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宋宁再讲道

关于孙大牛抢亲的言论,瞬间传遍了宗门内外。

‘伊家灵丹阁’延续了昨日的热闹,黄洛伊从师兄口中得知这个消息时,很遗憾地说道:“没想到我这个族妹居然这般糊涂,本来名声就不大好,现在和巨岩峰的练体修士混在一起,以后还能得了什么好处?”

她的同峰师兄刘群立马上前捧哏:“这般不自爱的族妹,伊儿你何必多想,说了都是污了你的嘴。你且接着说,你是如何产生这么有创意的念头,将这伊家灵丹阁建的如此完美······”

黄洛伊嘴角含笑,很是温婉,心中小人却在得意的笑:这个孙大牛的出现让她的流言计划更完美了,莫说你筑不了基,就算筑基了也没人收你入门,除非你想转到巨岩峰去纯练体,那还不得长成母夜叉的模样。哈哈哈——,这都是你自找的,谁让你扰了我的一步好棋!

外面的风言风语,洛玉并不在意,她近日只想着晋级练气六层。或许晋级后,她体内的空间可能就恢复正常了。

两个月后,久闭的房门被拉开,走出一个10来岁的少女,她伸了伸懒腰,抬头看向院中桃树,枝上的桃花依然灿烂,这一年四季都不变的景色是有些单调呀!洛玉心中叹道。

此时,她已经是练气六层的修为,丹田空间又能进出了,里面的床居然完好无损,于是洛玉就将它取了出来。

给哥哥和李大丫发了纸鹤报喜,洛玉想着是不是往空间里放些灵植实验一下空间的功效。

她发现,空间的关闭只是自我保护,并不会对她的身体有损伤,对里面的物品也没有损坏。不过修炼时,要先将空间的灵气补充到原有浓度,之后才会余下一些灵气让她提升修为。这也是为什么她花了两个月才晋级成功的原因,当然这对于其他人来说已经不慢了,但她修炼的不是一般的功法,而且上次天人合一后,她的修为离练气六层就只有一步之遥。

“洛玉妹妹——”

李大丫收到纸鹤后就赶了过来。她上次离开时,洛玉还邀她改日相聚,不想洛玉转头就闭关了,一直到现在才结束。

“李姐姐,你来了!快进屋,我给你沏茶。”

洛玉拿出两个杯子放在桌上,放入几片下品的灵犀茶叶,用火球术将水壶里的水烧热,倒入杯中,蜷缩的茶叶慢慢舒张开叶子,渐渐从水中探出了叶尖,一股淡淡的茶香萦绕在整个屋子中。

“你这段日子闭关,确实避过这次的风言风语了。过了半月,大家对你讨论就少了很多”李大丫接过茶杯。

“这几日更是听不到你的声音,因为宋师叔出关了,他晋级筑基后期了,现在都是关于他的话题。”李大丫的眼睛发亮。

二十三岁的筑基后期,确实了不起!洛玉点头。

“我见姐姐灵气波动很大,应该近日就可晋级。”

洛玉递给她50块下品灵石,“姐姐回去后就闭关吧,这些灵石应该可以让你晋级成功。”现在洛玉的储物袋只剩下几块灵石了。

贝齿轻咬红唇,李大丫犹豫了会,最终接了过去。

“我知道自己离晋级还有一段距离,但最近一直无法静心修炼······灵石我收下了,以后我会还你的。等我回去后就闭关,不晋级就不出关。”

“我这次来其实是想告诉你,宋师叔一个月后会去问道阁讲课,我是想邀你一块去的。现在想想,我若不能入外门,就算去听他的课,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我现在就回去!”

李大丫起身,转身就走了。

洛玉愕然,这是少女怀春呀,看来她还没有忘记宋宁。洛玉只希望这不会影响她的晋级才好,若是半年内再不能进入练气中期,她将永远都是杂役弟子,当然若是筑基成功也可以晋级。但是在杂役院落灵气稀薄,杂务繁重,哪里是那么好筑基的!

