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处在金字塔顶端的物钟,龙天生就会各种异能,呼风唤雨、喷火打雷,而龙血浓度奇高的黄飞龙,也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这样的天赋,他对各种元素的感知,远超常人,加之曾经被李炎火烧过几次,因此如今遇到良机,才轻而易举地掌控了火元素。

黄飞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牛老头的办公室,他晃晃脑袋,感觉一切并没有太大改变,唯一感受较明显的,就是在这样火热的夏天,他感觉到一丝久违的清凉。

黄飞龙默默地回忆了一下昨晚的情形,有了一次掌控水元素的经历后,他对自己这次的进步也有了更清醒的认识,他的眼神在牛老头的办公室里扫了一圈,正准备找什么做做实验,就听到一个声音从墙上的画里传来:“没事赶紧滚蛋,别赖在我办公室里。”

牛老头这一手隔空传音,不仅震慑了黄飞龙,也让他羡慕无比,要是学会了这招,将来想和谁聊天,连话费都省了。不过,想归想,他还是马上老老实实地离开了办公室。

黄飞龙没带手机,看了看天,像是八九点的太阳,于是匆匆赶到食堂去吃早餐,由于去得晚,好吃好喝的,基本都被嘴叼的天之骄子们享用完了,只剩些馒头包子之类的,还是冷的。他点了两个酸菜包,一个馒头,一碗稀饭,眯着眼在那里吃上了。

“要是热点就好了。”他看着已经变硬的馒头嘀咕道,突然,灵机一动,集中精神力,开始感知周围的元素,蓝色的小点,那是老朋友水元素,被他排挤到一边,红色的小点,对,就是这个,他控制着精神力,小心翼翼地将这些小红点驱赶着,慢慢地渗透到馒头里。

果然,一分钟后,馒头就开始自动地冒起热气,黄飞龙眼睛发亮,十分兴奋,于是继续往馒头里灌注火元素,随着他的不断努力,对火元素的掌控也越来越熟练,无数的小红点涌进馒头,陡然,量变导致质变,白嫩的馒头突然变黑,散发出一股浓烈的焦糊味。

在黄飞龙斜对角的位置,坐着一对小情侣,二人耳鬓厮磨地吃了很久,还在那你一口、我一口地互相喂着,正处在一种“此时无声胜有声”的美妙境界中,突然,刺鼻的焦糊味直接将二人勾回现实。

那男孩看到黄飞龙如一头饿狼般,眼睛直勾勾盯着一个冒着黑烟的物体,皱皱眉,冲一旁的小女生道:“天大的疯子真是越来越多了,都快赶上精神病院了。”

一旁的小女生连忙点头,道:“是啊,我前天还看到个一直在三叉路口抓树叶的,像青蛙似的,蹦跶个不停……”

黄飞龙听力一直很好,馒头的糊味也让他精神回归现实,听到小女生的话,他忍不住道:“小丫头,你不懂了吧,那是在练轻功。”

“大叔,你别忽悠人了,轻功是这么练成的吗?”小丫头一脸不屑。

“你们不是本校的吧?记住,有些话说之前,得先问问自己有没有资格,疯子和天才,本来就是一墙之隔,你在墙外,所以你不懂。”黄飞龙陡然被人叫做“大叔”,也懒得计较,而是盯着那位男生,一本正经地说道。说完,他犀利的眼神盯向男孩的手,三秒之后,男孩陡然大叫一声:“好烫!”

黄飞龙冲他笑笑,然后又继续去烤自己盘里的酸菜包子。

身在龙城,连小孩子都见识不凡,那男孩看看黄飞龙,又看看他前面又开始冒烟的包子,想起某些传言,恍然大悟道:“你……你居然是通灵者!”

事关学校荣誉,加之这两人脸面太嫩,明显不是本校人,所以黄飞龙才说上几句,现在看到他明白了,也就懒得多说了,他还没吃早餐,这两包子也只打算热上一热,可没想再烤糊。

小男生看到黄飞龙专注的表情,眼里直冒光芒,喃喃道:“我要考天大,我一定要考天大!”然后扔下小女生,头也不回地跑开了,他还要温习功课,可没时间天天在这里和小女生谈情说爱。

“哼,全是疯子,你也是,打死我也不来这里了。”小女生看着男孩远去的背影,又看看对着馒头包子“发呆”的怪人,跺跺脚,快步跟了出去。

黄飞龙的这个早餐很奢侈,耗费了大量的精神力,也只吃了两个热包子。不过,经过这一番折腾,他对火元素的喜爱远大于水元素,试想,以后想洗热水澡啊,想煲个烫啊,得多轻松,生活真是无限美好,技多不压身啊。

黄飞龙美滋滋地回到宿舍,看到大胖子周一星正在电脑上看新闻,还是翻墙出去看的国外新闻,而乐不凡正抱着一把老旧的二胡,“吱吱呀呀”地锯着那弦,赵天宇大概昨晚没睡好,正红着眼懒懒地靠在床上,林黛玉似的。

黄飞龙刚一进宿舍,赵天宇的臭袜子就飞了过来,骂道:“你还敢回来,居然半夜整闹钟!”

