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唐朝村上空,没有电闪,没有雷鸣,只有两条巨龙,睁着巨大的眼睛,摇摆着对峙。

然而,一派平和的天空之下,村民的心中却是波涛暗涌,他们实在无法理解,一向敬为神灵的神龙,居然不止一条,而且,自家这条土著还不如外来户霸气,比别人身上冒出的那只还略微小上一号,这让他们无法接受。自己家这条被尊为“龙神”,蓝色那条呢,龙大神?

天色渐晚,四周一片死寂,连村里的鸡鸣狗吠之声,也突然绝迹,就在这万籁俱寂之时,现场突然响起一声惨叫。

惨叫之人是唐国风,先前他看到龙神显灵,马上一脸虔诚地从自己的小空间里爬出来,然后乖乖地跪在离黄飞龙不远的地方,在他想来,龙神大人看着这里的一切,你总不敢再对我动手动脚吧?

可是,黄飞龙是个另类,他被点的穴道好不容易自行解开后,马上毫不犹豫地劈了唐国风一刀,要不是他闪得快,有可能直接被黄飞龙这一刀给劈死。

唐国风自幼敬龙爱龙,他的空间异能也是幼时在龙洞里被神龙恩赐的,尽管被黄飞龙悄没声息地劈了一刀,半片肩膀都裂开了,他仍然下意识地用没有受伤的右手捂住自己嘴巴,而不是捂住血流如柱的肩膀,唯恐自己的叫声惊扰了很少显灵的龙神大人。

只是,这突兀的惨叫还是引起了绿龙的注意,他硕大的龙目扫向这里,带着一种无上的威严,就在此时,黄飞龙身上飞出的蓝龙动了,它趁绿龙分神的瞬间,锋利的龙爪猛地挠向绿龙。

两龙的战斗就这样开始了,导火索缘自一声惨叫。

黄飞龙看到自己的举动揍效后,马上撇开船长王大富,直接跑向僵立在一旁的新娘子轻禅。他看到唐国风还一脸紧张地盯着天空中的双龙之战,松了一口气,仔细地打量着轻禅,然后才说道:“不得不说,穿着这身新娘子的唐朝装,你非常好看!”

大概人被点了哑穴,解开时间会长许多,轻禅依然无法说话,直接回他一个白眼。

“解穴我是不会的,你自己能走不?”黄飞龙道。

“还是白眼?那就是不能了,现在两龙斗得正欢,机会难得,虽然男女授受不亲,但我只能抗你走了。”黄飞龙说完,连轻禅的眼神也不看,直接抗着她柔软的身躯,准备就此离开。

“蓝龙在我身上也是颗定时炸弹,现在他们无暇分心,我刚好可以当个渔翁。”黄飞龙一边抗着轻禅,一定得意地想着。

唐国风虽然骨子里敬畏龙神,可是,眼看自己被人剁了一刀,龙神大人却只是瞅了一眼,如今自己的新娘子要被别人抗走了,他终于忍不住了,咬咬牙,迅速提起半截宝剑,只身立在二人身前,一副视死如归的烈士形象。

“白痴!”黄飞龙骂完,心念一动,一把锋利的小刀直接射穿了他的胸膛,没有空间异能藏身,唐国风想阻挡他,绝对是找虐。

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这次绿龙忙着打斗,没有关注这边,可是,那些跪在地上的村民却是听得真真切切,他们看到族长的儿子胸口有洞,正放慢镜头一样缓缓倒下,很快就突破了“迂”的境界,而是纷纷站了起来,操起家伙就往台上冲了过来。

黄飞龙也没想到这家伙的惨叫这么惊天地泣鬼神,十分后悔没有直接一刀割了他的喉咙,眼看着村民如潮水一般涌来,他却是犯愁了,对于强迫女人意志逼人嫁给他的合法流氓,黄飞龙可以击而杀之,可对这些迂得可爱的唐朝遗民,他实在是不忍心大开杀界。

于是,他只得用自己的拳头对抗无数的拳头、黑砖、农具,努力地为自己撑开一条出路。黄飞龙防得很辛苦,天上的双龙此时也斗至白热化程度,和上次一样,两条巨龙并没有采用什么法术,呼风唤雨暂时只存在于神话故事,它们采用最原始的手段,撕咬,挠抓,缠绕,如同两个女人一般,抓对方的脸,揪她的头发。

