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外烈日高悬,热浪翻滚,林内却是清风送爽,无数碧绿的竹叶如同千万把剪刀,剪出无数清凉细碎的阳光。黄飞龙盘坐在林内的一块青石之上,清秀俊朗的双目紧紧闭合,此时,他的精神高度集中,正在感知空气中流动的水元素。

然而,无论他如何努力,尽管能感知到身体四周充足的水元素,却始终无法像在雨天和长江里那样,将他们轻松地凝聚成形,进而成为自己杀伤敌人的进攻武器。那些飘散在空气中的水元素,此时就如同缺水的面粉一般,无论他用精神力如何驱使揉捏,始终不能融合成面团。

良久,黄飞龙额头的汗水渐渐滴落,终于身体一晃,睁开了疲惫的双眼。

“不行,还是不行,这么一来,我战斗的场所,局限太强,只能在雨天和大江大河等有水的地方,离开了那些地方,我的战斗力只能和普通人一样,这水准连李炎都不如,怎么办呢?”黄飞龙皱眉苦思,但是,他也是有大毅力的人,一次不行,断不会放弃,于是,他一次次地调整心绪,反复尝试,却根本就无法成功,反而让他越来越烦躁。

“啊!”黄飞龙仰天长啸一声,发泄着反复失败后堆积在胸中的郁闷。

吼过之后,黄飞龙的气也顺了,这事既然急不来,就只能暂且放下,于是,他小心地将脖子上挂着的碧绿哨子凑到嘴边,轻轻地吹着,由于没有附上特别的情绪,此时的哨子与一般哨子无异,清脆空灵的哨音响起,十分动听,很快就将竹林附近大大小小的鸟儿都吸引过来了。

这些鸟儿循声而来后,开始还安静地倾听着他的轻灵的哨音,约摸一刻钟后,一些活泼的鸟儿,便开始加入演唱之中,开始展示自己同样美好的歌喉。一时之间,各种宛转动听的鸟鸣声渐次响起,如同一场百鸟参与的交响乐。

黄飞龙显然也留意到自身四周有趣的变化,他很享受这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氛围,于是,本打算试验哨子神秘效果的他,也放弃了先前的想法,而是专注地吹着那个小小的哨子。

让他意外的,在他专注地吹凑小哨子后,哨子上却开始显出流动的光彩,渐渐的,一个简单的哨子,吹出的音乐却是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动听,让人心旷神怡,不自觉地开始沉醉。

美妙的音乐如同召唤一般,吸引的鸟儿越来越多,甚至连一些埋伏在地底的鼠类也开始陆陆续续地爬出来,静静地听着。

没多久,一位白衣飘飘的少女突然从天而降,她落地的时候,轻如一片羽毛,并没有引起黄飞龙的注意。少女容颜绝美,仙肌雪肤,白衣轻舞,如同画中女子般,超尘脱俗,她静静地立在林边,悉心倾听着,如宝石般清澈明亮的双眸中,带着兴奋和喜悦。

黄飞龙一哨在口,早已全情投入,闭目神游,不知今昔何昔了。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神游虚空而归,睁眼一看,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只见自己四周,全是大大小小的动物,甚至一些爬虫和蟋蟀之流,也如同着了魔似的,围在他周身三米之外。

他突然生出一种错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后一个人,而这些动物们,正在某个园子里,凭票参观自己这个稀有物种。尽管处境很荒诞,但自打他得知自己是一名发挥不稳定的通灵者之后,对这个荒诞而真实的世界,早已有了相当的耐心和忍心,故而并没有如同受到侵犯般的,马上惊叫,将这些种类繁多的飞禽走兽一嗓门吓走。

他小心地调整呼吸,耐心地等待着这些异类粉丝慢慢清醒。

“你打算傻等到什么时候?”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突然响起。

黄飞龙定睛一看,脸色微变。“是她,居然是那个空中飞过的女人。”想到这里,他看向女孩的神情,便略有些紧张,回道:“当它们都醒来的时候。”

“呵呵,那你就在这等一辈子吧。”女人笑道。

“前辈,你有何指点吗?”黄飞龙小心地问道。

“前辈?谁是你前辈,叫姐姐,我就告诉你方法。”女人冷着脸说道。

黄飞龙憋了半分钟情绪,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叫道:“姐姐……”

“不够真诚!再叫。”女人不快地说道。

“姐姐。”黄飞龙只得耐着性子,喊道。

“不够大声!再叫。”女人很不好打发。

“姐姐……姐姐……”黄飞龙已经有些愤怒了,凭空冒出个人,就得自己口口声声地喊“姐姐”,连颗糖都没有,凭什么啊,就算她是空中飞人,也不能这样作贱自己吧,于是,他一口气接连喊道。喊完,他才大声说道:“好了,你觉得哪个够真诚,够大声,你就挑一个凑和听罢,我反正是不喊了!”

