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获自由

丛林是卧虎藏龙的地反,表面的平静只是为了掩饰其中危机。<冰火#中文特么对于151+看书网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扑哧”

一群鸟儿闪动着双翅飞翔空中,留下几根羽毛。羽毛顺势而下,最后消失在一望无尽的丛林中。刚好吹过一阵风,掀起些许树叶,朝着天空飞去,却不知下一个落脚点是何处。

齐琳伸手接住飞上来的一片树叶,她还记得谁曾经说过,树叶是唯一不会飞的翅膀。

想到这里,齐琳不禁觉得好笑,不会飞又如何?不也一样借助风力飞到这里了吗?

不管是谁,只要借助有效的工具,就一定能够做到想做的事情。就像她自己。从前拼尽全力,只想混出自己的一片天空,有一个落脚之地。现在亦是如此。

又是一阵风。躺在齐琳手心的树叶又继续自己的旅程。

此时从齐琳的身后走出一个白色的身影,仔细一看,却是一匹足有过半人高的雪白色的狼,宝蓝色的眸子释放者王者的犀利,雪白的毛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像是天使的光环。

雪狼仰头看了看齐琳。然后歪着头蹭了蹭。雪狼的身后便是狼群,只是那些狼都是棕色毛发,体型也小了一半,正在阳光下做着自己的事情。

齐琳摸了摸雪狼的头,毛发的柔软透过指尖传过来,让齐琳忍不住又揉了一下,看着下面躺在岩石上休息的一些狼。她想,要是以前的那个算命先生在的话,她一定会将他供奉起来的。

二十五岁之前,会发生一件怪事。她现在才知道,这句话是真的。

是啊。是发生了,还是在她二十五岁生日的前一晚上,一件无法用常理来解释的事情。

就连她自己,也是用了大概一个星期的时间才想明白,一个月的时间接受。

三个月的时间熟悉。那就是,她穿越了,直到现在,她都还在怀疑。因为她有像电视上说的,遇到王公贵族或者什么奇怪的人,而是落在没有人烟的深山丛林,和一群狼生活在一起。齐琳将视线移向远处,回想自己醒来的那天。

要不是她承受能力强大,恐怕早已吓死当场。

齐琳还记得那刺鼻的血腥味,死亡的悲鸣,低微的苟延残喘。

她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醒过来的,睁开眼睛的一瞬间,看到的不是护士也不是白色的天花板。而是一只被咬断脖子的狼,睁着双眼死死的瞪着她,鲜血还在往外冒,齐琳倒吸一口气,四处扫了扫,才发现在她的周围全部是狼的尸体,少说也有十来匹。就连她自己的身上都沾染了狼血。

更重要的是,在离她十米的地方,还站着百来匹狼,每匹狼的身上几乎都有血,好像是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后胜利的士兵。现在全部将视线转向齐琳。

齐琳只觉得脑海一片空白,她现在处于狼群中心,就算她有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也冲不出去,就算她会爬树,狼群一涌而出,她就算不被咬死,也会被踩死。

这下子,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吗?

齐琳的脑海中除了是自己死掉的画面,就再也没有第二种画面了。但是当齐琳恢复思考能力之后,那些狼群都没有要进攻的趋势,甚至连杀气都没有,好像只是围着她自己而已。

齐琳试着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狼群依旧没有反应。她当然不会笨到以为狼群是吃饱了猎物才不动她的,更不会以为这是在做梦。

当齐琳移动了三步之后,狼群终于有了动静,吓得齐琳一下子屏住呼吸,死死地盯着有动静的地方,那个地方的狼群一下子往两边走去,让出一条道路。好像电视中最后的老大从小喽啰里面走出来的场景。

难道说,这些狼服从于某个人?

泰山还是孙悟空?

齐琳猛的咽下一口口水,双手紧紧的交错在一起,小心翼翼的盯着即将出现的身影,她不期待会出现孙悟空或者泰山,但是不管是谁,只要能活命,谁都行。

“嗷呜”

此时狼群忽然仰头发出长长的嚎叫,像是一种欢迎的仪式。伴随着这个嚎叫,一个高大的白色身影最终出现在齐琳的面前。说它英姿飒爽,君临天下一点都不夸张。至少齐琳是这样认为的。

当看到雪狼的时候,齐琳惊讶的瞪着双眸,这情节是不是很像暮光之城?但是,眼前的是一匹活生生的雪白色的狼啊。

奇怪的是,看到这匹狼,齐琳却好似松了一口气,恐惧感慢慢消失。思路回到昏迷前的那一瞬间,她看到的好像就是这匹狼。

就算如此,齐琳还是防备的后退了几步,就算她现在没有恢复思考的能力,身体已经率先做出了反应。只是才刚刚迈出一步,就被身后的狼的尸体绊倒,重重的摔在狼的尸体上,齐琳的脸刚好碰到狼张开的血琳琳的大口。

