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孙大牛

翌日清晨,李大丫敲门,洛玉欢喜地迎她入屋。

李大丫已经十四岁了,一身束腰灰衣勾勒一副姣好身姿,淡眉如清水,玉肌伴轻风,虽不如女主洛雪那般绝色,但也是一个大美人了。

对了,女主洛雪已经被誉为天玄宗第一美女。

天玄宗的无聊男修一共选出了10位美女,其中黄洛伊、柳萍熙赫然在内,不过关于剩下9人的具体排位,他们一直没有达成共识,甚至有男修为此上了演武堂。

“这屋子一装饰,到比上次舒适许多。”

李大丫坐在靠椅上,右手接过一杯灵茶。

“那是,上次你来的时候只能坐在地上,可不是不舒服嘛!”洛玉笑道。

轻抿一口灵茶,李大丫有点忐忑:“洛玉妹妹,我听说······”

她一时不知如何说下去,只看着洛玉,眉头轻颦。

这番欲语还休的模样,虽然迷人,但是和以前的爽利大相径庭,难道这过去的两个月发生了什么事,让她身上的气质也在转变?或许只是因为长大了?

至于她要说什么事,洛玉自然是明白的:“宗门的闲话我也听说了,李姐姐是知道我性格的,这些不相干人的闲话,我怎会在意?你不用安慰我的。”

“可是,你真的有练体吗?”

“有呀,”洛玉捋开袖子,将玉臂凑到李大丫身前,“看看是不是结实些?以前你总是说我吃得多却不长肉,这会可算是开始长肉了。”

“可我没说让你长肌肉呀!”李大丫一把抓住洛玉的手来回查看,“恩,还看不出来,你现在停了练体还来得及。”

洛玉收回手臂:“停了干什么,我觉得挺好的,以后谁要欺负李姐姐,我就揍得他满地找牙。”说着,她还比划了一下拳头。

此言并没有逗乐李大丫,她反而更急了:“我不要你帮我揍谁!我只希望你好好的,以后找个修为高深的前辈双修,想要什么都能得到,这样不好吗?”

洛玉挑了挑眉:“这不是王氏姐妹花常说的言论吗?”

李大丫低下了头:“自你搬走后,我和她俩交往较多,所以就多听了她们几句话。”妹妹是不是嫉妒了?

“可是,我觉得这句话也并没有什么错!”李大丫抬起头,目光坚定,就算洛玉妹妹有什么不满,她也要直说。

“女孩子总归是要嫁人的,我一直是这样想的,只是不曾和你说起。若是容颜好些,找一个修为高深的前辈有什么不好,难道要练成男人婆,嫁不出去,还被人嘲笑终身吗?”李大丫的声音越来越高。

“谁说会嫁不出去!玉妹妹别怕,我孙大牛娶你!”

一阵粗声粗气的声音穿过墙壁。

你是谁呀!谁嫁不出去了!谁让你娶了!洛玉愤怒了,拉开房门跑了出来。

李大丫也跟着出门,她有些歉意,若不是她声音太大,也不会惹来此人。

院子中已经稀稀拉拉的站着十来个人,还有人发传音鹤召集爱好八卦的道友。

但见其中一人如熊立鸡群,一目了然。他身高9尺,肩宽腰肥,穿着一身短打灰衫,裸露的双臂隆起高高的肌肉,比平常人的大腿还要粗。更要命的是此人剃着光头却没有香疤,一脸横肉将原本周正的五官挤得变形。

李大丫惊悚了,拉着洛玉想要进屋。

“你哪里来的人熊!到我这里大喊大叫作什么!”洛玉没有动,用手指着孙大牛大声呵斥。

“玉妹妹,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孙大牛欣喜找到了正主。他听到宗门的流言后就要来找这个同道中人,向人问路却都不理会他,最后气得他揍了一个练气中期的朝霞峰弟子,胁迫此人带他来找洛玉。这会见到正主,就挥手让人滚蛋。

此人鼻青脸肿,连滚带爬的出了院门。以后再也不要遇见这个煞星!他诅咒这煞星一辈子都找不到媳妇!

