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有现成的火源,周一星和赵天宇当然一切从简,直接买了个有盖子的中号瓷盆,然后将材料和佐料一股脑儿放了进去。

黄飞龙看着这满满的一盆乱炖,颇感压力巨大,不过,话已出口,他也不愿当那食言而肥的人,只得在三人的虎视眈眈下,老老实实地集中精神炖起排骨来。

有过之前烤馒头的经历,黄飞龙这次操作起火元素来,也是轻车熟路,没多久,瓷瓶上面就开始冒出大量的热气,五分钟不到,浓浓的汤味就开始飘香。

虽然周一星自称他的胖是遗传,喝凉水也能长肉,可是,大家还是觉得他的胖是吃出来的,他在吃上最有讲究,对吃的保护也发自本能,排骨汤刚一飘香,别人都是下意识地深吸一口气,只有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马上跑去先将宿舍门关上,紧接着,他又不辞辛劳地将阳台上的四扇小窗也关上了。

于是,没多久,满屋都是排骨汤的香味,人呆在里面,恍惚间觉得自己也是一根排骨,四周都是汤。最后,黄飞龙揭开盖子时,才发现,由于他对排骨进行了重点照顾,所以排骨也炖得很到火候,骨髓都让他给烤出来了,大家闻了直淌口水。

看到大家那饥渴的眼神,黄飞龙心里也很有成就感,似乎用这种方式炖烫,在他精准的精神力感知下,效果非常不错啊,每种材料,都在他精准的火力下,发挥出完美的效用。不仅如此,周一星还提前准备了几个冷馒头,被黄飞龙稍稍加热后,四人就着一锅好汤,吃得津津有味。

吃过饭过,精神损耗一空的黄飞龙,再次躺到了寄托无限安慰的小床上,很快就沉沉的睡去。最近课少,也将黄飞龙的懒病给惯出来了,每天又是“脑力”劳动为主,加之有点黑白颠倒,所以,现在的他,有事没事,总喜欢往床上躺,用一句流行的话来说,“要么发呆,要么睡觉,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床上。”

就算是在天大,生活对于多数学子来说,也终究是平淡的,上课,学习,吃饭,恋爱,发呆,而对于黄飞龙来说,却是充满了惊喜和变数。

晚上八点是丐帮的迎新大会,黄飞龙想到自己是只小菜鸟,于是七点半不到,就早早地来到了学校演武堂。演武堂和小礼堂差不多,不过设计上略有不同,一般的礼堂,台子在正前方,而演武堂的台子,则建在正中位置,周边是一圈的空旷地带和排列整齐的座椅。

黄飞龙到的时候,演武堂里已经来了不少学生,大一新生和学长们一目了然。新生们初来乍道,为自己能进天大这样的名校,深以为傲,所以经常会穿着天大的校服四处招摇,比穿阿达耐克之类的衣服还积极,而学长们,已经对天大有了自己的理解和认识,意识到天大只是一张华丽的皮,而自己只是皮上的嫩毛,真正的未来,还得靠自己打拼,所以,也就对那张代表着过去荣誉的校服,敬而远之了,他们的着装打扮,开始走自己的范儿。

黄飞龙刚一到来,就看到和帮主乔布丁坐在一起的两人,一个是“东邪”任长风,一个是“南帝”步飞龙,还有一个,正在一群女孩子间打打闹闹的,居然就是活泼开朗的许梦甜。

许梦甜看到黄飞龙来了,马上撇下几位小姐妹,笑呵呵地走了过来,大声说道:“小黄黄,晚上好啊。”

黄飞龙皱皱眉头,道:“每次你叫我小黄黄,我总觉得你叫的不是我,而是某只无家可归的小黄狗,你可不可以,换个,或者直接叫我名字?”

“不行,这是我对你的专有称呼。”许梦甜略显霸道地说。

“算了算了,不就一名儿吗,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黄飞龙看到许梦甜在这里,心不在焉地看了看四周,寻思着柳寒焉那丫头不会也来了这里吧。最近他夹在两女之间,私下见谁,都有点做贼心虚的味道。

许梦甜看到他左顾右盼,眼珠子一转,就知道他想什么了,略带酸味地说道:“她不会来了,我是丐帮新成员,所以才有资格来这里。”

许梦甜刚说完,乔布丁就亲自走来了,他看到黄飞龙,微微一笑,伸出大手道:“欢迎加入丐帮。”

