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动物快,任逍遥动作更快,黄飞龙比他们还快,没多久,他就追上了任逍遥,对方看到自己追来了,脸上的表情明显轻松了一些。

“搞什么?我们还要回去的。”黄飞龙和他齐头并进,同时说话道。

“不急,知道这是什么吗?灵兽啊,全身是宝!”任逍遥蛊惑道。

“我不管什么灵兽还是野兽,咱们现在得赶紧回去,总不能让大家都等我们俩吧?”黄飞龙说道。

“怕什么,要知道灵兽的血液,能帮我们提升龙血浓度,到时只要每个人实力进步了,我看他们感激我们还来不及呢。”任逍遥一脸兴奋地说道。

黄飞龙只听说过有灵兽,还是当初从轻禅口中得知的,却没听说过灵兽的血液,还能有这么神奇的功效,如果这样的话,到真值得让大家久等,毕竟,提升龙血浓度,就意味着有机会觉醒更多的异能,他最近也一直卡在空间异能的门槛上,期待着新的突破呢。

任逍遥见黄飞龙不吱声,继续说道:“怎么样?动心了吧,灵兽可是相当稀罕的,今天能碰见一只,真是天上掉馅饼了。”

黄飞龙看到前方那个高约一米六的家伙,在林中腾挪闪躲十分敏捷,时不时还有闲情逸致回头瞅他们一眼,忍不住问道:“这家伙叫什么?实力如何,我们搞得定不?”

“它叫灰眼灵猴,也属于猴子一种,不过因为开启了灵智,所以对付起来会比较麻烦,但现在有你来了,我们应该会手到擒来。”任逍遥十分乐观地说道。

“你说它叫猴子?我看着咱觉得叫猩猩更确切一些呢,这么大个头?它有什么异能不,别到时候一不小心,我们全栽它手里,那玩笑就开大了。”黄飞龙边跑边问。

“具体什么异能,我也不清楚,我还是刚好最近在学校图书馆,看到关于这种灵兽的简单介绍,才认出它来的。”任逍遥说道。

“哦,学样的书籍这么全,连灵兽的知识都有么?”黄飞龙略带仰视地看了任逍遥一眼,换来他一个无比鄙视的目光。

“谁叫你天天泡妞,还玩脚踏两只船的,图书馆里知识多着,可惜你没时间去看。”任逍遥毫不客气地挖苦道。

“这个,谁说我玩脚踏两只船,我只是不确定哪只船更适合自己罢了。”黄飞龙实话实说到。

“别向我解释,解释就是掩饰!”任逍遥回道。

“你不会是暗恋她们中的某一位吧?”黄飞龙突然诡笑着说道。

任逍遥跑得正欢,不小心听到这句,身子一晃,差点迎头撞到一棵老树上,在千钧一发之际,他才生生避开,骂道:“妈的,玩笑不是这么个开法,我才不会对你的女人感兴趣呢,哥可是名草有主的人。”

黄飞龙也笑了,老实说,全班同学里,他和任逍遥最对脾气,二人平时也互开玩笑,所以刚才对方一跳下,他就马上跟着追了上来。

二人边开玩笑连追赶,前方的灵猴在林中时快时慢,二人追出十多分钟,长城上喧哗的人声已经听不清了,树木也开始越发粗壮浓密起来。

“不对劲啊,前方该不会是有什么陷阱吧?”二人虽然都清楚地记住了来时的路,追到这里,也开始警觉起来。

黄飞龙说完这话,任逍遥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变,道:“糟糕,听说这种灵猴一般是成群活动的,我先前认为灵兽既然如此稀罕,肯定不可能会成群结队出现的!”

“快跑,我感觉到前方有大量的精神波动,很可能是成群的灵猴来了。”黄飞龙听了,精神力疯狂辐射,心神里感知到的情况,也让他脸色微变。

于是,先前还是边说边笑追赶灵兽的二人,转眼就调转了方向,开始没命地往长城边上跑,试图在被群兽围攻之前,返回安全地带。

二人才跑没几步,就双双停下来了,因为,他们已经看到来路上站着三只高大健壮的灰眼灵猴,而在二人身体四周,已经陆续冒出上十只灵猴来。

二人都是相当有主见的青年,这种危机时刻,当然不会问“怎么办?”之类的废话,都是集中精神,准备沉着面对,打好这一场生命保卫战。

黄飞龙本想动用生命之哨的,可是他虽然和任逍遥相熟,可并不敢完全信任,他担心自己动用了这个秘密武器之后,受到严重反噬,没有自保之力,最终引起了对方对哨子的觊觎之心,引出新的麻烦。

在社会里经历的事情多了,黄飞龙对人性也不再像刚开始那般信任,他觉得,任何人都是有欲望的,一个人能看守住自己良心的底线,也只是因为诱惑不够,一旦诱惑超出了他的承受力,他就会铤而走险,干出一些浑帐事来。

黄飞龙的想法,任逍遥当然不知道,他现在心里的想法,同刚出来的黄飞龙一样单纯,在他想来,对方是自己的同学,还是班长,应该会保护自己,所以,眼前的局势看上去虽然有些不利,可他依然乐观地觉得,自己二人至少会全身而退。