不管此人心中如何,洛玉却是脸色更难看:“谁是你玉妹妹!我没有你这么个哥哥!”

莽汉却是皱了眉头,将双眼挤得更小了:“玉妹妹你真是太瘦了,就应该练体将身体练得结实些,就像我这样的!”他右手拍拍胸膛,震得胸膛嗡嗡作响。

洛玉又气又好笑,这么个单线条的人,怎么跟他说得清?她干脆闭了嘴,想听听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以后我教你练体,把身体练得壮壮的,等你长大了,我就娶你!”

“啊——,还真有人娶她,不过配上这人熊到是绝配。”

“是呀,快用录影符录下来。”

“嘭!”

孙大牛一脚跺下,地面震动,众人将灵力注入脚掌才将身体稳住。

“不许打扰我和玉妹妹说话,不然我揍他个四肢瘫痪!”他挥了挥手拳头。

孙大牛已经三阶大圆满,马上就要进入四阶,揍这么一群练气中后期的弱鸡,不要太简单!

院中众人静若寒蝉,摸着储物袋想拿录影符的手也悄悄缩回去了。

孙大牛满意了:“我是巨岩峰的内门弟子,今年18岁,马上就要进入四阶。我平日里就讨厌这些娇娇弱弱的女修,可是天玄宗里竟没有一个结实的女修,今天无意中听人说你在练体,我就高兴的来找你,想提前将你预定下来,免得别的师兄弟来抢你。”

啊啊啊——,大家一片哗然,还有这样的极品!

巨岩峰的师兄弟们若是闻听此言,必定会狠揍他一顿:我们不会和你抢!虽然他们练体,但也想找个正常女修作双修道侣,只要个性爽利点就可以了,只有你孙大牛才这么极品,喜欢皮糙肉厚的女汉子。

洛玉是苦笑不得:“大牛,其实我只是辅修练体,主要还是练气,不会长得如你这么——,这么伟岸!”

拜托,她不喜欢这种体魄吓人的纯汉子。额,不体魄吓人,她也不喜欢,她根本就没准备嫁人!洛玉心中的小人暗暗点头。

孙大牛皱眉,他的体型是最完美的,若是瘦点也可以勉强接受。

“大牛,我正好遇见一些练体上的问题,咱们进屋探讨一下。”

洛玉找个借口,将孙大牛请进房间,然后将那群八卦人士全关在门外,并打开隔音的防护阵法。

孙大牛却是个爽利的人,很开心指点起洛玉来,到让她收获不少,一时谈得很投入。

李大丫枯坐一旁,还要洗礼孙大牛鄙视的目光,那眼神分明在说,最讨厌你这种柔柔弱弱的女修,比他的玉妹妹差远了。

李大丫终于受不了,起身告辞。

洛玉只得满含歉意的请她改日再来,留她在这里枯坐确实不合适,所以开门让她离去。

看着院中还没有完全散去的人群,李大丫有些后悔,她呆在里面就是为了避免别人说三道四,说洛玉和孙大牛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其中必有不可言说的故事。可是这会又不好再进去,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她只好快步离开。

孙大牛却甚是得意,终于赶走了这个碍眼的灯泡,谁说粗人没心眼,那是他不屑用心眼,只用拳头就能解决你,何必再用心眼!

不管外人如何揣测,其实二人并没有发生任何少儿不宜之事,只是交流了一上午练体经验。

关于双修的事,洛玉只说等50岁后再考虑,这其实是委婉的拒绝。孙大牛却将这当作二人日后双修的承诺,晚婚晚育很正常嘛,又不是凡俗男女的婚嫁,于是美滋滋的离开了。

至于他是不是真听不出洛玉话中之意,那就只有天道和孙大牛两个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