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只能闭眼闯黑夜

第二天,齐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旁边只有麦冬一个人,看样子昨晚上又一次宿醉了,敲了敲脑袋,接过麦冬递过来的醒酒汤一饮而尽,忍受着麦冬的念叨,齐琳简单的洗洗脸,身上竟然奇迹般的没有酒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今日竹闲居就只有齐琳和麦冬,但是从麦冬的行动来看,榆木那个混蛋一定是嘱咐了他要看紧她,不得出门半步。不过还好,麦冬没有像以前那样难缠,当她说了要换一身衣服的时候,麦冬只是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当她开始当着麦冬的面解开腰带的时候,麦冬终于红着脸出去了。

从柜子里找出自己平常穿的青色广袖长裙女装穿上,却看见安静的躺在床头的木匣子,齐琳记得那时那晚巧儿交还给她的东西,走过去打开,里面只有一支白玉笛,一个小小的白色锦盒和一把折扇,全都是榆木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直留着这些东西而迟迟没有还给他,拿起玉笛,忽然想起昨日当着凤长卿的面说出这是心爱之人的东西,真是不害臊。

可是,榆木的那句话也一样在她的心里扎了根。

“我知道你叫齐琳,就是前些日子皇上抓捕的白虎山的妖女,把你放在这里的也是王爷。”

虽然早就做好了接受的准备,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出现在这里是紫胤的手段,但是她少算了一个榆木,不是因为榆木骗她,只是因为自己一心保守的秘密被最近的人知道,不知道以后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面对。

不管自己做了榆木的贴身丫鬟是不是紫胤的手段,她也不去猜测怀疑。

只不过,一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榆木。

说不出为什么,只是内心的排斥而已。

“我说,你该不会受外面美女的打击了吧?”终于忍受不住齐琳如此听话不逃出去的样子,麦冬调侃道。

就在他以为齐琳会像以前那样反驳自己的时候,齐琳还是趴在院子中的石板案桌发呆,根本就没有听他说话,这家伙,该不会受的打击太大,要封闭自己吧?

“阿雪!”

哈?齐琳眨眨眼睛,看着忽然放大了的麦冬的脸,齐琳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麦冬忽然按住她的肩膀,一脸正经的看着她。

“外面那些女人是很漂亮,但是在我心里,不管你的脸上有什么,你???你都是最美的。”说完后,麦冬忽然觉得心脏跳得飞快,两片红晕飞上脸颊,认真的看着齐琳。

然而麦冬脸红瞪眼的样子在齐琳看来十分可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友好的摸摸麦冬的脸道“你小子想哪儿去了?人家美不美关我什么事?再说了,人长什么样,就要有什么样的觉悟。我有自知之名的,不用安慰我”

不???是的,麦冬垂下手,卡在喉咙处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可是有些话,现在不说,以后更说不出口了,下定决心,麦冬猛的抓住齐琳的手。

被抓的生疼,齐琳不解的看着麦冬,这家伙今天吃错药了?

张了张嘴,那句藏在心头的话还是说不出话来,看着齐琳扑闪扑闪的黑瞳,麦冬竟然情不自禁的搂住齐琳的腰肢往怀里一带。

“麦冬,公子让你???麦冬。”

哈?!麦冬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齐琳看着站在那里目瞪口呆的忍冬。

下一秒,在两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忍冬一个飞身过来强行将两人分开,毫不客气的将齐琳推到地上,怒视着麦冬,这家伙难道不知道她是紫胤王爷的人吗?他千叮咛万嘱咐,就是让麦冬远离她,可是他才离开一会儿功夫,这小子竟然???不想活了是不是?

“阿雪。”担心的看着地上的齐琳,麦冬打开忍冬的手过去扶起齐琳小心的问道“没事吧?有没有摔倒那里?”

齐琳摇摇头,走过去瞪着忍冬道“知不知道摔在地上很痛的?你疯了?”

哼!忍冬冷哼一声,一副要杀了齐琳的样子。但是看齐琳好像没有多想。为什么?

拍了拍身上的雪,走到麦冬那里笑笑“谢谢你哦,要不是你,刚刚我一定被树上的积雪砸到脑袋了。”

哈?麦冬和忍冬看了看地上凸起的雪,汗颜的看着傻笑的齐琳。

“噗哈哈哈???”

麦冬一个人情不自禁的笑起来,他怎么会不知道?齐琳对他根本就没有半点男女之情,就算说了又怎样?只会疏远齐琳与他的距离罢了。看着齐琳一头雾水准备想问的时候,麦冬将视线转到了忍冬身上,正色道“你刚才说公子怎么?”

忍冬这才反应过来,鄙夷的看了一眼还是一头雾水的齐琳,无奈的摇摇头道“快点准备公子的药箱,步瑶小姐在跳舞的时候摔下台阶,受了伤。”

一听事情紧急,麦冬快速回屋准备药箱。

而齐琳则在想,会在跳舞的时候摔下台阶是意外的情况不大,一定是人为,而这个人应该不是别人。回想起巧儿那双冷冰冰的眸子,齐琳就一阵心疼,自己的事情暂且先放一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解决。

比如巧儿,比如凉夕和素枫。

好不容易跟着麦冬他们来到了外面,才知道凤长卿他们早就已经回宫,接下来是紫胤一人操办,最后的时候凤长卿再出来跑跑龙套就行,而今天就是那些美人展示才艺中的舞蹈的时候,却不料步瑶跳舞的时候柱子忽然倒下来,虽然没有砸到步瑶,却让她从上面摔了下来。

但是经过牡丹园的时候却发现那里面也有很多人出来,齐琳忍不住问了一下“牡丹小姐那里怎么那么多人?”