黄飞龙精力旺盛,扛着轻禅打斗之余,还不忘用眼睛的余光盯着空中的两龙,看了一会儿,也觉得它们的打斗十分没劲,于是集中精力重点应对自己身前的情况。他是如此轻松写意,王大富就惨了,尽管努力跟在他身边,时不时接受黄飞龙的援手,还是被那无数的黑手摸到,没多久就被人揍得鼻青脸肿了。

黄飞龙护着两人且战且退,努力不让王大富被人抓住,在他强悍的战斗力下,没多久就看到村口的来路,眼见胜利在望,他心里稍松口气,望了望天上的两条大龙,却是大吃一惊,不知何时,两条大龙居然开始互相吞噬了。

黄飞龙知道,一旦吞噬完成,无论对方谁胜谁败,对自己都不是一件好事,为了甩掉那条该死的龙魂,他再也顾不得留手了,大吼一声:“不想死的滚开,否则我不客气了!”

村民没有回答,回应他的是无数执著的黑拳黑脚,黄飞龙心头怒起,心念一动,水元素凝聚的飞刀便直杀向村民,不过,他虽然看似信手杀人,杀人时却依旧有所选择,那些叫得最嚣张、表情最狰狞的,最后就成了他用来儆猴的那几只鸡了。

果然,黄飞龙一下杀手,而且杀的全是他们村里恶名远扬的狠人,马上就开始退缩,这样三两下之后,围攻他的人便缩水了十倍,只剩下村长的几位死忠和他的十几位亲戚。

“不好了,龙魂好像融合了。”一声略带熟悉的女声在黄飞龙耳边响起,黄飞龙回头一看,只见一头巨龙正向自己飞来,更让他无语的是,这条巨龙,已经不再是他熟悉的那条蓝龙了,此时的龙身上,半边蓝色,半边绿色,就像有人给它身上刷油漆,只刷到一半就收工了。

黄飞龙此时早已经顾不上那些村民了,三拳两脚将唐国风几位近亲解决后,肩上扛着别人的新娘子轻禅,手上拖着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王大富,没命地往来路上逛奔。

黄飞龙一边跑,一边叫道:“你不是能飞吗?要不带我双飞吧。”

“我强行突破这个空间时,被严重反噬,现在就是一弱女子,别说飞了,就连在地上正常走都不行。”轻禅小声说道。

“没事跑这鬼地方来干啥,安心当你的空中飞人多好,要不是我,你肯定得给人当媳妇了,明年再生一窝孩子。”黄飞龙一边喘息,一边损人,也许是觉得这样更能刺激自己活下去。

“那你为什么也来这儿,莫不成真是来寻妻的?”轻禅笑道。

“我说你们能不能晚点再述旧,那条杂色儿龙越来越近了!”王大富喘着粗气嚷道。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跑,但也隐隐感觉到,这条大龙一旦得手,自己搞不好也会跟着倒霉。

“要不是拖着你,我早跑没影了。”黄飞龙嘴上虽然这么说,手上却没有丝毫要撇下王大富的意思。

“完了完了,跑不掉了!”王大富看到地上投来的黑影越来越大,绝望地叫道。

“要是能飞多好!”黄飞龙想到这里,突然想起上次轻禅那样能飞的女人,也被自己的小哨子放倒了,马上停了下来,一手甩开依旧死揪着他不放的王大富,又一把将轻禅放到草地上,然后迅速将脖子上的小哨子凑近嘴边,冲着越飞越近的双色儿龙奋力一吹。

尖锐的哨声陡然在山间小道里响起,黄飞龙吹完哨子,头疼欲裂,一头栽倒在地,扑向黄飞龙的龙魂也是陡然一震,随即发出一声惊天的咆哮,下一秒,刚刚融合在一起的双色龙魂,突然一分为二,再次变成了一条蓝色一条绿色。

