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飞龙上台后,并没有马上出手,而是在三米开外的安全距离站定,脸上始终挂着亲和的微笑。

“你认识她?”唐国风皱眉道。

“是的,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寻回我的未婚妻。”说完,黄飞龙大有深意地看了轻禅一眼,示意她不要乱说。

“很不巧,他现在成了我的妻子。”唐国风冷笑道。

“不是还没入洞房么?我还有机会。”黄飞龙笑道。

“等你死了我们就入洞房。”唐国风道。

“哈哈,想要我死的人,只有我爱的女人。”黄飞龙此时笑得像个无赖。

“在我面前,还是凭实力说话吧,太多口舌之争无用。”唐国风说完,示意黄飞龙先出手。

“正有此意。”黄飞龙说完,扬手攻了上去。

唐国风看到黄飞龙出后又快又疾,却是不以为意,很轻松就挡住了他的攻击,两人都是实力惊人,很快就越打越快,你来我往,惹出残影无数。

黄飞龙和人打斗,全凭的是反应速度和敏锐的感知,而唐国风的进攻和防守,却是浑然天成,自成体系。二人之间的切磋,就像是一位教养很好的君子与一位出身草莽的大汉在切磋。

唐国风胸有成竹,所以打斗起来显得不慌不忙,他也没有一上手就置对方于死地的打算,他一直在留意新娘子的眼神,看到对方眼中毫无担忧,他便越发警惕,同时,他也更希望自己全面压倒对手,让对方死在拼劲全力之后,他想用这种方式赢得新娘子的芳心。

黄飞龙身为水火双系的通灵者,更是对自己信心十足,所以,碰到这样功夫派的高手,再次见猎心喜,把对方当作自己练手的陪客。

二人中,一个想逼出对方全部底牌,再击而杀之,一个想全面检测自己的本领,再击而败之,于是,这场古今之战,显得沉默而庸长,但却一直精彩不断,毕竟,这样层次的高手过招,灵光一闪的动作太过寻常,于是,台下对武术初通门路的观众,都是看得津津有味。

唐国风和黄飞龙斗了大约一刻钟,对方的套路和反应都了然如胸,自认为不需要再继续了,于是,他率先变招,使出了一套家传的狂风怒拳。这套拳风一出,唐国风身上气势大涨,两只铁拳如同狂风一般,一路席卷向黄飞龙的防护圈。

黄飞龙见状,精神力高度集中,仗着力量上的优势,每次都是在铁拳临身时,生生接住,颇有点以力破法的味道。不得不说,他的这个策略,对唐国风的拳法很有效果,再好的拳法,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伤不了自己分毫,也会显得十分拙劣。

唐国风也感觉到十分不爽,于是,边打边提议道:“小子,有没有兴趣用兵器切磋一下?”

“行啊,怕了你不成?”黄飞龙准备略用点攻心策略骚乱对方心性,两位老教授还等在那里,他想尽早逼出对方全部所学。

于是,二人也不废话,唐国风让人抬上自己的兵器架,选了一把轻灵的宝剑,黄飞龙见状,想起王伯的刀法,于是索性选了一把大刀。

唐国风的剑法十分精妙,连绵不绝之中,时而如毒蛇吐信,春风拂面之中,又暗藏无限杀机。黄飞龙看到这厮无论是拳法还是剑法,都是很有一套,内心也是腹诽不已。“莫非这些人手上,还掌握着早已失传的一些武功心法和套路?毕竟他们的祖上可是地地道道的唐朝人。”他心里暗忖。

黄飞龙刚一分心,胳膊便被“毒蛇”咬了一口,马上血流如注,不过,对于流血,参加过多次血战的他,已经十分淡定了,只要不牺牲,回头到水里泡泡,就会痊愈了。

黄飞龙淡然的态度,让唐国风更是心怀恨意,这种不怕流血的爷们嘴脸,最能打动女人的心,他已经看到自己的新娘子眼神里有了担忧。但是,虽然心里暗恨,他却不会傻到送对方一刀,自己这个女人是强抢的,怕她在婚礼上乱说,自己还点了她的哑穴,就算现在自己挨上一刀,她心里只怕会万分欢喜吧。

唐国风化恨意为技法,斗不多时,又给了黄飞龙一剑。这下,黄飞龙也不爽了,这么打下去,自己血还没流干,人怕是要被戳成筛子了。

于是,黄飞龙故伎重演,再次以力破法,大刀也是猛劈猛砍,每次都一副两败俱伤的样子,果然,唐国风大喜之日,不在乎别人见血,可是也很忌讳自己流血,于是,一个如猛虎下山,每一刀都势大力沉,一个如水波荡漾,每次都以柔克刚,险之又险地化解了对方的攻势。

二人打得精彩纷呈,唐人活沷粗旷的性格也被撩拔起来了,大家纷纷叫好,也不知道是喝倒彩还是真心喝彩。

唐国风没想到这臭小子这么能撑,每次都在败相初显的时候,和自己拼力量,让他也很是头疼,再这么打下去,自己这洞房就算进去了,估计也没多少力气在新娘子身上折腾了,于是,他决定下辣手了。

唐国风心思即定,出手自然不再含糊,每一击都力求见效,无限杀机呈现在世人眼前,黄飞龙感知敏锐,自然也捕捉到了对方眼眸中的冷意,刀子也是用力往对方要害上招呼,你不仁,我不义,这就是他的逻辑。

二人到了此时才是生死相搏,一念生,一念死,皆在对方手下。然而,黄飞龙毕竟不如家学渊源的唐国风,有心不受伤,依旧免不了受伤无数,更让他意外的是,对方一剑刺来后,自己看到不是要害,知道躲闪不过,于是也一刀劈出,想拼个够本。

