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不能说的秘密

美人红,能让守宫砂不消失,交合见红???也是最烈性的催情药???

据说这么一小瓶只要沾上两滴,在忠贞的女子也会受不了,渴求男人的**会被扩大一百倍,但是这个东西是禁药,因为就像毒品,沾上了就很可能成瘾。

而齐琳现在需要的却是这种东西。

这样的东西???见鬼去吧。

眼睛一眯,毫不犹豫的把手中这瓶美人红丢到了旁边的雪地中,然后抬脚离开,可是才走了几步,齐琳再次快速的走过來,刨开地上的雪,将瓶子捡起來。

这可是唯一的方法了。

可是谁要用这种龌蹉的方法啊?

于是再次丢远点。

不行,想了想事情的轻重,齐琳再次厚脸皮的弓着身子跑到雪地中到处寻找瓶子。

“公子,直接找个男人丢给那丫头不就好了吗?怎么还这么麻烦?”见齐琳几番纠结的样子,老鸨都想跑去直接灌在齐琳的口中了,但是碍于身后男子的存在,她忍住了,无奈的关上房门,走到男子面前道“这女子虽然机灵,但是也并非最好,公子为何执着于此人呢?”

平时见齐琳也沒有什么过人之处,虽然会做一些奇怪的东西,是耳目一新,但是除此之外,根本就沒有什么过人之处,要是需要美人的话,这醉花楼到处都是,怎么会找到这么一个有点奇怪的小丫头呢?老鸨实在想不通。

男子只是笑笑,起身道“辛苦你了。”

老鸨闻言,知道此人不想回答,便住了口,只是低头微微福了福身子,再次抬眸时屋中空无一人。走到门口,齐琳已经消失在夜色中。

呵呵,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开玩笑的吧。

看着摸着后脑勺叫疼的木清风,齐琳实在不知道是木清风运气差还是她丢的准,刚才在她不知道第几次把瓶子丢出去的时候,不小心力气大了点,瓶子就呈一个抛物线飞了出去,然后就听见假山后面一声闷哼,跑过去才看见现在的木清风。

话说,不过是被一个瓶子砸到而已,那么夸张做什么?齐琳汗颜的看着正在地上抱头打滚的木清风,谁來把这个白痴带走?最后鞭尸挂城头。

木清风还在抱着头哎呀哎呀的叫喊着,原以为齐琳会过來关心关心,可是当他在雪地上滚出了一条深色的痕迹來的时候,齐琳还站在原地,双手环抱的看着他,仿佛在看一条疯狗。

“你好无情。”知道齐琳不会过來,木清风也停止了滚,直接平躺在雪地上,胸口上下起伏着,举起手中的瓶子却看不出端倪“这是什么?”

齐琳走过去,想要拿回瓶子却被木清风躲了过去,在心里全面的鄙视了一下木清风,酝酿了一下感情,正色道“木公子,上次阿雪冒犯了公子,还望公子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记挂在心上,阿雪感激不尽。”

突如其來的道歉以及齐琳的严肃让木清风稍微有些诧异,盯着齐琳那双泛着淡淡月光的黑瞳,单手用力半坐起來,嘴角含笑道“感激不尽?怎么感激呢?以身相许吗?”

许你妹!

恩?貌似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木清风看了看四周,可是除了偶尔经过的小厮,其他什么都沒有,疑惑的回神,齐琳却一副平静的样子,木清风更加好奇了,上次在枫林园见到她的时候,她似乎极力的掩饰着什么,而且轻松的一句话就让他从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转变到了一个花心公子。所以他才说记住她了。

前些日子在祭典上看到她的时候,她一身白衣男装,略显单薄的身子在风雪中却勾起了他的心思,所以才走过去握住她的手,当看见玉梅躺在玉床上,鲜血从臂弯躺下,他以为她会同情的低下头或者虚伪的祈祷。可是她只是静静的看完,直到最后情不自禁的跟上去,手心的那份颤抖和表面的平静极不相称,这个女人内心的强大是他想不到的。

摸摸鼻子,齐琳将要骂出口的话强行吞下去,换上一脸微笑,道“木公子真会说笑。”

“是吗?”再说下去无非是自讨无趣,长臂一伸,瓶子就到了齐琳的面前,开口道“你回答我一个问題,我就给你,如何?”

问題?齐琳飞快的在脑袋里面想了木清风可能问道的问題,要么是这瓶是什么药?不对,木清风见多识广,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沒必要问了,那么接下來会问她需要这个做什么?她已经想好了怎么回答,随便扯一个人进來就行,反正这个人不存在就行了,他日若追究起來就说忘了。或者是问怎么不配在榆木的身边,她也想好了,榆木当然有事情要做了,总不能一直陪在身边吧,多难为情。

其实是榆木在洗澡,她趁着这个空档跑出來的。

“问吧。”反正无非就是这么几个问題,她应付得來。

“自古以來女人爱美。”抬手抚上齐琳左脸的朱红,疑惑道“你为什么不在乎?”

