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烟花易冷

白日当空,虽然寒风依旧刺骨,却也抵不过这满城的热闹。

所有的人都几乎朝着醉花楼聚拢,一下子只能看到黑压压的人群了。

醉花楼内也十分热闹,却也井然有序,丝毫不混乱。

“这真的沒有问題吗?”空青还是不相信王爷选中的那个女人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毕竟只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而已。

但是,紫胤就像沒有听到他这句话一样,坐在贵宾席这里悠哉的喝酒。还不时地用眼神调息一下下面的女子,倒是为难了一旁的肖芷柔王妃,从方才到现在,一直都是面若冰霜,当然还有在一旁的???小妾。

恐怕王妃不爽的不是王爷调戏女人,而是在意旁边的女人吧。

曾经的兰妃,皇上的女人,现在的兰儿,王爷的小妾。

真是奇怪的布局。

再看看剩下的人选,各个姿色都是一等一的好,牡丹依旧淡粉色广袖收腰华服,淡妆出席,却更加的展露了牡丹固有的柔美与高雅,虽然旁边的人都是极美的,却比不上牡丹那种高雅的美丽,不知道步瑶怎么样呢。

等一下,步瑶???还沒看见步瑶,还有半柱香不到的时间就要开始了啊,难道是做好了一鸣惊人的准备?

“那是当然了。”当然要作为最意想不到的出场了,不然就沒有意思了。

柳溪诧异的看着铜镜中的容颜,只不过是用胭脂随便点了一下而已,却将那张精致的脸庞凸显的完美无缺,而且那个笑容,一点迷茫都沒有,仿佛这不是去入选,而是已经得到头衔了,这是何等的傲气?

“啪啪啪”

龙烨拍着手从门口大摇大摆的走进來,走到步瑶的身后,拾起一缕青丝低头亲吻,轻声道“我很期待你给我带來的惊喜哦,小甜心,我这次沒有用错词吧。亲爱的?”

步瑶微微一笑,回头,玉手便已抚上龙烨的俊脸,笑道“很准确,不过我更喜欢听人家叫我queen。”

恩?微微皱眉,龙烨不解的看着步瑶,刚想问清楚,步瑶却已经起身,长长的艳红色裙摆缓缓扫过脸庞,龙烨伸手,却抓不住,只得到指尖清香。

走到门口,齐琳回头一脸灿笑道“这对你來说还太早了,以后我会慢慢的告诉你更多的。”

只要有这句话就不错了。

“我可是很期待呢。”龙烨翻身侧躺在地上,饶有兴致的看着步瑶,突然皱眉道“可是你这样穿真的好吗?我一点都不希望那些臭男人的肮脏的视线在你的身上,以及那些人对你的身体做任何臆想,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闻言,步瑶咧嘴一笑,她今天可是要一血耻辱,这是对牡丹的复仇。

当然,也是对同类的见面礼。

这一场是歌喉竞争,出场顺序与其说是抽签决定,不如说是按出生决定。先是当朝丞相**,肖然,据说她才貌双全,最擅长的便是将从古至今的诗歌用她独特的歌喉唱出來,曾经在凤长卿的面前高歌一曲,听说引來了白鸟欢鸣。

果然,肖然站在台上的一瞬间,台下沒有一人喧哗,光是凭着丞相千金以及王爷姐夫的光芒,就已经让众人敬畏到无法呼吸了,再加上她天生的美丽和那股冷淡,十足的冰山美人便是她了。

朝乐师那里点点头,乐师便开始吹奏。

一时间,柔美的旋律随着微风回荡在整个大厅里。

“琴声零落,

珠玉满箱。

奏曲清平乐,

忆不起工商。

舞一曲霓裳,

忘了云袖长。

乱了心弦,梦起情殇。

对镜花黄,管葔倦响。

寻遍诗书巷,

解不开惆怅。

翻尽了情缠。

哭毁尽新妆。

晨引天光,鸳鸯蝶亡。”

一曲毕,台下人早已泪湿了衣裳。

白皙的柔荑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优雅的擦去脸上的泪痕,朱红色的唇在宽大的袖子下微微扬起好看的弧度,谁都知道,这首诗歌是当年姬皇后写的,此间情意绵绵,乃众人首选。

果然,接下來的人几乎都选择唱这一首,每个人的歌喉都各有千秋,也都能令人潸然泪下。

但是第一个唱的人是天才,后面唱的人不过是效仿。

所以众人听着听着也就乏了,脸上也都只是对台上女子的美色的赞赏而已。

但是牡丹却在上场的时候就已经泪痕满脸,红红的眼睛十分惹人怜爱,原本就是柔弱美人的她并沒有站在那里唱歌,而是事先准备了一把琴。

白皙的手指在日光下显得有些透明,淡粉色的衣裙在风中飘扬,伴随着头上步瑶的摆动,第一个音符便随之出现,看向远方,眸中洋溢着思念与爱慕,特有的柔美嗓音将这首歌的情感表现得恰到好处,台下的人似乎也被带到了唯美的回忆中。

牡丹这一举动显然博得了众人的赏识,肖然却看得一脸的愤怒,却被掩饰的极好。

这一切自然被齐琳看在眼里,虽然牡丹是青楼女子,但是从木清风的口中她才知道,青楼在这里的地位还是很高的,既是男人女人寻欢作乐的地方,也是文人雅士畅谈的地方,更是歌舞升平的好地方。

当牡丹退下,齐琳盘算了一下,还差步瑶沒有出现,但是听说伤势已经恢复,想必出场也是一鸣惊人吧。但是这不是她关心的,看着一脸得意却眼露虚假悲伤的牡丹,齐琳只觉得一阵恶心。

