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麻雀也要革命

“天黑还是要走夜路,害怕就闭上眼睛,大不了摔跤,但是,路,还是要走的。”

空青也被这句话吸引了过去,凑过去问道“王爷,天本来就黑了,还要闭上眼睛走,这要是前面是悬崖,不就摔死了吗?谁这么笨啊?点个灯笼不就好了吗?”

一旁的卷丹十分无语的抹去额角的汗水,这个空青,打架的时候反应倒是挺快的,怎么一到这上面就跟傻子差不多了?不过今天王爷心情不错,空青这样说了也没责备几句,再看看紫胤手上拿着的瓶子,卷丹便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空青,速把这个交给醉花楼的榆木公子。”将瓶子交给空青,继续回忆着今天齐琳说的每一个字。

不过,世界???是什么意思?看来对于齐琳,他不知道的还有很多呢。

次日早,齐琳是被麦冬从床上提起来的,顶着一个熊猫眼站在院子里,榆木和平常一样坐在老地方喝茶,过一会儿齐琳看见麦冬端着一个脸盆过来,里面的水却是淡淡的红色,早就听说这个时代的人洗脸的时候会加一些精油,用以美容养颜,难道榆木也要这样做?

难怪他的皮肤这么好,原来是用了这个啊。

“洗洗脸吧。”榆木淡淡的说道。

齐琳一愣,这句话貌似是在对自己说,是不是自己没睡好听错了?可是当榆木再次说的时候,齐琳才确定榆木是在跟自己说话。

走到脸盆那里,她的这张脸不知道涂了什么,洗不洗不都一样吗?干嘛还特地这样安排?

等一下!

齐琳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脸,她昨天跟紫胤那样说,今天就有这样的待遇,齐琳看看榆木,微微一笑,当然明白其中的含义。

毫不犹豫的伸手进去,原以为会有什么奇怪的感觉的,但是没想到出了水的温度,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大胆的往脸上擦,可是水才碰到脸,左半边的脸就火辣辣的疼痛,齐琳知道这一定是起作用了,咬牙挺住,仔仔细细的将脸洗干净,却不忙着抬头,接过麦冬手中的毛巾,仔细的将水擦干净。

睁眼的时候却发现盆里的水的颜色比之前还要深,想必是脸上的那片朱红褪下了吧。从水的倒影中也看不出脸上有什么。

很好,恢复了。

麦冬死死的盯着齐琳看,他想象过齐琳如果没有这块朱红的话应该会很美,但是没想到今日当朱红去掉的时候,还是惊讶了。

齐琳不是他见过最美的人,甚至没有步瑶漂亮,但是齐琳的美却和她们不一样,是那种挂在天上的皓月的美,清纯,高雅,还有从骨子里透出的那股傲气,简直???简直像极了梅园中盛开的白梅。

“说吧,我该怎么做?”齐琳断定紫胤已经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榆木,自然开门见山省去开场白。

榆木继续慢条斯理的沏茶,淡淡的问道“什么该怎么做?”

微微皱眉,怎么一副不知情的模样?齐琳看看忍冬和麦冬,他们俩也是一头雾水,齐琳索性走到榆木的身边,压低声音道“紫胤没有告诉你吗?”

“告诉我什么?”榆木微微侧头,一片湿润的唇立刻印在脸上,接下来便听到有人摔地的声音,他当然知道是齐琳了。

齐琳捂住嘴唇,刚刚是个意外,可是心跳一样乱了节奏,略显害羞的低下头不去看榆木。

“王爷只是把这个交给我。”拿出今天早上空青送来的瓶子,继续道“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

你们不是知己吗?齐琳疑惑的看着榆木,忽然明白榆木口中的知己也许不是自己理解的那个意思,毕竟,榆木是这醉花楼的牛郎头牌。

不敢相信的擦去额头的汗水,没想到紫胤王爷居然还好这一口。

接下来榆木从袖口中拿出一封信,交给齐琳道“这也是王爷吩咐给你的。”

齐琳拆开信件,里面竟然写着要她凭自己的能力拿下百花争艳的第一轮选举。但是不能说出和任何皇族有关的人,也不能找醉花楼外的人帮忙,同时也说明了那瓶药是将很多种毒花提炼出来的,能够去掉脸上的朱红,当然也能让齐琳中毒,如果齐琳违反规定,她便会皮肤溃烂而死。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送解药。

这根被控制了有什么区别?

将手中的信撕成碎片,然后毫不客气的丢在地上狠狠的踩上几脚,再坐下若无其事的喝茶,说了一大堆浓缩后就只剩下一句。

麻雀要革命,革命就要靠自觉。

不就是赢得比赛吗?虽然以前没有和别人一样精心打扮自己,但是她也常常看一些八卦明星的,偶尔也会去听听演唱会,这点事情,不用谁帮忙也行的。

“麦冬,和我一起去买点东西。”拉着麦冬识相的离开。

院子里只剩下榆木和齐琳,齐琳也不拘束,开口问道“榆木,麻烦你告诉我百花争艳赛的规矩。越多越好。”

“好。”没有问理由,只是放下茶杯,慢条斯理的说道“一共有三步,第一便是样貌选举,凡是参选之人必须是一等一的美人,这一关是由凤凰城的百信先选出来,然后是官府的人再选,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完成了。”

哈,还算是民主的国家,不错,可是来不及参加这个程序,可怎么办呢?