啥?齐琳一愣,往后一仰,避开木清风的大手,下意识的摸摸脸上的朱红,这是她用胭脂摸上去的,这么黑应该不会发现吧,可是????这个问題她还真的沒有预测道。

“百花有百态,强求不來。”虽然现代可以整容整形,但是她却崇尚自然美,而且她对自己的外表还是很满意的。

在古代嘛,自然是避免一些不想接近的东西了。

语音刚落,脸上便传來一股清新的味道,和榆木的茶香不一样,这是淡淡的,有点像兰花,但是有点不一样,可以感觉到风的味道。

“说真话。”半晌,木清风低语道。

齐琳一愣,这才反应过來,木清风离自己很近,热气一下一下有规律的喷在她的耳边,但是却沒有脸红心跳的感觉,侧头不着痕迹的避开木清风,齐琳抓起地上的积雪往自己的脸上抹,当手中的雪一点一点的变成淡红色,齐琳才拿出一张丝巾往脸上搓几下。

当胭脂去掉,原本的面孔完全展现在空气中,被积雪洗过略显苍白的脸庞在月光下陆续起了一些鸡皮疙瘩,齐琳只是抬起袖子随意擦擦,然后直视木清风道“只是习惯了而已。”

习惯?微微一愣,这是理由吗?可是他之前就发现了,以前齐琳脸上的朱红似乎是一种特殊的毒药,虽然对人体无害,但是却能够让人的皮肤失去本色,这个毒药好像是叫狱火,因为是有一种红色的无叶花制成,所以取了这个名字。但是现在齐琳脸上的朱红却变成了胭脂,却还能从她的脸上嗅出另外一种味道,虽然极其轻柔,他也能辨别出这是一种慢性毒药,能够祛除脸上的朱红,却也能够让人中毒,而且这个毒很麻烦。

但是看齐琳一脸平静的样子,是不知道还是已经做好了觉悟?再看看手中的瓶子,瓶子经过特殊的处理,根本闻不出里面是什么,难道是她的解药?

“那你可知道,你中毒了?”试探性的问问,也试图从齐琳的眼中寻找出一丝恐惧或者动摇,可是他失败了。

她当然知道了,人家都已经写在纸上了,虽然已经这样清楚的知道了,但是从木清风的口中说出來还是有些小诧异,不过商人见多识广,更何况是凤凰国第一首富,知道这些自然不奇怪。这样一想,齐琳就想通了。

“难道是为了参加百花争艳?多得百花神的名号一举成名吗?还是想要摆脱现状,享受荣华富贵?”把自己能够想到的理由全数说出來,木清风沒有发现自己的口吻中除了质问,还有一丝担心。

听完木清风的话,齐琳无奈笑笑,那些东西她不稀罕,现在她吃得饱穿得暖,什么都不缺,但是有些时候认识身不由己的。

这一次是为了巧儿,但是齐琳也清楚的明白,就算沒有巧儿的事情,紫胤也会來找她的,反正早晚都要成为他的棋子,何必做无谓的挣扎。

只是想多享受一下这种无忧无虑的生活而已。

抓起一把雪,抬头看了看明月,说道“既然不能随遇而安,那就试着改变一下生存方式,能活下去就好了。”

能活下去就好了???可是他从齐琳的眼中看不见对死亡的恐惧,也看不见对生命的期盼,就仿佛周围的一切与她无关,但是她也不是任人摆布的布偶,好像只是小心翼翼的活下去一般。

“成为百花神,或者享受荣华富贵,从來都不是我所想,却是必须去做的。”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能活下去。

看着齐琳眼中的无奈与执着,木清风忽然觉得自己的问題有点多余,将瓶子递给齐琳,嘴角含笑道“你可能会面临玉梅姑娘那样的命运,不后悔吗?”

后悔啊???她也想后悔,可是根本就沒有后悔的权利,她当然知道今后的路不只是玉梅走过的那条,甚至会更艰辛。

“我已经死过一次了。”这一次不会这么轻易就死的。齐琳微笑,握紧手中的瓶子,坚定的看着前方,道“多谢木公子体谅。”

死过一次了?这句话从齐琳的口中说出來倒是显得无所谓,但是却听得木清风心口一紧,长臂一伸,便将齐琳揽入怀中。

突如其來的温柔让齐琳有些不知所措,但是意外的她却不想拒绝,任由木清风紧紧抱着,她明白这个拥抱是什么含义,也许木清风知道她即将面临什么,也许她现在也需要这样一个拥抱。

“你好奇怪,之前我拉你的手的时候,你拒绝,刚才我抱你,你怎么都沒有拒绝?”抬眸含笑,手中还残留着齐琳的发香,舍不得让他消失,稍微握紧。

齐琳只是笑笑,开口道“因为我知道木公子刚刚抱住我,只是出于同情,既然木公子同情心泛滥,那我岂有拒绝的道理?更何况,,现在的我,也需要朋友的一点鼓励。”

朋友?诧异的看着齐琳,虽然生意上的人很多,但是大多都是因为觊觎自己的能力以及钱财,但是称兄道弟的人至今还沒有一个。如今听到这个,倒是有点奇怪了。

不过,好像还不讨厌。

“拿去。”拿出一个锦囊递到齐琳的面前。笑道“我想你需要这个的。”

恩?接过这个锦囊,这是什么?刚想拆开手却被握住,齐琳抬头道“怎么?锦囊妙计?”

“我只是要你答应我两件事。”这丫头在想什么啊?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齐琳微微皱眉,看着木清风真诚的眸子和一脸的严肃,想了想也就点点头答应了。

得到齐琳肯定的答案,木清风开口道“第一件事,不要忘了今日你说的话,我们是朋友。第二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个锦囊是我给你的。”

恩?为什么忽然之间,觉得这个锦囊千斤重呢?可是木清风眼中对自己的信任却不失假的,握紧锦囊,齐琳发自内心的 一笑,开口道“放心吧,刀架在脖子上,我也不会说的。”

放心,刀不会架在你的脖子上的。木清风看着齐琳,他也不会让谁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