不仅如此,两条龙魂先前庞大的体格,也在这一哨之下,缩水了一半,如果先前是两条霸气无比的大龙,此时则更像是两条飞天巨蟒。

哨子虽好,但伤害的作用是相互的,两条龙魂被一哨吹成两半,黄飞龙精神上也大为受伤,他捂着如同被锯子拉过的脑袋,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口中还死死咬着那个神秘又强大的哨子。

黄飞龙知道这是一个摆脱龙魂的好机会,但是,他不敢肯定,再吹下去,是自己先完蛋还是龙魂先完蛋,还是同时都完蛋。

两条龙魂没有再像先前一样,见面就开始掐架,此时都游荡在空中,一脸警觉地审视着地上的黄飞龙。作为哨子临时主人的黄飞龙处境如此凄惨,而作为旁人的轻禅和王大富,则更是没有反抗之力,在他的第一声哨响之下,就双双晕了过去。

黄飞龙不敢吹哨,怕自己率先倒下,蓝龙和绿龙害怕他口中的哨子,也不敢冒然前来,双方一时僵持在当场。

“有种来啊?他妈的,住房子还要付租金呢,想免费住在我的身体里,门儿都没有!”黄飞龙说完,又马上警觉地将哨子咬进嘴里,生怕一个不慎,被那条死龙寻得近身机会。

黄飞龙很早就想说这句话了,可是龙魂一直埋伏在他的身体里一声不吭,让他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有机会了,所以他便忍不住说了出来。

“谁说没付租金,你的身体变成今天这样,不是我帮你改造的?”突然,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在黄飞龙脑海里响起。

“虽然如此,但我也帮你把她的小白龙吃了,咱们也算扯平了,后面的租金呢?”黄飞龙不知道怎样和这条龙说话,只得继续开口。

这次脑海里没有响起声音,大概巨龙也在思考,黄飞龙也需要缓解头疼,所以也没有继续说话。过了一会儿,那个声音再次响起,道:“如果你今天帮我吞了这个绿家伙,我会帮你觉醒一样异能,如何?”

黄飞龙心里开始盘算:“这家伙实力强大,我估计是逃不掉,况且也不可能一天到晚叼着哨子不吃饭,如果买卖划算,到是可以合作一样,等我真有机会冲击通神境,没准这哨子也能控制得更好,一样有摆脱它的机会。”想到这里,黄飞龙咬咬牙,不确定地说道:“我已经觉醒了两种了,一般的觉醒,效果好像也不大吧?”

“哼,空间异能如何,像刚才台上的那个小子一样?”粗大的声音再次响起在脑海。

“这个,也太容易了点,还有没有更高级点的,比如,时间异能,最好能时间倒流。”黄飞龙十分无耻地说道。

“不能,时间异能是世间最玄妙的能力,就算是我全盛时期,也不可能掌控。”

“上次这条龙魂还不能说话,吃过白龙后,都能开口了,这条绿龙实力更强,如果他吃了,好处更多,不行,我得再要些好处。”黄飞龙想到这里,装作十分不情愿地说道:“空间异能也太简单了点,最好还有别的异能作为补偿。”

“你当觉醒异能那么容易,这条绿龙有空间异能,我吞了它才能帮你觉醒。”龙魂显然也对他的得寸进尺有些生气了。

“好吧,不过,看样子你也打不过它啊?”我怎么帮你?”黄飞龙道。

“这个蠢货根本就没有恢复灵智,战斗和反抗也是凭着本能,只是这里的灵气太足,它的魂力又比我凝练和强大,所以一时半会才吃不掉它,一会儿你只要对着他吹哨子就可以了。”龙魂的声音再次传来。

“万一,我是说万一我帮你,你也打不过它呢?”黄飞龙小心地问道。

“我们必须得打过它,否则,谁也别想离开这里!”龙魂传音道。

黄飞龙听到这话,看了看那条呆立在空中的绿龙,越发觉得它的眼睛大而无神,心里忍不住为它默哀,突然,心念一闪,一个疯狂的想法在脑中成型,这个念头升起后,再也无法压制。

于是,他冲蓝色龙魂点点头,然后,带着满腔的愤怒情绪,猛地吹响了哨子。

只是,这次黄飞龙攻击的对象,不是那条又傻又呆的绿龙,而是先前给他传音的蓝龙。比起狡猾的蓝龙,他宁愿和一个白痴合作,这让他更安心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