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飞龙刚走进屋子,陡然看到床上有个人,也是吓了一跳,待看清是轻禅时,才平复了一下心情。

“你想干嘛?”轻禅美丽的眼睛警觉地盯着他,问道。

黄飞龙本来打算退出房间的,毕竟第一次见到轻禅的时候,自己仰望天空,看到天上的第一个飞人就是她,心里还残存着对她的畏惧感,不过想到她如今实力全无,顿时忍不住想作弄她一下,于是说道:“请问,我能干嘛?”

“你可以转身,从这里走出去,然后带上门。”轻禅调皮地说道。

黄飞龙潜意识里觉得实力高深的女人,都是年龄很大的,尽管看到轻禅很年轻,可还是觉得她属于老妖婆之流,不过看到她这样调皮可爱的模样,突然觉得十分亲切,笑道:“你是我未婚妻,村长把我们安排在同一间房,也很正常啊,对了,你多大啊?”

“你还说!哼,年龄是个秘密,不告诉你。”轻禅装出恼怒的样子。

“不说就不说,不过,让我出去也没什么,但这四周色狼无数,你又生得如此倾国倾城,不知道夜里会不会发生点什么……”黄飞龙打趣道,说完,装出一副要马上离开的样子。

轻禅想起白天站在台上时,那些男人如饥似渴的眼神,有过一次被强抢作新娘子经历的她,马上开始害怕了,实力弱小的她,胆子也小得可怜,见状,腾一下坐起来道:“不许走!”

“好,那我也睡床上!”黄飞龙无耻地说道。

“不许你睡床上!”轻禅气急,说道。

“那我马上走!”黄飞龙转过身,心里却乐开了花,没想到有一天,以自己的实力,居然可以如此捉弄到轻禅。

“你敢!”轻禅仰着好看的小脸,一副大姐大的霸道模样。

黄飞龙正打算回她一句,隔壁的王大富用粗大的嗓门传来一个不满的声音,“你们小俩口消停会儿行不,有事明天再吵,有觉也不睡,这马上都半夜了。”

黄飞龙和轻禅对视一眼,都不作声了,这南宋村的房子全是木板房,隔音效果也实在太差了。

“好了,不逗你了,今天我就坐在这里,你睡床上,行了不?”黄飞龙压低声音道。

轻禅没有吱声,目光幽幽地看着他,直到他真的十分绅士地坐到躺椅上,才柔柔地躺了下来。

屋里重新陷入寂静,南宋村保留着宋朝的遗风,所以,这里的夜晚十分安静,偶尔村里传来的一两声咳嗽,都显得清晰而空灵。

黄飞龙闭目仰坐在躺椅上,一米八多的大个头,在这个小小的躺椅上,显得十分拥挤,他自己也觉得浑身不得劲儿,于是,每隔半小时左右,就会调整一下姿势,试图缓解身体四肢的酸涩感。

黄飞龙翻来覆去睡不着,轻禅也没有睡着,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黄飞龙专心治病救人的辛苦样,给他擦了一下午的汗,想到他现在为了守护自己,还睡在一个狭小的躺椅上,心里也纠结来纠结去的,始终下不了决心。

“睡不着?”轻禅终于在黄飞龙再次调整姿势的时候,说话了。

“嗯。”黄飞龙答。

“要不,你睡到床上来吧。”轻禅这话刚一出口,心里马上后悔起来,暗恨自己心太软,一会他客气推辞的时候,坚决要同意他!