“你自然是赶不上这一关了。”似乎知道齐琳在想什么,榆木继续道“不过,只要得到皇族的人的推荐,也不是不可以中途加入的。当然这个人不可能是紫胤王爷。”

可是她只认识紫胤一个王爷,对了,好像还有那个小王爷,叫什么???对了,是叫龙烨,既然紫胤说牡丹是龙烨在民间的女人,那么龙烨一定会再来这里的,只要得到他的支持就可以了,关键是怎么找他呢?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想了想没什么头绪,齐琳问道“需要王爷的推荐,那是什么样的推荐?”

“百花争艳有个规矩,参加百花争艳的女子不管出生如何,只要皇室中人看上某一位姑娘,便会将手中的鸢尾送给那个姑娘。”听到齐琳起伏的呼吸声,榆木继续道“当然,如果皇室中人要推荐某位姑娘的话,便会将梅花送给她。”

原来如此,走后门的意思,梅花都长一个样,怎么知道是不是呢?

“第二关便是现在的歌舞才艺,这一次只会在所有人当中选出最出众的十位姑娘。第三关,便是皇上亲自挑选。”

为什么听起来到最后就变成了皇上选妃呢?总算是明白一些了,看似公平的表面,其实和现代的职场是一样的,谁的后门高谁就是赢家,最后就看那个皇上的口味了。

“当然。”嘴角含笑,轻声道“此女子必须是处子之身。”

什么?!处子之身?

齐琳一惊,手中的茶杯一下子滑落倒在案桌上,茶水快速流出,顺着案桌流到齐琳的裙摆上。张了张嘴,她怎么没想到?玉梅姑娘是玉女,玉女不就是处子之身的人吗?回想在白虎山的那晚,她早已不是处子之身了。

等一下!!!齐琳猛的抓住榆木冰凉的手,故作淡定的道“这里是醉花楼,现在牡丹和步瑶也参加了,她们两个???也是??处子之身吗?”

打死她也不相信。

榆木只是笑笑,继而开口道“醉花楼有个规矩,有自己院落的姑娘是不能行房事的。目前拥有这样条件的就是牡丹和步瑶,虽然都是风尘女子,但是也被严格保护着,卖艺不卖身。”

“可是???不是说??。”牡丹是龙烨小王爷的女人吗?而且,牡丹还有那种变态的嗜好。就算被鞭尸挂城头也绝对不相信牡丹是处子之身。

这也是潜规则吗?

“可是什么?”榆木怎么会不知道齐琳心中所想,但是被皇室中人看上便是皇室的人,谁的权力大就是谁说了算,想必齐琳也是明白这点道理的。

没什么。齐琳摇摇头,她没有谁来撑腰,也不是处子之身,这一点上她就输了,可是!不能认输,宽大的袖口下的柔荑紧紧的抓住裙摆,怎么可以输在这里?!

齐琳看着榆木,而榆木则是一脸笑意,咬咬嘴唇,她不知道这一次除了榆木,还有谁能够帮她,下定决心开口道“多谢。”

从榆木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大致经过,齐琳开始仔细推敲起来,就算她能够在这一关最后时刻来一个出其不意,得到所有人的赞同,但是也要进行悲催的验明正身,虽然只是点上一滴守宫砂,但是这种事情怎么都不可能蒙混过关。

所以现在齐琳能够想到的有办法的人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榆木,他精通医术,一定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她蒙混过去。

那么第二个人就是???眼前这个全身肥肉却故意穿得酥胸半露,满脸油光却欲用胭脂水粉欲盖弥彰的女人。

老鸨仔细的打量着齐琳,此时齐琳还是在自己的脸上同样的地方画上了一块朱红,看上去和以前没什么两样,虽然有些诧异齐琳回来找自己,但是老鸨还是招呼她坐下。

“说吧,什么事?”口吻中略显不耐,时不时的打量着自己粗肥的手指,满意的一瞥,视线回到齐琳身上却是无尽的鄙夷。

不去在意这些事情,在现代什么样的富婆没见过,不都是这幅摸样吗?职业性的微笑,开口道“阿雪今日贸然拜访,还请??夫人见谅。”

闻言老鸨瞄了一眼齐琳,笑道“还挺会说话的。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可没闲工夫和你瞎扯”

听出老鸨口吻变缓,齐琳为老鸨斟一盏茶,笑道“听闻夫人见多识广,今日阿雪只想求一样东西,能让非完璧女子恢复完璧的东西。”

“啪”

老鸨粗肥的手掌毫无预警的打在案桌上,刚好打翻了茶杯,老鸨并不在意,那双充满怒气的眸子狠狠的瞪着齐琳,鼻孔因为强劲的气流而变得夸张的收缩。

“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盯着齐琳那双坚定的黑瞳,微眯双眼道“这可是禁忌。”

“那就是有了,还请夫人不吝赐教。”齐琳福了福身子。她知道老鸨一定会给她。

能够让她在这醉花楼住下来,而且也不刻意找她麻烦,甚至就连榆木收了她做贴身婢女也不过问什么,她相信,着一定和紫胤有关,既然榆木那边开不了口,那就找她,虽然紫胤也说了不允许找任何皇族有关的人帮忙,老鸨不是吧,想必看在紫胤的面下,老鸨一定会给她。

果不其然,老鸨起身走到梳妆台那边,翻找了一会儿,拿着一个黑色的瓶子走了过来,放到齐琳的面前。

齐琳刚想道谢离开,却听到老鸨说了一句让她几乎想撞墙的话。

“这不能让你完璧,但是能让守宫砂不消失,交合见红,当然???。”老鸨缓了缓口气,微笑道“这种药叫美人红,也是最烈性的催情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