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失散的未婚妻

望山跑死马,望水游死鱼啊,黄飞龙眼神好,所以一眼就瞅见了雾中埋伏的大山,王船长天天在海里开船,那眼力也是不凡,故而二人都以为那山不远那雾不浓。

但当两人在水中像条不知疲倦的鱼一样游着时,才越发觉得那山似乎在无穷远处,两人游来游去,就是感受不到丝毫接近的趋势。

“妈的,天天在水里打滚,这回搞不好要喂鱼了。”王船长一边游,一边感叹道。

黄飞龙只是觉得路有点远,到不觉得有多累,此时他换成舒服的仰泳,在略有风浪的水面划拉着,时不时有浪花打进他的鼻和口,只是这一切对已然是水陆两栖动物的他来说,却是毫无影响。

他这般惬意的游法,自然是让王船长又是妒忌又是羡慕,只是他却学不来,只得老老实实地在狗刨、蛙泳之间来回切换。

天空中,浮云清淡,残阳如血,二人一路游,一路聊,打发这无限寂寞的时光,通过这种没有距离的交谈,黄飞龙知道王船长全名叫王大富,今年三十八,上有六旬老母,下有一双儿女,外面还有个十分会花钱的情人,他这次来,既是为了钱,也是为了报恩。不过具体报什么恩,又报谁的恩,他却绝口不提。

黄飞龙也不是刨根问底的人,对别家隐私并不热衷,于是,二人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慢慢的,那雾中的大山也开始现出清晰的轮廓。

黄飞龙精力充沛,又有水中能量源源不断地补充,上岸后自然气定神闲,王大富就惨了,后面十多里水路,完全是他像拖木头一样拖过来的。

王大富仰躺在松软的草地上,良久,才长叹一声道:“娘的,差点就游不上来了。”想到这里,他一脸忧虑地说道:“我们俩都游了这么久,回头找到食物也来不及了,那俩个教授怎么办?不会真让他们吃草吧?”

“教授的手提包里有面包。”黄飞龙淡淡地说完,又继续打量着这座高山,他的精神力稍一感知,怀教授穿什么花色的内裤都能知道,更别提几块破面包了。

王大富愣了片刻,才道:“我说呢,这些老家伙怎么也不像会吃草的人!”

“走哪一条?”黄飞龙面对大山,说道。

王大富看到山前有五条小路,各自通向一边,不确定地说道:“最右边这条?”

“那就走这条吧。”黄飞龙内心也打算走这条,因为这条路最宽,如果有人的话,应该去往这里的人最多。

二人走进右边的小道没多久,就看到一个头戴斗笠的老头,他们看向老头,老头也正在打量着他们。

“你们是民国村的吧?”斗笠老头问道。

“唐朝的?”黄飞龙看到这老头的穿衣打扮,想起最近火爆一时的各朝穿越剧,小心地问道。

“不是,我是前面唐朝村的。”老头答道。

“唐朝就唐朝,还村?我们不会是穿越到唐朝了吧?”黄飞龙心里犯上了嘀咕,表面上却十分恭敬地说道:“幸会幸会,敢问老伯……”

黄飞龙搜肠刮肚地准备整几句古词儿,话未说完,老头就一脸不满地打断了他,道:“现在各村都流行说白话文,简洁明了。”

“这是哪?”王大富听了,立马直奔主题。

“这里是唐朝村地界,左边是宋朝村。”老头边说,边向道深处走。

“那边是不是还有元朝村,明朝村和清朝村?”黄飞龙问道。

“新来的?”老头回过头来审视着他们。

黄飞龙和王大富都不作声,他们这副外来户模样,立即让精明的老头明白了。

“既来之,则安之,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不过,我的祖先是唐朝人,无意来到这里后,就在这里生活下来,后面那些其它朝代的人,也大多是一样。”老头说完,又打头走上了。

“这也太扯了吧,感情大家都是穿越来的?”王大富瞪着眼睛问道。

“也是,也不是,这些村民的祖先,多是无意到来的,不过,他们的生活习惯都保持着自己原来朝代的特色,所以,才会形成各朝的村落。”老头说道。

“哈哈,有趣!”黄飞龙的兴致也被老头的三言两语提了起来,毕竟,一个人可以免费参观到各朝各代的人,并且这些人还延续着他们的习俗,真的可以算作一次奇妙的穿越之旅。

三人边走边聊,很快就看到一片庞大的古式村落,仔细听,黄飞龙还能隐隐听到喧天的锣鼓声。当然,最让他们大开眼界的,还是那些古韵十足的唐装和唐人,老实说,感受到这些浑然天成的唐味儿,他觉得电视中那些唐人简直弱爆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感觉很热闹的样子。”王大富显然也听到了那震天的锣鼓声。

“哈哈,是啊,今天是我们族长儿子的大婚之日,那女娃娃真叫一个漂亮,美得跟天仙似的,啧啧。”老头一边说,一边淌出二两口水。

王大富虽然已有妻室,听说有天仙美女,也是劲头十足,嚷着要去饱饱眼福,黄飞龙对欣赏美也从不抗拒,于是辞别老头后,二人就循着声响走了过去。

二人大老远就看到一片空旷地带上,搭着一个五米多高的台子,台上,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头正在讲话,他每说一句,台上的锣鼓就敲打一阵子,很有那么点说唱配乐的味道。

