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校园里清净,黄飞龙暗叹,然而,黄飞龙刚一回宿舍,周一星就眼巴巴地瞅着他,伸手道:“出了趟远门,吃的呢?”

黄飞龙一把打掉他肉乎乎的手掌,道:“哥穷,不搞包养!”

刚笑着说完,赵天宇进来了,道:“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想听哪个?”

黄飞龙皱皱眉道:“大清早的,别搞悬乎,想说啥说啥。”

“没劲,出了趟远门,把你幽默细胞都折腾没了,咋的,哥们,被人阉了?”赵天宇笑嘻嘻地说道。

“靠,你才被人阉了,好了,啥消息,赶紧说,晚了我可以去会美女了。”黄飞龙刚一回来,就接到许梦甜的电话,于是决定和两女单独碰下头,小叙下别情。

“那我先说坏消息吧,坏消息是,你的一个女人,被任长风那个浑蛋盯上了,天天鲜花不断。”赵天宇道。

“继续说。”黄飞龙十分淡定。

“好消息是,柳寒焉压根就不鸟他。”赵天宇说完,一脸艳羡地看着他。

“说完了?”黄飞龙问。

“说完了。”赵天宇答。

“行,回头我就去灭了他。”黄飞龙说完,就打算出门。

“咦?啧啧,不一样了,霸气外漏啊,以前的黄飞龙可不会说这么直白的话。”赵天宇像发现新大陆一般打量着他。

“不用看了,从今往后,我要高调做人,高调做事!”黄飞龙大声说道。

“真的不一样了,看来以后我也要找机会出门历练一下。”赵天宇说完,便躺床上研究睡眠了,也不知道他昨晚干了些什么。

“很好。”乐不凡话不多,说完这两字儿后,又继续去折腾他那把老迈的二胡。

黄飞龙走出宿舍楼,准备和许梦甜回个电话,丐帮分部帮主乔布丁的电话打来了,让他速度去下分部,有事。

作为一帮之主,乔布丁说话也是相对比较简省,黄飞龙想到以后还要有求于他,只得和许梦甜打电话解释了几句,然后就去了分部。

黄飞龙刚一走进会议室,就看到一圈人坐在那里,正在商量什么事情,于是他乖乖地坐到角落里。

“好了,人都到齐了,现在我把事情简单说明一下。”乔布丁说完,就将今天想要表达的事情,重点讲述了一下。

透过乔布丁的讲述,黄飞龙知道,最近龙城出现了一个乞讨团伙,而且都是小孩子,这个团伙出现得十分突然,而且聚散无常,时间也不固定,很难找出头绪,他怀疑背后有什么势力在暗处操作,他们丐帮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查出乞讨团伙的*,必要时,做出相应的处理。

黄飞龙听了,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顿时兴致缺缺,不过,作为新进社团的成员,有时需要一些奉献精神,于是,他和其它丐帮新成员被分成几个小组,每组三人,黄飞龙这组的三人,一个是当初的那名轻功高手,叫方寒,一位是暗器高手,叫舍得。

由于乞讨团伙的作息时间并不固定,黄飞龙和方寒、舍得只得不停地坐公交,目光缓缓地在龙城街道上扫过。龙城是中国的政治中心,城市常驻人口自然非常庞大,想找到这些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三人一直忙活了一整个上午,也没见到乞讨小孩们的影子。

“咱们丐帮信息网如此强大,怎么找人还要我们亲自上阵,这手段也太落伍了吧?”方寒说道。

“你以为咱们真是《天龙八部》里的丐帮啊,那毕竟是小说。”舍得说道。

黄飞龙并不言语,目光继续不知疲倦地在大街小巷里搜寻着,突然,他眼睛一亮,连忙叫道:“在那。”说完,不顾正在行驶的公交车,直接一个飞纵,就跃出了车箱。方寒作为轻功高手,跟着做出这个举动,自然不在话下,可怜的暗器高手舍得,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两人如同大鸟一般飞出车箱。

舍得看到满车箱的人目光复杂地看着窗外,尴尬地冲众人笑笑,然后才冲前面的司机大哥叫道:“前面停车,谢谢。”

“你们这些人,到底有没人安全意识,咋不全都飞出去呢?”司机“吱”一声将车停下来,冲车箱里咆哮道,刚才开着开着,陡然从后视镜看到两个人眨眼就出去了,也是吓得心惊肉跳,还以为他们是被车拐弯时甩出去的,待看到二人稳稳站在街边,他愤怒的情绪,才彻底冲着舍得同学暴发出来。

“跟着这两个变态,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舍得骂完,伸手一翻,也利落地窜出了车箱,他虽然没有轻功,但能将暗器练到收放自如,自然也有些近身手段的。

司机大哥本以为留在车箱的这个同伙是个普通人,才敢彻底暴发出自己的不满,见到他也轻松地翻了出去,才知道这三人没一个正常的,只得闭上嘴巴,嘀咕着将公交车开往下一站。

“看清了没,那三个小孩子,估计只有六七岁,很可能是乔帮主说明的那伙人的一部分。”黄飞龙道。

“我们现在怎么办?”方寒道。

“盯着。”舍得说完,目光在小孩子四周开始排查起来,毕竟,这么小的三个孩子,没人盯着,很可能会在乞讨时吃亏,当然,他也不会将这一切做得很明显,如果这样,没准会惊动到对方。乔布丁就特别说过,龙城警方最近也在暗中调查此事,因为他们怀疑这背后有一个强大的诱拐孩童的团伙。不过,警方那边盯这事有阵子了,却是收效甚微,每次一出警,这些孩子就像人间蒸发似的,查不到一点头绪,所以这事儿最终才落到丐帮头上,毕竟他们总管全国的乞讨事务。