结果,悲剧发生了,对方的剑并没有深入他的胸膛,而他的刀子也悬在了对方的肩膀之下,黄飞龙被定住了。

“靠,居然还会点穴!”黄飞龙僵立在台上,有心想动动胳膊伸伸腿,却惊讶地发现,在对方那没有刺破皮肤的一剑之下,自己居然就彻底无法动弹了,这让他马上想起失传的武学——点穴。

“哈哈,小子,今天心情好,我也不想杀你,如果你一会当面向我磕几个头,我就饶了你,如何?”唐国风神剑点穴术成功后,也很是得意。

“我承认,我小看了你,不过,还不够。”黄飞龙虽然身子被人定住,可是大脑活动如常,精神力活动不受丝毫限制,于是,他精神力一动,一把寒光闪闪的蓝色小刀凭空出现,迅速飞向唐国风。

不过,唐国风也是反应敏捷,手腕一抖,锋利的剑身很快点碎了黄飞龙水元素凝聚的飞刀。

黄飞龙既然已经决定暴露底牌,当然不戒意再多显露一些,心念再动,一朵红色的火焰突兀出现,再次迅速飞向唐国风,唐国风一声冷哼,宝剑再次挑向那朵火焰。

只是,这次他失算了,唐朝的铸剑术水平有限,黄飞龙用精神力凝聚的火焰,刻意加温后,一把普通的宝剑,刚一碰上,马上就被融化成滴滴钢水,凭空缩短了一半。

唐国风宝剑被黄飞龙轻松毁掉,也是一脸肉疼,不过,危机关头,他也不再藏拙,而是迅速施展自己的保命绝学。

黄飞龙现在被人定在当场,施展的全是通灵者的攻击手段,本以为胜券在握,谁知,下一秒,他精神力锁定的目标却是失去了对象,他明明能感知到对方的存在,自己的火焰却硬是攻击不到他。

黄飞龙连番尝试了几次,都未能凑效,也是十分惊讶,看到轻禅冲自己示意什么,为了做戏,只得厚着脸皮说道:“娘子,你是不是也被点穴了?放心吧,等我恢复行动,就救你出去,天下之大,有的是咱们风流快活的时光。”

唐国风听到黄飞龙当着众人的面,喊自己正要过门的妻子为“娘子”,气得脸色铁青,刚一分神,马上显出身形,黄飞龙最擅长捕捉战机,毫不犹豫地一刀飞去,将对方的胸膛射了个对穿。

黄飞龙现在下手可是毫不客气,发现对方还会传说中的点穴之后,他马上想到轻禅一语不发的缘由了,他凭生最讨厌有人干违背女人意志的勾当,于是,这一下也是十分狠厉。

“除非你一直躲着不出来,否则,老子迟早让你变活太监。”黄飞龙暗道。

唐国风吃了黄飞龙一记狠招,再也不敢大意,马上又集中精神,躲进属于自己的奇异空间里,如同隐形一般。

“这样下去,虽然自己最后可以恢复,可时间也拖得太长了,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会空间异能,上次也只是听牛老头略微提过。”黄飞龙一边回忆,一边思考对策。

唐国风躲着不出来,黄飞龙僵在原地一动不动,现场的观众有看出情形的,正在台下热情地解说着,只是,大家都没留意到,黄飞龙身上流出的鲜血,正在一点一点地透过台子,渗入到地下……

热血青年,前提得有血,黄飞龙身上伤口众多,血流不止,坚持了一个小时,也有些顶不住了,他也没想到点穴缓解的时间会这么长,也不知道点穴具体利用的是什么原理,精神力感知过去,只知道控制全身运动的神经失去了联系,但他也没有修复或唤醒神经的手段,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继续流血。

唐人的迂也让黄飞龙这次印象深刻,两人这么斗下去,虽然还没分出结果,可是,也能看出赢面大小了,可是,他们却很有耐心,没有任何人上台,都守着老规矩老老实实地等在台下,在他们的概念里,涉及到抢老婆这样的大事,那绝对是不死不休,既然两人一个未死,就是没有分出胜负,就得继续看下去,等下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轻禅那边的情况还是没有丝毫好转,唐国风藏在空间里坚持不出,黄飞龙也只得耐着性子和他打持久战。

就在大家都有些失去耐心的时候,异变陡生。一直十分平静的大地,突然震颤起来,并且越来越剧烈。

黄飞龙看到四周群山环绕,心道:“完了,地震了,要被活埋了。”

王大富见状,再也顾不得台上的局面,冲上去扛起黄飞龙,正准备往山外跑,看到他口中的未婚妻还俏生生立在一旁,又犯愁了,总不能两个都扛上吧。

“龙神!龙神!”

就在黄飞龙几人以为这里要发生地震的时候,突然看到大家齐刷刷地跪在地上,口中虔诚地齐呼喊着,连唐国风也是置生死为度外,迅速从空间里溜出来,一脸诚恳地跪在台上。

很快,黄飞龙就看到一条绿色的巨龙,浮现在空中,这条绿龙体型很大,足有百米来长,却并不凝实,像是一个实体的投影,只是,绿龙的神情和动作都十分真实。

黄飞龙正心里嘀咕,让他惊讶的是,一直安分潜伏在自己胸膛位置的龙魂,也开始躁动起来,紧接着,一声高吭的龙吟在耳畔响起,埋伏在他身上的蓝龙也嚎叫着飞向天空,飞行中,蓝龙的体型越来越庞大,隐隐有超过绿龙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