不住。

人海茫茫山长水阔知何处,浪迹天涯从此并肩看彩霞。

缠缠绵绵你是风儿我是沙。

点点滴滴往日云烟往日花,天地悠悠有情相守才是家。

朝朝暮暮不放她便红尘路,缠缠绵绵你是风儿我是沙。

将这首歌來回唱了两遍之后齐琳并沒有马上停下來,而是在原地单脚独立,踮起脚尖,利用惯性开始芭蕾舞者特有的优势。

她曾经最大的记录是单脚旋转三十六圈,不知道这一次能坚持多久。

“还可以这样。”看着齐琳在蝴蝶中摆动的身姿,紫胤有些惊讶,他征战这么多年,什么世面沒有见过,却还真的沒有看见过这样的舞。

此时的齐琳,就像一只蝴蝶,在百花中舞蹈,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转了多少圈,只是到脚尖传來难耐的燥热,她才缓缓停了下來,跪坐在地上,张开双臂,缓缓弯腰。

蝴蝶也慢慢从齐琳的周围散去,这样的场景却给她增加了一种道不出的美感。

微微抬眸,眼前一阵旋转,却被她很好的掩饰了,收回双手,微微一笑,缓缓起身,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很好,看了看下面的人,那些人似乎还沒有从自己的舞蹈中回过神來,都只是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这边,齐琳也不打扰,趁这段时间好好的缓和一下,想想接下來该怎么应付。

“好,真好,真是太好了!”

紫胤率先打破这样的沉静,大手不停的拍着,起身走到前面,道“姑娘这是什么舞?”

可是还沒等到齐琳的回答,全场就响起了一阵欢呼声以及掌声,盖过了紫胤的声音。

看着紫胤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样子,齐琳也不以为然,礼貌性的福了福身子,等场下的掌声停下,齐琳开口道“回王爷,这是家乡的舞,名为羽化成仙。”

实在想不出要用什么名字,齐琳就随便想了一个,反正姬皇后不是被人们认为是功德圆满,羽化成仙了吗?这样的话不是更加的体现了她对姬皇后的尊重吗?而且还从歌词里面体现了姬皇后对人间对皇帝的留恋。

可谓一石二鸟。

“好一个羽化成仙。”紫胤扬眉道,看着齐琳额前细细的汗水,还真是精心准备了很多,也让他大开眼界,长手一挥,白扇展开,开口笑道“哈哈哈??哈哈??好一个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

说完便转身离去,将决定权交给堂下的大人。

然,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确,现在只是花引的问題而已。

“姑娘何许人?”

顺着声源看过去,说话的正是坐在台下雅座上座的一个约莫四十五岁的男子,想必官位不小,齐琳礼貌的行了个礼,微笑道“回大人,民女红雪,本是醉花楼榆木公子的贴身丫鬟。”

这一点是榆木教她说的,一开始她害怕自己的身份不明让人起疑,可是榆木却让她一定要说出自己是他的贴身丫鬟,她猜想应该是榆木和紫胤的关系尚好是人人皆知的,所以这样说比较有益一点。

当她说出榆木的时候,她明显的看到了台下几位大人眸中的诧异,但更多的是不敢相信,这倒让齐琳有些不解,却也只能静静的等着回应。

“听说榆木公子从不收女子做丫鬟,刚才的歌舞实在深奥,如此卓越的才女,难怪榆木公子会收下。”方才问话的大人抚了抚胡子,满意的点点头,继续道“本官是沒有什么要求了,不知各位大人有何问題?”

虽然是询问,但是齐琳也看出來这个大人官位居高,他的决定就已经让别人无话可说了,所以那些大人都纷纷行礼道“大人英明,下官等人也是这么想的。”

好假。

虽然这么想,但是齐琳还是懂规矩的说了一句“多谢大人。”

“那姑娘可有花引?”