灰眼灵猴完成了对二人的包围后,很快就发动了攻击,不过,它们的攻击,让黄飞龙相当于语,居然都是树上现成的树枝。不过,灰眼灵猴的力量很大,被它们抛掷而来的粗壮树枝,如同被掷出的标枪一样,速度惊人,一旦被射中,也会受到重创。

尽管如此,二人看到灰眼灵猴的攻击后,还是长吁了一口气,这种攻击,以他二人的灵敏和速度,闪避起来问题不大。

可是,在二人刚长吁一口气之后,又齐齐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那些树枝在被它们投掷之后,并没有立即着地,而是像被一根看不见的绳子牵引着一般,不时地袭向他们。

“该死的,他们居然会木系异能!”任逍遥一边闪躲,一边叫道。

黄飞龙也在一刹那认出了灰眼灵猴的攻击手段,因为班里也有木系异能觉醒的同学,这些人能轻松地和大自然中的木质物体勾通,同时,也能轻易控制住这些物体攻击敌人。

“怪不得!”黄飞龙暗想,先前看到那些树枝被灰眼灵猴一掷之下,速度越来越快,十分惊人,他就有些怀疑了,毕竟这种臂力太过邪乎,他自忖以自己的力量,也不可能将树枝丢得如此又疾又快的,现在才算完全想通了。

任逍遥在被灰眼灵猴围攻后,也开始施展自己作为风雷两系异能觉醒者的真正实力,他迅速集中精神,在自己身体四周凝聚出一把把的风刃,这些风刃之上,还隐隐有紫色的电弧跳动,他看准飞来的锋利树枝,一击之下,就将那些坚硬的树枝击劈成两断,紧接着,风刃上附加的雷电之力,又很快将树枝炸得粉碎,威力很是惊人。

黄飞龙此时也行动起来,以他灵师境的修为,可以运用的精神力显然要比灵徒境的任逍遥要多得多,为保险起见,他迅速在自己身体四周凝聚出一层层看不见的水元素防护,然后才凝聚出一朵朵的火焰,不断丢向那些攻击的树枝。

二人奋斗了一会儿,四周大树上的树枝就遭殃了,被灰眼灵猴揪成了光杆司令,由于可供攻击的树枝越来越少,黄飞龙和任逍遥便开始着手反击了,黄飞龙的火焰,开始寻找机会攻击距离自己最近的灰眼灵猴,而任逍遥凝聚出的风雷刀,也开始就近打击目标。

双方僵持了十多分钟之后,黄飞龙还好,同时控制两种元素,也不觉得有多吃力,可任逍遥就不行了,风雷之力,特别是这种混合之力,施展起来本身就要比一般元素消耗心神,时间越久,他的脸色就越苍白,攻击力度和灵敏度上,也开始打折扣了,进攻效率越来越差。

黄飞龙看到他已经疲态尽显,也就不再打灰眼灵猴鲜血的主意了,虽然这样可能会无法向班里苦守的同学们交待,可总好过把小命交待在这里。于是,他靠近任逍遥,做出一个撤退的手势。

任逍遥虽然一直在提防灰眼灵猴,也很不甘心就此离去,可看到黄飞龙的示意,也只得收拾好情绪,打算跟他一起往来路杀回去。

二人之前看到这里的灰眼灵猴虽然有点多,可并没有感受到那种精神上的压迫力,所以都以为以他们的能力,这里也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可是,待他们准备撤离时,才发现,不知何时,来路上居然站着一只红眼睛的家伙。

以二人一直散开的精神力,也没察觉到这个大家伙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当三位挡路的灰眼灵猴让开后,它并不高大的身影才突然显露出来。

黄飞龙和任逍遥看到这家伙后,终于有些紧张了,特别是任逍遥,他看到这个红眼睛的灵猴后,冷汗直冒,却是不敢吐出一个字,很可能他已经认出这个家伙是什么级别的灵兽了。

“没文化真可怕。”黄飞龙看到任逍遥的表情后,突然发现自己平日里真的看书太少,要不然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别人知道的自己却是两眼一黑,啥也不知道。

“你们的血液很不错,特别是你!”突然,一个粗糙的声音响起在二人脑海里。

任逍遥听到这话,想笑,却笑不出来,这话与自己先前所言,何其相似,只是,如今处境对换,要被放血的却是自己。

黄飞龙沉默,他现在也知道自己的鲜血和《西游记》里的唐僧肉差不多了,谁见了都想吸一口,不过,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如此稀罕的灰眼灵猴,会突然出现在长城边上,而且还都集中在一起活动,因为他们有一个强大的领袖,只要有它存在,那些敢把它们当猎物的家伙,最终都会成为它们的猎物。

关键时刻,靠天靠地都不如靠自己,红眼猴子实力很强,黄飞龙看到如今自己不反抗,只有挨宰待杀的命运,而任消遥早已经被红眼睛灵猴的出现,吓破了胆子,于是,他也抛弃了自己的防人之心,准备动用自己最后的杀器——生命之哨,去拼搏那一线生机。毕竟,命都没了,什么秘密都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然而,正在他打算动用生命之哨时,突然听到空中一声熟悉的叫声,听到这叫声的黄飞龙,并没有兴奋地大叫,反而是脸色微白,忧虑之情尽现于面,因为,他知道许梦甜这傻妞,正骑着她的大雕,找到这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