“呵呵,小家伙脾气很坏啊,好啦好啦,姐姐我就不为难你了,如果我判断得没错,你这哨子应该是一件灵器,你带着积极的情绪吹,会吸引它们,如果你带着消极的情绪吹,才可能惊醒它们。”女人道。

“好吧,我试试。”黄飞龙听了,觉得有理,想到这女人刚才的刁难,顿时情绪变坏,然而,待他一声哨音下去,脑中却是莫名一疼,像被刀子割了一下似的,紧接着,那些先前呆立在现场的飞禽走兽全都如同中了枪似的,一个接一个的,随着哨音的扩散,或跌落,或趴下,竟没有一个清醒站立的。

只有那个女人,一脸苍白的摇晃着站在他身前,一副见鬼的表情。她有气无力地指着黄飞龙说道:“你这什么鬼哨子,杀人不见血啊,差点被你害死了。”说完,身子又是柳条般晃荡起来。

黄飞龙遭遇这种情况早已不是第一次了,头剧疼之后,很快就清醒了过来,看到她要跌倒,马上毫不迟疑地起身一把扶住了她,然后才不好意思地问道:“你……你没事吧?”

女人被他扶到青石上坐下后,才一巴掌打掉黄飞龙的爪子,恼道:“你家长没告诉过你,男女授受不亲吗?”

黄飞龙缩回后,不满地反驳道:“我看你要倒,才好心扶你一下,这都什么年代了,扶你下有什么大不了的,难不成你还要把我杀了不成?”

“你以为我不敢吗?”女人苍白的脸怒道。

“那你杀吧!”黄飞龙冷冷地直视着她,道。

二人正如同斗鸡一般对视,四周突然热闹起来,那些跌倒在地的鸟儿纷纷醒转,头也不回地飞跑了,同样的,那些地上的走兽,也晃了晃脑袋,各自寻了个方向离开,眨眼功夫,四周又恢复了宁静,一切叶如同一场梦,唯一真实的,就是这里多出一个女人。

“奇怪,以我通神境的实力,心神都受创这么重,这些动物怎么只是昏迷了一下,就自行离开了?难道,这哨子对实力不同的人,威力也有区别吗?恩,很有可能,这哨子没准是一件传说中的神器。不过,无忧宫里古籍那么多,从来没听说世上还有这样的神器啊。”女人皱着眉头思索着。

“喂,你没事吧?这些动物都走了,我看你也差不多该离开了吧?”黄飞龙开始赶人了。

“叫姐姐!”女人纠正道。

“哼,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受了重伤,就算你以前能飞,现在估计也不能了。”黄飞龙通过察言观色,迅速判断出对方处境不佳,顿时开始在言语上报复对方先前的无礼了。

“可恶,一只小蚂蚁居然也敢跟我叫板。杀了你!”女人说完,手指一动,一道白光迅速凝聚。

黄飞龙一直戒备着她的一举一动,此时见她居然还能折腾出这么锋利的一把光刀,吓了一跳,马上毫不犹豫地再次吹了一声哨子。

两声闷哼同时响起,一声是黄飞龙的,一声是女人的。

随着闷哼的响起,女人指头上的光刀果然瞬间溃散,先前晶莹红润的俏脸,此时也如白纸一般,而且,她的嘴角还隐隐流出鲜血。

“你!”女人看着黄飞龙一脸无惧地盯着自己,怒火攻心,突然昏迷了过去。

黄飞龙的本意只是想将这个实力恐怖的女人激走,哪知弄巧成拙,直接将她整昏迷了,顿时有点手足无措,想去扶她起来,想起她之前碰碰胳膊就那么大反应,这会要是再扶上一把,万一醒来说自己碰了她身子,就更加说不清了,只得站在三米开外,冲她喊道:“喂!你醒醒!”

一片死寂,女人没有任何回应。

“姐姐?”黄飞龙的声音加大了几分。

还是没有回应。

“老女人,你要死死远点,别死在我这啊!”黄飞龙见她还没有反应,索性恶性激她。

“还是没有反应!看来这女人是真的昏迷了。”黄飞龙顿时放了心,走到一米开外,又冲她唤了几声,依旧没有反应,于是,他胆子彻底大了,直接大咧咧地走过去,一边走一边嘀咕道:“这老女人也不知道活了多久,居然连碰一下都这么计较,一会先将她扶回去,然后再让小焉找人送走。”

走到女人身边,他伸出手,犹豫了片刻,还是扶起了女人的身子,女人的身子很软,手触上去,如同碰上一堆棉花,唯一与棉花不同的是,这种软中,还带着滑,并且,女人身上还有一种很好闻的香味。

“这香味……真好闻啊……”黄飞龙用力嗅了几下,突然觉得四肢发软,心里暗道不妙,正要放手,已经来不及了,最终悄没声息地软倒在女人身上,彻底失去了知觉。

黄飞龙并不知道,这种名叫“醉魂”的香,是轻禅师傅自幼就种在她体内的一种奇香,当她遇到危险陷入昏迷的时候,这种“醉魂”的香就会自行释放,将试图接近她的所有人兽全部放倒,直到轻禅恢复神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