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个人如同一滴水,可是,当我们汇入大海,以为自己拥有了大*时,才发现,大海也有大海的烦恼,反而不如一滴无知无畏的水来得自在。

黄飞龙本以为通灵者就能在这世上潇洒快意,属于和水中鲨鱼一样,活在生物链顶端的角色,通过轻禅的讲解,才明白,自己不过是一只蚂蚁,只是略强壮些而已。

当一个人觉醒,成为一名幸运的通灵者之后,一切也只是刚刚开始,通灵者居然有三重境界,第一重自然就是黄飞龙和李炎现在的境界,能感受到某种元素,拥有某种超出常人的异能,但是,掌控能力却相当有限。这种境界,被通灵者世界定义为灵徒境,意思很简单,你是个徒弟级。

第二重就是李炎父亲的那种境界,能让自己感受的某种元素,显出形来,成为攻击人的手段,这种掌控,需要强大的精神力为后盾,才能精确地将所有的感知凝聚在一起。如李燃攻击时凝出的橙色火焰。这种境界,被通灵者世界定义为灵师境,出师了。

第三重,就是灵尊境,到了此种境界的人,可以大范围地感知和操控天地间的某种元素,或施展某种强大的精神异能,而不需要像灵师境那样,只能对人一对一攻击,他们,才是让世俗尊重敬畏的人,动动念头,就可以让无数人受到伤害。

不过,听轻禅的介绍,其实同为灵尊境的人,也是大有区别的,有的人只能操控一种能量,或者一种精神力,或者某种元素,而有的人,却能操控两到三种,更强悍的,甚至能掌控金木水火土、风雨雷电等自然元素中的好几种。

听了她的介绍,黄飞龙忍不住问道:“那么,如何才能达到通神境呢?”

轻禅迟疑了片刻,才缓缓说道:“其实,我本不想告诉你如何达到通神境的,那样,你就不会有被龙魂吞噬的可能了,不过,想来你不问出个所以然来,也定然不会死心,所以,我可以告诉你,但有朝一日,如果你真的有能力冲击通神境,记得千万要冷静,最好,最好有我在你身边……”说到这里,轻禅的脸微微泛红。

“还是你了解我啊。轻禅,我总觉得,老天给一个人奇遇,总不可能是为了毁灭他吧,所以,我相信我会战胜这条龙魂的。”黄飞龙自信地说道。

“其实,想要达到通神境,很难,非常难,至少要掌控五种单一能量,或者能融合两种以上的能量,才有机会冲击通神境,能达到这种境界的人,无一不是天才中的天才,因为,太少。”轻禅说到这里,神情有些哀伤。

“你知道的,一共有多少个?”黄飞龙问道。

“我只知道两个,一个是我,一个是我师傅。”轻禅道。

“不可能吧,别的师门难道就没有了?”黄飞龙当然不信。

“也可能有,也可能没有,通神境的人,如果不想别人知道,不和人交手,就和普通人一样,谁也看不出什么的。如果有一天,你真有能力冲击通神境,你就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少了。”轻禅说完,想起为帮助自己压制龙魂而功力全失的师傅,心里一阵阵的难受,一种强烈的孤独感爬上心头,高处不胜寒。

黄飞龙看到她已经说了不少,情绪似乎有点不大对头,也不好意思继续盯着问了,只得悻悻地说道:“谢谢了,要不是你,我现在还是盲人摸象,不得全局呢。不过,我想知道,通灵境如何提升实力呢?”

“这个,其实还是看你自己,通灵境每提升一境,需要的精神力都远超从前,所以,根本的办法就是提升精神力,但精神力的提升,却不是外力可以帮助的,全凭个人天赋和感悟。”轻禅说道。

“这么说来,就是要一个人瞎琢磨,运气好,冷不丁哪天我就升级了?”黄飞龙自嘲道。

“希望如此。好了,我体内的龙魂没有了,受创的精神力似乎也恢复了,我该走了。”轻禅站起身子,微笑着说道。

“去哪?”黄飞龙下意识地问道,问完,才发现自己潜意识里是舍不得对方的,这种依恋的感觉,让他也有些奇怪。

“从来处来,到去处去。咯咯。”轻禅调皮地答道。

“不想说拉倒,我走了。”黄飞龙说完,冲她挥挥手,大大咧咧地往柳寒焉的别墅走去,将满腔的失落隐藏在内心深处。

人和人之间是有差距的,人家是天使,空中飞人,来去自如,自己呢,虽然帅点,也顶多一皮囊好点的青蛙,真想飞,还得瞅个机会咬准某只大雁的腿……

“敢对姐姐无礼,我要惩罚你!”轻禅看到黄飞龙就这么走了,连句客气话都没有,心里顿时有些气恼。她虽是通神境,实力妖孽,年龄却也只比黄飞龙大一岁而已,骨子里还是小女孩心性。

眉头一皱,计上心头,下一秒,黄飞龙突然被一只玉手轻轻一带,整个人已经飞在天上了。

“啊!”黄飞龙玩过山车和蹦极都没叫过的大心脏,在这种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飞行,也忍不住叫唤上了。