“这么傻等也不是办法,得搞点事儿出来,看看动静。”舍得很快就建议道。

舍得话刚说完,还未行动,事儿已经被人搞出来了,只见一名少女正被一个小乞丐纠缠得脱不开身,那位男青年见状,直接指着小男孩子骂道:“给老子滚!”

小男孩虽然畏惧他,可是目光不自然地盯了一眼某个角落,便似乎找到了无穷的勇气,又继续抱着少女的玉腿,死死不松手,一边抱着,一边还叫嚷道:“求求你,给点钱吧,我们都三天没吃到饭了。”

“滚!你们没吃到饭,找你亲娘老子去,抱着我女人算什么事儿?”男青年素质显然不高,看到自己的小女友被孩子的脏手抱得全是手印,发现威胁不顶用后,直接一脚将小孩子踹倒,拉着女友就要离开。

就在这时,角落里走出一个黑瘦的青年,个头不高,目光很有些阴冷,他快步走到男青年面前,盯着他,指着小孩子一字一顿地说道:“扶起来!”

男青年也被他野兽一样的目光吓着了,但看到女友就在身后,自然也不想落个软弱可欺的形象,于是扯着嗓子叫道:“凭什么啊,大家评评理,这小孩子抱着我女友不放,不给就不让走,我把这小孩子扒开,有什么错?”

四周人来人往,同样有人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不过,却都没有吱声,被小孩子乞讨耍赖的事儿,他们也碰到过,不过男青年一脸将小孩子的脸都踹得流血了,也引不起他们的好感,自然没人愿意为他说话。

“再说一遍,扶起来!”黑瘦的青年说道。

“妈的,一群臭要饭的,给你脸还不要脸了,信不信老子一个电话,立即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男青年说完,就把手伸向口袋,准备打电话。

紧接着,让大家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黑瘦的青年,虽然身高不及他的三分之二,却是一个干净利落的过肩摔,直接将他摔出了十多米远,“呯”一声,将他砸到了路边的花坛里。

男青年的小女友惊叫一声,马上冲着他跑了过去,一脸的担忧。

“哥们,下手是不是太狠了点?”方寒不顾黄飞龙的反对,直接走了上去,见状,黄飞龙也不好再藏身人海了,和舍得一起走了过去。

“对这种没有同情心的人,需要心慈手软吗?”黑瘦青年冷声反问道。

“这些小孩子和你什么关系?”方寒问道。

“这和你有关系么?”黑瘦青年说道。

“有!”方寒答。

“无可奉告!”黑瘦青年说完,再次往先前蹲着的角落走去,丝毫不介意将自己的后背暴露在他面前。

“他不过是个盯场子的,抓了他也问不出什么。”黄飞龙看到这里,叹道。

“那难道就这样算了?”方寒不甘心地问道。

“如果刚才你不出来,我们等小孩子回家时,再悄悄跟着,也许还有希望,现在引起了他的警觉,怕是没戏了。”黄飞龙道。

方寒无语,先前他看到男青年被黑瘦一下摔出那么远,后背直接撞在花坛边沿上,估计脊椎都可能断了,才忍不住冲上来的,黄飞龙拉他时,他还心里暗自鄙视对方冷血呢。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方寒气势顿时弱了几分,不自在地问道。

“欲擒故纵,上演苦肉计。”黄飞龙笑看着方寒。

方寒被他看得一阵发虚,道:“你可别打我的鬼主意,我可不是你那种恢复力惊人的变态。”

“呵呵,从刚才对方的神态来看,他根本就没在乎过你,所以,一会只要你被他打败了,他自然就会放松警惕了,咱们到时假装离开,实则暗中监视。”黄飞龙道。

“我明白了,你要我们三人都上演苦肉计啊?”方寒听到这里,顿时心里平衡了,他有轻功在身,就算真被对方丢出十几米,也有办法不动声色地装出重伤样子。

“当然不是,你和我上,舍得一会还要将我们抬走的。”黄飞龙道。

“我总觉得这不是个很好的主意。”舍得听了,说道。

“虽然他不太将你看在眼中,却一直在暗中打量我们三个,所以,我们只有表现出比他稍弱一点点的实力,才会干扰他的判断,让他成功地带我们找到孩子们的老巢,如果他发现打不过我们,肯定会将我们带到不着边的地儿去。”黄飞龙很确定自己的判断。

“干了,为了孩子们!”方寒有一颗热血的心,此时自然小声说出一句热血的战斗宣言。

“行,等你们倒下了,我再跑去收拾。”舍得很不仗义地说道。

剧情的上演,往往需要剧本,可真正的演员,表演时往往会超脱剧本的限制,黄飞龙三人也是如此。

因为,方寒刚一靠近黑瘦青年,黄飞龙就发现,剧情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