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一阵惊叫,慌乱地躲闪,然而,雷猛动作快,黄飞龙动作更快,在他刚一窜进车位时,就意识到情况不妙,马上一个加速,高高跃起,一脚飞踹了过去。

“砰”一声闷响,刚刚提速没多少的法拉利前挡风玻璃,直接被他的巨力踹碎,停在了路上,连带着雷猛本人也被他一脚踹出了车座。

脸上血肉模糊的雷猛一脸疯狂地从地上爬起来,叫嚷道:“你会后悔的,老子要让你死无葬生之地!”

“等你有这个实力再说吧。”黄飞龙哧笑一声,不以为然地说道。

“你他-妈有胆就告诉我名字,不过,就算你不说,我也有办法查出来,你等着!”雷猛狠狠地说道,说完,抹了一把脸上的鞋印。“妈的,好狠,老子这张霸气的脸算是被这脚丫子给毁了。”雷猛心里痛悔。

“你真想知道,我也不介意告诉你,我叫黄飞龙,随时等你找上门来。”说完,黄飞龙一脸平静地走向老伯,帮他把能卖的卷心菜一颗颗捡到车上。

见到两位猛人真刀真枪地干上了,人群反而不敢围观了,一个个躲得远远的,只敢远远地观察情况,此时听清二人之间的对话,顿时议论纷纷。

“什么,那个孩子就是咱们的省状元?昨天的寻人对象?”

“咱们省有这样的状元真是百姓之福啊,就得有这样热血的好青年。”

“这小子估计也是一时头脑发热,别忘了,能在江城那样疯狂的寻人,*也肯定不简单。”

“是啊,不过,出身在那样的*,还有这样的好心,真是不容易啊,这家教真没得说。”

……如果这些人知道黄飞龙曾经也是一位河西恶少,肯定不会有这么好的印象了,然而,今时不同往日,他的转型总是那么华丽和成功。

整个现场,只有雷猛一个人呆若木鸡,他的脑海里反复回响着一个名字:“黄飞龙……黄飞龙……”他被这个名字震得脑袋轰鸣,因为,就在昨天晚上,他爷爷曾经一脸郑重地告诫过他:“在这江城,什么人都可以惹,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用在乎,只有一个人,不行,他叫黄飞龙。”

雷猛虽然生性顽劣,可也不是愣头青,他分得清好歹,他爷爷作为江城元素会的会长,又是身份超然的通灵者,尽管那样,都特地告诫过他这个人不能惹,那他的*,肯定十分恐怖,连他爷爷也惹不起。

想到连自己牛气哄哄的爷爷都惹不起,他很快释然了。于是,雷猛用衣袖擦干满脸的鲜血,看了看还在那里帮糟老头捡菜的黄飞龙,一脸诚恳地走了过去,道:“黄哥,我错了,我赔钱,我帮你们捡菜。”说完,真就乖乖地蹲在那里忙活起来。

黄飞龙看到他走近,本来还担心他还有什么疯狂的举动,一直暗自戒备,此时听到这话,也是一阵错愕,难道被自己一脚给踹傻了?不可能啊,自己那脚虽然看似生猛,可最后时刻也收力了,不然岂止是这脸,这脑袋都要被自己给踢暴了。

不过,既然这雷猛表现老实了,不管是真老实还是假老实,他也不是那种逼狗入穷巷的人,于是,淡淡地说道:“知错能改就好,行了,你赔点钱走吧,你这脸也得赶紧处理下。”

听到黄飞龙原谅了自己,雷猛心里一轻,马上老老实实地赔了点钱,然后开着还能上路的法拉利,在众人无声的注视中离开了。

“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众人顿时这样感叹。

黄飞龙学了雷锋做了好事,却并不如何记挂,帮老伯收拾妥当后,也徒步离开了。

走在路上,他突然意识到,父亲当初离开时,将家里的钱卷得一点不剩,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以当时自己的那种大少心性,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打架耍横,别说考上天龙大学,能否落得一个好下场都是问题,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冷不丁哪天碰到个更生猛的,就将自己赔进去了,就如同今天这雷猛一般。

想到这里,黄飞龙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回家,无论是江城郑家,还是黄家,都是江城首屈一指的大户人家,一旦回去,他很可能就会被他们当成富家少爷一样培养,而他自己以前的劣根性还在,也许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再次迷恋上那种挥金如土马屁如雷的龙少生活。

况且,在准备考取天大的日子里,他读了不少提升思维境界的好书,他隐隐觉得,一个年青人,什么都没有,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如果在最该奋斗和追求的时候,什么都不缺,要钱有钱,要地位有地位,要美女有美女,很快就会丧失奋斗的动力。只有那些深刻体会到生活残酷,又急迫地渴望通过努力改变自身命运的人,才可能最终真正掌控自己的命运。

想到命运,黄飞龙又迷茫了,虽然自认为命运从考上天龙大学的那一刻,就已经改变了,可是,他还是不清楚自己追求的应该是什么。曾经,他以为想要掌控命运,就是要有钱,有地位,让自己家重新变得像父亲在时一样,谁也不敢小看,但如今,知道自己的出身后,他明白只要他乖乖回家,接受外公和爷爷的悉心栽培,就可能拥有那一切,甚至还能掌控很多人的命运,他突然觉得没劲,这样一眼可以望到头的人生,让他生不起激情和渴望。生活,因为未知,才充满期待。

“追求强大的个人实力吗?自己虽然知道这世上有通灵者,地位高高在上,自己也莫名其妙地成了一名通灵者,还能感知和掌控身边的水元素,可是,并不知道如何更进一步,一切都是稀里糊涂得到的。”烦,黄飞龙越想越烦。

黄飞龙的思绪如同一只没头苍蝇四处乱窜,忍不住仰天长啸一声,刚一抬眼,突然看到碧蓝如洗的天空下,白云朵朵,十分悠闲,更让他惊讶的,他看到一个飘飘如仙的蓝衣女子,优哉游哉地从云朵底下飘过。

“会飞的人?神仙?”黄飞龙揉了揉眼睛,惊得目瞪口呆。

“不可能吧,会不会是用直升机吊着钢丝在拍戏?不对啊,没看到飞机啊,那么高,没有哪个演员敢吊上去吧?”

黄飞龙心念急转,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蓝衣女子,突然,那女子似乎也看到了他,表情略有些惊讶,显然没想到他的眼力会这么好,于是,她垂下头,冲他眨眨眼,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然后挥挥手,很快就飞远了。

黄飞龙看到眼中越来越模糊的人影,心潮起伏,良久,才感叹道:“因为没亲见,总以为这世上没有仙,原来这世界比我想象的还要神秘和精彩啊,真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这样自由自在地飞在天上,不是坐飞机,不是坐热气球,就只是这样飞在天上,有飞鸟为伴,有白云相陪,畅游人间,看这世间最美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