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飞雪问情2

这样的行为虽然不妥,但是他是皇上,谁敢八卦?齐琳无语的看着凤长卿,为毛她想起了吕洞宾调戏牡丹仙子的那一幕?

等到凤长卿将玉女带上祭坛,大祭司便走向前说道“有请皇上和玉女参拜凤凰神,保佑我朝风调雨顺,繁荣昌盛。”

接下来便是简单的上香参拜,齐琳本以为这就结束了,可是没想到参拜之后除了大祭司和玉女,其他人都纷纷下来,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随后抬着一个白玉的器皿上去,仔细一看,那个器皿正是一朵还未开放的白梅花,托盘上还有一团绿色的不知什么东西。其他四个戴着面具的男子抬着一张白玉床放在祭坛上,除了面具男,其他的人都退下了。

接着一个太监端着器皿走上去,大祭司不知道对着杯子说了什么,然后比划了几下,便将杯子拿给玉女。

就算不是玉女,齐琳也觉得那杯子里面的液体是不能喝下的。可是玉女只是看了看远方,最后释怀般拿起杯子。

正当众人都以为她会喝下的时候,玉女竟然将杯子反手一倒,旁边的太监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将目光投向凤长卿。坛下的人都出惊讶的声音,也都纷纷对玉女指指点点。

丢掉杯子,玉女毫不犹豫的取下面纱,精致的面孔完全展现出来,但是台下的人却都纷纷蒙住眼睛,低头不看。玉女扫视四周,只看见不知的步瑶和齐琳以及齐琳身边的榆木还抬头看着。除此之外,还有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上。

齐琳看着祭坛上的玉女,身着一袭白色繁花抹胸,外披一件白色纱衣,那若如雪的肌肤透亮,三千丝散落在肩膀上,没有任何多余的饰,只是带了许多繁花,红白的繁花衬托着哪张雪白透晰的脸庞,身上缠着黄丝带,显得十分妖艳迷人,可是这样一个绝代佳人,眼中透露的却是说不出的惆怅和哀怨。

抬手捂住心口,满意的一笑,抬头正好看见齐琳那双干净的黑瞳。

齐琳微微一愣,那名女子看着自己,眼神却充满了释怀之意,接下来会生什么?齐琳有不好的预感。方才听说会进行祭天的是上一届的百花仙子,而上一届的百花仙子就是紫胤的王妃,肖芷柔。难道那个女的就是肖芷柔?

想到这里,齐琳看了看金色面具男,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紫胤就这么无动于衷吗?

再次回头时,玉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躺在了祭坛上的白玉床上。

接着,齐琳看见银色面具男将白梅器皿放在白玉床旁边的莲花座上,再拿起那串绿色的东西,齐琳才看清楚,那是她在白虎山的时候经常碰到了一种藤子,此藤子细而软,并且是空心的。难道说,这是血祭?

齐琳倒吸一口凉气,看着银色面具男子拿起玉女的手,将衣袖轻轻撩起,白皙的玉手在那里显得十分无力,可是那个男子并没有怜香惜玉的心,将藤子往女子的臂弯处一扎,床上的女子一动不动,似乎扎的不是她的手。男子将藤子的另一端放在白玉白梅的顶端,然后退在一旁。

鲜血就像一条在白梅上寻找出路的小蛇,蜿蜒着盘旋在白玉白梅的玉身,最后停留在白梅的底座。

那么大的白玉,让血这么流下去,不是死路一条么?齐琳捂住心口,不知道为什么,那里一阵一阵的抽痛。忽感脸颊一凉,齐琳抬头,冰凉之意在脸上窸窣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