可能是真的下了狠心,也或许是50块灵石起了作用,李大丫终于在宋宁讲道的前一天晋级练气中期,入住洛玉所在的院落。

此院名唤桃花苑,洛玉一直不喜欢这个名字,可是当时只有这个院子才有空房。不过,李大丫到是很喜欢,桃花可不是正好印证她的心思嘛!

李大丫早早换上青底白色绲边的外门弟子服,黑带束腰,袖口处还绣上了兰草花纹,只看得洛玉直摇头,女为悦己者容,宋宁真是蓝颜祸水!

洛玉也是一身外门弟子服,却是连腰带都么有束,飘飘荡荡的,仿佛是偷穿了大人的衣服,而且居然梳了个道姑头!李大丫看得直摇头,这丫头怎么是越大越不讲究呢?这次搬在一个院子里,正好可以好好管管她。

洛玉暗道,她到是想讲究来着,可是这一个月来,她都被孙大牛操练,每日里练拳对打,到了晚上连手指头都不想动,空间的事都没有再考虑,如何能花心思在妆扮上。今日还是提前订好的日子,不能还得去找孙大牛练体去。

不提各自心思,洛玉二人这次非常顺利的来到了问道阁。走进1号讲堂,就如同入了菜市场。她两赶紧走到末尾处占了两个位置,要是再晚来片刻,连这位置都没有了。

依然是那身青底金绲边的亲传弟子服,宋宁飘然行至讲台前,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关于修炼晋级的要点,我三年前就讲过了。大多数人都没有坚持下来,这我能理解,毕竟不是每个人的资质和资源都能保证让你自行筑基。”

现在的宋宁比之三年前要成熟不少,他抬头向着讲堂末尾处点了点头:“我发现,讲堂中居然有人能够一直坚持我的观点,没有服用丹药,而且根基很稳定,这让我很高兴。”

宋宁牵动嘴唇,一抹淡笑慢慢绽放,瞬间迷晕了众女修,连男修都有些着迷。

“他看见我了!”李大丫紧紧攥着洛玉的手腕,“他是在对我笑呢!”

李大丫又侧过脸看着洛玉,声音轻颤:“他是对我笑吧?洛玉,你说是不是?”

“是,宋师叔在看着我们笑。”洛玉连忙回应,大姐你确认你没练过体,我的铁腕都被你攥红了!

李大丫笑了,转头一脸痴迷的看着宋宁,当然大部分女修都是如此。

“今日,我来讲制符之道。”

洛玉立马坐直了身子,这次来的太值了!她正想去藏经阁找一些制符的玉简,这会宋宁讲制符之道,正是瞌睡来了有人递枕头。

“制符是将灵力灌注到符笔中,沾了特制的朱砂,再将符文写到符纸上。只有符文流畅、无断点、无瑕疵,这样才能与天地灵气共鸣,一张灵符才算制好。据说,近古时期的制符之术很高明,有人能够引部分天道规则入符内,现今已经没有人能够做到了,这也是我辈修士研究制符之术的一条新道路。”

宋宁顿了顿:“言归正传,我现在说说制符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难点······”

“今日的课程到此为止,现在我为你们展示一张符纸的功效。”

说完,宋宁将一张符纸拍在衣襟上,一阵灵光闪动,宋宁消失了,而且一直没有再出现。

(⊙o⊙)啊!这是大变活人吗?

宋宁传送回自家的府院——青宁苑,发现楚扬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你这次讲制符之道是不是早有预谋,就为了最后这一招——定点传送!就为了躲那群花痴女人,这种法子你都能想出来,哈哈哈——”

青宁苑中的事情,洛玉并不知道。只是见到宋宁久不出现,众女修的茫然失措,洛玉明白宋宁不会再回来,于是拉着时而兴奋时而失落的李大丫返回了桃花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