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谁的错?

有一次她作诱饵引诱灵蟒蛇,好不容易蛇口逃生,却被刮破了道袍,脸上满是灵蟒蛇的流涎,腥臭无比。

她忍受不住,待队员解决了灵蟒蛇,打了声招呼后,跑到附近的一条河畔清洗一番,自然将脸上的化妆也洗掉了,而这一幕,正好被尾随而来的男修瞧的一清二楚。

这位男修在猎杀灵蟒蛇的时候,就透过李嫣然道袍的裂口,看见了如玉般的肌肤,还有隐约可见的美好。男修心痒难耐,尾随过来,却发现这个相貌平凡的女修原来是一个大美女,一时鼻息加重,惊醒了李嫣然。面对此种情况,她早有过预想,只见她纹丝不乱,补好妆容,起身走向男修,与之虚以为蛇,等到回到宗门后,立马消失不见。

如此转换了数个猎兽队,终于碰到一个口碑好的队伍,此后她一直跟随此队行动,所得灵石虽比灵药园多了不少,但是购置符?、法器和疗伤丹药的消耗也大,倒霉的时候连本都无法收回。

这般过了三年,她的修为升到练气七层,但之后修为提升的速度让她差点绝望,无奈的她只好将所有灵石都拿来购买聚元丹,却也进展不大,这时一个内门师叔找到了她······

看着李嫣然神色变化不定,洛玉有些担心:“李姐姐,你是怎么呢?”

李嫣然被惊醒,眼中波澜不兴:“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对了,我之前接了一个照看灵药园的任务,无聊时琢磨了一种花茶,是用灵蓝花与其它的茶叶混合炒制而成,你尝尝看。”

“好呀!”洛玉兴冲冲的取出茶具,交给李嫣然。

不一会儿,一股幽幽灵蓝花香混合着淡淡茶香,飘散至整个客厅。

淡蓝色的茶汤,白色的云雾萦绕其上。

洛玉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茶汤清甜,一股独特的灵力顺喉而下,进入经脉中,与其中的灵力纠缠在一起,隐隐有增强灵力的作用。

“恩?灵蓝花茶好像有一种奇特的功效,这真是你自己炒制的?”洛玉脸上露出惊喜,“你可以将它拿到坊市去出售,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

李嫣然神情诡异的盯着洛玉,红唇微张:“洛玉妹妹真觉得这灵蓝花茶不错?”

洛玉就算再迟钝,此时也发现了李嫣然来意非善。她脸色一变,用神识查看经脉和丹田,看见体内灵力都被染上了淡淡的蓝色,她尝试调动灵力,却见蓝光一闪,缕缕蓝丝将灵力紧紧束缚住。她加大了神识,却仍然无法调动丝毫灵力。

“为什么?”洛玉抬头,死死盯着李嫣然。

“为什么——”李嫣然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盯着洛玉,“为什么?问得好,我也想问你为什么要欺骗我!”李嫣然猛然提高嗓门,声音尖锐刺耳。

洛玉隐隐感到这些蓝色丝线并不会真的伤害她,只是不知为何让她无法使用灵力。况且,在宗门内,李嫣然绝对做不到毫无声息的将她毁尸灭迹,所以她并没有性命之忧,只是······

“我何时欺骗于你?”洛玉冷静下来,淡漠的看着李嫣然。

“瞧瞧,多么淡定,多么无辜,真是个单纯的孩子!”李嫣然如同四年前一样轻抚洛玉的头发,却被洛玉甩开,“可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就是你这一副纯如稚子一般的眼神,明明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却能一脸无辜的看着我。”

“嘻嘻,你忘记何时欺骗我,我可以告诉你。四年前,你口口声声说你不喜欢宋宁,也不会去见他,可是我看见你常去青宁小店,一呆就是一天,而且欢天喜地的跟着宋宁去云天阁用餐,若这不是欺骗,什么算是欺骗!”

“我以为你是来与我和好的,原来却是来问罪的。”洛玉面露苦笑,“你能告诉我,这茶到底有什么功效吗?”

“想知道这茶有什么功效?·····看在你曾经对我确实好过一段的份上,我可以告诉你,这茶可是一个好东西,它能够增加你的灵力,不过在将它完全吸收之前,你是无法运用灵力的。看你喝了一小口,想要将它完全吸收,怎么也得十几个时辰吧!”李嫣然面带嬉笑,神情得意。

“你是想要我无法参加比赛!”洛玉猛地起身,“就为了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你就毁了我晋级十强的可能,毁了我进入青荒秘境的资格!”

“瞧瞧,这胖脸都气红了——”李嫣然沉下脸,很是不耐的挥手,如同驱赶苍蝇,“别跟我装腔作势!你是谁呀,你是青州黄家子弟!你有一个姑祖母是水月峰的峰主,你有一个哥哥拜在火云峰峰主门下,讨要一个名额还不简单!”

“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欺骗我?”李嫣然双目通红,咄咄逼人:“是不是你也喜欢宋宁,所以你不好好教我制符,所以你背着我去见宋宁!”

洛玉颓然的坐在椅子上,看着面目狞狰的李嫣然,突然觉得很可笑。

“哈哈哈——”洛玉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当日,我教你识字,教你修炼时,你说我是你的恩人,你会待我如同亲姐妹,可这姐妹之情原来薄如白纸,经不起哪怕一点的风波!”

见李嫣然欲反驳,洛玉摆摆手:“你想说这都是我的错?是,是我错了!我明知道宋宁对你没有感觉,却连夜画符,神识消耗过甚,我疼的在床上打滚,好一点后仍然爬起来继续画,只为了赶完100张符?,好让你有机会去青宁小店去找他。可他发来传音符,让我消停半年,却也伤了你的脸面,这是我的错,是我自作多情,两边不讨好!我一个练气中期的弟子,制符水平有限,教导你制符反而误了你这个天才,这是我的错。半年后,我去青宁小店,遇到宋宁,他要教我制符之术,我没有拒绝,没有将这个机会让给你,这是我的错!楚扬要请我去云天阁吃饭,我没有提出不让宋宁一块去,这是我的错!你来还聚灵盘时,我没有抓住你,跟你好好解释这一切,这是我的错!”

洛玉越说越气愤,声音渐渐提高,不过吼出来后,心里倒是舒畅了许多。洛玉暗叹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看来四口之家的温馨,宗门的平静,10年顺风顺水的修炼生活,让她失去了应有的警惕。

李嫣然神色复杂,但对洛玉这番话却也不是全然相信,“你以为这番话就能打动我?哼,不过是你的辩解,事实究竟如何,你心里自知!”---------------感谢凡人蠢米的评价票,兔兔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