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飞龙感觉自己的思绪,好像沉浸在一片粉色的花海中,无尽的花海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不停地拖拽着他往下沦陷,然而,他本能的,想要逃离,在旋涡上方剧烈挣扎着……

在黄飞龙自身挣扎的同时,他潜伏在右边胸口位置的蓝色小龙也开始发光,蓝色的光幕迅速扩展,将二人的身形笼罩在中间,小龙则一头扎进了黄飞龙的头部。

与此同时,轻禅紧闭的双目之上,眉头越皱越深,此时,被她压制在脑海深处的白色小龙开始疯狂地挣扎,意图挣脱出她的控制。

随着蓝色小龙进入脑海,那个花海旋涡迅速平息,陡然的,黄飞龙脑中一轻,突然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奇妙的空间之中,在这个蓝色的空间里,黄飞龙看到一条蓝色的巨龙和一条白色的巨龙正在空中疯狂撕咬,更让他惊讶的,他居然在这里看到了那个让她叫姐姐的女人,而且,她是裸着的,晶莹的肌肤,起伏的曲线,身上每一处秘密,都纤毫毕现。

看到对面的女人居然是赤裸的,他马上想到自己,目光努力下移,顿时惊呆了,自己居然也是赤裸的,而且,他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只有眼睛可以转动,其它的什么都不能做。

对面的女人同样也很快发现了他,几乎是同时,也发现了自己身上不妙的处境,她看到黄飞龙的目光正肆无忌惮地盯着自己,目光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黄飞龙眨巴了几下眼睛,示意自己不是故意的,只能如此。自然换来女人几欲杀人的目光。天空中,一蓝一白两条巨龙还在撕咬着,撕咬的同时,还有惊天的光芒不停闪耀。

二人各自挣扎了一番,发现无力改变现实,只得将目光瞟向空中交战的双龙。

两条大龙撕咬良久,身上却并不显露出伤口和血渍,只是越到后来,动作越是乏力,最后,更让二人目瞪口呆的是,两条巨龙的身躯居然依偎在一起,疯狂地交—合起来。

二人陡然看到两个先前还斗得你死我活的巨龙,此时却旁若无人的交—配起来,一时都没了心理准备,脸红如血。

然而,一切并没有结束,随着二龙的交—合,整个空间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香味,在这种香味的刺激下,黄飞龙感觉自己浑身越来越烫,那种原始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

他的眼神开始变得炽热,盯向轻禅的目光,也越发的放肆,越发的充满侵略感。轻禅作为通神境的超级高手,刚开始还紧守心神,回避着黄飞龙火辣辣的目光,坚持到后来,随着空间里香味越来越浓郁,心神里的最后一丝清明也终于溃散,含羞带欲的目光也开始回望黄飞龙赤裸的身躯。

二龙的交—合似乎永无止境,越到后来,两条身影越是模糊不清,突然,黄飞龙的身体能动了,只是,此时,他的思绪早已失控,完全沉醉在无边的渴望之中,这种原始的渴望催使他本能的向轻禅的身体靠近。

另一边,轻禅的身体也同时恢复了自由,只是,此时的她,也同黄飞龙一样,在神秘香味的刺激下,理智全无,身不由己地向黄飞龙走去。

这个空间视野十分开阔,也十分宽广,二人在欲望的驱使下,一步步靠近,仿佛两个遥望无尽岁月的星辰般,各自携带着惊人的能量,终于倾情一会。

疯狂高亢的龙吟还在空间里不断回荡,黄飞龙和轻禅一丝不挂的身躯终于完成各自漫长的跋涉,最终相拥在一起。无师自通的,黄飞龙的亲吻和抚摸如狂风暴雨般袭向轻禅,而轻禅初次接受爱抚的粉嫩娇躯,也在少年青稚的亲吻和抚摸下,一寸一寸地燃烧,一寸一寸地沦陷……

