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飞龙和柳寒焉在二楼书房看到殷不死时,皆忍不住呆了一呆。

作为十四五岁的孩子,殷不死个头不高,一米五的样子,圆圆的脸,圆圆的眼,圆滚滚的小肚子,白嫩的肌肤。他那一双清澈透明的圆眼睛里,带着一股令人心颤的无辜,让人乍一看去,以为是谁家跑出来的一只瓷娃娃,不敢稍加触碰。只有身上那件青蓝色打皱的衣服,带点脏,有点乱,才能稍微看出他如今落魄的处境。

“你好。”黄飞龙很正式地伸出大手。

“不好。活得好好的,被你们拐来了。”殷不死吐了吐舌头,不快地说道。

“看来你挺会照顾自己的嘛,这脸又白又嫩的,嘻嘻,真可爱。”柳寒焉自来熟地走过去,不顾他的强烈抗议,掐了掐他肉嘟嘟的胖脸。

“知道我们找你来的目的吗?”黄飞龙说话颇有点警察的味道。

“不知道。”殷不死道。

“其实,我们请你来,是觉得你很有编故事的天分,打算让你写网络言情小说,把你打造成网络第一美女作家。”柳寒焉一脸正经地说道。

殷不死听了,脸色惨白,道:“姐姐,饶命啊,我那些绝不是编故事,都是亲身经历啊,你既然能找到我,你也一定能调查到我的身份,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话了。”

“这么紧张做什么,写网络小说不好吗?”柳寒焉继续说道。

“不好,当然不好,扑街的那么多,真正成神的没几个。而且,看看那些大神,啥病都有,颈椎病、抑郁症、人格分裂,什么稀奇古怪的病都有,我还不想死。”殷不死苦着脸说道。

“我们不同,我们有的是钱,绝对能打造你,只要和我们签约了,我会全力推广你,你就是明天的大神,怎么样,考虑下?”柳寒焉板着脸道,眼神里的笑意却渐渐出卖了她的真实想法。

殷不死的眉头拧在一起,道:“虽然我也喜欢看网文,可是,这真的是一个要命的职业,兴趣和职业听说不能混为一谈。”

“哈哈,小焉,你就别为难这孩子了,那天听得不够仔细,咱们要不再听他详细说说,如果能帮他摆平那个万恶的叔叔,也是一件好事。”黄飞龙看不下去了,这丫头有时也挺折腾人的。

“逗逗他嘛,谁叫他当初骗我的。”柳寒焉脸上笑容绽放,如迎春花一般明媚。

“姐姐,你笑得真好看,哥哥都看呆了。”殷不死突然说得。

黄飞龙脸上一红,调侃道:“没看呆,不过,是挺漂亮的,哈哈,怪不得古语有:‘一笑倾人城,二笑倾人国,三笑地球灭。’呢”

难得听到他夸人,柳寒焉听得心花怒放,听到最后一句,气恼地说道:“你才‘地球灭’呢,你应该自豪,本小姐在外人面前从来是冷着脸的。”

“其实,我也很好奇,为何你会这样?”黄飞龙借机问道。

“笨,以本小姐的姿色,要是天天对这个笑那个笑的,这江城估计没哪个男人会安心工作了。”柳寒焉大言不惭地说道。

“好了好了,你的美已经是举世公认的了,不需要再过分强调了,小骗子,来,给哥哥再讲讲你的悲情往事。”黄飞龙见势不妙,马上转移话题。

柳寒焉当时在Q上也只知道一鳞半爪,这时便安静下来,一起倾听殷不死的故事。同样的故事,殷不死为了骗馒头包子牛肉面等,已经不知道讲过多少次了,要不也不会在父母双亡后,依旧将自己养得白白胖胖的,所以这会再次讲起来,他早已是逻辑分明轻车熟路了,甚至内心那一丝屡碰屡痛的心结,也在这无数次沙纸一般的打磨中,结了茧,不再痛得分明了。

随着殷不死略带童声的讲述,柳寒焉的眼眶渐渐湿润起来,最后,连黄飞龙的心灵也受到一波一波的冲击,浑身如同软体动物般,越来越乏力,越来越沉沦于悲伤之中。然而,他心如明镜,感知灵敏,他发现,他能被打动,不只是这个故事催人泪下,而是从殷不死身上,似乎散发着一种奇异的能量,这种能量很飘渺,他却能真切地感知到它的存在。

没多久,柳寒焉已经泪眼汪汪,形象全无了,现在的她,就如同一位被人抛弃的普通少女般,惹人心怜。忽然,黄飞龙心念一动,一个想法越来越明晰,“莫非,他也是通灵者,还是精神系的?”

于是,他马上说道:“打住,小骗子,别讲了,我有事要问你。”

殷不死接连被黄飞龙摇晃了两下,才回过神来,此时他头脑一阵迷糊,刚才,他似乎又沉浸在那种十分空灵的奇妙境界中,当然,每次这样之后,他都会很困,很贪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额,你想问什么?”