台子下面的四周,散落着大大小小的木桌,每张桌子上,摆着一些瓜果食物,桌子边上,则坐着一些唐袍加身的观众。

王大富见到这情景,有点吃不准,黄飞龙直接大咧咧地走过去,坐到一张尚有空位的方桌上,一边吃东西,一边跟着喝彩。尽管黄飞龙神情自然,他这副自来熟的作派,还是引起了众人的关注。

“民国村的?”旁边一位年青小伙问道。

“不是,地球村的。”黄飞龙说完,继续装作一副问心无愧的样子,吃着桌上摆着的食物,他太饿了。王大富看到大家并没有明显的情绪,于是也见样学样,找个有空位的桌子坐了过去,边吃边打量四周。

“啥球来着?又换朝代了?”小伙子不解地问道。

黄飞龙总觉得现在所处的时代不太好表达,于是就临时用了这么一个名号,哪知小伙子还盯上了,只得耐着性子答道:“民国都过去几十年了,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我是现代人,来自地球村,明白否?”

“有点否,不过明白了。”小伙子眨眨眼睛,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

“听说新娘子是位大美女!”黄飞龙虽然饿,也不好意思坐在桌子上一通猛吃,只得没话找话。

“是啊,也是外面新来的,没准你们还是老乡呢。”小伙子随口说道。

黄飞龙想起怀教授说过,他的一位老朋友李长空失踪了,难道是他们那一批人中的一位?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琢磨起来,要是这女人是咱们那时代的,又怎么会答应嫁给这些老古董呢?难不成是被迫的?

“新娘子在哪呢,怎么还没见到?”黄飞龙装出一副年青人对美女的饥渴模样。

“哈哈,哥们,别急啊,等唐族长把话说完,新郎和新娘就会一起出来答谢大家了。”小伙子说道。

小伙子话刚说完,黄飞龙就看到一对身着盛装的男女走上台来。

台上的男子身高一米八,俊眉星目,气度不凡,站在他身旁的女子十分安静,由于盖着红盖头,看不见脸,不知庐山真容,不过,那身段也有一七五,此时被贴身的唐装包裹着,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十分勾人欲念。

“乡亲们,感谢大家参加我唐国风的婚礼,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希望大家吃得痛快,玩得尽兴,当然,如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唐国风冲四周拱手道。

黄飞龙看到大家穿着唐衣,说着不文不白的现代话,心里十分别扭,不过,大庭广众之下,也只得表现出一副热烈的面孔,跟着一阵瞎叫嚷。

唐国风客套完后,终于到了婚礼的高潮部分——掀盖头,此时,他的两眼眯成一条缝,满面红光的脸上,显得春色荡漾,他的手小心翼翼地伸向那方红巾,如同将要抚摸一个精致易碎的瓷器。

黄飞龙定睛注视着台上,当那面红巾被唐国风温柔地掀开时,他忍不住心中暗骂了一句:“靠了,怎么会是她?”

黄飞龙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见到轻禅,以她通神境的修为,天天在空中飞来飞去的,怎么会被人捉到这里来当新娘子?难不成飞得太高被雷劈中了,才掉到这里被癞蛤蟆缠上了?

黄飞龙心里古怪的想法如潮水一般,一波一波地涌上心头,他一眨不眨的盯着轻禅,自然引起了唐国风的注意。

唐国风看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帅的小伙子,目光如此大胆赤裸地盯着自己的新娘子,内心当然很不舒服,于是,他冷冷地看向黄飞龙,准备以“德”服人。

黄飞龙现在心思纷乱,自然直接无视了这个男人的眉眼。而他如此专注地盯着轻禅,对方自然感知到了一份灼热的目光,微一抬头,也是心里暗惊,“这臭小子怎么也来了这里?”

二人这样当众“眉来眼去”,引得唐国风更是醋意十足,这“瓜”本来就是自己强扭的,如果自己不看紧了,没准又会被别人拐跑了。

此时,唐国风虽然看上去清风拂面,心里却是冰雪连天,他动了杀机,他要把一切可能勾引娘子出轨的潜在威胁,全部铲除掉。

于是,唐国风说话了,他直接说道:“那位小兄弟,有没人兴趣和我切磋一下?”

黄飞龙听到这话,微微一愣,忙问旁边的小伙子,道:“看看新娘子就要打架,你们这的老规矩?”

“不是,不过,我们这女人少,强者为尊,如果大家同时看上某一个女人,可以自由切磋,生死不限!”小伙子说完,一脸怜悯地看着他,一副看死人的样子。

“有兴趣,很有兴趣!”黄飞龙听清情况之后,马上冲唐国风答道,连王大富的眼神也直接忽略了。他虽然不知道轻禅为何会在这里,但是,她现在这副嫁人的模样,让他看了很不爽,因为不爽,所以他愿意接受挑战,这就是他的内在逻辑!

“你小子精—虫上脑了?”王大富问清唐朝村的规矩,再也坐不住了,冲上来拉住他,喝斥道。

“那是我失散的未婚妻!”黄飞龙为了让他直接闭嘴,也为了让自己师出有名,直接大声说道。

四周一片寂静,黄飞龙则在众人愣神的功夫,轻轻一跃,跳上了高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