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殷不死的事情基本摆平后,柳寒焉马上警觉的将自己的电脑进行了杀毒扫描,果然,里面多出四个不明病毒,当然被她扼杀在萌芽之中。

只是,扫毒过程中,由于是全盘扫毒,眼力非凡的黄飞龙依然从那跳过的无数文件中,看到一个标着半裸的文件夹,他看了看曲线美好的柳寒焉,顿时有点心猿意马,不知道那半裸,具体裸到什么程度。

不过,想到先前柳寒焉那么激烈的反应,要是自己当众点出,搞不好她会恼羞成怒,翻脸无情的,黄飞龙只得把满心的思绪一一收回。

柳寒焉杀完病毒,就给王伯打了个电话,让寻一个叫殷不死的男孩,找到后,直接送到这里,吩咐完之后,她又拖着黄飞龙重新投入了《飞天》游戏之中。

游戏新服里的玩家,往往掺杂着一些打金工作室,所以,经过一个上午,已经有正经的商人开始出售银币了,柳寒焉这次学乖了,直接通过517游戏平台进行交易,安全省心。

兜里有钱后,柳寒焉顿时出手豪爽许多,三十五级的法师号,已经被她打造成全服第一美女,商城里有得卖的服装,只要入了她的法眼,买来绝对是不皱眉头。与此同时,黄飞龙陪着玩的柳条儿号,也被他整得十分强悍。

此时大家级别都比较低,真正需要花钱的地方其实并不太多,所以,两三千块下去,两人的号已经俨然成了新区里的名人,走到哪都有一堆欣赏膜拜的玩家。

“败家娘们,玩个游戏都能这么烧钱,难怪他父亲会混成黑老大。”黄飞龙小声嘀咕道。

“渔夫,你在那嘀咕什么呢?嫌本小姐乱花钱吗?我告诉你,这些钱是我自己赚的。”柳寒焉一脸自豪地说。

“哦,怎么个赚法?”黄飞龙来了兴趣。

“有没有听过,这社会,人脉就是钱脉,我帮人疏通社会关系,别人给我好处费呗。”柳寒焉笑道。

“不还是打着自己父亲的招牌弄钱吗。”黄飞龙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道:“牛,我到现在只会摸鱼卖鱼,纯体力劳动,你已经是脑力劳动者了。”

“哈哈,你不用谦虚,我可记得你给鱼们收‘关税’时也够狠哦。好了,不说了,专心玩游戏吧,看谁先到四十级。”说完,柳寒焉又一脸兴奋地投入到练级中。

黄飞龙见状,只得继续相陪,吃饭有人送到手上,加之都不是完全的菜鸟,所以,二人的级别一直在全服前几名。眨眼功夫,一天美好的时光就在二人的忙碌中度过。

各自累得够呛,相约第二天继续。柳寒焉做事本就是个急性子,迫切地想把号练到五十级,那样就真的能在游戏里自由飞翔,四处看风景了。

于是,第二天一早,柳寒焉早早将黄飞龙拖起来,让他去帮自己做日常任务,而她则跑回自己的闺房,开始梳妆打扮起来。

黄飞龙将两台高档笔记本摆到一张桌子上,两边一起跑,刚开始,他还老老实实地做任务,等了大约半小时,还没有看到柳寒焉的身影,顿时有点心不在焉了。他想起柳寒焉电脑里的自拍照,很想找出来瞅上两眼。虽然明知道这样,有点不那么地道,但柳寒焉本来就很漂亮,这对他的道德水准的确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一番天人交战,最后,黄飞龙的人性败给兽性,咬咬牙,道:“这么漂亮的妹子,我还救过一命,看看照片,就当是收点利息好了。”

黄飞龙说干就干,小心地听了听楼下的声音,柳寒焉还在屋子里,于是,马*她电脑里的文件属性全部一改,鼠标刷新了几下之后,无数隐藏文件便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看来柳寒焉的电脑水平还在小白阶段,和自己相差无几,只会给文件加个隐藏,应付过自己父母就行了。他迅速地点开一个个隐藏文件,终于,在一个半裸照片的文件夹里,找到了那个命名为《小焉自拍》的照片,小心地点了进去,刚冒出第一张照片,就让他热血沸腾,这丫头身材真好,尽管是半裸的。正准备去看下一张,陡然听到楼下传来“蹬蹬”的脚步声,他立马警醒,立即将文件关掉,将她电脑里的文件设置还原成隐藏模式。

之后,黄飞龙马上调整情绪,心里呯呯直跳,人却装作一本正经地在那里帮忙做任务。回过神来,才发现柳条儿号和柳叶儿号全被抢怪的人杀了。

正打算复活,被眼尖的柳寒焉看到了,顿时十分气愤,道:“太过分了,居然还有敢杀我,我要报复。”说完,自顾自地坐到自己的本本前,让黄飞龙去照应自己的号。

香风一阵,今天这丫头好像喷了点香水,淡淡的幽香,十分好闻,让人心旷神怡。

“还发什么呆啊,赶紧起来,跟我一起去杀人。”柳寒焉将黑黑的长发一把撩到脑后扎了起来,风情万种地说道。

随后,她就开始满世界发信息,寻找名叫“我太坏”的玩家,并承诺,提供准确信息者,有银币回赠,可是,地图那么大,想找一个人真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有时刚收到一个玩家的信息,二人千辛万苦赶过去时,只看到“我太坏”一个华丽的背影。

