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风兮凉兮

“嘭”

忍冬无语的看着旁边,无语的摇摇头,地面上是支离破碎的茶杯碎片,那些可都是上好的琉璃啊,今天是第几次了?从他们回來到现在,已经是第三次了。再看看榆木,依然若无其事的喝着茶,怎么就不管管?那些可都是公子最喜欢的茶具啊。

难道说阿雪这个丫头做了什么让公子能够这么善待她的事情?

而齐琳也只是皮笑肉不笑的拾起那些碎片,真是的,一不小心又想起了昨晚上的事情。虽然回头想想那家伙也同样帮了自己的忙,让自己成功的服用了美人红,也许就算沒有那家伙,她最后不是**焚身而亡就是随便找个男人解决了。既然如此,还不如就当被鬼压身了。

可是???那个混蛋!竟然什么都沒留下就走了,而且一点痕迹都沒留下,让她以为这是做了什么坏事。该死的,至少留下点什么吧,比如名字什么的。

等一下,这样的话好像说不过去,怎么感觉自己就像十分乐意接受他一样?不对不对,不是这样的,齐琳猛的拍拍脸,使劲的摇头,她恨不得把那家伙大卸八块。

“阿雪到底怎么了啊?”麦冬凑近忍冬不解的问道,一会儿像是回想什么一样,一会儿又像做错了什么一样,而且脸会红,难道是的风寒了?

忍冬无语的摇头,麦冬这个大白痴。

刚想教训一下麦冬,就听见外面传來淡淡的脚步声,离这里约莫百步之遥,却听得清清楚楚,忍冬狠狠的拍了一下麦冬的头,便识相的拉着麦冬去准备接待客人了。

“阿雪,你的客人來了。”放下茶杯,轻声道。

恩?客人?

齐琳眨眨眼睛,不明所以。下意识的看着门外,当看到來人时,齐琳手中的琉璃碎片再一次掉在地上,碎成更小的碎屑。

“你那是什么笨蛋表情啊?!”见齐琳目瞪口呆的样子,木清风忍不住调侃一番,大步走向前,完全不管榆木的存在,大掌在齐琳柔软的发丝上胡乱揉几下,然后往自己的怀里一带,这才注意到了旁边的榆木,随意开口道“哟,榆木公子也在啊,真是???喝茶的好时辰呢。”

是呢??榆木轻哼一声不再作答,将茶杯放好,继续自己的事情。

头上的那只大掌还在不停的对自己的头发肆意妄为,齐琳终于受不了了,双手抵在木清风的胸膛,她惊讶的发现,这个看上去只会谈笑风生的木清风,胸膛竟然如此壮实。加大力道,一下子蹦出木清风的禁锢,跳到榆木的旁边,随便的弄弄头发。

“话说,你找我什么事啊?”和木清风保持着安全的距离,齐琳毫不客气的抬起榆木斟好的茶一饮而尽。

“啪”

猛的放下茶杯,惊讶的看着木清风,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木清风的面前,抓住木清风的手,这个样子要是被齐琳本尊看到的话,一定会以为这是小白的复制版。

仰头摇尾星星眼。

木清风不负众望的摸摸齐琳的头,微笑的点点头。

“真的吗?”得到准确的答案,齐琳激动的盯着木清风。

那晚其实还拜托了木清风一点事,想着木清风的地位人脉一定很广,做那种事情应该易如反掌。

接下來就是得到应允了。

“可以吧?”瞬间跑到榆木的身边蹲下,拽着榆木的衣角,放柔了声音道“榆木,是这样的,我???。”

“去吧。”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袖子,继续道“早去早回,小心点。”

哈?答应了?

还以为会被驳回的,话说,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总之能够被允许出去真是太好了,起身走向木清风,才刚刚抬脚走两步,齐琳便停了下來,回头,是一脸的阳光“谢谢你。”

等到齐琳他们走后,忍冬和麦冬才走出來,将茶点放好,忍冬第一次忍不住问道“公子,属下愚钝,今天公子怎么会让阿雪和木公子出去,难道就不担心???。”

“无妨。”这里还有她必须做的事情。

而且,他保证,齐琳去了之后,决心会更加坚定的。那时候齐琳的眼神一定很好看吧,要是自己能看到的话。

呃??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这样的榆木公子还真是少见,看來要去准备一壶上好的酒了。

醉花楼外,人來人往,原以为醉花楼内已经是人山人海,但是到了外面才知道,摊贩摆满了整条街,人來人往就像赶集一样。

不是说古代的时候街上的人都很少的吗?看來电视剧都是骗人的。四处看了看却找不到要看的人,齐琳一急,便要找木清风问个清楚。可是回头的时候才看见旁边空空如也,什么都沒有。

人呢?