原以为她会在步瑶的那里的,至少也装装样子吧,可是没想到忍冬说柱子砸下来的时候,牡丹跑过去推了步瑶一把,自己却也跟着摔了,不过只是轻伤。

听到这个,齐琳淡淡的扯扯嘴角,却想借这个机会过去看看巧儿,换上担心的表情道“那个,我想去看看牡丹小姐的伤势,毕竟???我们也有一面之缘。”

本以为忍冬会拒绝的,没想到忍冬点头答应了,稍微差异一下,齐琳快速的跑过去,这个时候巧儿应该在牡丹的身边伺候着,想着就跑到牡丹的房间门口。

“小姐,这样??这样不好吧。”

停下正要敲门的手,齐琳不解的歪着头,这不是巧儿的声音吗?为什么会有一种娇羞难为之感?

“放心吧,不会有人进来的,我可没有耐心。”

牡丹?在做什么没有耐心?齐琳忍不住将门推开一小个缝,怎奈屏风挡住,根本看不清楚床那里的事情,正当她想放弃的时候,却看见放在案桌上的镜子,刚好折射出床,虽然看不怎么清楚,但是镜中的景象却让齐琳如同掉进了地狱。

巧儿正蹑手蹑脚的褪去宽大的裙摆下的裤子,而牡丹早就抬起了白皙修长的**,等待巧儿上去,当一切准备就绪后,巧儿面带羞涩的爬到床上去,背对着牡丹横跨在牡丹的腰间,在牡丹的催促下,巧儿终于将头埋进了牡丹的腿间,而牡丹的手也迫不及待的伸进巧儿宽大的裙摆里面。

不一会儿两人娇羞的低吟声断断续续的从门缝传进齐琳的耳朵,齐琳紧紧的捂住嘴巴,耳旁嗡嗡嗡的响。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只是走到无人小径的时候,齐琳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你知不知道,我每日在受什么样的屈辱?

那晚巧儿的话回转在耳边。她还清清楚楚的记得巧儿眼中的怨恨和屈辱。原以为在牡丹的身边最多只是被责打,她万万没想到牡丹竟然还有阴柔之好,难怪巧儿会那样恨自己,难怪巧儿会和自己断绝姐妹关系。

不行,不能让巧儿继续呆在那种环境下,一定要把巧儿带走。

想到这里,齐琳挣扎着站起来,往原路返回,却在抬脚的瞬间停在原地动弹不得。这种感觉她还记得,如电流一样进入身体,然后身体就再也动弹不得,她被人点了穴道,而这个人正是昨日才出现的紫胤。

微笑着走近齐琳,听见不远处有人过来,依旧微微一笑,揽过齐琳的腰一个跃身便消失在原地。

齐琳被紫胤带着又飞又跳的来到竹闲居的院落,刚落地,紫胤就给齐琳解开了穴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不有分寸的走上去抓住紫胤的衣领质问,愤怒的瞪着紫胤。

紫胤只是轻轻的拿开齐琳的手,慢条斯理的说道“你现在去,只会害死那个丫头。”

害死巧儿?齐琳无力的后退一步,是啊,这样去的话,她能做什么?“可是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巧儿被??。”

痛苦的咬住嘴唇,齐琳只怪现在的无力。

看出齐琳的不甘心以及愤怒,紫胤扬起嘴角道“现在的你,斗不过她。牡丹是龙烨在醉花楼的女人,虽然没有名分,但是也是王爷的人,就算犯了什么错,以现在龙烨的心情来看,一定会力保牡丹。”

那又怎样?齐琳扬眉冷冷的看着紫胤道“那又怎样?”

她来自异世,不必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龙烨是王爷又怎样?自古以来,谁不是靠心计爬上枝头的?

“你不是想利用我吗?好啊,现在我就让你利用,把我丢在这个地方不就是等这一天吗?来吧,我准备好了,把我丢给榆木不也是让我倍受牡丹等人的嫉妒吗?我也习惯了。”齐琳释怀的笑笑,继续道“这几天我是迷茫过,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我能做到什么程度,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有怎样的危机,一边担心自己会不小心死掉,另一边又要在是是非非中保护自己,我累了,既然你已经想好了一切途径,我就跟着你走。”

这个女人,真是有趣。

伸手勾起齐琳的下颚,道“我喜欢聪明的女人,你就不害怕吗?踏进来就出不去了”

“害怕?呵呵”齐琳冷冷一笑道“或许在你找我之前我迷茫过,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榆木,毕竟自己的秘密被别人知道了,多少有些尴尬的。但是我从来没有害怕过。还有,王爷,谢谢你的提醒,可是从一开始,我不就已经被你强制性的拉入你的棋盘了吗?还谈什么踏进来走出去的话?不要笑死我了。”

没有想到齐琳会这么大胆,紫胤一眯眼,道“之前不是不答应吗?”

齐琳一笑,道“天黑还是要走夜路,害怕就闭上眼睛,大不了摔跤,但是,路,还是要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