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分赃

“噼啪,噼啪——”篝火燃烧。

“咕噜咕噜——”沸汤翻腾,散发着阵阵诱人的香气。

洛玉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山洞之中,王斌等人正在烤肉做汤。

她之前累极了,所以并不知道自己是睡在刀疤脸无头尸体上,之后被子熠抱着来到此洞中,睡在此时方醒。

“真香呀——”洛玉感叹。

一觉无梦,洛玉精神大爽,闻到肉香,不禁猛咽唾液,起身围了过去,与众人一道盘坐在篝火之前。

“呵呵,玉妹妹醒了!别着急,肉汤一会就好。”搅动肉汤的白启转头笑道。

“玉妹妹今日真厉害,一个人灭了三个人,更是将刀疤脸给杀了,真是了不起。”王斌竖起了大拇指。

事后,众人说起,才发现先前死掉的三个人中,有两个都是来洛玉杀死的,另外一个是子熠杀的。子熠也就罢了,毕竟他已经练气10层,而洛玉只是练气6层,最后更是杀死了刀疤脸王华,解救众人于危难之中。

洛玉脸上滴着血,既有敌人的血,也有自己的血,她单手提着敌人的头颅,一脸煞气,大声呵斥敌人的形象深深地刻入众人心中,回想此幕,大家感叹,这哪里像是一个女修,更别说是一个不过10岁的小女孩,就是一般的男修都没有这般凶狠的。

“是呀,我看了你战斗的全程,有勇有谋,非常了不起!”陆元开口赞叹。

“众位师兄别取笑我了,我不过是在陆师兄阵法庇护下,利用体修的优势侥幸杀了二人。至于刀疤脸,若之前没有王师兄打伤刀疤脸,我早就命丧黄泉了。”洛玉开口解释,她是真心这么认为的。

王斌拍拍洛玉的肩膀:“玉妹妹别谦虚,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就说什么,大伙是真心钦佩你。若是你以后还想来试炼,我们随时欢迎你来。”

“呵呵,那就多谢王师兄和众位师兄!以后你们若有任务,可以让哥哥通知我,我有时间一定来。和你们在一起试炼,真是太痛快了!”洛玉很是欣喜,知道此战让王斌等人真正认可了她。

王斌掏出几个储物袋:“这是从刀疤脸等人身上收刮的财物,我们现在把能分的东西都分一分,不能分的东西拿到坊市出售,到时和其他的收获一并分配。”

“我们一共六人,玉妹妹当记首功,她一人分到3成,你们可有意见?”

王斌看向众人,见到众人纷纷点头,洛玉杀掉七人中的三人,只拿三成确实不过分。

洛玉想开口拒绝,却被子熠用眼神拦住,于是她就安心接受了。

“陆元设置阵法,消耗甚大,我分他两成,其余五成我们四人平分,如此可使得?”

众人自是点头应许。

很快,灵石被分作六堆,洛玉身前就有100个中品灵石30个下品灵石,她还取了妖兽血液和练体所用的灵草10份,这些可在后续分配中扣除。洛玉很是欢喜,心中暗道,黑吃黑果然是一条快速致富的康庄大道。

这些灵石大都来刀疤脸的储物袋,此外还有大量的灵草和妖兽材料,竟是将他们这次试炼的任务基本补完了,看来刀疤脸截杀了不少天玄宗的修士。

还有二三十把法器,一阶下品至上品不等,洛玉等人却不好拿来使用,因为这有可能是被杀死的同门师兄弟的遗物,若是被人查问起来,却是解释不清的,所以一并交给王斌处置,等出售后分灵石。

“没想到收获这么大,看来黑吃黑还是很有钱途的,呵呵!”王斌显然与洛玉想法相同,“不过,这次还是太惊险了,若是没有玉妹妹这支奇兵杀出,我们就只能在地下看着别人瓜分我们的遗物了。”

“呵呵,可不是嘛!”众人一并大笑。

不过,修士死后若来不及夺舍,那就真正在世上消失了,那什么在地下看着却是戏言了。

“现在的任务,就只剩下锦毛鼠的皮毛没有收集了,先休整两日,我们再出发寻找锦毛鼠。”

王斌与众人定下行动计划,并指派洛玉这两日多画一些符?以备不时之需。

“好了,公事聊完,我们开饭了!”白启敲动汤勺,“第一碗,先给我们的玉妹妹。”

“谢谢白师兄!”洛玉接过汤碗,这是用月华兔骨架加上一些灵材熬制而成,香气诱人,喝上一口,汤汁鲜美,更有少量灵力汇入经脉中。

“真是太美味了,比我哥哥上次做的好多了。”洛玉指的是她上次试炼时,子熠教她做菜时的示范。

“子熠怎么能和白师兄比,他手艺就是和白师兄学的。”赵宇成呵呵大笑,“来,玉妹妹尝一尝我烤制的月华兔肉。若说到烤肉,我却是最棒的!”

“谢谢赵师兄!”洛玉笑眯眯的接过来,是一只兔腿,上面金黄油亮,显然是刷了蜂蜜。咬上一口,满口喷香,美味得让洛玉差点咬掉舌头。

“和你们组队,真是太幸福了!”洛玉吃得满嘴是油。

“呵呵,那就多吃点。你若是因此爱上我,我也会勉强接受的。”赵宇成调笑。他年近18,眉目俊秀,正是时下最受女修欢迎的那一款。

洛玉?辶耍?旁谧毂叩目救獠恢?绾蜗驴诹恕?p>

“赵宇成,你找死!竟敢当着我的面**我妹妹——”子熠丢开手中的烤肉,一拳击向赵宇成的脸。

“哎呀,打人别打脸呀!”

“打的就是你这张招蜂引蝶的小白脸。”

两人打作一团,却是只用体力出拳,但打在肉里也是会疼的。

“子熠,你也太狠了吧!再怎么说,我也比那五大三粗孙大牛强多了吧!”

“你和他比,就是这张小白脸强点!你怎么不说你有多少亲亲师妹!”

“那都是她们主动贴上来的呀!哎呦,我的鼻子——,黄子熠,我和你拼了——”

一阵砰砰声想起,两人打得更起劲。

“呵呵,子熠揍他丫的!”

“对,就打他的脸,早就看那张小白脸不顺眼了!”

众人并不上前拉架,反而添油加醋起哄。洛玉见此也就放心地啃兔子腿,这可真好吃,若是来口酒就更好了。

“衩妹煤瓤诰啤!蓖醣蟮莨?ヒ桓鲂p>

“谢谢!”洛玉接过,仰头喝了一口,火辣的灵酒顺喉而下。

“咳咳——”洛玉被呛住了。

“呵呵,玉妹妹可算像个女娃子呢!若是你打架像爷们,喝酒也像爷们,那咱纯爷们的脸往哪搁呀!”众人呵呵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