“好的。”黄飞龙对男女大防其实看得不太重,否则也不会抱过很多女孩子,比如许梦甜、柳寒焉,所以他十分不客气地答应了,根本没想过要拒绝,然后,直接大咧咧地掀开薄被,睡到了床上。

轻禅看到黄飞龙就这样毫不犹豫地上床了,也是一阵错愕,待到黄飞龙浓烈的男人气息袭来时,心里也是一阵慌乱,连忙将自己纤柔的身体,往床里边让了让,直贴到木墙上。

“睡床上就是舒服。”黄飞龙舒展四肢,继续扩大自己在床上的领土。

轻禅心里幽怨,只得将自己的身躯再次收缩了几分。

“谢谢。”黄飞龙突然说道,他不在乎男女大防,但并非完全不懂女孩子的心思。

轻禅听到这声“谢谢”,心里像有一股电流爬过,马上变得软软的,满腔的幽怨之情,也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不客气。”过了好一会儿,轻禅才小声回道。

“安心睡吧,有我在呢。”黄飞龙柔声道。

轻禅侧过身子,目光柔柔地看着黄飞龙俊朗阳光的侧脸,心里一片安定,看了一会儿,她才收回目光,道:“今天累么?”

“嗯,不过对我帮助也很大。”黄飞龙回道。

“我大概能猜到你今天救人用的什么方法,不过,临时有个想法,不知道你愿意听不?”轻禅说道。

“说来听听。”

“你可以用精神力,直接把那些病人肺部的细菌,驱赶到一处,这样就可以集体灭杀了。”轻禅道。

“这方法不行,我现在的精神力,只能控制水火两种元素,还不能达到控制所有微小物体的地步。”黄飞龙说道。

“不知道你在灭杀细菌的过程中,是否感受到那些细菌体内,本身也存在着微量的火元素,火元素是无处不在的。”轻禅对黄飞龙的否定并不介意,继续说道。

黄飞龙听到这里,脑中灵光一闪,马上小声回道:“感觉到了,只是没刻意捕捉,你的意思是说,通过控制病菌体内的火元素,进而达到控制病菌本身的目的?”

“聪明!有些细菌重量很轻的。”轻禅夸道。

“呵呵,我本来就聪明嘛,这方法明天可以试试,如果真成了,灭杀起来会轻松很多,不用像今天这样畏手畏脚的了。”黄飞龙心情也因轻禅的这个提议,对明天充满了期待。

两个人躺在床上和风细雨地聊着,两颗心也越聊越近,渐渐的,两人都不说话,空气中飘荡着一种叫做暧昧的气息,这种气息就像羽毛一般,轻轻撩拨着两颗年轻跳跃的心。

此时屋里“无声胜有声”,然而,处在这样静寂的夜晚,屋外却是“有声胜无声”,因为,不知道是村里哪位大哥一时兴起,居然在半夜里拉上自己的婆娘,做起了传承下一代的激烈工作,并且还叫得特别高亢激情,二人的声音曲折宛转,如同对歌一般,推枯拉朽地闯进不眠者的耳膜,勾起无尽的火焰。

“我靠!这里的民风真纯朴。”隔壁传来王大富的大嗓门。

黄飞龙和轻禅听到这陡然传来的靡靡之音,越发的燥热难挡,本来微热的大床,也像有人在下面引爆了一座火山,温度蹭蹭地往上窜。

黄飞龙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很可能会做出冲动的事情,咬咬牙,正打算提前下床,却是看到轻禅陡然坐了下来,外面清冷的月光透射进来,她的脸娇艳欲滴,像一颗新鲜的红富士似的,见了就想啃上一口。

“完了……”黄飞龙心道,脑子瞬间变成一团浆糊,本能驱使着她,直接伸手将美丽诱人的轻禅,搂进了自己宽广的怀抱。

轻禅被黄飞龙一把抱个正着,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哼,这声娇哼如同违禁药一般,彻底引燃了黄飞龙的欲-火。

黄飞龙将轻禅紧紧搂在怀里,充满渴望的嘴巴,无声地探寻轻禅的芳唇,入口清香,隐隐有淡淡的咸味……

“咸?腥?血迹?”黄飞龙脑中闪过一连串的念头,陡然清醒,松开嘴,下意识地舔了一下嘴唇,发现自己的嘴唇居然被轻禅咬破,正在缓缓地渗出鲜血来。

黄飞龙顿时垂头丧气,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说道:“对不起,你太美!”