那日木清风对她说的话真是一阵晴天霹雳。

沒想到牡丹竟然如此狠毒,原本以为她只是对巧儿如此,她竟然因为榆木帮助素枫和凉夕前來救自己,因此怀恨在心,撕烂自己的衣服,硬说是凉夕失手弄坏,便要责罚凉夕,却被素枫阻止,因此动了私刑,而此时巧儿正是來寻求自己帮忙,但是那个时候她一直被榆木软禁,伤势未愈,牡丹竟将她三人毒打一顿,才有了如今的下场。

她清楚,那日巧儿來求自己,而自己不知情的原因一定是半路被牡丹的人打发了回來,还说了十分恶毒的话,单纯的巧儿才会这样恨自己。

才会说出那么决绝的话。

“步瑶姑娘到。”

齐琳的注意力是被一声清脆的叫唤拉回來的,顺着声源看过去,却被不断飘落的红色硬将视线拉了过去。

这是什么?红色的雪?

不仅是齐琳发出这个疑问,就连在场的人都发出了这个疑问。

“红梅乱舞,好。”沒想到会看到这么精彩的画面,原來还可以这样,空青忍不住拍手叫好,一时间忘了身份一下子迈向前方。

“咳咳”

紫胤强劲的咳嗽两声,空青才歉意的回到原处。

步瑶就是在众人的惊讶中在漫天飘舞的红梅下踱步走了出來。

同样是红色抹胸收腰长裙,黑色镶金丝腰带将她完美的身材毫不保留的展现了出來,也沒有穿任何披肩,袖子和衣服也是分开,知道手肘上方一寸左右,宽大的黑色长袖,袖口用红色的丝线绣上红梅花瓣,沒有过多的发饰,只不过是用一枝红梅将一缕长发挽起來而已,但是正是这样也将她高贵优雅的气质完全衬托出來。

这样的美丽,让人眼前一亮,台上的美人们虽然嫉妒,却也十分赞赏这样的风格,但是这样的穿着打扮在齐琳眼里十分可疑。

这是现代人的打扮。

这个步瑶,到底是何方神圣?

“小女步瑶,参见各位大人王爷。”优雅的福了福身子,轻声道“自古以來人们赞美姬皇后的大方美丽,深情贤惠,所以步瑶不才,自己作了一曲,献给姬皇后。”

自己作曲?这还是前所未有的,所有的人都十分期待步瑶接下來的表现。

“还请各位多多指教。”嘴角仰到好看的弧度,自信的看着前方。

齐琳也很想知道接下來步瑶会做什么,此时却忽然想起了悦耳的丝竹声,环视了一下四周,沒有看到演奏的人,但是她也能听出來这是榆木,也一样找了榆木帮忙么?

可是???这个旋律???怎么那么熟悉?

“繁华声 遁入空门 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 辗转一生 情债又几本

这是???烟花易冷?!周杰伦的歌!

她怎么会唱?

齐琳惊讶的看着步瑶,脑海里闪现出了最不可能却又只能解释的事实,那就是步瑶和她一样,也是穿越而來的。

直到步瑶将整首歌唱完,齐琳的脑海里已经闪现出各种可能,但是最后最可能的还是步瑶和她一样是來自同一个世界,所以,当外面传來如雷的掌声,她才渐渐回过神來。

此时步瑶已经唱完,但是她沒有急着退下,只是微扬嘴角,等着掌声和欢呼声的结束,抬眸看了看贵宾雅座的紫胤,当看到他眸中的赞赏时,她相信,他已经记住她了。

等到掌声结束,步瑶向前走一步,开口道“民女和各位一样敬仰着姬皇后,因为曾经看过史书,也曾说道以为香妃,她虽然不爱皇上,却也忠于自己的爱情,所以也被她们的爱情感染,这首歌便是有感而发。献丑了。”

香妃???齐琳目送步瑶离开,心里好像也明白了些什么。

“阿雪,你可是想好了?”

一旁的麦冬有些担心,不说肖然和牡丹多么厉害,一下子掌控了所有人,但是步瑶的出现似乎就已经认定了人选,而据他所知,他面前这个被一件淡紫色的斗篷裹得严严实实的女人,只是在一天前向榆木公子说了什么,然后就拉着一大堆人忙活了半天,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所以他不得不怀疑,这家伙到底有沒有把握,还有她似乎也沒有什么皇族赐予的什么花引。

然面对麦冬的担心,齐琳只是挥挥手,一本正经道“你只需要做好我要你做的事情就可以了,其他的不用担心。”

她可是花了血本,成败在此一举,而且她也十分相信,只要她今天闹出点什么动静來,就算在某些方面不足,比不过别人,紫胤一定会利用自己的权利把她抬上去的,毕竟,她对他而言,是一颗还算有用的棋子。

所以说,有些时候,棋子就必须依仗下棋的人。

简单说來,该利用的时候就利用。

当步瑶來到牡丹面前的时候,牡丹起身,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走到步瑶的面前,拉过步瑶的手道“妹妹,伤势如何了?你不知道姐姐心里多担心妹妹呢,來,快坐下,柳溪。快给你们小姐披上衣服,别感染了风寒。”

步瑶只是微微一笑,反握住牡丹的手,一道犀利的光芒闪过眸子,道“放心吧,妹妹死不了,托姐姐的福,妹妹沒事,倒是姐姐,可别先离开。妹妹我,还希望和姐姐在一起呢。”

毕竟,有些帐,还沒有算。

闻言,牡丹的脸刷的一下白了,下意识的想抽出手,却被步瑶扣得死死的,可是下一秒,她的视线落在了步瑶的身后,惊讶的张了张口,却以为自己在做梦,无意识的叫了一声“妹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