“这样不行,太累了。”二人追杀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黄飞龙忍不住说道。

“嘿嘿,我有更好的办法。”柳寒焉说完,又开始疯狂地刷世界频道,让大家追杀名叫“我太坏”的玩家,杀一次,传来截图,重奖十万银币。

此时,游戏里的十万银币,相当于一百块人民币,对一般的非人民币玩家,诱惑力还是挺大的。一时之间,满地图都是追杀“我太坏”的游戏玩家,“我太坏”在游戏里一举成名,同时,“柳叶儿”这个出手阔绰的游戏帐号,也被大家牢牢记住,不管她是不是人妖,都被定义为《飞天》新区里的“女魔头”,属于坚决不能得罪的人物。

在柳寒焉强大的金钱攻势下,“我太坏”也坏不起来了,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被人群殴了十多次后,终于在世界频道上发出忏悔声明,向大家当众检讨自己的错误。

“至于吗?不过是被人杀了一次,又不是真杀。”黄飞龙跟着闹到最后,也有点兴致缺缺了,觉得她性格有点偏激,仗着有钱,就四处欺负人。

“怎么,看不下去了?渔夫,其实,在这世上,太有钱,有时是一种灾难,只有学会用钱保护自己,才会更好地发挥出钱的威力和作用。”柳寒焉感叹道。

“游戏而已。”黄飞龙道。

“人生不也是一场游戏吗?”柳寒焉直视着他。

“人生确实是一场游戏,但玩游戏的人,心境却各不相同。”黄飞龙淡淡地说道。

“渔夫,你还是太善良了,我在游戏里仗势欺人,你就看不下去了,将来怎么在现实照顾我?”柳寒焉神情略有些暗淡地说道。

“如果善良是一种错,我愿意一错再错。”黄飞龙大声说道。

“但有些错误,我们犯了,可能需要买一辈子的单,甚至,一辈子都买不起!”柳寒焉也大声说道。

“你父亲让你和我说这些的?”黄飞龙看着这个美丽的女子,问道。

“这只是一方面,渔夫,你就像一张白纸,大家见了都喜欢,只是,正因为是一张白纸,所以,人人见了,都想涂上一笔!”柳寒焉看着他,一脸的担忧。

“我坚持认为我不是一张白纸,至少,上面已经有不少的墨点了。”黄飞龙气愤地说道。

“你不用急着否定,时间会证明一切,渔夫,我父亲查到了一些关于你父亲的消息,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柳寒焉突然说道。

“我希望你告诉我!”黄飞龙郑重地说道。

“你父亲没死,但你的敌人,可能远比你想象的强大。”柳寒焉道。

黄飞龙眼睛一亮,自信地说道:“我就知道,我父亲没有死,这是个好消息,至于其它的,别忘了,我还年轻,只要年轻,一切就充满希望,不是么?”

“好吧,但我希望你在没有足够实力前,别冲动。”柳寒焉犹豫了片刻,才打算说出她所知道的信息。

“我答应你!”黄飞龙毫不犹豫地说道,他现在迫切地想知道父亲的处境。

“听说你父亲为了求购启灵丹,和暗灵会的人有过接触,最后,就没了消息。”柳寒焉道。

“暗灵会?什么组织?你为什么能确定我父亲没有死?”黄飞龙急切地问道。

“暗灵会,相传是世界上最邪恶的通灵者协会,之所以确定你父亲没死,是因为通过我们打探到的信息,你父亲是一名精神系通灵者,而暗灵会对通灵者十分宽容,只是,对拒不入会的通灵者,会展开人体研究,无论哪种,都不会取人性命,据说这是暗灵会成立之初的规定。至于更加具体的情况,我们查不到,只知道你父亲最后去了龙城。”柳寒焉缓缓说道。

“你是说,如果我父亲不入会,就会生不如死?”黄飞龙情绪激动地问道。

柳寒焉点了点头。

“你知道暗灵会的据点不?”黄飞龙问道。

“抱歉。”柳寒焉也很无奈,能打听到这些,他父亲已经倾尽全力了。

黄飞龙长叹一声,道:“我明白了,小焉,我恐怕以后都没空陪你玩游戏了,我需要想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

看到她依旧一脸担忧地望着自己,他顿了顿,安慰道:“我虽然善良,但却不笨,对朋友和敌人需要什么态度和手段,我心中有数,你放心吧!”

“我信你!”柳寒焉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她知道,这个男人,终于要不可避免地成长了。

二人刚说完,王伯来电了,说殷不死找到了,就在门外。

于是,二人收拾好心情,去楼下接见这个自称身世很可怜的小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