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在形象上,黄飞龙高大俊朗,李羽干瘦矮小,二人一打照面,高下立分,可惜,战斗讲究的不是皮囊,而是内容,否则,肌肉男也不会轻松被人放倒在地了。

观众自发地安静下来,黄飞龙在打量李羽,李羽也在打量他。黄飞龙发现,这小子虽然干瘦,像个营养不良的非洲难民,可是,却有一双大而有神的眼睛,这双明亮的眼睛,如同一对宝石,镶嵌在他瘦小的脸庞上,让这张小脸也多了几分生机和活力。

当然,二人的比拼,自然不会是靠这样大眼瞪小眼,很快,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二人马上各自行动了。论反应速度,黄飞龙自问不输李羽,不过,和精神系通灵者交手,严格说来,这算是第一次,所以,他并没有马上出手,而是迅速集中精神,在身体四周凝聚出一层层肉眼难见的薄幕,阻挡对方精神力的侵袭。

李羽果然毫不犹豫地出手了,他的精神力在裁判一声“开始”之下,马上涌了过来,然而,当他抵达黄飞龙身前半米左右时,却发现自己的精神力如同触碰到一层薄膜,自己每前进一步,精神力都会损耗许多,颇有点举步维艰的味道。

黄飞龙通过水元素形成的防御,能清晰地感知对方的精神力,他隐隐猜出对方的异能大概是啥,这种精神力,稍一触碰,就如同经历过人生最大的苦痛和灾难,爹死娘没、亲人离逝、爱人背叛……情绪会不自觉地陷入绝望之中,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幻觉,可内心里依旧生不起太多反抗的念头,更让他惊讶的是,这种精神力之中,还带着一种彻骨的寒意,略一接触,就觉得掉进了冰窖之中,连神经也冻得僵化不少。

黄飞龙耐心而又警惕地一点点触摸对方的精神力,随着二人对峙时间的增长,他对李羽的攻击手段也更加清晰,肌肉男被放倒,主要是意志太薄弱,普通人与通灵者相比,精神力简直不堪一击,而陈松虽然意志略高一层,可是,在精神力的防御上,却是相去甚远,估计他的倒下,十有八九是被李羽精神攻击中附带的寒意放倒的。

黄飞龙的精神力在通灵者中都属于变态之流,要不也不会当初在江城黑道一战中,凭一己之力拖垮两位通灵者,所以,一开始的交锋中,他并没有主动出击,而是采取被动防御,这种策略,对一般通灵者而方,在精神力损耗上是比较巨大的,可对他而言,只是九牛一毛。

黄飞龙淡定自若地在那里“分析”敌情,李羽却不轻松了,他一上手就是一阵猛攻,想要三板斧将对方拿下,加上之前连克两人,精神力上损耗不小,所以,在碰到黄飞龙这个“软钉子”后,很快就意识到形势不妙了。

然而,正待他准备转攻击为防守,黄飞龙却动了,分析清楚之后的他,下手不再犹豫,普通人只看到一个残影,定睛时,发现他已经到了李羽的身边,而对于精神系的通灵者来说,近身战是他们最大的软肋,因此,当李羽看到对方杀到身前时,连闪避的意识都来不及升起,就直接被他单手扣住了脖子。

一招致敌!众人只看到他上台后,先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然后,眨眼功夫,手就伸到了对方的脖子上,不由得一阵错愕,“这,这么轻松就搞定了?是他太强,还是先前的两个对手太弱?”

