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登天梯

午时一刻,一直盘坐的天玄宗二位金丹真人起身站立,缓缓升至半空中,其中一人朗声说道:“此次测试没有通过的人请暂且返回吧。50年后,修真界将举办升仙会。尔等若仍有志于吾宗,届时可参加升仙会并取得升仙名额,那时我等会欢迎你的加入。”

只要不在宗门内的散修或是修真世家子弟都可以参加升仙会,要求年龄在100岁之内,修为在筑基以上。此次测试不通过的都是没有灵根或灵根资质很差的那一类人,此次测试没有通过,寄希望于50年后的惨烈异常的升仙会,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大部分未通过测试的人都黯然失色,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神情振奋、擦拳磨掌,准备在50年后的升仙会上一举成名。

场上剩下的人就有万人之多,陪同的人员早在测试结束时就被驱赶离开了。而黄洛雪早在一个时辰前就醒了过来,并收获了众多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一时间,连冰小美人都无法维持以往的淡定,好在刘掌门手疾眼快将她卷走去了主殿。

半空中的王真人长袖一甩,无数的白色玉牌飞至众人手中,人手一只,分毫不乱。

“此玉牌每人一只,请各自收好。一会我将送你们上天梯,赶到日落之前能够到达峰顶且玉牌完好者为通过。途中因各种原因放弃的人,可以将玉牌抛出,届时你将会被自动传送出去。”

说完,王真人又一甩长袖,一阵大风突起,众人被轻放至上门前的青色石梯上的第一个台阶。

此石梯即为登天梯,取名一步登天的寓意。只要登上此梯峰顶即可入门修真,对于大部分平民百姓来说,真谓是一步登天。

登天梯有一万个台阶,全程5000米,抬头看去,只见它如一把剑一般斜插进云霄之中。石梯阶面只有5米宽度,但是站在台阶上才发现整个阶面左右延展至5千米,众人站立其间毫不拥挤。

来之前,家中长老曾专门给洛玉等人讲解过,此登天梯是天玄宗祖师炼制的一件极品宝器,专为选举门中弟子之用。平日里只作寻常石梯之用,只有在大选时才会启动,陷入其中全身修为就会归零,更有其他妙用。且再三嘱咐众人在登天梯时一定紧密合作,不得有间隙。

大家族的子弟都被严格教育,他们不会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伤害族人之事。所以,洛玉并不担心族人使坏,况且她还有哥哥护着呢。石阶上的众人,有人茫然左顾右看,有人早已拔腿往上跑。

黄家的十人站成一团,让修为高的4人居于四周,修为弱的在中间,一起迈步往前走,速度不快也不慢。这都是来之前计划好的。

洛玉等人爬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发现石梯之上发现了一阵骚动。原来是一些大个的孩子欺负弱小的孩童,或一群人欺负落单的人,让弱者抛出玉牌,若有不从者就下手揍人。

一时间,人人自危,有聪明的赶紧结队,或是死命往前跑以避开此劫,但仍有跑不过的。被盯上的人,或干脆抛出玉牌传送走人,或抵死不从最后被揍得不成人形最终也得无奈抛出玉牌,更有摇尾乞怜要求加入强者的队伍,真真是众生百相。

而登梯一开始就往上跑的人早已看不见背影,可见他们是一早就预见了这种情况。

看着这纷纷扰扰的一切,洛玉第一次目睹了修真界的残酷。

修真界里弱肉强食,若要成功,资质、实力、运气缺一不可,更要懂得审时度势。

洛玉第一次坚定了变强的信念。只有自身强大,才能真正掌控自身的命运。

只两刻钟,石梯上就少了三分之一的人。其间,洛玉等黄家族人并没有受到冲击。有目光凶狠者向他们看过去,但见他们10来个人,最大的15岁,最小的5岁,俱都气质非凡,身上衣衫配饰皆不是凡物,便知他们是一个修真世家出来的,而且势力不小,说不定天玄宗内都有人护着,这样的人碰不得,然后此人就悻悻然得转头不再理会。

这些人只是准备清理部分身体弱的竞争者,并不敢得罪那些强者或是修真世家的人,当然小世家不包括在内。其中更有人看见洛雪顿悟时围在她身边的黄家众人,他们哪里敢上前招惹,只求大家相安无事。

期间,黄洛伊要求救助一个8岁的小男孩,却被领头的族兄黄子强拒绝,众人也沉默以对。

黄洛伊眼泪汪汪的望着黄子强:“二哥,我们再不救他,他就会被那几人打死了。”

“他不会死,只要他抛出玉牌就会被传送出去。”黄子强无奈地解释。

“我们若是救了他,就意味很那几人结仇。”

“结仇就结仇!我们又不是打不过他们,况且他们不一定敢得罪我们,我只要救了他就走。”黄洛伊继续央求,拉扯着二哥的衣袖。

“不行!就算打得过也不能打,若是惹急了他们,他们打伤我们其中一个怎么办?是那个小子重要,还是自己的弟弟妹妹重要?”黄子强都急了,抽出被拉长的衣袖。

“就算都没事,那其他被欺负的人过来寻求保护,我们是救不救?若救了,我们不一定得了好,若不救则可能得罪了求救者。”

这小孩是谁?

洛玉看向那身穿粗布衣衫的男孩,只见他面色黝黑,浓眉大眼,紧抿的薄唇上沾染了鲜血,此时正蜷缩在地上任5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踢打。

洛玉皱了皱眉头,她有些不忍心了。但正如黄子强分析的那样,他们不能为了这个不相干的人将自身至于危险之中,尤其是其中最弱的自己。但是为何矜持的黄洛伊执意要救这个看看很平常的男孩?

此时,男孩终是受不住暴打,况且如此重伤也无法再登梯了,他只得将玉牌抛出。一阵传送光芒亮起,男孩在传送之际回头看了一眼那五人,目光阴狠暴虐,他要记住这五人,今日之仇来日必将十倍还之!

“这是一个狠人!”

这句话在洛玉和那五人心里同时响起。

五人心中懊悔,早知道不招惹此人了,这下是结了个大敌,早知道就一不休二不做得干掉他,大不了他们兄弟五人离了天玄宗去做散修。此时已无法,只得指望来日找到他并杀了他来了结此仇,毕竟一方的人死了,仇也就不成立了。

五人骂骂咧咧走了,去寻找其他目标。临走时还看了洛玉等人一眼。

看来,他们是听见了黄家等人的谈话的。

见人都散了,黄洛伊心中暗恨,“这么好的一步棋竟是没走成!”她狠狠瞪了一眼黄子强,然后扫了眼黄家其他人等。

黄子强不作理会,只催着大家赶紧往上爬。

这么高的峰顶,可得好一阵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