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强烈的危险感陡然降临,黄飞龙马上辐散精神力去感知,却是什么也感知不到,不由得脸色一变。

正在黄飞龙紧张之时,另一个苍老的声音飘了过来:“想偷偷来我天大欺负小朋友,先过了我这关再说吧。”

“你个老匹夫,比我都整整高出一辈,还有脸说这样的话。”那个阴冷的声音一边说,一边远去。

“跑得到是挺快。”苍老的声音道,顿了顿,这个声音又道:“大半夜不睡觉还杵在这干嘛,当路灯吗?赶紧滚蛋!”

黄飞龙听罢,又小心翼翼地感知了一下四周,依然是一无所获,只得灰溜溜地离开了,刚刚进阶灵师境的强大信心,也被两个陡然出现的高人,给打落到尘埃里。

第二天一大早,当宿舍另外三位哥们睁开血红的双眼,看到找了半宿的黄飞龙,正安然地躺在床上呼呼大睡,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特别是古灵精怪的赵天宇,直接冲过去抱着黄飞龙的床架一阵猛摇,冲他耳边大喊道:“地震了!”

黄飞龙懒洋洋地睁开眼,十分淡定地说道:“别闹了,困死,先睡一会儿。”说完,又自顾自睡上了。

“我们是没什么,你死了也就死了,顶多凑钱帮你买个廉价墓,可有些人担心你,不知道是不是整夜都没有睡,昨晚你手机都被人打爆了,自己看着办吧。”赵天宇慢悠悠地说完,将暂时保管的手机丢到他床上。

黄飞龙一听,一轱辘爬了起来,接过手机一看,柳寒焉打了无数个,排在未接电话第一,许梦甜也是,排第二,还有乔布丁,郑鹏飞等人,并且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未接来电……

黄飞龙一阵头大,硬着头皮拔打小焉的电话,良久,才听到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接道:“喂,谁呀?”

“我,渔夫,我已安全回来,不用担心。”说完,不待对方多言,马上挂断电话,开始回许梦甜的,再接着回复一些其它人的,每人一句,回复大同小异,说完就挂电话,随后,他将手机电池一拿,直接说道:“太累了,今天我要补觉,没事别叫我。”说完,又一头沉入梦乡。尽管有湖水能量的疯狂补充,让他脸上身上的一些皮外伤迅速回复了不少,可是精神和体能消耗太大,不是一时半刻可以养好的。

“关门,闭户,我们也要补觉!”赵天宇说完,又躺回了床上。周一星起来往大肚子里草草填了点食物,也重新躺了回去。乐不凡精力向来旺盛,尽管同样寻了大半夜的人,此时精神还算不错,他看到黄飞龙一夜功夫,身上的大伤小伤居然已经好得七七八八,心里虽然惊讶,却也什么都没问,看着宿舍里三个颓废的男人,叹一口气,也躺到床上陪睡,只是他依然睁着眼睛,至于琢磨些什么,不得而知。

柳寒焉躺在宿舍的床上,大睁着眼睛,黄飞龙报平安的电话打来,她确实放下了担忧,可是,想到最近这家伙惹出的无数事端,小虎牙又磨得闪闪发光。

许梦甜心态阳光,昨夜虽然担心过一阵子,可想起那厮对抗大黑蛇时强悍的战力,昨晚又完成艰难的三连胜,内心便对他生出无穷的信心,于是安然入睡。

早上接到黄飞龙的电话后,她心里微甜,精力不错的她,起床后,哼着甜美的小曲,心情高兴地收拾面容,想到黄飞龙可能还没吃早餐,简单打扮后,她又迈着轻快的步伐去了食堂,她想给黄飞龙送点早餐。

唐小柔一夜没有入眠,她就是那种心里只要有事,就会很难入眠的女子,昨晚经历的一切,简直就像一场梦,只是那梦太长,太曲折,太纠结,也太刻骨铭心,所有的情景,如电影回放一般,反复在她脑海里呈现,唯一的暖色,就是自己在那场梦里,意外觉醒,幸运地变成一名精神系通灵者。

任长风也没有睡好,他寻了一夜,刚刚回宿舍,眼睛里还有些许血丝。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是“百花丛中过,片片不沾身”,可是,当他看得自己一直垂涎却从未得手的唐小柔,居然被一个可恶的男人当众压在身下时,一种叫做妒忌和愤怒的复杂情绪,让他对黄飞龙恨之入骨,所以,昨天夜里,任长风甚至比柳寒焉等人还寻得仔细,他知道那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他必须借助这样的机会,将对方造成的威胁扼杀在萌芽中,最好能让他的离开像一场完美的意外。因为这样的机会一旦错过了,以后都不一定有把握收拾得了他。显然,他的阴谋流产了。

步飞龙也没有睡好,昨晚他拖着受伤的身体和被严重摧残的心灵,跟着任长风寻了大半夜,后来实在是支撑不住,才告假回了寝室。

先是被黄飞龙在胸口射了一箭,伤还未好,又在台上被他硬生生打趴下,步飞龙想到最近的惨状,反复琢磨最近的种种,突然觉得,和黄飞龙对抗,根本就是一个错误,一,自己对女人并不十分热心,柳寒焉和许梦甜两妞虽然美丽动人各具气质,可也不是非要不可,犯不着为了两个女人和他混成死敌;