“丫头,这边。”

应声回头,齐琳被出现在眼前的马车吓了一跳,刚刚明明沒在的。怎么跟住酒店一个感觉啊。

二话不说,齐琳第一次坐上了古代的马车,而且马车内沒有她想象中的空旷,因为她知道马车会宽敞,就算坐下七八人也不嫌挤,坐垫也是相当舒服,而且中间还放了一个案桌,面前还有一个暖炉,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沒想到还能坐上这么豪华的马车。

似乎知道齐琳的新鲜感,马车走得不紧不慢,到时让齐琳大饱眼福。她也差不多了解了一下,其实热闹的地方就只有经过醉花楼的那条主街道,其他的小巷子虽然很多,但是人烟稀少,但是店面看上去都是很名贵,而主街道几乎都是菜农小贩,以及客栈之类的。

原來如此,越是名贵的东西就越不显摆么?还真是反其道而行。

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齐琳怎么也沒有找到古代的代表商品,万能的糖葫芦。真是的,难道这个时代沒有糖葫芦吗?略显失望的收回视线,却不小心瞥见了人群间缓慢移动的黑黑的身影。

与其说她是缓慢移动,倒不如说她根本就是努力的靠着胸脯和肚子的力量作为动力,下巴抵在冰凉的地上努力前进,口中衔着破烂不堪的碗,而她的手脚都十分无力的软在地上,虽然白日当空,地上毫无积雪,却也能感觉到寒风的刺骨,可是那一块肮脏不堪的黑布便是那人身上唯一的蔽体物。在人群中不停的被人踢來踢去,只有旁边的一只瘦小的小黄狗坐在那里,偶尔对着凶神恶煞的行人吠上几声,却又被人狠狠的吐一口唾沫或者怒斥一声,它也就缩缩脑袋,跑到那人的身后舔一舔那人肮脏的手指。

你知不知道,素枫为了救你,被挖去双眼,挑断手脚筋???

那晚巧儿的话不停的在耳边回转,她知道惨不忍睹,可是她沒有想到回到这种地步。

眼睛,对了,齐琳定睛看去,眼睛那里被一条还算干净的破布蒙住,要是揭开的话她能直视吗?怎么可以这样?只是为了救自己吗?可是到底是为什么会弄成这样?是谁?如果巧儿是因为牡丹,那么素枫是因为什么?

“为什么啊?”要问清楚,想到这里,齐琳转身想要直接跳下马车,却被拉住“混蛋,你放开我。”

几乎沒有经过思考,一口脏话便脱口而出,这是她第一次在木清风的面前说这种话。盯着木清风镇定的面容,齐琳毫不犹豫的扬起手狠狠的打下去。

“啪”

玉手狠狠的落在案桌上,桌上的茶杯也随之颤了几下,发出碰撞的清脆声。

“就算你现在去了,也什么都做不了,或许事情会变得更糟。”大手抚上齐琳的玉手,握在手心,看着微微发红的地方,轻轻地抚摸,抬眸正好看见齐琳一潭死水的眸子,长手一伸,帘子便被揭开。“你知道我什么意思的。”

知道,巧儿能够那样恨自己,更何况是这么惨的素枫。

微风透过敞开的帘子传进來,钻进齐琳的领口,也让她冷静了不少,微微侧头,看着还在人群中乞讨的素枫,同时也注意到了素枫旁边的人。

我是凉夕,微凉的凉,夕阳的夕。

那时候的她一身粗布青衣,高挽衣袖,溪面上反射出金闪闪的阳光,刚好给她一个完美温暖的背景,将她清纯美丽的脸蛋映衬的完美无缺,就连齐琳都多看了两眼。

可是现在,虽然一身淡蓝色华服,身子却单薄了许多,仿佛只要风大一点便会被吹走一样,长发被高高束缚,发髻上却只有极少的装饰,就算是远远地看着,也能看出她一脸的忧郁。

凉夕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沒有斥责素枫的人,从怀中取出一张白色的丝巾,小心翼翼的撑开,拿出里面少许的白银,小心翼翼的放在素枫黑色的衣服里面,然后忍不住擦了擦眼泪,柔荑却在下一瞬间被一个白发苍苍的肥胖老人一把握住,像是极其厌恶的斥责了几下,便抓住她的头发狠狠的拽几下,大掌一挥,凉夕就倒在了地上,旁边的素枫想要阻止,却被那老头狠狠的踩住头。

凉夕在一旁苦苦哀求似乎不管用,围观的人倒是越來越多,直到齐琳的视线完全被挡住????

“看上去,你好像冷静了许多。”手也不握紧了,脸上的表情???不对,应该是沒有表情,但是双眸也不是一潭死水了。

哈?齐琳扭头看着木清风,扬眉道“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冷静了?”

恩?木清风不解的看着齐琳,完全沒有一点怒气,就连眼神都是那样的波澜不惊,而且呼吸也很平稳,这不算是冷静吗?

等一下,这样的情况,他只在顶尖杀手的身上看见过啊。难道说???不可能,这丫头不会武功。

“回去。”这是齐琳第一次自己自觉的正坐着。

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了。

她从來沒有完全将她们当成好姐妹,只是一时间谈得來而已,然后不知不觉中就觉得这些是理所当然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什么事都考虑她们了。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好姐妹了。

所以!这笔账,就让她來算。

“很不错的眼神呢。”不是复仇,而是相信着什么,木清风微微一笑,宠溺的拍着齐琳的头道“那就给告诉你事情的经过好了,当做给我抱的奖励。”

哈?

齐琳还沒有反应过來,就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后背那只大手还在不停的來回抚摸,像极了安抚小狗。

这家伙,到底有完沒完?!

卯足了劲儿,对准木清风的胸口,狠狠的一推。

嘭。

马车受不了这样的力道,猛的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