“小焉,别哭了,乖。”黄飞龙看到殷不死停止了讲述,柳寒焉还在那里哭得稀里哗啦的,只得硬着头皮凑近她,抽出纸巾温柔地帮她擦泪水。

“呜呜,他好……好可怜呐。”柳寒焉哽咽着说。

“他可怜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是催泪瓦斯!”黄飞龙一脸正色地说道。

柳寒焉的哭声顿了一顿,气愤地揍了黄飞龙的胸膛一拳,道:“讨厌,你这人到底有没有同情心啊,人家都哭成这样了,你还有情绪在这里讲冷笑话。”

看到她误解的眼神,没来由的,黄飞龙就急了,他捧着柳寒焉梨花带雨的俏脸,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没有讲笑话,他就是催冷瓦斯!”

黄飞龙过激的举动一时连他自己也震住了,僵在当场,头脑一片空白,嗡嗡作响。

柳寒焉沾着泪水的长长睫毛下,眼睛瞪得大大的,脸腾地红了,热得发烫,平素精明过人的她,此时也愣在那里,任由黄飞龙捧着她美丽的脸庞。

宽大的书房里,一片死寂。

良久,柳寒焉才声音糯糯地说道:“上了大学才可以正式追我呢,现在你还没领到通知书。”

黄飞龙听了,终于回过神来,双手如同碰了刺猬般,马上闪电般缩了回来,一脸尴尬地说道:“对不起……我……我……”

“用不着解释,我不想听……”柳寒焉心思机敏,当然知道她想说什么,但她马上打断了,她宁愿这一切,是他发自内心的渴望,于是,她立即转移话题道:“你刚说他是催泪瓦斯,到底是怎么回事?”

殷不死听到矛头又对准了自己,马上低下头,装作刚才什么也没看见,嘟起肥嫩的小嘴,竖着耳朵等着听他后面的言论。

“小骗子,你老实告诉你,你是不是通灵者?”黄飞龙开门见山地问道。

“什么是通灵者?”殷不死不解地问。

黄飞龙盯着他看了几眼,一口气问道:“你是不是每次讲故事的时候,就感觉大脑一片空灵,像是处在一种奇妙的境界里,之后,当你清醒过来时,会觉得特别困,想睡觉?”

“是啊是啊,就是这样啊,你怎么知道的?”殷不死一脸困惑地说道,说完,还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你就是催泪瓦斯!你是精神系通灵者!”黄飞龙大声肯定道。

“你才是催泪瓦斯呢,你全家都是催泪瓦斯!”殷不死不满地还嘴道。

“我没冤枉你,你的通灵能力,可能就具有催泪的作用,能让人不知不觉沉浸其中。”黄飞龙解释道。

柳寒焉听到这里,仔细回味了下刚才,确实如此,作为黑二代的她,杀过人,放过火,虽然出手对象都是黑社会成员,可也不是听听故事就会流泪的一般女孩,今天确实是反常了一些。

殷不死听到这里,顿时眼睛发亮,急迫地问道:“通灵者?什么是通灵者?很厉害吗?哈哈,我以后是不是不用骗人就能活得很轻松呢?”

“如果你写小说的话,相信会活得很好。”黄飞龙忍不住打趣道。

殷不死听了,顿时如同一只斗败的公鸡般,情绪瞬间低落了下去,道:“那我还是继续当骗子吧!”

“你敢!放心吧,以后你就算啥也不做,姐姐也会照顾你的。”柳寒焉不亏是老柳的女儿,一听殷不死是通灵者,马上决定“包养”起来,尽管目前还没想出他这项异能的具体用途。

黄飞龙看了看一脸兴奋的柳寒焉,却出奇地没有反驳,少女俏脸带来的滑腻清爽感觉,还残留在指尖,如果有个人时不时这样软化一下这朵玫瑰花下的刺,她其实也挺可爱的。

“叫你不死,太难听,你长得胖胖的,我还是叫你小胖吧,小胖,以后你就在这里,我包吃包住,而且还能给你提供电脑,让你免费玩游戏,有空也会带你出去旅游,你看怎么样?”柳寒焉继续诱惑殷不死。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就喜欢吃了玩,玩了睡,什么也不用想,你真的愿意留下我吗?”殷不死显然对自己的通灵者身份不怎么感兴趣,但对柳寒焉的福利待遇,却是非常心动,住别墅,吃穿不愁,这一直是他幼小心灵里最强烈的梦想,如今有机会实现,他当然不会拒绝。

“姐姐说话从来都算数的,拉勾,好啦,以后你就住在我家了,你住三楼,最外面那间,和你飞龙哥哥相邻,回头我和父亲说下就可以了。”柳寒焉见殷不死这么好打发,也是满心欢喜。

“通灵者啊通灵者,通灵者啊通灵者,这臭小子也太幸福了,一眨眼就脱贫致富,住上豪宅了。”黄飞龙在心里暗叹道,当然,他似乎忘记了,自己也是这么一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三代。

小骗子的通灵者身份,让黄飞龙也十分意外,不过,对他却是一件大好事,因为这个贪玩的小胖子,到是和柳寒焉十分投缘,可以陪她一起玩《飞天》游戏了。

于是,黄飞龙终于得到解放了,在得知半山别墅后山还有一片青翠的竹林后,他马上独身前往,打算开始自己的技能试验,以及关于那个碧绿哨子的妙用,他需要更加清楚地了解自己的能力,因为,想救父亲,他必须得足够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