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上古遗族

“我有个族姐,水系天灵根,不过十九岁,就已经筑基中期了,比我强上百倍,不如我将你介绍给她,她的灵石多,应该能养得起你。”洛玉继续试探,若是它真的同意了,看她以后如何收拾它。

妖花迟疑了一下,洛玉眯起了眼,见它花瓣抖动了一下,显然是想到什么。

“恩人,我不想离开你。我知道你嫌弃我吃得多,晋级慢,没有什么用处。”花径缠住洛玉的大腿,“但其实我很用的,我知道恩人体内有一个空间,这个空间每次晋级都需要天材地宝,而我,啊,疼死了——”

洛玉死死掐住它的花柱,“你知道了我的秘密,你猜我会如何对待你?”

“咳咳,恩人,我是你的仆人呀,只要不解除契约,我就无法背叛你的!”妖花被掐住命脉,不敢有丝毫动作。

“这倒也是,”洛玉丢开妖花,“说说你到底有何用处,若是不能让我满意,我就拼着修为下降,寿元减少也要灭了你,免得你以后拖累我无法晋级,老死在筑基期。”

妖花落地,迅速合拢花苞,藤条根须层层防护,“我本来就是要说的嘛!”见洛玉瞪眼,它不敢再抱怨:“我其实也是五行之体,不过目前还没有齐全,待我生成妖丹之时,五行也就齐全了。妖丹是五行至宝,我可以将妖丹献给你,用作空间晋级之用。”

洛玉摸摸下巴:“其实,你自身应该会比妖丹的效果更好,是不是可以连跨两个大等阶呢?或者,三个?”

“你这个恶毒的丑女人!”妖花蹦跳起来,离得洛玉远远的,若不是法阵相阻,它真想逃走,“妖丹是我命根子,给你妖丹后,修为要下降一个等阶,寿命减少一半,可你还不满足,居然想要我的命!呜呜,我要找妈妈,我要找老祖宗,呜呜,他们没说人类这么可怕,呜呜呜······”

妖花哭的花枝乱颤,花瓣上居然流出水来,藤上细叶慢慢发蔫。

“好了,别哭了。”洛玉发愁,她不懂哄孩子。这妖花之前倒是老道奸诈,原来都是装的,它在妖植里不过是个未成年的孩子,一听说要被用作空间的食物,就被吓得大哭。

“好了,我逗你玩的,不要你的命。”洛玉戳戳花瓣,“再哭,就不漂亮了。”

“呜呜,你真不要我命了?”

“不要了。”洛玉肯定的点点头。

“那你能不能不要我的妖丹。”

什么,居然得寸进尺,洛玉掐住花径:“想得美!你是不是想着,我无法晋级,老死过后,你正好把我当作食物,我是五行之体,想来对你是大补之物,体内空间就更用说了,想来,你也是有办法吞噬的吧。”

“咳咳,主人我错了,妖丹我给,我给还不行吗?”妖花努力挣扎,挣出洛玉的手心,想向后退,但在洛玉恶狠狠的目光下缩了回来。

“其实,上古时期,像主人这样修炼空间的修士虽少,但还是有的。在双方老祖的见证下,幼年人修和幼年红签订主仆契约,红保护修士,修士饲养红,待红长出妖丹,就会将妖丹献给修士。此外,红和修士还会额外签订一个契约——修士因意外或是无法晋级而死去,就会将身体和空间送给红做食物,这是作为红甘做仆役和献出妖丹的代价。”

闻听此言,洛玉如同吞了一只苍蝇,这哪里是妖宠,分明是养着一头白眼狼,随后准备将主人咬死吞入腹中。

“呵呵,你们老祖倒是老奸巨猾,既让人类将你们这吃货养大,最后还将自己当做食物送到你们的嘴里,真是打得好算盘。”洛玉面上阴云密布,“你放心,这个额外的契约——”

她盯着妖花,一字一顿:“我、不、会、签!”随即,她冷笑两声,“大不了,我现在就弄死你。”

“主人~,我错了!”花苞躲在藤条的层层保护中,“这个额外契约是在主仆契约之前签订的,我现在是无法强求你签的。以后,我就是你最忠实的奴仆,你指东,我绝不打西!你让我抽狗,我绝不撵鸡!”

正在明月居晒太阳的小黑,猛然打了一个喷嚏,它心里嘀咕,是谁在骂它这高贵的天犬,若是让它知道,非得一口咬死他。

得知此事,洛玉稍稍心安,但她仍然冷笑:“是因为你的老祖们都死绝了吧,没有妖能强迫人修签订这份丧权辱国的契约吧。”

“你怎么知道?”花苞从藤条中钻出来。

“看你流落在一个小小的秘境中就知道了。”洛玉漫不经心的说道,心中暗道,我这是猜的,不过依着人类的小心眼,等到上古妖植势落,必定将红铲除,既除掉了卧榻边上的强族,也阻止了修炼空间的五行修士的强势崛起,何乐而不为呢!

洛玉不知道的是,她这番猜测倒也搭了一点边。

上古时期,红天生灵智,实力强横,能够吞噬比自己实力高出一个等阶的修士,若是晋级到一定程度,甚至可以吞噬一个星球。

这样强大的种族,即使数量稀少,也让上古各个种族胆战心惊。开始还有人修与红签订主仆契约,但看着子孙一个个不得善终,人类渐渐放弃这种奢侈的修炼方式,甚至有因子孙死去而迁怒的人修,加入了对红的讨伐中。

上古时期的人修还处于弱势,但他们擅长阴谋诡计,喜放黑枪,而且不会让红发觉他们的小动作。

历经数十万年的争斗,上古各族终于将红连根拔起,偶有露网之鱼已不足惧矣!

眼前的妖花,显然是只落网之鱼,只是它如今年幼,实力低微,得到的传承尚少,关于这场战役的记忆还未觉醒。就算觉醒了,它也不知道这灭族之祸有人类的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