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水月峰主

心情愉悦的洛玉,跑到28号战台,刚好看见子熠被打下战台,她脸色骤变,身形一闪,接住跌落的子熠。

“哥哥!”洛玉扶着站立不稳的子熠,眼眶发红:“伤得很严重?”

子熠抽动嘴唇:“没事,只要养上几日就好了。”

“洛玉妹妹别担心,你哥哥皮实着呢!”王斌劝慰着,将子熠接过去,“子熠有我照顾,你去准备你的比试吧。”

“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们,我拿到晋级牌号了,下一轮的比试要在10日才开始,所以我什么事都没有,可以安心照顾哥哥。”洛玉秀了秀号牌。

王斌呵呵大笑:“好呀!我就知道,以洛玉妹妹实力拿下第二轮比试可不是手到擒来嘛!你师兄我就差远了,第一场比试就被刷了下来。不过,你哥哥子熠却是坚持到了第三场比试。”筑基期的比试采用的是一对一的淘汰制,直到选出最后十名获胜者。

“哥哥因伤行走太慢,这得多久才能回到火云峰呀!”洛玉发愁,也就对王斌的话心不在焉。

“呵呵,这好办!”王斌一把抱起子熠,却是个公主抱,直奔传送阵而去。

“喂,你放下我,我自己能走!”子熠使劲挣扎,牵动了后背的伤口,疼得脸色酱紫,头冒虚汗。

“哥哥,你别动了,只要出了主峰,王师兄就可以开启飞行器,很快就可以回到火云峰。”

洛玉暗恨主峰上空禁止飞行,不过好在广场边上就是单向传送阵,可传送至主峰山脚,不过却要收每人10块灵石,若不是有急事,谁也不会想到用传送阵。

传送阵正好在广场的另一头,也就是说他们需要穿越大半广场。子熠的喘息声加重,不知是疼的还是窘迫所致。

看着旁人异样的眼光,洛玉灵机一动,掏出一张二阶隐息符贴在子熠身上。

“哥哥,不要妄动灵力,不然隐息符会失效。”洛玉开口提醒,看着王斌张开双臂怀抱一团空气,她满意的点点头。

“喂,洛玉妹妹,你不能太偏心,你给我也贴一张隐息符吧,不然我这么抱着一团空气算怎么回事?”没听见周围有人嘲笑我二傻吗?王斌很是抱怨。

洛玉挠挠头,面带讪色:“王大哥,对不起,我只有一张隐息符,都用在哥哥身上了。”若是也给你贴一张,旁人看不见,撞上我哥哥怎么办?

“你——,算我大度,不与你计较!”王斌瞪了洛玉一眼,运灵力于足底,速度飞快,一边嚷嚷着“让路,让路!”

洛玉偷笑,加快速度跟了上去。

二阶隐息符只能阻挡筑基期和炼气期修士的视线和神识,自然瞒不过主席台上金丹真人的眼睛。

“那个受伤的男修,我瞧着有些眼熟,掌门可知他是何人?”出云峰峰主——楚岳开口问道。

“他呀,是秦宣师弟的首徒黄子熠,一年前收入门下,当时你也在场。”掌门刘长青只一眼就认出黄子熠,只因秦宣对收徒一事向来抗拒,而这个小修士居然能入了秦宣的法眼,自然让他印象深刻。

“哦,是他,我想起来了!秦宣当日收徒时,我还纳闷,此子资质在内门弟子中也算平常,也没什么特别的天赋,怎么就让冷清的秦宣看上了眼,难道就因为此子容貌俊秀,啧啧,秦木头居然好这一口!”楚岳是楚扬的叔祖加师父,若是洛玉听到他这番话语,必定感叹——有其祖必有其孙!

“齐师弟莫开玩笑!”刘长青很是无奈,“此子资质也算可以,他一直在外门修炼,却能够在18岁完美筑基,这比很多自小进入内门的弟子强得多。”

“切,他虽说不错,又不是没有比他好的弟子,怎么就不见秦木头动心,偏偏——”

“楚岳,你什么意思!”水月峰峰主黄月英呵斥,“黄子熠是我青州黄家的子侄,难道他碍着你的眼了,还是我黄家碍你的眼了?”

黄月英虽已年近四百,却保持在三十岁的模样,容貌妍丽如同盛开的芙蓉花。此时她秀眉轻颦,凤眼微眯,却有一种别样的魅惑。

“原来是月英妹子的子侄,啧啧,难怪这么俊秀,原来是随了月英妹子的美貌!”楚岳岔开话题,“你们黄家这一代可是出了不少俊才,且不说着黄子熠,就说你的徒弟黄洛伊却也是年纪轻轻就筑了基,还有掌门门下的黄洛雪更是天才中的天才,年仅19岁就已经筑基中期修为。”

一句话既捧了黄月英,也捧了掌门刘长青,到是让黄月英消了气,不过提到黄洛伊,黄月英就心中发堵。

黄洛伊是她的侄孙女,资质虽不如小九黄洛雪,但也是上等的水木双灵根资质,与自己的灵根相同,却是比小九更适合做自己的亲传弟子。当然,小九也是自己的侄孙女,她拜在青玄老祖的门下,前途更是远大,有可能结成元婴,成为天玄宗新的擎天之柱。

至于黄洛伊,黄月英和黄氏老族长已经商议好了,准备将她培养成水月峰的继承人,只要她能在黄月英大限来临之前,修炼至金丹后期就可以继任峰主之位。到时,青州黄家在天玄宗内就有一峰主,一太上长老,自可以一跃成为宗门新的核心决策者,这是黄家上万年的夙愿呀!

黄月英暗自说道:“黄洛伊这个丫头,平日里到也乖巧听话,又时常送一些珍稀的灵果孝敬我这个师父,偶尔还有上万年的灵草,却是连我也很少见到,可见她的福缘不小,这样的弟子我如何不喜欢!平日里,我让她多和族兄妹相处,她处理得很好,可偏偏与小九不和,更是因为一个水灵蛇蛋,差点和小九打起来,这叫人怎么不生气!念在她年幼的份上,当时我只是责骂几句就放过了她······她偷服丹药晋级,又一个人跑到云天试炼林中围,差点回不来,真是让人不省心。回来后,我看她受伤颇重,也没心思教训她,只让她沉寂三两年,垒实基础再自行筑基,不想她转头就服用筑基丹筑基了——服用筑基丹筑基,根基受损,进阶的速度会比完美筑基者慢上近三分之一,而我的寿命只有一百年了,即使服用延寿丹也不过延寿50年,若她不能在150年内修至金丹后期,那这水月峰峰主之位可就保不住了。当时我气得准备狠狠责罚她,但她跪在我面前,苦苦解释,说她着急服用筑基丹,是为了五年后开启的青荒秘境,只有修为足够才能从秘境获得机缘并活着出来,她发誓说她一定能在秘境中找到弥补根基的天材地宝,到时她的根基就会完好如初,且还能提升资质,百年内晋级金丹后期自不在话下。——哼,这样的天材地宝,岂是随意能找到的,真把自己当天道的宠儿了!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除了希望她真的找到这等机缘外,我也只能多赐予她修复根基的灵材,虽见效不大,聊甚于无了······现在看这黄子熠,却也是一个不错的后辈,以前倒是看走眼了,应该和族长商议,加大对他的培养,或许他能够给黄家带来惊喜。恩,这事得赶早······”

黄月英的这番考量,子熠兄妹自是不知道的,他们此时刚刚抵达火云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