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喜当爹‘

在一片讥笑声中,洛玉爬上了31号战台。

“你居然来了!”台上男修满脸惊疑之色。

洛玉唇角轻扬:“段启明?”

嘴角一个大痦子,如此特征明显的男修,她想忘记都难,看来此人是黄洛伊的人。

“啧啧,果然长成了男人婆的模样!丑死了!”段启明出口讽刺,他自然知道洛玉就是当年那个因为练体,而被他调笑的女修。

“那女修有点不对劲,她身上没有灵力波动。”

“是啊,我看过来,确实没有灵力波动,那我压在她身上的赌注岂不都泡了汤。”观众甲着急。

“喂,那个女修,你是怎么回事?”台下买了她进十强的弟子按耐不住,开口质问。

“抱歉,诸位,昨日我因误食某物,灵力暂时无法使用。不过,你们放心,我会尽我最大的力气来打赢这场比试。”洛玉面向众人弯了弯腰。

台下一片嘘声,买了段启明的人自然欢欣鼓舞,而买了洛玉的人则破口大骂。

段启明与洛玉的情形相同,都是四场三败,所以这场比试最关键,谁赢了谁就进入十强。

“**都没有灵力了,还如何比赛,如何能赢,你坑死我呢!”

台下有人扔灵兽蛋,不过被防护罩弹了回来,那名修士跳起来,一把接住灵兽蛋揣进怀里,呜呜,输了比试,他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灵石买灵兽蛋做早餐了,这个蛋还是省着点吃吧。

不过灵兽蛋提醒了台下观众,大家纷纷将一些不值钱的东西往台上砸,居然还有隔夜饭,臭袜子什么的。洛玉也不在意,反正砸不进来!

段启明见此情形,哈哈大笑,就连大痦子上的黑毛,都乐得一颤一颤的,他才不着急比试呢,让咒骂来得更猛烈些吧,要羞辱来得更激烈些吧,哈哈哈······

“肃静,不得扰乱比试会场!”长须裁判双目一凌,筑基期的威压笼罩全场,顿时将这菜市场肃清了。

“等等——”白衣男子脚踏神行步,瞬间来到战台前。

“郭师弟,请让比试稍后一会,我有事要和大家说。”

郭师弟拱手行礼:“原来是楚公子,请问你有何事?可否比试结束后再说?”这位主他可不敢得罪,但是比试规则也不能随意更改,主席台上的真人们正看着呢!

“比试结束后就晚了!”楚扬挥了挥手金扇子,“耽误不了你一炷香的时间。”

你还准备耽误一炷香的时间,饶了我吧,楚大爷!郭师弟苦笑不已,他抬头看向主席台,却没有收到任何指示。

主席台上,掌门刘长青无奈得看着楚岳:“你那孙子又出什么幺蛾子呢?”

“我也不知道呀!”楚岳摇头,“不过,只是一场外门比试,能有多大的事?”

可是无规矩不成方圆,刘长青恨不得揪掉一把胡须。

“恩”楚岳凝了凝神,随即说道:“楚扬刚刚传音说,只是让比试晚上一时半刻,不会影响正常比试的。”

“恩,下不为例!”刘长春无奈点头。

就在他们交谈之际,楚扬已经登上了31号战台,并没有管郭师弟的那张苦瓜脸。

“大家静一静!”楚扬摇着扇子,“我见大家群情愤涌,过来查看,这才发现是因为黄姑娘灵力受困,大家担心她会输掉比试,也就是你们输掉赌注,所以才会如此激动。”

“是呀,楚公子,赌盘是你开的,我想退注可不可以?”观众甲喊道。

“是呀,我也要退注。”

台下几百人一片喧哗,围观者大都买了洛玉,只等她赢了这场比试就可以拿到本金和盈利,谁知······

“其实,大家不用太过担心,黄姑娘是练过体的,不一定会输掉比赛。”楚扬开口解释。

“切,长了一身肉就算练过体了?我看过册子里对她的介绍,她不过15岁,练气修为达到十一层,那她的练体修为能高到哪里去?若是她真这么厉害,上场对战侯师兄时,就不会输掉比试了!段师兄实力虽不如侯师兄,但相差不远,对付无法运用灵力的气体双修者,还是绰绰有余的。”观众乙分析的头头是道。

“就是呀,我们要求退注!”

众人心中的想法与观众乙不谋而合,在台下嚷嚷起来。

“买定离手,什么时候允许退注的情况出现呢!”楚扬脸色一冷,气场全开,震慑了台下几百人,顿时安静下来。

“楚师叔~,我把所有的家产都压着黄姑娘身上了,她要是输了比试,那我就是倾家荡产了!”一个年轻男修扑至战台前,眼泪鼻滴一大把,“可怜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幼儿,都要跟着我喝西北风了。楚师叔,呜呜,您就可怜可怜我吧,可怜可怜我那老母亲和幼儿吧,我不要求全部退还,只要您退一半就行,呜呜——”

男修这番豁出去的表演,惊呆了洛玉和她的小伙伴们,一时间只听见他抽抽搭搭的哭声。

“噗嗤!”楚扬笑了,雌雄难辨的脸上那一抹淡淡的笑容,让众人失神片刻,那名男修也忘了哭泣,呆呆的看着楚扬粉红色薄唇一张一合:“我观你元阳未失,显然还是童子之身,你那嗷嗷待哺的幼儿从何而来,莫非你是喜当爹?”

31战台上下众人笑得前俯后仰,嘴里不断重复着“喜当爹!他是喜当爹!”

主席台上,刘掌门忍俊不禁,侧脸对楚岳说道:“你这孙子也太损了,回头你说说他。”

“哈哈哈——”楚岳笑道:“说什么,我觉得挺好,那小子若不是有意欺骗,杨儿损得着他吗?”

得,我忘了,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刘掌门歇了劝说的心思。

此时,台前男修面红耳赤,呐呐不成言,转身欲走,却被人群拦住。

台上楚扬仰头大笑,好一会才止住笑意,“看着你逗笑我的份上,我同意退你一半赌注。”

还有这好事,一机灵男修高声喊道:“我也只退一半,楚师叔,我也上有八十岁老母,下,下面没有了!”

“噗!”有人被身边人喷了一脸水。

有人笑得在地上打滚,有人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洛玉捧腹大笑,这位可比喜当爹彪悍多了!

机灵男修悔得肠子都要青了,恨不得脱、下、裤子以示清白,他以袖掩面,施展浑身解数,瞬间消失在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