礼尚往来,黄飞龙马上伸出右手回应,一上手,他就倍感惊讶,这位帮主面容清秀,没想到手上却是老茧遍布,握上去,就像握到半截松树皮似的。

两手一触即分,黄飞龙眼神中细小的情绪变化,自然逃不过乔布丁的眼睛,他笑道:“咱丐帮可是人才济济,每个人都很不简单,有机会的话,记得上去漏两手,哈哈。”说完,他看看演武台,冲他眨眨眼,又去和其它的新成员握手,一副平易近人的上位者形象。

不得不说,乔布丁的这种礼下于人的处事做风,亲和有礼的待人态度,让他很是欣赏。他心里默默扫视了一圈,看到这里的新生不下一百,心里有些疑惑,天大本届新生一共才四百不到,牛气哄哄的丐帮居然招了这么多新生,是新生优秀者太多,还是招收水准太低啊?

不过,很快他的疑惑就被许梦甜的话语打消了,许梦甜说:“这里的人,还有不少是别个社团的成员,他们来这里,也是想借机看看丐帮新生的实力,同时也顺便展示下自己的实力。”

迎新晚会在乔布丁的亲自主持下,一切都进行得有条不紊,他的话不多,没有领导演讲时滔滔不绝的气势,只是在八点整的时候,跳上台去说了句“晚会开始!”,就施施然地跳了下来,和一些其它兄弟社团的头头脑脑们坐到了一起。

丐帮这次招收的成员,一共只有二十个,然而迎新晚会上的节目,却是五花八门,有老成员的独家表演,也有新成员的即兴演出,看得出来,无论是老成员还是新成员,都有自己的特点,轻功、铁沙掌、金钟罩、太极拳……黄飞龙一向以为早已失传的武术,也在这些深藏不漏的学生中,被一一展示出来,而且颇见功底。

更让黄飞龙意外的是,许梦甜居然也有节目,她的节目叫“人与自然”,听上去十分环保,看上去却是心惊肉跳。只见她端坐在一架钢琴前面,而在琴身上,居然有十六条不停摇摆的小蛇,那些昂着小脑袋的家伙,黄飞龙叫不出名字,但通过它们那典型的三角脑袋判断,这些家伙都是毒蛇。

台上的许梦甜,一反往日的活泼和开朗,脸上的表情淡定而平和,她缓缓地伸出莹白如玉的皓腕,温柔地指向那些小蛇。

观众席上一片寂静,没有人敢说话,也没有*敢放音乐,生怕一个不慎,就让这位貌若天仙的少女,殒命当场。

黄飞龙坐在台下,手心里全是汗,精神无比专注,随时准备冲上去帮助这个脑残的女人。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那些蛇,只是她摆来增加紧张气氛的道具,真正弹钢琴的是这位少女时,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众人目瞪口呆。只见那些小蛇,在许梦甜眼花缭乱的手势下,居然自动地伸出蛇头,按起那些琴键来。

转瞬之间,清灵悠扬的钢琴声便在不大的演武堂里回荡,指挥者是许梦甜,演奏者却是那些三角脑袋的毒蛇……

一曲终了,众人都不敢鼓掌,生怕一个冒失的主动,让女孩指挥的这些小蛇,做出攻击的动作,直到许梦甜擦一把额头晶莹的汗珠,将这些小蛇一一指挥进一个特制的小笼子里,四周才响起雷鸣般的响声。显然,许梦甜的表演,赢得了大家的一致赞赏。

许梦甜的节目,让现场的气氛火热起来,一众大开眼界的新生和学长们,对接下来的节目也是十分期待。

然而,这次,乔布丁却亲自上台,道:“丐帮本次所有的节目,基本表演完毕,感谢这些上台献艺的新老成员,下面,是我们天大丐帮的传统节目——自由切磋,由我丐帮推荐的新成员,上台接爱大家的挑战,不论年级、社团,所有人都可以上来一试,一对一,连胜三场者,我丐帮重重有赏!”

说完,乔布丁轻轻一跃,人凌空翻转三百六十度,直接在十米开外的演武堂入口站定。随后,他笑着说道:“不过,切磋之前,请大家先欢迎咱校的毒美女——唐小柔,我想你们对‘西毒’学姐的大名,并不陌生吧?”