奇异的蓝色空间里,时间仿佛停止,只有巨大高昂的龙吟之间,夹杂着细碎低沉的呻吟,欲望的海啸在这里徘徊往复,彻底淹没了这里的一切,整个空间陷入疯狂……

良久,两条巨龙完成了自己的发泄,黄飞龙和轻禅,也在疯狂的欲望中,完成了各自人生的第一次,陷入昏睡之中。

空间中的异香开始渐渐消退,然而,异变却在这一刻发生了,只见那条蓝色的巨龙,突然一声狂啸,发出一连串奇异的声音,之后,那条白色的巨龙,身上的光芒居然开始溃散,那些溃散的白光,逐一涌入蓝色巨龙的身体,十几秒之后,白色的巨龙彻底消失,而蓝色的巨龙,却越发的凝练。

蓝龙得到白龙能量的滋养后,越发的风神俊逸,他高昂的头颅看了一眼下方陷入沉睡的男女,挥一挥龙爪,迅速变成一条淡蓝色的小龙,飞离了这片空间,随着蓝龙的离开,这片空间也开始消融,眨眼功夫,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青石之上,黄飞龙的身体还压在轻禅柔软的身躯上。此时,蓝色小龙已经飞出他的脑海,心满意足地潜伏在他的胸口位置。

轻禅的意识恢复很快,尽管她的神识还有大半沉沦在刚才的灵魂融合中。她睁开美丽的双眼,顿时一声惊叫,紧接着,就是一声脆响。

黄飞龙刚刚恢复了一点点神智,人还没彻底清醒,陡然被人一巴掌扇飞,顿时又迷糊了。好久,他才挣扎着爬起来,晃了晃脑袋,摸摸高高肿起的脸颊,看清眼前有一位风情万种的美丽女人,正用一种想要杀人的目光盯着他,马上清醒过来,想起自己刚才似乎在梦里把她咋咋的了,顿时脸上一红,随即想起那一切只不过是一个梦,对方应该不知道,立即调整情绪,装作无辜地说道:“怎么了?为什么打我?”

“混蛋,自己做了什么,难得不知道吗?”轻禅满脸羞愤地骂道。

“我做啥了?”黄飞龙有点心虚,心道这女人该不会厉害得连自己做什么梦都知道吧。

“你都和我魂融了,还敢说没做啥!”轻禅说完,直接毫无形象地扑了上来,一把掐住黄飞龙粗壮的脖子。

力量很大,气势很猛,黄飞龙来不及躲闪,就被她一把掐住,狠狠地顶在一棵粗壮的竹子上。

轻禅这一下,用上了五成的力量,虽不至于将黄飞龙一把掐死,但也掐得他直翻白眼,呼吸困难了。

“怎么办?莫名其妙地和这臭小子魂融了,杀了他的话,自己灵魂会严重受创,甚至可能直接从通神境跌落到通灵境,以后再无进境的可能,可不杀的话,又……”轻禅的手依旧掐着黄飞龙的脖子,心里却开始思想斗争了。

“怎么办?再不努力,就要被这臭婆娘活活掐死了,又不是在现实里把她咋咋的,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太亏了,可这娘们如此强悍,我挣扎也没用啊。”黄飞龙被人像鸭子一样提着脖子,脚跟离地,脑海里却飞速地运转着,毕竟是生死关头。

轻禅眉头紧皱,心头愈发烦躁,彻底忽略了手上越来越大的力量。黄飞龙脑中念头不断,却被他一一否决,终于,神智几近模糊的刹那,他双手也不再挣扎了,而是鬼使神差地,张开双臂,一把将轻禅紧紧地搂进怀里。

轻禅思绪正乱,猝不及防间,竟然被他奸计得惩,一下抱个正着。强烈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黄飞龙温暖宽厚的怀抱,让轻禅有刹那的失神,奇异空间中二人魂融时的美妙和快感,让她此时也生不出太大的力气抗争。灵魂融合过的二人,对于彼此,都有一种致使的吸引力。

黄飞龙万念绕头,却不得一法,绝望关头,想到自己反正就要死了,不碰她一下,实在太亏,于是,才有那么疯狂大胆的举动,哪知,却是一举凑效,很快就感觉到掐着脖子的那只纤纤玉手,力量越来越小,女人的呼吸却是越来越滚烫。

