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如同一面镜子,瞬间破碎,在空间的后面,两只硕大的眼睛显露出来,这双大眼睛眨巴几下,很是无辜。

大概感觉到空气里有些热,它张开幽深如黑洞的大口,轻轻一吹,那朵已经缩水很多的火焰,便“噗”一声熄灭,如同一只被吹熄的蜡烛。

黄飞龙看到这个乌黑发亮的大家伙,终于意识到这可能就是宋朝村民传言中的“乌龙”,单看这眼睛和大嘴,就明显比曾经在九龙湖碰到的小黑,还要庞大粗壮许多。

几人都不敢轻举妄动,眼睛警觉地盯着乌龙,而乌龙看了看四周,似乎也觉得自己暴露在外面很不适应,于是,它又吹了几口气,于是,那一片破碎的空间,又缓缓地回复,直到彻底修复,四周一片宁静。

几人看到传说中的乌龙,脾气如此亲和友善,皆是眼神古怪,互相对视了一下,然后继续装作没事人一样,往乌龙山高处前进。不过,有了这个小插曲之后,南宋村几位青年对这里的畏惧之情也缓解了许多,偶尔还有闲情开开玩笑。

不过,乌龙山毕竟是乌龙山,这里的毒蛇猛兽时有出现,但在大家高强的能力下,自然构不成太大的威胁,而且,黄飞龙慢慢发现,轻禅的体能在不断恢复,似乎,乌龙的出现,让她捕捉到某种契机,找到了恢复自身实力的方法。

黄飞龙看到几人配合默契,击杀起野兽来毫不含糊,索性当起了游客,只是,他一直死死抓着轻禅的小手,偶尔她想脱离,试图挣扎几下,也被他毫不客气地打压了下去。

轻禅对于他霸道的作风,也很无奈,只得如同小家碧玉一般,乖乖地任他牵着拉着,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

几人约摸行走了两个多小时,才来到山顶,只是,这个山顶却和一般的山顶不一样,中间是一个空心的深渊,但不是那种火山坑,因为四周的石头,明显不是那种火山喷发后形成的。

“李教授在哪?”黄飞龙问道。

“在下面。”阿狗冲深渊指了指。

“你真会开玩笑。”黄飞龙笑道。

“我们不是开玩笑,你也该下去了。”南宋石这话一说,几位青年同时退后,并把箭头对准了二人。

“呵呵,图穷匕现吗?你们这几人还奈何不了我吧。”黄飞龙淡淡地说道。

“听说你在唐朝村的时候,大杀四方,不过,不知道你身边的女人,在我们的箭下,还能不能护得周全?”阿狗冷笑道。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黄飞龙不以为然地说道。

南宋石脸色微变,毫不犹豫地放箭,其它人也是,扬手就射,毫不留情。

黄飞龙淡淡一笑,在几人放箭之前,就纵身一跌,拖着轻禅跳进了深渊……

几人看到二人连句遗言都没有,就直接跳下去了,也显得颇为错愕。

“这就下去了?”一人疑惑地问道。

“不相信自己下去捞起来。”阿狗白了一眼,道。

“这一切太顺利了吧,有古怪,难道他之前就知道我们的计划?”南宋石皱眉道。

“这小子不笨,看上去老实,人精明着呢,肯定是看出了什么。”阿狗道。

“会不会是我们实力暴露得太过,让他起了警觉?”一人说道。

“有这种可能,可如果我们不这样,这一路上毒蛇猛兽如此之多,他没准就不会带着那女人上山了,没了那女人,我们几人还真威胁不了他。”阿狗道。

“不管怎么说,他们是跳下去了,村长交待的任务也完成了,我们还是赶紧下山吧,争取在天黑前离开这里。”南宋石道。

“我总担心这家伙没死,要不我们在这里守几天吧?”阿狗提议道。

南宋石深思了一会儿,道:“也行,那我们分成两队,阿猫,你,还有我留在这里,你们俩个回去向村长说明情况,明天记得派人给我们送些食物来,我们只带了一天的干粮。”南宋石冲另两位青年说道。

南宋石实力不俗,在村中地位颇高,所以另两人听到后,直接转身往山下赶去,以他们的实力,结伴同行,应该能平安回村。

“怕么?”黄飞龙牵着轻禅,耳边是“呼呼”的风声,不过,二人下沉的速度并不是很快,步入灵师境的他,现在凝结水元素的速度越来越快,所以,尽管二人先前跳下时加速度很大,可经过多次凝聚的水元素薄幕减速后,速度已经降低很多。

“你是故意的对吗?因为当初我把你往地上丢了一次。”轻禅笑道。

“我可没那么小心眼儿,通过我的观察,他们到的确有可能把李教授扔在这里,不过,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活着,我刚才真的怕他们的箭伤到你。”黄飞龙解释道。

“那你知道我们到时怎么上去吗?”轻禅问道。

“那就得靠你这位大美女喽,我想,要不了多久,你的实力应该会恢复吧?”黄飞龙得意地笑道。

“原来你早就算计好了,不过,你怎么发现他们有古怪的?”轻禅不解地问道。

“小心了,要入水了。”黄飞龙刚说完,二人就一起跌入水潭之中。

二人下落速度很慢,所以,都是很快就钻出了水面,由于距离山顶很远,黄飞龙此时看到天上的洞口,如同一轮圆月,高高地悬在空中,四周有些幽暗模糊,还带着浓郁的湿气。

如今,黄飞龙对水元素的感知十分敏锐,在决定跳入深渊之前,他就隐隐感知到下面是一个水潭,而不是一个火坑。不过,他也知道,对于不会飞的人来说,多数人跌落下来,在这种类似水缸一般的天然深坑里,是断不可以爬得出去的,所以,南宋村的村民才会选择将他们带到这里解决掉。至于为何要这样对待自己等人,很可能与李教授有关。

黄飞龙看到身上完全湿透的轻禅,目光也越发灼热,他发现自己对她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一点就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初二龙融合时,看过对方裸体的关系。

轻禅感觉到黄飞龙眼神中的渴望,娇哼一声道:“不许看,再看把你眼睛挖掉!”