许多新生虽然听说过她,却是第一次见,于是,在乔布丁的隆重介绍下,皆是伸长了脖子看起来。黄飞龙也不例外,然而,他目光投过去,却是皱了皱眉头,总觉得这个令人惊艳无比的女孩,自己似乎见过,只是一时又想不起来,只得作罢。

乔帮主展露的这一手高绝的轻功,十分不凡,加上唐小柔的大驾光临,自然让四周呼声如潮,气氛更加热烈,连黄飞龙也被这种热闹的氛围感染了。

乔布丁将唐小柔引到身边坐下后,台上便走上一位身强力壮的肌肉猛男,那块块隆起的肌肉,让黄飞龙也自叹不如,也不知道这位是不是被当作“健美先生”招进天大的。

肌肉猛男上台后,虎目扫视了一下黑压压的台下,粗大的嗓们吼道:“俺叫石坚,请赐教!”说完,向大家一抱拳,颇有几分江湖习气。

没多久,一位瘦瘦小小的男生便走了上去,有气无力地说道:“我叫李羽。”那蚊子似的声音,以及二人体格之间巨大的差距,让台下的观众也一阵窃笑。

然而,二人比拼的结果,却让人笑不出来,特别是一众身以为傲的丐帮成员。因为,在裁判一声“开始”之后,那位瘦瘦小小的李羽同学,只是在石坚动手之前,抬起如葱的手指,冲他点了一下,肌肉男就两眼一翻,直愣愣地倒下了。

台下不明真相的普通人看到这个结果后,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有人笑道:“还石坚呢,我看叫石豆腐还差不多!”这话声音不小,自然引得众人一阵哄笑。

乔布丁脸上虽然神情未变,眼神却冷峻了几分,他点点头,另一位叫做“陈松”的丐帮新成员便走了上去。陈松也是一位通灵者,刚一走上去,黄飞龙就认出他也是自己通灵班里的学生,顿时对他的表现期待了几分。

然而,陈松的结局和石坚并没太大区别,只是在“开始”声之后,坚持的时间稍长了几分钟,就脸色苍白地躺下了。

黄飞龙终于看出来了,这二人都是精神系通灵者,二人刚才虽然没什么动作,却是已经进行过一次次激烈的交锋。陈松的精神异能,黄飞龙感知过去,有点像催眠,而李羽的异能,他只是感受到一股浓烈的寒意,却辨不出来是哪种,毕竟他对通灵者的见识也相当有限,许多常识,还是当初轻禅告诉他的。

丐帮连败两局后,丐帮的新成员也不敢擅自上去了,而在陈松倒下后,乔布丁的脸色终于有些难看了,观众虽然没有当场出言讥讽,但那是大家慑于丐帮的实力,如果连败三局,背后指不定被其它社团怎么议论呢。

但这届新生里面,通灵者已经是实力最强的了,连陈松都不是对手,他实在想不起还有谁可以上台一试,突然,脑海里现出一个人来——黄飞龙。

于是,乔布丁眼神看向黄飞龙,示意他过去一下。黄飞龙不傻,看到帮主瞧向自己,虽然心中没底,也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黄飞龙走向乔布丁时,唐小柔也在打量他,和黄飞龙一样,她看到黄飞龙高大的身影,也觉得似曾相识,待到黄飞龙走到乔布丁跟前,他身上那种只有自己才能嗅出的香味飘过来时,脑中灵光一闪,唐小柔终于知道这人是谁了,想到此人埋伏在镜湖可耻的偷窥行为,她顿时怒火中烧,正要出手报复,突然听到乔布丁的声音:“飞龙,你上去试试,有信心没?”

“可以一试!”黄飞龙冲他笑道,没说有,也没说没有,他在等乔布丁的决定。他深知,如果这次表现好,会很快得到乔布丁的好感和信任,以后想要借助丐帮查探父亲的消息,也会顺利得多。但如果表现不好,以后行事就会十分麻烦,这是一次机会,也是一次挑战。

“上去吧!”乔布丁的声音带着几分无奈,他也实在是没有可用之人了。他没想到一向带着立威和表演性质的自由切磋,居然有人敢来当众打脸,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得到帮主的首肯后,黄飞龙调整好情绪,一脸淡定地走上台去。

在她身后,唐小柔几欲杀人的目光,一直死死追随着他。但是,她虽然偶尔冲动,但却不是胸大无脑之人,心思一动,很快就想到了报复对方的机会。

可怜的黄飞龙,自然不会知道,就算打败了瘦瘦小小的李羽,等待他的,还有一位毒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