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飞龙不知道红眼灵猴具体在什么实力,但肯定不是许梦甜和她的大雕可以对付的,于是马上冲天空大叫道:“别下来,走!”

黄飞龙叫完,看到红眼灵猴并没有飞上天空,心里稍松口气,看来这家伙还处在灵尊境,不过以这种压迫力,估计也触到通神境的门槛了,和牛老头实力不相上下。

然而,黄飞龙不喊还好,这一喊,却是直接让许梦甜发现了这里的情况,毫不犹豫地示意大雕一个俯冲,直接落到了二人身边。

“你听不懂人话吗?”许梦甜刚一落下,黄飞龙就冲她吼道。

许梦甜微微一笑,施施然地在他身旁站定,然后才说:“脾气见涨哦,小黄黄。”

黄飞龙哭笑不得,这种生死关头,对方居然还有这份闲情,正打算让她想办法离开,突然看到许梦甜一脸善意地看向红眼灵猴,然后做着一些自己也不明所以的手势。

黄飞龙和任逍遥见状,都是不敢吱声,警觉地随时准备应战,不过,让二人意外的是,许梦甜和灵猴交流了片刻后,这些家伙居然在红眼灵猴的带领下,陆陆续续地离开了此地。

“你怎么做到的?”黄飞龙看到自己和任逍遥苦战半天也不能解决问题,她到来后才一会儿,就将这些厉害的猴子打发走了,也是一脸好奇。

“嘻嘻,我懂一门外语,自然能轻松地和它们交流了,哪像你这种野蛮人,只会打架。”许梦甜笑嘻嘻地说道。

“嫂子你太厉害了,飞龙哥有你这样的贤内助,真是如虎添翼啊。”任逍遥居然无耻地拍上了马屁。

“少来,手指上一个圈圈都没有,谁是你嫂子啊。”许梦甜说完,看向黄飞龙。

黄飞龙想了想,这是变着法儿向自己要戒指呢,不过,这么一来,不是意味着柳寒焉出局了么?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于是,他哈哈大笑道:“这个嘛,不急,最近穷,改明儿我去南非,天天给你挖钻石。”

“等你回来,我都人老珠黄了。”许梦甜愤愤不平地说。

“好了,你们就别在这里斗嘴了,同学们还等着呢,我们赶紧回去吧。”任逍遥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一个人跑下来,我会跟来,好了,现在就走,爬长城去。”黄飞龙说完,就和任逍遥一起走,而许梦甜,也没有骑她的大雕,而是亲昵地拍拍它的大脑袋,然后,对方就乖乖地飞向天空,很快就消失得没了踪影。

“有只大雕真好,跟拥有一架直升机似的,想飞哪儿飞哪儿。”任逍遥一直看到大雕在空中消失,才收回一脸神往的表情。

“你就羡慕吧,反正你是没机会了,将来有钱混一架直升机,到是更现实点。”黄飞龙浇他一盆凉水。

许梦甜笑了,道:“我也是机缘巧合,不说这个了,咱们赶紧回去,同学们都等急了,才让我过来看看。”

三人有说有笑地往回赶,而另一边,红眼灵猴正在和它的下属们交流着。

“好不容易发现一群通灵者,我辛辛苦苦苦才引来两个,为什么要将他们放了?”先前那位引来任逍遥和黄飞龙的灵猴用兽语表达自己的不满。

“那女孩虽然实力不强,可是对我们却有一种天生的统治力,我想,如果我们真要打架,她一个人就有手段完全压制住我,很可能我们会被对方全清。”红眼灵猴说道。

其它猴子们听了,皆是挠耳搔头,显然不太相信这话。

“看到她骑的大雕了吗?那也是和我境界相差无几的。”红眼灵猴说完这话,其它猴子们终于不再闹腾了。

黄飞龙当然不知道这些,他和同学们会合后,简单向大家解释了几句,就再次带着大家爬长城去了。

一众同学越爬到后面,天气太热,长城上没什么遮挡的东西,只有一些哨台,但也被爬累的人群挤得满满的,大家经过商议之后,最终放弃了继续爬下去的欲望,老老实实顺着城墙开始原路返回。

回到长城脚下,欲求不满的同学们,最后决定去瞅一眼十三陵,于是,黄飞龙又包了一辆车,带着大家一起去了十三陵,不过,到了之后,黄飞龙才知道,虽然真正的十三陵都是存在的,可实际对外开放的,目前也就定陵和明孝陵。

几人在陵墓导游的匆匆带领下,很快就从入口转到了出口,这让黄飞龙有种被忽悠了的感觉。特别是明孝陵,虽然全都用蜡像讲述着那些古老的故事,可是,整感觉就一个蜡像馆,人物虽然表情相对生动,可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大家出来后,没有一个人说出“不虚此行”之类的话,都觉得大失所望。不过,来过一次后,多少都长了点见识,至少每人都当了一回好汉,下次也不会再被几块破碑给忽悠了。