黄飞龙稳健大气的临战心态,干净利落的出手,很快就征服了在场的观众。李羽下台后,人群欢呼不断,特别是丐帮的新老成员,连对他颇有好感的乔布丁,也忍不住在台下冲他竖了下大拇指,扪心自问,若是他亲自上台,虽然能赢,估计也不会赢得这么轻松。

黄飞龙打败李羽后,正打算下去,却看到台下两个人同时站了起来,一个是西毒唐小柔,另一个则是颇有纠葛的步飞龙。

李羽刚一下台,步飞龙就意识到自己报仇的机会来了,于是,他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只是,让他略感意外的是,唐小柔居然也站起来了,而且看她那眼神里燃烧的小火苗,二人之间只怕结怨不浅。

一念至此,步飞龙更不打算让了,唐小柔那妞他打过交道,身上各种迷药加毒药,要是她上去了,黄飞龙估计站那喘几口气,就被她轻松放倒了,虽然这下场可以让他丢些脸,但还不够,远不如自己亲手侮辱他来得更有快感。

乔布丁看到左右两边的步飞龙和唐小柔同时站了起来,也是微微一愣,目光飞快地扫了二人一眼,索性什么话也不说,任由事情发展。两位学校大名鼎鼎的牛人,都想挑战自己的新成员,不论那结果如何,都是很给自己涨脸的,毕竟,这二人可是轻易不会出手的,特别是唐小柔。

“让我先来!”唐小柔看到步飞龙,连忙说道,她也知道步飞龙的实力,和对方怀的自然是同样的心思。

“嘿嘿,那就看谁动作快了。”步飞龙说完,就往台上跳去。唐小柔见状,玉手一挥,旁边离她最近的几位新生两眼一翻,直接倒下了,然而,毕竟是慢了一步,步飞龙没有中招,还是先他一步跳进了台子上。

唐小柔咬咬牙,只得恨恨地坐了下来,内心里不断祈祷着那个混蛋能撑到自己上场。步飞龙如愿站到黄飞龙跟前后,先是冲台下的唐大美女微微一笑,然后冷着脸对黄飞龙说道:“小子,我们切磋一下,如何?”

“对不起,没兴趣!”黄飞龙淡淡地回道,他可没打算像戏子一样,在这样的舞台将自己老底漏光。

“孬种!”步飞龙冲他说道。

“你骂谁是孬种?”黄飞龙回过头来冷冷地盯着他。

“连接战的勇气都没有,不是孬种是什么?”步飞龙全无畏惧地回盯着他。

“哈哈,这战我接了,不过,我有个小小的提议,今天谁输了,谁就当众大喊三声他是孬种,如何?”黄飞龙冷声道。

“哈哈,怕了你不成?”步飞龙自信地回道,说完,他冲裁判点了点头。

裁判也是天大的学长,对步飞龙的大名自然是如雷贯耳,但这里是丐帮的舞台,所以,他将目光看向帮主乔布丁。

“依他!”乔布丁大声说道,说完,他淡淡地冲台上的黄飞龙说道:“飞龙,放开手脚切磋,别忘了,你可是我丐帮的弟子!”

黄飞龙听到这话,内心顿时有了底气,看来乔布丁和步飞龙也并不如表面那样和谐啊。有了帮主撑腰,黄飞龙自然再无顾忌,冲裁判点了点头,然后小心地戒备起步飞龙来。先前二人在校园里交过手,黄飞龙不认为他有那样必胜的信心,自己在川菜馆还给过他一箭,如今他敢上来,肯定是有所凭仗。

按规定,二人之间的距离间隔是五米,在这样的距离下,黄飞龙自问有实力施展通灵者的手段,然而,战斗开始后,事情的进展却让他大感棘手。因为,步飞龙居然有一手掷暗器的功夫。

步飞龙自己不是通灵者,但深知一定不能让对方集中精神,于是,战斗一开始,他就马*压箱底的绝招使了出来——“弹指神通”,锋利的石子如同长了眼睛一般,一颗颗飞向黄飞龙。

黄飞龙感受到那石子里强大的劲道,只得不断躲闪,这么一来,他的精神力确实无法集中,几个躲闪之后,战斗经验丰富的步飞龙已经来到了黄飞龙身前,二人开始了拳脚相加。

先前的暗器袭扰效果不错,步飞龙很快就成功近身,心里暗松一口气,下手也越发狠厉,气势很快就攀升上来,而黄飞龙一步受制,步步受制,虽然反应上依旧敏捷,但已经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了,二人之间,成了纯武者的较量。

就在黄飞龙气势被压制之时,台下传来一声清脆的加油声,许梦甜不顾大家古怪的眼神,众目睽睽之下,依然在下面忘情地喊着:“小黄黄,加油!”