二,自己当初只是见猎心喜,看他速度不错,才和他当众切磋,打个平手后,出于面子和好胜心,这次才会上台切磋,试图将对方打倒,可如今,对方连胜三局,连“西毒”唐小柔都被他欺负得那么惨,综合实力摆在那儿,那么自己一个普通人,输给他一个通灵者,也不算丢脸,更犯不着继续和他纠缠下去。想通这一切后,他终于释然了,心中打定主意,以后决不掺和黄飞龙的事情。

黄飞龙自然不知道,因为自己,让无数人一夜难眠,神经越来越粗大的他,现在正睡得香甜无比。不过,好景不长,很快他就听到一阵礼貌的敲门声。

“别敲了,都死在床上了!”赵天宇一脸气愤地冲门外嚷道。

“谁死了?再不开门的话,我可要向牛老头告状了。”门外传来一个清脆甜美的女声。

黄飞龙听出是许梦甜的声音,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混进男生宿舍的,还是马上起床,冲哥仨小声威胁道:“赶紧穿衣,不准裤衩迎客,否则蛋蛋地烤了。”

果然,他这话一出,大家想起那一锅排骨的命运,立马爬了起来,匆匆穿衣迎客。

“一堆大懒虫!”许梦甜背着手,笑兮兮地冲打开门的黄飞龙说道。

黄飞龙尴尬地冲她笑了笑,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嘻嘻,姐姐我自有妙计。喏,给你们的早餐。”说完,许梦甜将藏在背后的一大兜早餐显了出来。

周一星听到有食物,顿时睡意全无,眼睛发亮,赶紧冲了过来,一把接住,大声嚷道:“谢谢大嫂。”

“谢谢大嫂!”紧跟着走来的赵天宇和乐不凡也一起叫道。

就因为一兜早餐,没想到许梦甜比柳寒焉更早得到大家的认可,黄飞龙十分无语。

许梦甜听了,大大方方地笑道:“嗯,真乖,下次如果叫得更整齐些,姐姐请你们吃饭!”

听到这话,赵天宇立马冲二人对了一眼,然后三人齐声大喊道:“谢谢大嫂!”

许梦甜脸颊泛红,表情颇有些不自然,嚷嚷道:“讨厌,真来啊。”

黄飞龙哈哈大笑,道:“他们就喜欢开玩笑,没恶意的,这里不便久呆,我们还是赶紧出去吧,被宿管科的发现就不好了。”

“行。”许梦甜说完,就转身出门,黄飞龙马上跟了出去。

“你走错了吧,这是上楼。”黄飞龙不解地问道。

“笨蛋,不上楼哪能出去。”许梦甜说完,突然一语不发,明亮的大眼睛看向窗外,很快,一个巨大的黑影迅速扑了过来。黄飞龙反应敏捷,马上下意识地拖过许梦甜,将她挡在身后。

“别紧张,那是我的朋友。”许梦甜说完,又站回到身前。

“这是……大雕?”黄飞龙惊讶地问道。

“答对了,不过,我喜欢叫它小飞。”许梦甜说道。

“牛人!我看这满世界的动物,都可以当你坐骑了。”黄飞龙一脸羡慕地说。

“呵呵,这想法不错,我先下去了,小飞不喜欢外人上身。”许梦甜说完,轻柔地跳上大雕,大雕在她坐稳后,又小心地飞了下去。黄飞龙看到二人之间默契的配合,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不过,接下来,黄飞龙做出的一个动作,就让楼下的许梦甜惊呼了。只见他直接从三楼窗口跳了出去,四肢舒展,如同一只飞翔鸟儿一般。

“凝!凝!”一切果然如黄飞龙所料,进阶灵师境的他,更容易集中精神,就算在下落之中,瞬间凝聚的水元素防护,也是更加坚韧。经过两次减速之后,快要接近地面的黄飞龙,身体微调,直接一个潇洒的下蹲,很快稳住了身形,得意洋洋地站在许美女的身前。

“帅呆了!”许梦甜从来都不吝啬对黄飞龙的赞赏,这和柳寒焉动辄打击他的做法全然不同。

“哈哈,帅吧,下次有机会给你表演更精彩的,我们先去吃早餐。”黄飞龙说完,就带着许梦甜离开了。

而在二人离开不久,一位天大的学生正满脸焦急地带着一位老师匆匆赶来。

“老师,快点,刚看到有人跳楼了,如果我们快点,没准还有救。”

“知道了,天大每年跳楼的也有一些,现在这些孩子,抗挫折能力也太差了。”跟着一路小跑的老师忍不住感叹道。

“咦,人呢?刚刚明明看到有人从三楼跳下的。”学生一脸不解地看着地面。

“连一丝血迹都没有,你是不是看错了?”跑出一身热汗的老师不满地说道。

“不可能,就是从三楼那个窗口跳下的,当时下面还有一个女孩叫唤了。”这位学生指指三楼黄飞龙跳下的窗口,又指指地面。

“算了,天大奇人异士无数,也许他能飞呢?”老师说完,一个人离开了。

这位学生又在附近地面仔细察看了一遍,确信没有发现任何血迹,才带着满脑子的迷糊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