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绿镯

若不是女修的最后一击,他不会在生死存亡的瞬间爆发,也就无法唤醒沉睡至今的剑魂黑龙,可惜黑龙虚弱无比,劈开火焰后就沉入剑中休养去了,不到危急情况绝不出现。好在它已告知他,只要多饮敌人的心头血,它就会早日恢复。

侯勇转回脸,手擎黑龙剑,居高临下望着洛玉,杀气凛然。

洛玉面如死灰,却不再哀求:“我知侯师兄是个信守承诺之人,所以我今日必死无疑。临死之前,我是否可以提一个要求?”

侯勇愣了愣,绷着脸,戒备着问道:“你且说说看——”

冷嘲一声,洛玉缓缓说道:“不会让你为难的。我左手上有一只绿镯,那是家父亲手雕刻,我想请你取下,转交给我的哥哥黄子熠,只说我陷入一个密地中,为了其中的传承,下次秘境开启才得出来,请他和爹娘不要牵挂——,有五十年时间的缓冲,最后得知我不在了,想来也不会太过伤心。”

闻听此言,侯勇手指微颤,差点握不住手中黑剑,脸上神情数变,片刻后,他缓缓开口道:“我答应你!”

虽然这其中可能存在陷阱,但他仍然答应了,因为看着眼前垂死的女修,如同面对着自己的妹妹洁儿,他怎忍心拒绝?况且,就算有陷阱,他也能应付得了。

见侯勇沉吟,并没有俯身来取绿镯,洛玉嗤笑一声:“难道你还怕我一个无法动弹的人翻出什么花样来吗?你完全可以先杀死我,然后再取下手镯。不过,手镯只是凡木所制,还望你挥剑时收敛气势,免得它被灵力击碎。”

“不用!”

侯勇定定的看了一眼洛玉,她的法衣破损,左手上的镯子露了出来,通体碧绿。其上雕刻着一朵娇艳的红花,他早已用神识查探,发现此镯没有丝毫灵气,应该确如女修所言乃是凡木所制。此女五脏俱伤。经脉破损,气息微弱,即使他不动手,若没人救治,怕也坚持不了半日。

侯勇缓缓弯下腰, 见洛玉确实没有异动,他略微安心,低下头,伸手欲捋手镯,他隐隐有些急切。似乎非要取下这个手镯不可

不对!这只是一个凡木所制,为何会让他如此迫不及待?

“嗤——”一股透明液体喷射而出,全喷在侯勇脸上,空气中散发着一阵淡淡清香,很好闻。

嘭!侯勇一头栽倒在洛玉腰腹上。手中的黑龙剑仍然紧握着。

这是一个陷阱!此乃侯勇晕倒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咳咳!唇角的鲜血流的更快了,洛玉原本因为极度紧张而忘记的疼痛,如今被他一压,痛觉神经完全恢复了感知,如同撕心裂肺一般,疼得她快要晕死过去,豆大的汗水汩汩冒出来。瞬间打湿了她的全身。

不,她不能晕死过去,不然就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洛玉强撑着,用神识询问红米:“红,红米,他。他真的晕死,了吗?”

她暗自庆幸,幸好能用神识沟通,若是非得出声,只怕她真的要暴尸荒野了。因为此时她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

红米已恢复原身,得意洋洋的回禀:“放心吧,中了我的汁液,没有三天,他是醒不过来的,而且我问他什么,他都会乖乖回答。”

“快,快进空间,把,把他一并,带上。”洛玉吩咐。

此前这么大的动静,必有修士过来查看,所以她必须马上躲进空间里,至于了带上侯勇,自然是为了审问幕后主使。

须臾间,两人一妖出现在灰蒙蒙的空间里。

洛玉平躺在荒地上,大脑不能指挥哪怕一根手指头,但身体却在不停抽搐。

侯勇被甩在荒地上,俊脸朝下,这显然是红米故意的。

“主人,你不会活不了吧?”

看着洛玉如同一个破娃娃一样,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嘴角的鲜血还在慢慢的流出来,气息微弱得几近于无,红米很是害怕,若是洛玉在死前想不开,将它一并弄死,它可就死不瞑目了,毕竟它连秘境都没出了

“闭,闭嘴,丹药,储物袋。”洛玉努力睁开眼睛,神识也是越来越难集中了。

嗖的一声,一根绿藤瞬间伸长,拽下洛玉腰间的储物袋,打开封口,哗啦倒出一堆物品,其中就有十来个玉瓶。

“咳咳,”洛玉没有心情怪红米鲁莽,转动眼珠示意:“左前方,玉瓶,极品复元丹,对,两颗。”

小嘴微张,咽下红米送过来的复元丹,洛玉慢慢闭上眼睛,发出指令:“ 帮我,化开药力我死,前,你死。”

这般简单的几个词,难得红米完全理解了其中含义,洛玉的意思是说,她若是死了,会在临死前弄死自己,哎,这女修果然不是一个善人,到死也要拉着自己一起陪葬,它怎么这么命苦呀!

红米认命的帮洛玉化解药力,一边表着衷心:“不敢,红米绝对没有异心。不过,主人带着这个外人进入空间,这里的灵气坚持不了七个时辰,这还是您不主动吸收灵气的情况下。若到时你——”

洛玉听出红米是真心为她着想,心中涌起淡淡暖意:“我,会醒。”

化开药力后,红米输入木灵力帮洛玉修补身体各处。这丫头这么奸诈,它哪里还敢有异心,此时盼着她好了,它才能过得好。

药力化作涓涓细流,缓缓流过身体各处,阵阵清凉缓解了身体的痛楚,随即绿色的木灵力进入体内,与复元丹一道修补千仓百孔的身体??

一刻钟后,疼痛少了些许,身体在慢慢好转,洛玉睁开眼,看着红米有些萎靡的花瓣,传音轻轻说道:“红米,我之前的承诺不会变——你若诚心待我,我必真心待你,待我飞升之时,必放你自由!”

红米愣了愣,声音有些涩涩的:“我记住了,主人,我的忠诚不会变!”

洛玉知道它有所触动,但要它完全付出忠诚却是不可能的,她不急,来日方长

ps:

今日凌晨三点,有一小偷掰弄我家厨房阳台的铁护栏,幸好我老公正好醒着,将他呵斥走了,随后报警,折腾了一个来小时,让我再无法入眠,于是爬起来上传新章节。

我家穷的很,可小偷已经来访两次,兔兔真是欲哭无泪,提醒各位朋友,小心夜贼!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