“哈哈,那这满天下的男人都宁愿去当瞎子了。”黄飞龙说完,艰难地控制自己挪开目光,然后,利用自己对水元素的控制,三两下就将身上衣服里的水元素驱赶走了,衣服重新恢复了清爽。

“坏人,也帮帮我啊。”轻禅叫道。

于是,黄飞龙目不斜视地盯着别处,精神力却慢慢地靠近轻禅美好的曲线,小心翼翼地帮她驱赶着她衣服上的水元素。

黄飞龙怕自己的精神力不小心触摸到她的身体,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所以,这一番动作,都十分轻柔和自制,因此,约摸花了一刻钟,他才将轻禅衣服上的水份全部弄干。

“点火吧,看看这四周都有些什么。”轻禅吩咐道。

“哈,你把我当万能工具啊。”黄飞龙说完,再次用精神力,凝聚出一朵小小的火焰,由于小,消耗的精神力并不大,于是,二人就在这样微弱的火光下,开始审视这个宽大的地下深坑。

黄飞龙感觉这地方足有上千平米,中间的水潭占了一大半,二人走不多久,突然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只见微弱的火光下,无数的金银宝石堆集在一旁,反射着各色的光芒。

“发财了!”黄飞龙总结道。

“你上得去吗?”突然,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从角落传来。

二人定睛一看,这才发现珠宝的边上,窝着一个面容枯瘦的老头,不过,老头的那双眼睛,却很有神韵,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你是李长空教授吗?”黄飞龙看到他的衣着是现代的,试探地问道。

“你是谁?”他没想到在这样的世界,居然有人一口叫出他的全名,要知道他在南宋村,也只说自己叫李教授的。

黄飞龙看到他这副表情,已经肯定他就是此次自己所要寻找的人了,于是说道:“我是怀志远教授的学生,天龙大学的,怀教授听说你失踪后,就约了几位朋友一起来探险,我也是其中之一。”

“原来是这样,唉,能在这里看到你们,我是既开心,又难过啊。开心的是,临死前总算可以说出这个秘密了,难过的是,就算说了,我们还是只能守着这个秘密,因为我们谁也带不出去。”李长空叹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教授不妨说来听听,而且,你为什么会到了这里?”黄飞龙问道。

李教授并没有马上作答,而是先问了黄飞龙一个问题:“南宋村的村民现在是否健康?”

“本来不健康的,爆发过一场流行病,现在又健康了。”黄飞龙想到这事儿,就有点郁闷,话里带着情绪。

“果然如我所料。”李教授说完,才继续说道:“说来话长,不过,可以长话短说,这次南海之行,我们也算是收获不小,发现了一处携带珠宝的古沉船遗址,但不幸的是,途经南海三角时,莫名其妙来到了这个洞里,还与大家失散了,唯一和我在一起的,就是那一船的珠宝玉石了,来到这里后,本以为求生无门,结果这洞里藏着一条大蛇,大概是它也很喜欢那些珠宝,所以一时兴起,将我送出了山洞,还一路将我护送下山。也怪我自己,想把这么一笔财富带出去,于是去了南宋村后,就和他们的村长交流,想让他帮我寻找那些失散的科考队员,并提前预付了一点随身携带的珠宝作为报酬,为了让其它的科考队员相信,也为了以防万一,我用特殊材料做了一封信,这种信,只要是我的同伴看到,就会马上明白,但外人却不懂。”

“你那信里封有病菌?”黄飞龙问道。

“是的,是变种的肺炎病菌,不过,我那些队友看到这种信封,自然不会打开,但如果这些南宋村的人起了坏心,就肯定会打开一看究竟。”李长空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来的时候,满村都是这种病人。”黄飞龙恍然大悟。

“后来,一切果然往着不好的方向发展,村长等人见财起心,自以为信里有藏宝信息,于是直接将我送到这里抛掉后,就打开信封查看,自然都会感染上这种病菌。但他们不会想到,我就是从这里出去的,所以,在我被抛下后,那条大蛇刚好在洞里,又把我救了下来。”

“你就不该让他们看到珠宝。”黄飞龙道。

“这些村民狡猾着呢,这片空间这么大,你不给他们好处,谁会帮你满世界找人?”李长空道。

“也对。”黄飞龙道。

“怀教授可好?”李长空问道。

“糟了!”黄飞龙想到自己和轻禅都被人忽悠到这里,那没有一战之力的怀教授等人,不是更加处境堪忧?

想到这里,黄飞龙看看四周,没有见到那条大蛇,于是,又把目光转向轻禅。

“再等一小时,我们就能上去了。”轻禅说完,不再多言,而是闭目盘坐,开始调息起来。

黄飞龙见状,只得耐心地等在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