黄飞龙“嘿嘿”一笑,道:“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为什么不敢回来。”说完,他活学活用,迅速进入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不闪不避地盯着那双臭袜子。

周一星、乐不凡此时也全都停下手头的工作,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古怪的举动。

臭袜子开始越飞越慢,慢慢的,开始散发焦糊味,最后,还没抵达黄飞龙的俊脸,就挣扎着跌落到地上。

“怎么做到的?”赵天宇目光灼灼地问道。周一星也一脸期待,乐不凡虽然冷着脸,可看那神情,也表明他很期待下文。

“嘿嘿,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学校不是不让用大功率电烤锅吗,以后咱们能煲汤了,天然无污染,今中午咱就煲一个排骨汤,算是为昨晚的事情赔礼了。”黄飞龙想到以后这事儿肯定也会被发现,同住一个屋檐下,索性早点光棍地告诉大家。

“噢,惊喜真是无处不在,感谢上帝,感谢龙哥!”周一星对吃最感兴趣,属于典型的饿得死撑不死那种,所以脑子一转,以他的高智商,马上明白黄飞龙拥有了啥能力,顿时兴奋不已。

“唉,班长大人,什么时候也让我到老牛那转悠下,我的异能还没觉醒呢。”赵天宇忍不住向他诉苦道。

乐不凡话不多,只说了一个字:“棒!”

黄飞龙对自己的火系能力稍作了些讲解,然后就一头躺到翻个身就能扑空的小床上,他需要养养精神,为中午的排骨汤做准备。

而大胖子周一星,则将赵天宇一把拖下,拽着他出去买煲汤材料了。乐不凡没有跟过去,而是集中精神,继续拉着摧残神经的二胡。

二胡的声音,时而如春蚕咬叶,丝丝颤心,时而如电锯伐木,锯锯惊魂,黄飞龙作为室里唯一的听众,听不多时,就仿佛从天堂跌进了地狱,折磨得几欲发狂。

正在他准备咆哮之时,乐不凡似乎心有所感一般,二胡的音乐里,透着一股清晰的寒意,这寒意,越来越浓,隐隐转化成无尽的杀气。

黄飞龙陡然警觉,马上疯狂地调集水元素,在自己身体四周,形成一层又一层若隐若现的薄幕,阻挡着这些侵袭过来的“有害气体”。

随后,黄飞龙目光瞥向乐不凡,只见他虽然面无表情,可是身体却颤得比那二胡上的弦还要激烈,立即意识到他处境不妙,毫不犹豫地抄起一个枕头,以流星赶月之势砸了过去……

本来没多少力量的棉花枕头,在黄飞龙的大力抛掷下,也带上了强大的力量,一下将乐不凡砸得扑倒在地。

一击即中,黄飞龙赶紧从床上蹦下,冲到乐不凡跟前扶起他道:“没事吧?”

乐不凡艰难地睁开双眼,黄飞龙的重影慢慢回归成一个人,然后,他晃了晃脑袋,道:“还好,是我太急了,本想早点进入灵师境,结果反而差点走火入魔。”说完,咳嗽两声,吐出一口鲜血。

“靠,别人拉二胡是谋生,你拉二胡是谋命啊,如果不是我反应快,今天没准就被你‘高水准’的音乐秒杀了!”黄飞龙愤愤不平地说道。

“哈哈,我也没想到,只是突然沉入了空灵的境界,觉得机会难得,加上你也不是普通人,就冒险一试了,哪知……”乐不凡苍白的脸色渐渐恢复了些许血色。

黄飞龙看到他这谈笑自若的表情,也放下心来,道:“别急,牛老头不会厚此薄彼的。”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我先躺会儿。”乐不凡说完,自顾自地躺到了床上。

黄飞龙看看乐不凡,心里却琢磨起来。“乐不凡这样冷静的人,在得知我掌控火元素之后,也性急起来,能考进天大的,没人愿意当池中之物,牛老头这样做,该不会是想借我来刺激大家,让我来当这根抽人的鞭子吧?”

黄飞龙正在那里瞎琢磨,突然接到一个陌生来电。

“请问你找谁?”

“黄飞龙。”

“我就是,何事?”

“晚上八点,天大丐帮召开迎新大会,地点在演武堂,请准时参加。”

“知道了,谢谢。”

“不客气,晚上见。”来人通知完,就挂断了电话。

黄飞龙刚挂断电话,就看到周一星和赵天宇两人提着大包小包的材料走了进来。

赵天宇目光敏锐,看到走的时候,乐不凡还像雄鸡一般斗志高昂地在那拉二胡,这才一会儿功夫,就变得像只瘟鸡一样躺到床上,顿时打量了黄飞龙几眼,见他不吱声,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忍不住说道:“飞龙,你是不是拿他做实验了?该不会把他烤了吧?”

“没有,他险些拿我做试验还差不多。”黄飞龙说完,瞅了乐不凡一眼。

“和他无关,是我的事情,大家别管我,躺会儿就行,你们先煲汤。”乐不凡说完,又赶紧闭上了眼睛。

见当事人都没说什么,赵天宇和周一星自然也不再纠结此事,而是兴高采烈地折腾起来。

黄飞龙刚才出于自保,又消耗了不少精神力,这会儿也感觉有些力不从心,马上又到床上躺下了,他可不想一会众目睽睽之下,将一锅排骨汤烤个半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