“不准叫,再叫直接把你扔下去。”轻禅的声音直达脑海,黄飞龙马上闭紧嘴巴。

于是,在黄飞龙一脸的紧张中,轻禅带着他飞过高山,飞过湖泊,瞬息万里。

“真爽!”黄飞龙看到身上成片的原始森森,兴奋地大叫道。

“爽吧?说了不让你叫唤的。”说完,轻禅淡然一笑,小手一松,黄飞龙顿时如同一只中枪的大雁,在原始森林上空复杂的气流中,打着旋儿飞速地往下落去,这感觉,像极了当初跌落无底洞。

“我爱飞翔!啊……”黄飞龙心里十分平静,故而十分享受着这种失重的快感,他知道对方不会真的将自己丢下去。

然而,当黄飞龙从云端一直跌进高大的林间空隙,早已看不到轻禅衣袂飘飘的身影时,才真的慌了。“这臭娘门,该不会真打算将自己这么摔死吧,隔这么远,她似乎来不及救我吧。靠,我和她又不熟,带到这里灭口,还真是个不错的选择。”黄飞龙处境不妙,便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一种强烈的不甘从心里升起,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精神高度集中,森林中的水元素似乎可以亲手触摸一般,心念一动,马上大喝一声,道:“给我凝!”

顿时,一层薄薄的水幕悄然出现在黄飞龙的下方,只是,这层水幕太薄,黄飞龙急剧下落的身子,刚一触碰,立即消散,只是下落的速度稍稍减缓了一丝。

“凝!”

黄飞龙见方法有效,马上又在下方凝出一层水幕。此时的他,为了挽回自己的小命,全然不顾精神力的过度损耗,瞪着血红的眼睛,大吼道:“凝!凝!凝……”

虽然每一层水幕在他巨大的冲击力下,只能减缓一丝速度,但积少成多,几分钟后,黄飞龙脑中精神力已近枯竭,仍在作着垂死的挣扎。

终于,他的辛苦得到了上天的回赠,在即将落地的那一刻,他的速度已经降了许多,此时的他,虽然身体重重地跌落在腐烂的落叶中,却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轻禅静静地悬空在黄飞龙的身体旁边,看着陷入昏迷的他,脸上带着会心的微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苦心。”说完,她挥了挥手,将黄飞龙召到身边,美丽而略带忧伤的眼睛默默地看着他,然后,才携着他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黄飞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柳寒焉和殷不死陪在他身边,正一脸复杂地望着他。

“我怎么了?”黄飞龙看到这阵势,问道。

“你一个人在后山竹林晕倒了。”小胖子殷不死说到这里,一脸古怪。

“你有什么要交待的吗?”柳寒焉脸上的神情带着明显的质问。

黄飞龙想起昨天经历的一切,只觉得人生就如同一场梦,梦里,一位仙女,让自己对通灵者世界有了清晰的认识,还借机被飞了一回,虽然最后直接被她给扔下去了,但总体上感觉还是不错的,至于后来为什么回来了,想来也是她的手段吧。

柳寒焉见黄飞龙眼神里全是回忆,却不发一言,顿时生气了,磨着闪亮的小虎牙叫道:“你想不起来吗?你身上有一股隐隐的香味,别告诉我,是你的体香吧,说,是不是哪个女人的?可恶,你居然敢在我家后山和别的女人约会,想到这些,我就想杀了你!”

“没有啊,你家后山戒备森严,普通女人哪里进得去。”黄飞龙矢口否认,说不清楚的事情,他是不会解释的。

“这也是我想问你的问题,既然不是普通女人,那肯定就是某个不普通的女人了。”柳寒焉理所当然地推理道。

黄飞龙心里直冒冷汗,面上却不动声色地说道:“你以为通灵者是大白菜,满大街都能捡到?告诉你,我是练功练岔了,就是传说中的走火入魔,所以才昏倒了。”

“真的吗?那你身上的那种香味是怎么回事?和你认识这么久,我以前可从未闻到这种香味。”柳寒焉追问道。

黄飞龙认真地嗅了嗅,才发觉身上的那种香味,很像梦里两条大龙干那事时散发出来的,但这种事,当着一个女孩子的面,肯定是不能说的,反正没理可讲,索性就不讲理了,他大言不惭地说道:“有的人走火入魔了,头上会冒青烟,七窍会流血,神精会错乱,大概我的体质比较特殊,身上才会有香味吧。”

柳寒焉对通灵者世界一无所知,只得将信将疑地说道:“好吧,这次我就相信你,对了,你现在身体状况如何,我们遇到麻烦了。”

“什么麻烦?李炎那臭小子又出手了?”黄飞龙问道。

“不是,比这个更麻烦,古天霸为了反扑,居然将邻省的煤城黑帮引了过来,一起对付我们沧浪帮。”柳寒焉一脸忧色地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黄飞龙忙问道。

“我们也是昨夜才得到的消息,父亲准备不足,伤亡惨重,不过,并未伤及根本。”柳寒焉道。

“真是没完没了,黑道就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我只会帮你出手对付通灵者。”黄飞龙叹一口气,道。

“唉,谁知道会是这样呢,听说煤城来的通灵者足足有两位,就算你帮我们,也还是不够呢。”柳寒焉跟着叹道。

“谁说的,这不还有一位吗?”黄飞龙眨了几下眼睛,笑道。

“你说他?”柳寒焉一脸无语地看着小胖。

“带上吧,死胖子当活胖子用。”黄飞龙说完,一把掀掉床上的薄毯,大笑着站了起来。

二人走出大门的时候,身后还有一个不断哀求的声音:“我不去,你们说过要好好待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