同学们一路聊一路走,走马灯地将一些长城附近不远的景点逛完后,就随着包车返回了龙城。最后,又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黄飞龙也和大家一样,和许梦甜、柳寒焉二女道别后,就随赵天宇等人一起回宿舍了。

回到宿舍后,他才觉得当个班长也不是很爽,虽然平时看上去大家都比较听你的,可一到关键时候,班长就是一调解员,负责协调和平衡的大家的意见。而且,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考进天大的都不是省油的灯,每个人都是相当有主见的,而当班长又得有班长的责任感,这就导致大家都在玩的时候,你得提心这个,担心那个,总之,处处操心,这可不是他的作风。

黄飞龙想到这里后,就毫不犹豫地去找牛老头了,开门见山地表达了自己辞官归隐的强烈念头。

牛老头没有马上回绝他,而是慢悠悠地吸完一杆烟,然后才淡定地说:“说完了没?说完的话,你可以走了,我就当听你诉诉苦,发泄一下。”

“说完了,不过,老头,你得给我一个准确的答复。”黄飞龙坚持道。

牛老头一脸鄙视地看着他,道:“瞅瞅你,就这点出息?三十号人都玩不转,将来还能混出什么样子来?我老牛的班长可不好当,也不是说不干就可以不干的,要想我爽快地放了你,很简单,突破到灵尊境,你爱去哪去哪儿。”

黄飞龙双腿一软,这老头也太搞笑了吧,当灵尊境是那么好突破的?搞不好自己大学四年都不一定能混到那境界,那不是说,自己就得一直在班长这个位置上混下去?自己就得一直给牛老头当免费的勤杂工?

牛老头看着他一脸愁容,道:“怎么?不爽,要不,我给你整个副班长吧?负责配合你的工作。”

黄飞龙眼睛一亮,这主意不错,到时自己完全可以将所有的工作推给副班长,那样自己就能当个逍遥自在的甩手掌柜了。

“许梦甜怎么样?你的小情人。很激动?那就这么定了,你可以走了。”牛老头说完,挥了挥烟杆,黄飞龙就发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就站在了屋外,就像从来没有走进过牛老头的办公室一样。

“这臭老头,几天不见,水平又进步了。”黄飞龙一边郁闷地想,一边郁闷地走,如果副班长是许梦甜,那这个副班长有和没有,又有什么区别,自己一个大老爷们,总不能将所有麻烦的事情,推给自己心爱的女人吧,这死老头显然是故意的。

辞官无望后,黄飞龙也只得捏着鼻子认了,回到宿舍后,三们哥们看到他垂头丧气的模样,都是关心地问了几句,不过看他啥也不说,以为是女人问题没处理好,受了夹板气不好意思说,于是也没当回事儿,各自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黄飞龙躺到床上,想起牛老头的话,突然觉得这事儿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自己只要潜心修练,搞不好真能混到灵尊境,那样的话,一旦得知父亲的消息,就算自己手下无一兵一卒,也完全可以单枪匹马冲到暗灵会分点去折腾一番,只要不碰到那种通神境的老怪物就行。

想到这里,黄飞龙又振作起来,他决定到镜湖那边去修练一下,看能否将最近隐隐有所触动的空间异能,真正觉醒过来。

黄飞龙一个人走到镜湖边时,已经是黄昏时分,这里的情侣们成双成对地漫步在湖边,和谐而又生动。

看到大家一派宁静的小幸福,他不由自主地四处看了看,因为他每次来这里,都会碰到唐小柔那个毒女人,搞得这里像是他们的秘密约会点一样。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黄飞龙的心情竟然隐隐地有点儿失落。

这种情绪刚一萌发,他就马上警觉,低声冲自己骂道:“你这个花心贼,自己碗里的都没吃到,居然还敢看着别人锅里的。”

黄飞龙这话刚出,就听到一个柔美的声音道:“谁是碗里的?谁是锅里的?”

抬头一看,黄飞龙顿时张大了嘴巴,居然又碰到了唐小柔,只是,如今的她,似乎不再像以前那般矜持,反而主动和自己说话了,这让他颇为意外。

“说啊,谁是碗里的,谁是锅里的?”唐小柔盯着他,不依不挠地问道,还带着点撒娇的小女人味儿。

“额……这个……”黄飞龙摸了摸鼻子,打算找点什么理由,突然看到唐小柔凑到身边,低声冲他无限媚惑地说道:“什么时候,我可以当你碗里的?”

黄飞龙看着她性感的红唇,又看着他迷离的眼神,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她光洁的额头,说了一句大煞风景的话,道:“没发烧啊,你脑子没毛病吧?”

“你个浑蛋!”下一秒,唐小柔就彻底暴发了,手腕猛地向前一探,就要去揪他的衣领。

黄飞龙一个闪身,迅速躲开,扭头就跑。

“对不起。”黄飞龙跑出老远,才说出一声道歉的话来。

“原来这个浑蛋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知道……”镜湖边只留下唐小柔一个人失魂落魄地站着,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