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来的宾客静静地看着这曲抢孙大戏,眼看二人势同水火,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也只得硬着头皮各劝一边,毕竟,这次江城巨富周家和吴家的家主虽然没有亲自前来,却也派出了足够份量的二代人物。

“爷爷,你们这样吵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问问表弟自己的意见,看看他想留在哪边?”郑鹏飞思维敏捷,很快就抓住了问题的症结所在,出言建议道。众人一听,纷纷应和。

于是,皮球又踢到了黄飞龙手中,黄飞龙挠了挠头,想出一个折衷的办法,道:“外公,爷爷,我可不可以两家都选?”

“不行!”郑河山和黄金山异口同声地拒绝道。

“为什么?我身上可是流着你们两家的血啊。”黄飞龙头疼了。

“话是没错,可是,呆在这种人家,你非得被人教坏了不可。”黄金山硬榜榜地说道,毫不顾忌郑河山的面子。

“放屁,小龙这样的好孩子,就得呆在我们这样的书香门弟,呆在你那充满铜臭味的屋子里,非得堕落成败家子不可。”郑河山拒理力争道。

“你这也算书香门弟?屋里摆几幅破画就叫书香门弟?你就是个农民出身!小龙,来我家吧,咱老黄家别的没有,就是钱多,你要喜欢字画,爷爷可以给你买一屋子,保证比这里多。”黄金山攻击完郑河山,话锋一转,开始诱惑黄飞龙。

郑秀大概对今天这种局面见得太多了,直接一个人找了张椅子静静地坐了下来,对这一切不闻不问。

“小龙,真不能去啊,他的思想观和价值观根本就不对,眼里只有钱,你现在还没步入社会,思想和认识还未成型,这样真的不利于你未来的发展。”郑河山开始讲道理。

“我眼里有钱有什么错?我赚钱凭的是真本领,来得光明正大,不像有些人,做事全凭关系!再说,我年年交税,为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政府都表彰我,政府怎么没表彰你?”黄金山得意地说道。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我想清楚了,我决定……”

黄飞龙话未说完,门外冲进一人,一脸惊恐地叫嚷道:“家主……不好了……杀人了……没了……眨眼就没了……”

下一秒,就听到一个嚣张的声音飘了进来:“黄飞龙,给老子滚出来……”

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叫骂,任他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愤怒了,直接回应道:“哪里冒出来的野狗,见人就咬?”说完,就要出去。

众人一阵轰笑,郑河山和黄金山是两位老江湖,此时皆是神情严肃,深知来者不善。毕竟这里是高档别墅,加上今天又是特别的日子,来的全是江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警戒力量增强不少。于是,两人不约而同地将黄飞龙拉住,挡在了身后。

郑清平作为老郑家的二儿子,又是江城警局的局长,此时听到有人找上门来,也是恼火不已,暗骂那些暗哨全是废物,他身手敏捷,率先跃众而出,站到门口道:“我是江城警局的局长郑清平,请问有何事?”

这时,黄飞龙和郑河山、黄金山也一起跟了出来,站在庭院里的是两位红头发的男子,那位中年男子黄飞龙不认识,那位年轻的男子他认识,李炎。

在二人的身后,跟着数十名荷枪实弹的警察,此时,这些枪口全都指着中年男子,然而,中年男子却是一脸的镇定,甚至还有几分不屑。

黄飞龙看着脸色苍白神情萎靡的李炎,冷笑道:“怎么,自己打不过,找家长报仇来了?”

“你叫黄飞龙?”中年男子冷冷地盯着他,如同一条毒蛇。

“退下去。”黄金山连忙将他挡到身后。

“你们都想护着这小子吗?”中年男子看着两位护在他身前的老头,歪了歪嘴角。

“当然。”郑河山和黄金山的声音混在一起。

“现在是法治社会,不准乱来,否则我开枪了。”郑清平拔出枪,义正词严地说道,因为他也认出了李炎。

“乱来?我就是乱来,你又能拿我怎么样?郑局长,通灵者之间的事情,你有资格参与吗?”中年男子冷声道。

在场的都是些上层人士,他们自己虽然不是通灵者,可是,信息渠道来源都是不凡,自然知道这世上有高人一等的通灵者,由于通灵者的稀有和强大的实力,所以,各地警察和军队都不得不接受一个憋屈的警告:不得用枪枝和重型武器射杀通灵者,否则通灵者协会将会直接报复。

据说,曾经就有一位军队大佬对此不以为然,直接用大炮将一位高级通灵者轰杀,结果,当天晚上,整个营地上千军人,直接灰飞烟灭,消失无踪。见识到通灵者组织恐怖的实力后,稍有点见识的人,都不敢得罪他们,一来他们本身就实力强悍,难杀,二来,杀他们代价太大,一般人承受不起。至于通灵者自己的行为,听说也有相关的组织监督和约束,因此,并没有太多通灵者杀害平民的事件发生。

黄飞龙看到二舅骑虎难下,不顾外公和爷爷的反对,平静地走上前去,道:“报上你的大名吧?以及你的目的。”

“李燃,他是我的徒弟,昨夜被你打伤了。”李燃面无表情地说道。

“原来如此,有个师傅真好,自己打不过,还能让师傅找回场子。”黄飞龙讥笑道,弄清了此人的来路,他心里并不如何畏惧,因为经过李炎的事件后,他对火烤似乎有些免疫了。

“小子找死!”李燃大手一抬,一朵橙色的火焰直接射向黄飞龙。

“我来!”郑河山再次挡到了黄飞龙身前。

“别和我抢,这是我亲孙子。”黄金山一把退开郑河山,堵到黄飞龙跟前。

然而,二人只觉得眼前身影一闪,黄飞龙已经施施然地站在了两位老对头的身前。

与此同时,“呯”的一声枪响,郑清平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