恐惧感一下子冲出来,最后化作一声长鸣。

再次醒过来是被湿润润的东西弄醒的,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却被强烈的光线刺得再次闭上,等到适应之后才发现那不停的在自己的脸上动来动去的湿润润的东西是狼的舌头,明白这一点之后,齐琳再一次发出十二万分呗的尖叫。

这一次,惊动的不仅是周围休息的狼群,还有深林中休息的鸟儿。忍住再次昏倒的冲击,看清周围的情况,显然,这已经不是在深林里了,而是在深林的高处的一座岩山上,整座山能看到的地方几乎都是狼,身边还有几只小狼崽在嬉闹。想来这里便是狼窝了吧。

弄清楚状况之后,齐琳才看到像一只哈巴狗坐在自己面前的雪狼,若不是身在狼群,还真的会以为雪狼是一条狗狗。

齐琳就是这样盯着雪狼十多分钟,明白它暂时不会伤害自己。

齐琳这才将自己的思路从头到尾的理清。

首先,她是出了车祸,失去意识。为什么会在这里。齐琳只能想到一点。那就是肇事者心虚。以为她挂了,然后将她拖到这种地方,抛尸。

但是没想到她活了下来。这是唯一的合理的解释。但是,放眼望去,先不说这浩大的狼群,眼下这一望无际的丛林在现代只有热带雨林才有了吧。难道她被空运抛尸?

不对,太离谱了,也没有必要这么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琳皱起眉头,整个人陷入一阵沉思,直到后背传来毛茸茸的触感,齐琳才回过神来。

雪狼就歪着头看着齐琳,齐琳怎么也想不透一匹这么具有灵性并且还领导了这么一群狼的雪狼,就是中国,这样的 雪狼应该是国家级的保护动物吧。可是,这样的老大,竟然对她言听计从,甚至就像狗狗对主人那样忠诚。

难道说那个算命先生说的她具有驾驭有灵性的动物是真的?

“嗷呜?”

“回来了?”齐琳看见前几天派出去的狼群,心里一喜,立刻跑过去在狼的头上揉了几下“怎么样?有么有找到什么?”

狼先是眯起眼睛享受着齐琳的抚摸,再看着齐琳墨黑色的眸子,有些愧疚的低下头,像是做了坏事的小孩。

齐琳看着这样的狼,她从能够确定狼群对她无害之后,就会像这样派出一些狼群出去寻找人的踪迹,还有就是她原本背在身上的背包。

或者寻找一条能够走出去的路,可是两个月过去了,她派出去的狼群还是失败而归。

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齐琳微微一笑,知道狼群已经尽力,将这匹狼揽在怀中,轻轻的抚摸狼的头。

“阿莫,你们先去休息一下。”为了方便,齐琳给这些狼都取了一些名字,比如现在她抱着的这只就叫阿莫,雪狼因全身雪白而名为小白。

现在齐琳心里的另一个猜想算是成立一半了。齐琳不是想过,只是那太荒谬了。

但是看着这片丛林,还有这些自由生活的狼群,她不得不怀疑,她穿越了。只不过,她是现实主义,不找到一些证明,她是死都不会相信的。

三个月过去,搜索了两个月,毫无线索,她现在也慢慢相信,她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在一个毫无人烟的深山,和一群狼生活在一起。

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离开这群狼独自一人去寻找自己的世界,因为她没有这个能力,这山里面住着很多股势力的狼。还因为··和一群毫无心机的狼生活在一起,她感觉到了自由。

张开双臂,迎接微风,像是得到了解脱,就算下半辈子将会在这个深山老林和一群狼生活在一起,算是一个离奇的穿越,只要想通了,没有什么奇怪的了。

现代的那些种种,她完全放得下,几乎没有正面关心过自己的妈妈,有一个冷血却爱着她的老公,还有一个有点小心眼却孝顺她的儿子,完全没有正眼看过她的继父,拥有一家还算有权威的综合医院和两个有才能的儿子,算是没什么忧虑了,至于那个已经不记得长什么样的亲生父亲,齐琳倒是完全没感觉.

还有她拼了五年换来的建筑公司的销售总监的位置,她一点都不在乎,那个工作本来就不是她喜欢的,整天活在那个勾心斗角的世界里,还要陪笑,她早就厌恶了。现在,终于体会到了无债一身轻的感觉。

“啊啊啊···,齐琳,你自由了。”

齐琳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情感,对着蓝天,大叫了几声。身后的狼群也跟着齐琳仰天发出狼嚎。好不壮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