“疼么?”轻禅一脸关切地问道。

“有点。”

“活该!就该让你疼,谁让你胡来的!”轻禅轻哼一声,道。

黄飞龙不作声,十分留念地松开双手,放开怀中柔软可亲的轻禅,一言不发。

“男人都这么冲动吗?”良久,轻禅才小声问道。

“也许吧,要不怎么有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一说呢。”黄飞龙答道。

“你想当英雄?”

“人活一世,好不容易走上一遭,没人愿意平平淡淡的来,再平平淡淡地走吧。”黄飞龙的体温渐趁正常,同样是屋外的原始音乐,如今听来却是另一种心境,让他微微有些厌恶,厌恶那声音,也厌恶自己的冲动。

“你有梦想吗?”轻禅柔声问道,重新躺回了他身边的床上。

“有!”

“能告诉我吗?”轻禅问。

“我想先听听你的梦想。”黄飞龙说道。

“我……我没有。”轻禅小声说道。

黄飞龙无语,安慰道:“也许女孩子追求的就是快乐无忧,平安幸福地度过一生吧,不过,男人都是充满野心的动物,我的梦想就是——巅峰人生!”

轻禅细细咀嚼着这四个字里的味道,缓缓说道:“每个人对巅峰的定义都不相同,你想要的,是哪一种巅峰呢?”

“做自己喜欢的事,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只要我想做的,就能做好,做成!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我前进的步伐!也不能伤害到我在乎的亲人和朋友!”黄飞龙沉声道。

“好霸道!”轻禅皱眉道,“不过,你有一颗强者之心!”

“我父亲奋斗了大半辈子,却因为我而音信全无,我很难过,也很愧疚,作为一个男人,尽管拥有得越来越多,我有时还是会觉得自己很没用!”黄飞龙心情伤感地说道。

“相比同龄人,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黄飞龙,你要珍惜你的梦想!”轻禅的话颇有点语重心长的味道。

轻禅看黄飞龙不作声,继续安慰道:“这世上,梦想最伟大,也最孤独,因为,真正通向你梦想的道路,往往只有一条,所以,很多人放弃了,但梦想之所以有那么大的魅力,就因为它残酷的淘汰率,千万人奔而去之,最后却是成者寥寥。”

“你有梦想!”黄飞龙听到这里,直视着轻禅的目光。

“我曾经有过梦想。”轻禅道。

“为什么现在没有?”黄飞龙问。

“师傅救了我的命,师命难违。”轻禅叹道。

“如果你的师傅真心爱你,她会接受你的梦想,因为,她希望你快乐!”黄飞龙道。

“再说吧……”轻禅深思了一会儿,才一脸认真地说:“黄飞龙,你要坚持,要坚强,大梦想必须要有大心脏!虽然敢于追梦的人,无论成败与否,都是自己的英雄,但我还是希望你当一个幸福的英雄,而不是一个悲剧式的英雄!”

“呵呵,和女人聊梦想,我还是第一次,你是个有内秀的女人!”黄飞龙笑着说道。

“那你呢?”轻禅调皮地看着他。

“我是个内外皆秀的男人!哈哈。”黄飞龙大声道。

“十八。”轻禅突然说出一个数字。

“什么?”黄飞龙不解。

“我的秘密!”轻禅笑道。

“原来你比我还小啊,哈哈,知道了,以后得叫你妹妹了。”黄飞龙笑道。

“不行!叫姐姐……”

“我求你们俩个别像蟋蟀一样咕咕叽叽个不停好不,天真的快亮了……”王大富的声音再次传来,带着深深的哀求……

(今天要去参加朋友的婚礼,所以提前放上这一章给大家,没有存稿,昨晚上现写的。下周可能没有推荐,希望没有收藏此书的朋友,好心收藏一下,省得后面想看,找起来麻烦。

仅以此章,送给所有拥有梦想,或曾经有过梦想的朋友,你们,是自己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