花引?齐琳一愣,想到木清风给她的锦囊,因为时间仓促外加发生了点意外,她都沒來得及看,但是木清风既然叫她拿出來,想必是沒问題的。于是齐琳从怀中拿出了锦囊,递给了前來的太监。

齐琳的视线一直都沒有离开过锦囊,因为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所以很忐忑。

当那个大人得到锦囊后,先是对锦囊罕见的质地感到吃惊,而锦囊上的花纹让他心中有了底,打开锦囊,从中取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白色雕花玉,此花便是玫瑰。

玉放在手中冰凉刺骨,从光泽程度和细致程度看,都是质地非常罕见的好玉,可是才拿了一会儿,奇怪的事情便发生了。

有一点血红从玉中慢慢出现,然后开始蔓延,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原本白皙透明的玉就已经变成了血红色,仿佛只要用力,便会滴出血來。

果然,那血红色慢慢溢出,最后从大人的指缝间流出,滴在案桌上。

“这不是???。”惊讶的看着手中的玉,再看看齐琳,张了张口却说不出半句,赶紧将宝贝放进锦囊,不顾身边太监的搀扶,他表情严肃的起身朝着齐琳走去。

齐琳也十分不解,难道说这是什么失传的宝物?她该不会被当成盗贼吧,眼见那位大人已经來到面前,齐琳强壮镇定的带着职业性的微笑,心里想好了各种场景。

“下官有眼无珠,还请红雪姑娘恕罪。”

诶?诧异的看着弯腰行礼,双手奉上锦囊的大人,齐琳一下子愣了,这是什么情况?但是她还是接过了锦囊,就算是透过锦囊也能感觉到里面东西的热度。

木清风的东西,他到底是什么人?

该不会是凤凰朝的某个皇子吧。

也只能这样想了。

虽然想了这么多,齐琳还是缓缓跪下,说道“大人言重了,红雪只是一个贴身丫鬟罢了,大人这般真是折煞了红雪。”

“红雪姑娘说的哪里话。”连忙扶起齐琳,恭敬道“是下官照顾不周。”

照顾不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齐琳飞快的眨眨眼睛,既然这么恭敬,那就恭敬不如从命,轻声道“大人不徇私枉法,红雪十分佩服。”

两人的低语是众人不解的一个谜团,但是这位大人的恭敬,是众人欣赏齐琳的前奏。

最后入选的人便是醉花楼出生的齐琳,步瑶,牡丹,丞相之女肖然,礼部尚书之女杜若欢,兵部尚书之女白鹭,还有就是首席御医之女君紫。

“这些都是预料之中的事。”放下茶杯,和以往一样轻松自在。“唯一让我吃惊的还是你。居然想到让蝴蝶來帮你。”

看着榆木悠闲的样子,齐琳也跟着放松了许多,既然人选已经定下來,她们也就要等着十天后皇上的钦选了,感觉好像选秀女。

嘛。那么久沒有跳舞了,这两天真是累坏了,齐琳趴在案桌上,懒洋洋道“啊,能够在这大冬天找到这么多蝴蝶,你也很让我吃惊啊。”

虽然只是随便说说,可是当看到那么多蝴蝶的时候,她还是超级吃惊的,差点就已经榆木是神仙了。

“我只是把我平时试药的蝴蝶给你罢了。”再在裙摆那里放上茶花,茶花上面洒上一些平时喂养蝴蝶的药汁,蝴蝶自然会围着她转了,“那样的 场景,真想看一次。”

抬眸看着榆木,如果沒有那条缎带,他会拍手叫好吗?

“那么说说看吧,你是怎么遇到玛瑙国的九皇子的?”峰回一转,立马转到毫不相干的话題。

九皇子?玛瑙国的?齐琳一下子抬起头,不明所以的眨眨眼睛,疑惑的问道“什么皇子?你在说什么?”

听到齐琳的回答,榆木也稍微有些诧异,开口道“你不是有血琥珀吗?那可是只有玛瑙国九皇子才有的东西,价值连城,怎么,你不知道九皇子吗?”

什么?!

齐琳一下子站起來,拿出锦囊,取出里面的东西,不一会儿血一样的液体便透过指缝流出,热热的。

这是木清风给她的东西,难道说木清风是他们口中的九皇子?可是木清风是凤凰国的商人啊。

难怪,他说过不可以对任何人说的。

就是指这个吗?

“我劝你还是放回原处,这可不是一般的血琥珀,流出來的可是你自己的血,这么一直拿下去,可是会失血过多而死的。”毫不在意的说着话,也不再纠结于齐琳和九皇子的事情。

听到这个,齐琳吓一跳,赶紧把东西放回锦囊,心里盘算着一定要找个适合的机会把这个东西还给木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