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之间的对话,旁人自然无从得知,可是,胜利广场上的交锋,却呈现出一面倒的局势,几位江湖大佬在柳寒焉还没冲上去的时候,已经被莫名的水箭一一打飞了。

黄飞龙初临此境,玩得不亦乐乎,那里还顾得上旁人一副见鬼的表情,柳清风等人早已看得目瞪口呆,而另一边,清醒过来的李炎大叫一声“他是高级通灵者!”说完,便率先逃跑了。

醒悟过来的古天霸等人,听清了他想表达的意思,神情俱是一呆,自然不会久留,一众大佬如丧家之犬一般,形象全无地向着自己的车子飞奔而去。

当然,黄飞龙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对于莫名结仇的古正雄,他是全无好感的,于是,在对方其它人等疲于奔命的时候,他却每次都在古正雄站起来想要逃跑之际,用水箭将他射倒。

于是,在黄飞龙的大力帮助下,古正雄很快便被柳寒焉给生生控制住了,而当他打算继续扩大战果,将古天霸也一起留下时,柳清风却急忙阻止道:“小黄,可以了。”

“为啥?”黄飞龙不解地问道,按他的简单逻辑,如果一家老小全被他们抓住了,这江城黑道不就一统天下了吗?

“抓了古天霸,谁来给这小子付赎金,况且,我们准备不足,没有古天霸,古道会肯定会四分五裂,收拾起来更加麻烦,咱们得温水煮青蛙!”柳清风眼中精光一闪,说道。

“好啦好啦,老柳同志,雨太大了,咱们得赶紧回家了!”柳寒焉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古正雄,心情也是大好,露出女孩子家的可爱劲儿。

于是,几个被淋得落汤鸡般的人,又心情爽快地匆匆坐回了车子。

先前黄飞龙大杀四方,玩得十分兴奋,这会坐进了车子,倦意一阵阵袭来,顿时觉得头昏眼花的,于是不停地揉头。

柳清风看了一眼不停揉头的黄飞龙,笑着说道:“小黄啊,别揉了,通灵者施展攻击,会消耗大量的精神力,你这是精神力损耗过度的表现,休息一阵子就会好的。”

“是啊,据说精神过度消耗,还可能变成白痴呢。”柳寒焉火上浇油道。这次他们开了两辆车,这辆车上只有王伯,父亲,和自己,没什么外人,所以柳寒焉收起了先前冷艳高傲的面孔,说话很是放松。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听了二人的话,黄飞龙觉得大脑更加难受,就好像大脑变成了一个烧杯,里面是一团化学药剂,而有一只无形的手,正拿着一根玻棒在拼命地搅啊搅的,隐隐还有一种撕裂般的疼痛。

“以后不到关键时刻,坚决不再这么折腾了。”黄飞龙暗下决心。

半山别墅已经出现在众人眼中,大家皆是松了一口气,而黄飞龙却依然精神萎糜,强打起精神听着柳叔讲解那些关于通灵者的知识,他确实是对此太过小白……

知道我们为何自称为龙的传人吗?

据传我们都是神龙的后代,体内流淌的是龙的血液,只是,随着一代代的传承,许多人体内的龙血浓度极低,近乎没有,只有极少数人体内的龙血浓度由于基因突变等原因,而维持在比较高的水准,这些龙血浓度很高的人,在特定的刺激下,就可能会觉醒,一旦觉醒,就会拥有神龙的部分特殊能力,这类觉醒的人,我们称之为通灵者。

比如李炎能调集天地间的火元素对你进行攻击,又比如你能利用雨水对敌人进行攻击,这些能力都不属于正常人所拥有的,所以,通灵者是这世上最幸运的一类人。因为,他们注定强大……

柳清风说完,一脸羡慕地看着一旁的黄飞龙,这位黑道大佬高傲的骨子里,也有遗憾。早年,他曾做过各种努力,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位幸运的通灵者,可是,通灵者在这世界上有着超然的地位,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一直无缘得见,而世俗世界里,几乎没有检测体内龙血浓度的手段,更别说帮助正常人觉醒了,最后他只得断了这门心思。也正因为通者灵的罕见,所以古天霸这次得到李炎的帮助后,才野心勃勃地希望自己能够一统江城,哪知对方半路杀出个更加生猛的高级通灵者——黄飞龙。

从柳清风口中得知通灵者比国宝大熊猫还稀少,黄飞龙的精神略略振作了几分,忍不住问道:“那么李炎口中的高级通灵者又是怎么回事呢?”

柳清风苦笑道:“这大概是通灵者对自身实力和境界的细致划分吧,我接触不到那个层次,自然不是很清楚。”

“黄阿姨也是一名精神系通灵者呢,你们家怎么那么多通灵者,你父亲不会也是通灵者吧?”柳寒焉想起先前那些人在她的一个手势下,立即躺下一片,忍不住愤愤不平地问道,显然她对自己不是通灵者也耿耿于怀。

陡然听到柳寒焉提起父亲,黄飞龙眼神一暗,突然觉得柳寒焉的这个疑问大有可能,母亲是精神系通灵者,却一直没有告诉他,那么父亲是不是也有秘密没有告诉他呢。

柳清风等人看到他没有回答,以为是精神损耗过度所致,没有继续说话打扰,于是,车厢内又恢复了宁静,只有车外的风声和雨声,在黑夜里声声入耳……

另一边,急急如丧家之犬跑回车里的古天霸等人,远远地看到古正雄又落到对方手里,皆是气得脸色发青,早知如此,当初就老老实实换人,不做这投机的买卖,这下可好,人质没赎回,还把自己手中的人质搭出去了。可是,看到承受第一下强力攻击的李炎,正在急着包扎身上那一个个渗血的小窟窿,众人皆是咽了咽唾沫,打消了劫人的念头,俱是老老实实地开车回家了,只待这次回去后,再商量具体的赎人代价。同时,一统江城黑道的计划自然也是搁浅了,对方也有通灵者支援,他们并没有太过明显的优势,继续下去只会两败俱伤。

柳清风等人回到半山别墅后,已经是凌晨三点,几人一番折腾,皆是疲惫不堪,于是各自回房睡觉了。

黄母看到黄飞龙平安归来后,淡淡地看了几眼他苍白的脸,若有所悟,并没有多余的叮嘱,只取回那副手绣的《清明上河图》,告诉他明天早点起来,要一起去外公家祝寿。

黄飞龙此时早已困倦如一团烂泥,点点头,马上睡到了柳寒焉亲自为他安排的房间大床上,至于古正雄的后续处理情况,那都不是他需要关心的,他帮助柳寒焉,并不意味着就想从此涉足黑道,他只是喜欢那种万众瞩目的感觉,并不喜欢那些打打杀杀阴谋算计,累……

这一夜,黄飞龙睡得很踏实,并没看到自身发生的异状。此时,漆黑的房间里,他右边龙魂潜伏的胸口位置,正散发着淡蓝的光,那些柔和的光点,一点点涌入他的头部,默默地滋养加固着他损伤严重的的神经。在这些光点的滋润下,黄飞龙睡梦中因为头疼而紧皱的眉头,也渐渐地舒展,露出一脸享受的表情……