他灵光一闪,马上找到了破局的关键所在,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在女人一只手的推拒下,吻上了女人清甜红润的芳唇。

双唇对接间,二人身体俱是一颤,初哥初姐的他们,在这种原始的欲望下,身上皆是电流飞窜,心中也是巨浪涛天。

黄飞龙危机关头,为救小命连初吻都献上了,自是食髓知味,想起梦里那种奇妙销魂的滋味,身下小弟和手上也越发的不老实起来。

二人相拥而立,黄飞龙身下小弟过激的反应马上激醒了轻禅,她一把推开黄飞龙,如同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般,手忙脚乱地整理自己身上的衣衫,脸上却是霞飞双面,娇艳欲滴。随即,她又狠狠地瞪了黄飞龙一眼。

黄飞龙尴尬地冲她笑笑,然后才说道:“我真不是故意的,之前我看你昏迷了,想去扶你,后来闻到一股香味,然后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难怪,原来这臭小子压根就不知道有灵魂融合一事,以为一切只是一个梦呢,可恶的小子!”轻禅看着他,忍不住恨得牙痒痒,于是冷冷地说道:“那么,刚才呢?刚才你也不是故意的?”

“额。”黄飞龙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然后才一脸诚恳地说道:“对不起!”

轻禅本以为他会一如既往的无耻,继续狡辩,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可恶嘴脸,没想到他却道歉了。她沉默了一会儿,看着黄飞龙亲和帅气的脸,怒气也渐渐地消了。

轻禅认真地感知自己的脑海深处,才惊讶地发现,那个时刻想着吞噬掉自己灵魂,被自己压制在脑海里的白色银龙,居然真的如同奇异空间里的一样,彻底消失了。“难道,真的被那条蓝龙吞噬了?”轻禅想到这里,看了看黄飞龙,眼神里带着些许怜悯。

黄飞龙一直在耐心地观察她的表情,此时见她这副眼神,心里顿时一凉,暗道:“完了,看来还是要杀我啊。”不过,他并未放弃,心念一转,就继续说道:“如果你觉得我刚才的举动冒犯了你,你可以打我骂我,我都受着。”

“哼,打你骂你也太便宜你了,你以为我不想杀你吗,不过,就算我不杀你,你迟早也会死掉的。”轻禅说完这话,心里居然开始莫名地疼痛。

“为什么?”黄飞龙不解了。

“你身上潜伏着一条龙魂,难道自己不知道吗?现在你体质太弱,它不会对你做什么,一旦你进阶通神境,身体有了质的飞跃,它就会马上趁势吞魂,掌控你的身体。”轻禅不想他将来死得不明不白,最终将实情告诉了他。

黄飞龙听得脸色一变,马上爆了句粗口,道:“靠!这么说,我身上岂不是背了一颗定时炸弹?”

“也可以这么理解。”轻禅认真地说道。

黄飞龙一脸颓然地自顾自坐到青石上,琢磨了一会儿,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轻禅脸色一红,良久,才说道:“因为,我身上曾经也有这么一条龙,不过,有师傅帮忙,所以才暂时压制住了。”

“那条白色的龙?”黄飞龙突然想起那个绮丽的梦。

轻禅轻轻点了点头。

“果然。这天下真的没有免费的午餐。”黄飞龙想起落身无底洞后,自身发生的一系列奇异的变化,渐渐认可了身上埋伏着一条龙魂的事实。

轻禅看到黄飞龙一脸落魄的模样,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似乎被人刺了几下,生生的疼,于是,她忍不住劝道:“你也不会太担心,在你实力不是足够强大时,这条龙魂反而会尽最大可能地保护你,只要,只要你不想进阶通神境。”

“什么是通神境?”黄飞龙问道。

“可以飞的境界。”轻禅微笑着简洁地解释道。

黄飞龙眼睛一亮,无限神往,想到自己对通灵者世界诸多模糊不清的认识,面对今天这样难得的机会,自然是不耻上问了。

轻禅意外地没有拒绝,开始耐心地解答起来,黄飞龙顿时听得渐渐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