唐小柔通过交谈,已经知道这个该死的家伙叫“黄飞龙”,名字到是霸气,只是干出的事儿怎的就那么下作呢,居然潜到湖里偷窥她,眼看黄飞龙被人压着打,自己以后想出气只能暗着来,不由得一阵气闷,于是,她咬咬牙,冲台上大声喊道:“黄飞龙,你这个浑蛋,连你心爱的女人都为你加油了,你……你看着办!”

唐小柔这另类的加油,让一众学生浮想联篇,就连一向不在乎别人看法的许梦甜,听到这话也忍不住霞飞双面,耳根泛红。黄飞龙自然也听到这加油词,可是,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和这女人非亲非故,又是哪里招惹她了?

步飞龙听到这话,心里暗恨,怎么是个美女就跟他纠缠不清,奶奶的,这次一定将他整残了,于是,他的下手更加凶狠。而黄飞龙略一分心,便挨了一拳一脚,步飞龙的下手甚重,马上被他打得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

唐小柔离台最近,见到此景,怀着内心不可告人的目的,马上叫得更大声了:“你个浑蛋,加油!”

许梦甜看到这美女虽然言词不堪,可是“动机”却是好的,于是,她也凑了过来,和唐小柔一起为黄飞龙加油。

美女的号召力果然不同凡响,特别是“西毒”唐小柔,平日里她见人都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今日这番亲自加油,确实让不少人惊艳,于是,不少人纷纷加入到这个阵营之中,没多久,满场都是为黄飞龙加油的声音。

黄飞龙虽然战斗经验稍显不足,经过水能量不断改造的身体,抗击打能力却是相当不凡,挨了步飞龙无数重击,依然坚持不倒,连攻击不断的步飞龙,一番强攻没有拿下之后,气势也有些回落。

论比赛经验,黄飞龙确实不如步飞龙,可是,论生死相搏,经过不少血战洗礼的他,却远胜对方,因此,对战机的捕捉,他也有自己独到的体验。在失了先机之后,他一身能力发挥不足三成,于是,只能拼命抗着不倒,如今,对方体力呈现衰竭之势,他终于决定发力了,转守为攻。

很快,加油的人群便惊讶地发现,一直被动挨打的家伙,如同吃了春药一般,开始疯狂地进攻起来。黄飞龙憋了这么久,自然一肚子邪火,如今就算有机会用火烧烤对方,他也不屑为之,而是决定用自己的肉身将对方强势击倒。

为了从精神上彻底击垮步飞龙,黄飞龙采取最原始的手段,硬碰硬,以伤换伤的疯狂打法,果然,他的这种拼命三郎的搞法,很快就让抗击打能力一般的步飞龙吃不消了,然而,为了面子和尊严,步飞龙也是咬紧牙关,奋战到底。

很快,二人就像两只野兽一般,打得虽无章法,却很是热血,二人你一拳,我一脚,你眼血飞溅,我鼻血横流,你鼻青脸肿,我青面獠牙,气势上谁都不比谁差,只是,论变态程度上,步飞龙终究只是一凡人。

二人肉搏了一小时,还在缠斗不息。许梦甜早已泪流满面,唐小柔也已沉默不语,而现场的观众,也中了盅似的,没有一个人吱声,也没有一个人喊停,只是那么默默地看着。

热血,悲壮,惨烈,这就是男人的战斗,男人的荣誉之战。

最终,步飞龙终于被黄飞龙一拳打倒,只是,打倒对手之后的黄飞龙,内心却一点也兴奋不起来,他没有得理不让人,让步飞龙履行战前的约定,能将他逼到这种份上,已经足够让他尊重了。

唐小柔看着这个满脸是血的男人,陷入巨大的纠结之中,上,还是不上?这是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