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立誓

红米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洛玉,好久才鼓起勇气开口:“主人别生气了,不就是什么黄师叔吗?等找到她,我一口吞了她。”

“噗嗤!”洛玉笑了,抚摸花瓣,神情缓和下来:“难得红米也会安慰人了,不过我现在打不过她,你就更不行了。其实你说得对,我在这生气有什么用了,我现在最应该做的是赶紧晋级筑基期,这样我就不用躲着她走了,不过她身上还有其他的东西让我毛骨悚然算了,多想无益,先将眼前这个麻烦处理了吧。”

“主人,你将他赏给我吧,我一口吞下,就什么麻烦也没有了。”红米热情的蹭蹭洛玉的指尖。

洛玉嗤笑一声:“别说你没看见黑剑里的那条黑龙,若是将它惊醒了,十个你都不够塞它的牙缝。”

“我们可以先将他的剑拿走不就行了——”红米卷起侯勇手中的黑剑。

“已经唤醒的剑魂没你想得那么简单,或许你将它带离一段距离就会惊醒剑魂,要不你验证一下?”

“不了,我听主人的。”嘎巴一声,红米将黑剑扔回侯勇身边,我的命可比这死小子值钱。

“杀不能杀,放又不能放,真是伤脑筋红米,你有没有办法让他苏醒,但又无法动用灵力。”

“看我的!”红米撬开侯勇的嘴唇,从花柱中喷出一股红色的液体,啪的合上他的嘴。

“这是一种毒素,与灵力交织在一起,会让他无法动用灵力,一个时辰之内没有排除,那就很难再排出去了。”红米很是得意,摇曳花朵。

“干得不错,现在唤醒他。”

“主人,只需要将他脸上的汁液洗掉。他就会醒过来,我的水灵根还没有生出来,又没有土壤可以抽取——”

“我知道了。”洛玉点点头,右手掐诀。一股清水激射到对面,将侯勇浇了个透心凉。

“咳咳!”侯勇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一个声音问了自己很多问题,可又都模模糊糊,什么也记不起来。正想着,天上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将他淋了个通透。

“是你——”侯勇彻底清醒过来,噌的起身,却又颓然的坐下,神色数变。

“为什么不杀了我?”?他已发现身体的异状。

哼。若是能杀死,你以为我会放过你?

啪!一把匕首丢至侯勇跟前。

洛玉冷笑一声:“若是你想死,那就自杀吧!”

沉默在狭小的树洞中漫延,侯勇终是没熬过洛玉,首先开口:“你想怎样?”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是。”洛玉脸若冰霜:“你想怎样?”

若是黄师妹想杀他,就不会弄醒他,黄师妹在他身上留了手段,自然是为了保证自身的安全,但若是他的回答不能让她满意,她应该不介意杀了自己,毕竟自己刺杀过她。若换作自己,他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对方。黄师妹,毕竟还是个未经世事的女孩子,心太软。

不知为何那人要致她于死地,不过,他承诺的事情已经做了。至于刺杀是否成功并不在他的承诺范围内,他倒是不惧一死,但留下妹妹洁儿一人独自生活在修真界中,他实在不放心

侯勇合上眼眸,再睁开时眼神中只剩下一片坚定:“幕后之人不会从我口中说出。因为我对她承诺过。只要你答应这一条,我可以签订认主魂契。”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洛玉瞥了他一眼,“黄洛伊一定觉得,她与你毫无交集,我怎么猜测,也不会想到是她派你来刺杀我。不过,想我黄洛玉自出生至今短短15年,除了五年前,无意中送了一个散修复元丹,阻碍了她黄洛伊结善缘,自此有了过节,除此以外,我再也想不到我得罪了谁,所以这个人一定是黄洛伊,我的好族姐!”

洛玉果然看见侯勇变了脸色,尤其是在听到‘复元丹’三字时。

“你乘我昏迷时,审问过我?是我亲口告诉你的!”侯勇猛地起身质问,双目赤红。

洛玉嗤笑一声:“我审问你不是很正常吗?难道只许你杀我,就不许我审问你,莫名其妙!”

侯勇脸色煞白,颓然的坐了回去,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流下来。

见他如此情形,洛玉好心给他解惑:“放心,你没有说出她的名字,我只是和你聊了聊你妹妹,不过,你难道就不会想想三年前令妹受伤的事有许多巧合的地方吗?”

最后这句话,洛玉是故意的,至于黄洛伊有没有主导了这件事,她真不知道,但只要侯勇相信有就行了。

侯勇脸色更白了,前后仔细琢磨三年前的事,确实有许多疑点,光黄洛伊能够找到他就很可疑,他不过是上万名外门弟子中一员,若不是早有关注,如何能在事情发生后,半个时辰内找到他们在坊市角落里租借的房舍。

侯勇郑重道谢:“多谢你的提醒,这事我会自己查清楚。”

“那是你的事,”洛玉声音淡淡的:“认主魂契就不用了,你只需立誓不可对我起杀心,不可与我作对,不过,誓言中要加上你妹妹侯洁儿的名字。”

“你——”听见誓言中要加上妹妹,侯勇愤而起身,见对方态度坚决,他缓缓坐下,哀求道:“我是真心要立认主魂契的——”

洛玉拂袖:“要么死,要么按我的要求去做!”

立魂契?什么时候被反噬都不知道,她身边的红米就是实例,当初签的主仆魂契,若不是她机敏,早就被它反噬成功了,死的不能再死,所以她坚定不与他人签订魂契。

侯勇在乎妹妹胜过自己的性命,誓言里加上侯洁儿,她反倒更放心。

侯勇沉默了好一会,直到洛玉不耐之时,他深吸了口气,缓缓开口:“我,侯勇立誓,今后不得对黄洛玉起杀心,不得与黄洛玉作对,否则,我侯勇及我妹妹侯洁儿终身不得晋级,修炼时走火入魔而亡”

听侯勇发完誓言,洛玉颔首:“红米,帮他解毒。”

洛玉的手腕上,嗖的伸出一根绿藤,搭上侯勇手臂,却被他一手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